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鸟
白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845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0年前的泡澡

(2009-12-07 14:33:26)
标签:

杂谈

分类: blog
30年前正是公元1978年,我上小学三年级。那时刻的我很容易感冒,之后一般都是吃银翘解毒片,这药药片大,难闻难咽,一次要吃四五片。见我脸上总挂着鼻涕,奶奶总是唠叨:“要你打完球就把衣服穿上,你即是不听,贪凉。用热水泡泡脚就寝去。”记得那时奶奶对泡脚总是情有独钟,老用她那永远不变的万州腔说:“有钱吃补药,没钱泡泡脚”,说得顺口又好听。于是,“泡脚”一事,便总是萦绕在我的记忆中。但屡次重感冒下来,奶奶也没辙了。泡脚失了灵,奶奶拔出最后一招:“明天,要你爸爸带你去澡堂泡个热水澡,鼻子就通了。”奶奶的话频频一语觉醒梦中人。但那时刻在家里“泡澡”却十分不便,一私人洗沐 ,全家人都要忙活,先要生炉子,家里的一个炉子是做饭用的,要烧洗沐 水通常就得复活一个炉子。
  那时,我家附近有一个港务部门,是那时很有钱的单位。他们建了一个大楼,名曰“福利大楼”。即是给职工供应福利的大楼,正离我家不远。福利大楼里有一个福利项目——公共澡堂。每逢星期天,可以对周边邻居开放,泡一次澡2毛钱。那时,我就喜爱跟大人一起去那幢福利大楼泡澡。男人容易,家父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带上一块香皂,我们就可以出门了。如果路上遇到熟人,我会很自尊地说。去洗沐 。在澡堂的服务台交费,发个牌子领个号。那号是床位的号码,床是个斜躺的大沙发。在家家都用硬板凳、木桌椅的年代,沙发是很高级的。找到床位,脱去衣服,就近找一双合适的木头拖鞋。那木头拖鞋有一寸厚,还有一个寸宽的帆布带子做鞋面。穿上它走路,把水磨石的地面打得“啼哒啼哒”地响。澡堂里的水气大。都是雾,发言的声音都变得嗡嗡沉闷,只有那木头拖鞋的“啼哒”声依然嘹亮。有时刻,家父找不到我。就喊:“大毛。跑哪里去了?”然后用木拖鞋踏出声音来,我就顺着木拖鞋的声音回抵家父身边。
  那时刻的澡堂,紧要设施是个可以容纳五六十人的大池子。不知道是池底的颜色太深,还是水不足清澈,横竖在我的印象中,素来没有看透过底。但水够烫,我总要先把手脚在水里耍一阵子,适应了才敢下池。池子里的水,越往深走水越烫。池子的尽头有个高一些的小池塘子,里面的水冒着更浓的水雾,家父从不让我接近,说那儿太烫。到澡堂泡澡的许多人图的即是那个“烫”,记得有个瘦老头跳到里面泡了半分钟,就捂着下身跑现身了:“真舒服,即是受不了。”对于温度,澡堂子只能适应大家,不会为私人调节,这也是一个弊端,因为人体对于温度的适应本事不尽相同。与现在家里的浴缸比拟,那时当然要差许多,现在在家里泡澡,温度可以自己掌握,总是调到恰到甜头。现在的居家生活,为的是图个舒适,而30年前的泡澡,图的是个痛快,身上不烫红了不放弃。
  在从澡堂里现身的回家路上,孩子们的脸都是红扑扑的,穿着干净的衣服像过节一样地欢快。大人们也都红光满面,容光焕发地大开着棉衣,透着热气,跟来时的御寒穿戴犹如两人。女人们的手里拿着珐琅脸盆,里面装的都是沐浴用具,把脸盆扶在腰间,腾出一只手,梳理还湿漉的长发,从发根一直梳到发梢,女人的头微微斜歪着,特别媚人。
  一晃已往30年了,现今要在万州找到一个公共澡堂子,那是很难。记得5年前,距家不远处还有一家小澡堂子,偶尔去找一找已往的感应,但生意太差,没多久也关门了。
大连圣诞节鲜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