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2008-08-19 14:24:25)
标签:

淳化阁帖

书法艺术

碑帖

曾克端

香港

王和平

文化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李潤桓

 

(編按:本文原刊於本年四月出版的《香港視覺藝術年鑑2000》,現節錄轉載於後。)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曾克耑先生

 

    詩人、書法家曾克耑先生(1900-1975)是福建閩侯人,生於四川,故字履川,號頌橘。族裔為曾南豐先生徙閩支屬,故世代書香。【註一】上代有以詩名者。先生編纂《曾氏十二世詩略》及《通州范氏十二世詩略》,並為海內兩大詩世家【註二】,以光先德。曾先生始受庭訓,以祖父伯厚公為多。及冠赴京,受學於桐城吳摯甫哲嗣吳闓生(北江)先生之門,學詩、古文辭。與賀培新(孔才)、潘伯鷹(鳧公)、吳兆璜(稚鶴)、方東(障川)等並為高弟。曾先生早以詩、古文著,復從遊於詩壇前輩陳衍(石遺)、陳三立(散原)二先生,以故所獲益深。

    曾先生既長於詩文,並卒業於北京財政商業專門學校,以次應聘於工商部、實業部、鐵道部、中央銀行秘書處、人事處副處長。【註三】並教授於上海暨南大學,國史特約纂修。移居香港後,任教香港新亞書院,香港中文大學。享年七十有六。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2001年香港为纪念曾克耑先生诞辰一百零一周举行的展览)

教學香江

    回顧曾先生書學,除因祖父影響,喜愛草書,及限於當時習尚,始以館閣翰林書風。在北京從學期間,友朋的切磋,如同門潘伯鷹、吳稚鶴等均好書、善書,以故眼界大開,亦受魏碑洗禮,並習漢分、篆字。及至在重慶與沈尹默先生相識,更堅定他在書法上的鑽研與探求。有一點可以說明的是沈尹默先生、于右任先生、曾先生他們三位都曾用力在魏碑上(沈于兩位應該更多些),而最後結果,沈先生集中在二王、虞褚、蘇米。于老志在草書,尤醉心於懷素小草《千文》,曾先生因趙山木先生褚書影響而追摹虞褚,特別對褚書有更大偏好,草書則是大草懷素《千文》與《自敘》。對於魏碑的粗野一路,他們有意的遠離並且作出修正。似乎有意重建晉唐的遺範,邁向沈鬱靈動、雍容典雅的方向。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曾先生五十歲來港後,始全力發揮所學。以詩古文辭執教新亞書院中文系,自新亞書院創設藝術專修科,及後成立藝術系,先生即肩負書法課程的創設與籌劃。成為最早的大學書法課程。在四年制的學系裡依次序分授隸書、楷書、篆書、草書四體,包括漢碑摩崖廟堂、唐碑/魏碑、金文/小篆、今草/狂草,並旁及書法源流,碑帖之介紹。研習範本則較多在《張遷》、《石門》、《禮器》、《乙瑛》,《張猛龍》、《鄭文公》、《醴泉銘》、《皇甫府君》、《孔子廟堂碑》、《雁塔聖教序》,《盂鼎》、《散盤》、《毛公鼎》,智永《千文》、孫過庭《書譜》、懷素《自敘》…… 等,務使學者有較全面的認識及了解。對於書藝的推介,先生著實不遺餘力。曾公開演講書法藝術,撰寫有關書法藝術文字。其中收入《頌橘廬叢稿》的即有五篇:

一、《近代書家述評》【註四】

二、《中國的書法》【註五】

三、《我來談寫字》【註六】

四、《五十年來影印碑帖談》【註七】

五、《真行草墨跡及石刻影印述略》【註八】

 

    此外,有《記盂鼎》、《褚河南陰符經的真偽問題》……等,對於近世書壇評述及書藝的意義與價值、學書的方法、碑刻名跡的出版與優劣,都涵括在其中。對於自晚清以來書法藝術的發展給予一個清晰的介紹,確實盡了承前啟後的責任。至於曾先生的書法創作,正如他自己所說:「私意植兩宗,篆分為之幹。歛肆極草真,庶幾存一線。」【註九】特別在楷書和草書方面的發展,寫出了婥約婀娜的虞褚體與縱逸大草。這裡我且引述曾先生的一記述:   

              

    在四川時,趙先生(趙熙)見了我寫的褚體字的時候,便寫信獎許我書法的「靈勁」,…… 我後來又作草書與他通信,他復我的信上面說:」君於藏真,已得其縱,如得其歛,則五百年一人矣「這是何等期許而勉勵的話!【註十】在楷書、草書的成就曾先生是滿意的。【註十一】近今百年間的書壇,曾先生的確建立了自己的書風,也佔一席位。至於篆隸方面,曾先生著力相對較少。他對樸厚的《張遷》特別鍾情,對金文散盤也特別的愛好。當然,他還喜愛漢分的《禮器》、《石門》,金文的盂鼎、毛公鼎。至於小篆,因為沒有好的範本,(《瑯玡》太殘,《嶧山》翻刻,李陽冰諸刻多不成面目)所以沒有專注學習,但是在他撰寫的碑額、墓誌銘蓋,還是相當「在行」的。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五篇討論書法文字

    在五篇討論書法文字中,(一)《近代書家訹評》一文,就已故書家中,曾先生選擇了一二十位合乎沈尹默先生所謂的書家,「就是指一般一生對於書法用功,到後來成了家數的人們。」【註十二】其中包括1. 沈子培(沈曾植);2. 鄭蘇戡(鄭孝胥);3. 李梅盦(李瑞清)、曾農髯(曾熙);4. 康長素(康有為);5. 林宗孟(林長民);6. 陳弢庵(陳寶琛)、寶瑞臣(寶熙);7. 趙山木(趙世駿)、秦宥衡(秦樹聲);8. 顧印伯(顧愚)、趙堯生(趙熙);9. 李星冶;10. 丁佛言;11. 梁節庵(梁鼎芬),共十一節,合共十五人。其中沈子培被譽為融碑入帖,行書最好;丁佛言是寫大篆最好的;康南海腕弱而好作態;陳寶琛侷促如轅下駒;鄭孝胥七寶樓台拆下不成片段,【註十三】對他們有相當深入的看法。至於(二)《中國的書法》,曾先生著意的推介「在中國人看來,字不僅是一種藝術,並是代表一個人學問、品節、抱負、氣概的東西」,所以「我們負有傳播文化使命的人,不能不加以提倡。」以為寫字的好處有四點:

第一、是為消遣打算,我們應該學字。

第二、是為養性打算,我們應該學字。

第三、為謀生打算,我們應該學字。

第四、為壽世打算,我們應該學字。

至於如何學寫字,曾先生以為有兩條路走:

第一條路是為應用而寫字的,先從楷書入手,然後再學行書。

第二條路是從根本上來學字的,先從漢隸入手,然後再學行楷。如果再學高一點的,那只有大篆入手。

不管你走的是那一條路,而所選碑帖的主要標準是要那字體具有「方」「直」「樸」「勁」四個條侔。開始寫字,如果不能寫得筆筆平直,字字方正,那以後便甚麼都不能學了。底子打好,然後可以多就其性之所近去學。

 

    在《中國的書法》一文,曾先生並反對「鄉愿型的殿體書」及屏斥「流氓型的北魏字」。他的說法是:

我們知道鼎甲翰林公所寫的「殿體書」、「館閣體」,乃是書壇的蟊賊,在真正書家是看不起這些太史公的書法的。為甚麼叫作館閣體呢?就是因為寫得太過工整,太沒有生氣,太不能表現個性,不過一種敲門磚的工具而已;不過一種字匠的描摹而已。近幾十年的字學衰敗,多半是中了館閣體的毒。所以一般巿上所賣的成親王、黃自元、陸潤庠這些翻版殿體書的字模,不知害死了多少中國寫字天才的兒童!我上面所引沈尹默先生用十年洗黃自元的話,不是一個剴切的證明麼?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这两张拓片是上世纪曾克耑先生为张大千所书的笔冢铭)

    因為殿體書的過於整齊沒有生氣,所以在清初有志的書家,想另走一條路來糾正這毛病。但如鄭板橋、金冬心這班人自我作古、非隸非楷,也並沒有成了氣候。到了包慎伯和康更生他們更進一步的改進,也想糾正殿體書和改革派的毛病。他們憑藉北碑出土一天多似一天的原故,所以包氏便寫了一部《藝舟雙楫》,康氏也跟著寫了一部《廣藝舟雙楫》來提倡北碑,要想打倒唐人字。但他們提倡了許多年,自己也確實用過工夫,但何子貞對包氏的批評」他對於橫平豎直,都未曾弄好,知道他是對於北碑未曾得著精意所在的啊!」「康氏的字更是野狐禪,想學《石門銘》的圓筆,而力量太弱,所以弄得十分難看。包氏專門用側鋒在紙上打滾,那裡可以要得!提倡的人成績不過如此,而幾十年來學北碑的人們我敢大膽的說,除了沈寐叟一個人外,簡直沒有一個成功的。不是弄得劍拔弩張、面目十分猙獰,便是板滯得像死牛一樣,這還那裡要得。」「本來北碑是由漢分轉為唐楷一個階段,也等於齊梁新體詩,由古體轉到今體一樣的過程。當然有他蛻變期間的樸茂奇峭的美。但真正來講,還是未成熟的作品。有人公然說像北碑那樣的方整如刀斬斧切一般。這絕對不是寫得出的,而是工人用刀在石上刻的,這也是一個理由。」

 

    我可以概括的說,如果字寫得有根柢,參點北碑意味,是可以一新面目的,如何子貞之參《張黑女》;近人如鄭海藏晚年揩書棱角盡泯;趙香宋的楷書用趙法而參以二張,便覺古艷幽峭,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一開始便學龍門二十品,那真要變成凶神惡煞了。

 

    康先生寫《廣藝舟雙楫》,對於漢隸不敢攻擊,而對於唐人字,便有「卑唐」的專篇。他因提倡北碑,所以大力攻擊唐人。殊不知唐代的書家,多半從北碑出來。歐字的刀斬斧切的地方,不是北碑是什麼?不過北碑是未成熟的,所以寫來東倒西歪,筆劃忽長忽短。而歐字卻是成熟的北碑,所以不止用筆鋒利,而結體尤其方整。我們與其學未成熟的北碑,那就不如學已成熟的歐書了。唐代書家是可以輕易被人所卑視的麼?如果真正要卑視的話,卻只有殿體書的學唐人是可卑的。但是一班罵濫秀才,是和孔二先生無關的;罵野和尚是與釋迦牟尼無關的啊!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此外,曾先生除文房四寶、執筆之外,更重要的提到中國書法除了外表的技巧的美之外,還要表現內部的美,也就是代表個人、性情、意度、品格、思想的內涵。並提出:

第一步要有學問:「要多讀書」……一個人有了書卷氣在胸中,那他的見解、胸襟,便自超乎流俗。所以他寫出來的字,也便把他胸襟意度寫出來。……

    書畫氣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人品人格,這更不是可以偽造的東西。如果一個人是忠臣義士,或高人逸士,因為他們有了忠肝義膽,亮節高風,所以在字裡表現出來。在忠臣義士所寫出的字,多半是嚴正鬱勃;幽人畸士所寫的字,多是絕俗超塵;端正的人所寫必純謹的字,縱逸的人所寫必飄盪的字,這是字足以代表個性的切實徵驗。

在(三)《我來談寫字》一文,曾先生條分縷析,分列了十七小節來闡述:

一、 我國唯一無二的美術

二、 寫字的經驗和方法

三、 要好工具才能產生好藝術

四、 執筆的方法

五、 學字臨帖摹碑

六、 應該從那種碑帖入手呢?

七、 如從根本學起當學漢隸

八、 如從簡易學起當學唐碑

九、 再高一點可以學金文

十、 怎樣去買碑帖

十一、 我們寫字人的願望

十二、 寫字有捷徑嗎?

十三、 書家是萬能的麼?

十四、 最好能得良師

十五、 臨碑與讀碑

十六、 書家與字匠

十七、 創造和拜偶像

其中部分和《中國的書法》相同,而敘說更為條理清晰。對學字的人極有幫助。

    至於(四)及(五)介紹碑刻墨跡的兩篇,正是曾先生在重慶時與沈尹默先生所提出過的願望,也就是《我來談寫字》中的第十一節《我們寫字人的願望》的實現。曾先生提到:

    記得在重慶時,常常和沈尹默先生來往,沈先生寫字,每日有日課的,而勉勵我尤不遺餘力。我嘗對他說:當代講究寫字的,你可算是書林祭酒了,你見過的好拓本多,你懂得書的源流正變。將來勝利回京,你何妨把所有各家的碑帖,作一個總結,另寫一本碑帖舉要,把某一代的碑、某一家的帖,那一種最好、那一種是從那裡學來的,原原本本一一加以批評介紹,再託書局把所舉的碑帖,分類分家,用頂精的珂羅版印出來,這對於一般學字的人,豈不是沾溉無盡麼?……【註十四】

結果,曾先生自己首先寫出了兩篇。

    一、《五十年來影印碑帖談》介紹了從《石鼓文》到《皇甫驎墓誌》等100種碑刻。並且對清末民初的出版界作出了握要的闡述,包括了神州國光社、商務印書館、文明書局、有正書局、藝苑真賞社、延光室、古物同欣社、故宮印刷所、中華書局及顧燮光影印本等。

二、又在《真行草墨跡及石刻影印述略》介紹了《王羲之快雪晴帖》到《宋賢書翰》等晉唐宋法帖碑刻共150種。

   大大增加學書者的見識,對推動書法有不少的貢獻。現在這裡且引述一則以見其概:

  (119)宋拓淳化閣帖李春湖藏全本

宋拓淳化閣帖全本很少。前所述說淳化閣帖有正書局影印本,僅第六、第七、第八三卷而已。商務印書館影印梁啟超所藏宋游相本淳化閣帖十卷並非原刻本,係以舊拓肅府本作偽冒充原刻本。李春湖所藏全本,在舊拓原刻中是罕見之本。此本筆畫豐腴而不癡肥,與肅府刻本不同。清宣統元年間,由李春湖後人李翊煌以石影印,印工尚不惡。然以石印終不能傳神。民國二十四年此帖已由李氏後人售與某藏家。某藏家乃以珂羅版精印,原帖精神遂大顯露。此外張得天所藏舊拓淳化閣帖全本,有正書局曾用石影印,亦不如李氏藏本精善。【註十五】

    這些均為先生目睹、心得之言,極有價值。 四十多年前發表兩篇合共250種,也算得上是洋洋大觀的創舉了。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曾克耑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为学生讲课)

餘話

    曾先生曾經自言他對於書法的喜愛是與生俱來的。【註十六】祖父的影響,使他懂得了沈寐叟的鎔碑入帖和醜中的美,當然也開展了他對懷素的喜愛;趙山木的褚體,開啟了曾先生對褚書的追慕;同門的砥礪與前輩的推賞【註十七】,更激發曾先生在書學上的用心。雖然曾先生一次一次的怨艾未能更加努力,但卻也寫出了他個人的楷書和草書面目。曾先生的書法作品流傳於友朋、弟子之間,出版的有曾紹杰編印的《頌橘廬手寫近詩》(楷書)及王則潞集藏的《曾履川先生尺牘》(大草),【註十八】可以窺見先生書藝的一斑。曾先生既任教新亞書院,作品亦散見於藝術系歷屆年展,藝術系教師作品美國大學巡迴展,亦與朋友易君左、趙戒堂、王世昭等舉行十朋書畫展。曾先生為五十年代初期南來香港的重要詩人、書法家。活躍於香港文藝界,對香港的大專書法藝術教育和書壇,具有創建和深遠的影響。

                    曾克耑先生的書法藝術

註釋:

一、見曾克耑:《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三十八,﹁自敘﹂稱:如要問我的家世是做甚麼的?我可以回答一句話是﹁世代書香﹂,香港:頌橘廬刊印,1961年版,頁1510。

二、曾先生編纂有《近代海內兩大詩世家》1964年版、《福州曾氏十二世詩略》1966年出版、《通州范氏十二世詩略》1966年出版,三書均為頌橘廬刊行,香港印刷。

三、 參見曾克耑纂:《鶚里曾氏本支世表(一)》,《曾氏家學附「家乘」》,香港:頌橘廬刊印,1963,頁126。

四、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七,頁243-302。

五、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十,頁401-422。

六、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十二,頁511-534。

七、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十三,頁535-596。

八、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二十二,頁761-824。

九、 見《答尹默先生》詩。

十、 見《近代書家述評》顧印伯(愚)、趙堯生(熙)條,頁294。

十一、 曾先生有印文曰:「書楷褚薛能」又有印曰:「小綠天庵」。

十二、 見《近代書家述評》,頁244-245。

十三、 同注34,頁301。

十四、 同注28,頁525。

十五、 同注30,頁814。

十六、 見《近代書家述評》,頁244。

十七、 見《頌橘廬叢稿外篇》卷第三十八,《自敘》,頁1536及《再答尹默先生疊前均》詩。

十八、 頌橘廬手寫近詩1970年庚戌,曾紹杰台北印行。曾履川先生尺牘1978年,王則潞台北印行,台北華正書局總經銷。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