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longzhouqian
dalongzhouq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88,486
  • 关注人气:8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冠军挑战赛陷入无申办国的尴尬

(2014-05-08 06:50:42)
标签:

国际象棋

世界冠军赛

卡尔森

阿南德

体育

分类: 国象新闻

世界冠军挑战赛陷入无申办国的尴尬

    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挑战赛的申办期限一再延期,仍然无人问津,陷入尴尬境地。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ChessBase、欧洲国际象棋和Chess24等国际象棋网站纷纷载文对此分析,摘要如下:
    4月30日,国际棋联在官方网站上以“2104年世界冠军赛”标题登载一条短消息:“截止2014年4月30日格林尼治时间13点的最后期限,国际棋联未收到任何申办请求。国际棋联将适时公布有关消息--国际棋联秘书处。”

世界冠军挑战赛陷入无申办国的尴尬

  这是国际棋联公布的第二个最后时限,期满后,尚未收到任何申办请求。国际棋联公布的第一个最后时限是3月10日,当时国际棋联确定这个时限的主要考虑是应给予筹备工作不少于6个月的时间,据此确定世界冠军赛应于今年11月6日举行。在第一个时限期满后,国际棋联公布了第二个时限。对此,国际棋联执行董事、财务负责人弗雷曼(Nigel Freeman)表示:“如果新的最后期限期满,我们仍未收到申办请求,我们将不得不承认这一赛事缺乏商业上的可销售性。”

  事情的发展不幸被弗雷曼所言中。
  23岁的新任世界冠军卡尔森,一举一动都引起媒体关注,而阿南德在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中享有明星光环,把两个人放到一起难道就这么惨吗?真的没有人愿意为新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挑战赛提供赞助吗?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
  媒体分析提到的原因主要如下:
  第一,候选人赛没有带来新的变化。
  阿南德恢复状态,在最近举行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候选人赛上勇夺冠军。这对阿南德来说是勇气可嘉,但在国际棋联的圈子里却非众望所归。国际棋联重新确定一个最后期限,原本是希望挑战者来自俄罗斯、保加利亚、亚美尼亚或阿塞拜疆,而挑战者本国可能申办世界冠军赛。但是,这一希望被阿南德在候选人赛上的夺冠打破了。
  第二,人们对回敬赛已感到厌倦。
  新的世界冠军赛,还是那么两个人比赛,而不是一个新人挑战现任世界冠军,这很容易让人们产生厌倦之情,尤其是距离上一次对抗赛还不足一年的时间。

  关于上一届卡尔森和阿南德的对抗赛,力量对比差距太大,缺乏悬念,阿南德把本应和棋的残局输掉了,而卡尔森则还没有祭出精心准备的开局就坐上棋王定座。对此,卡斯帕罗夫曾在推特上尖刻地评论:“阿南德没有残局,卡尔森没有开局(Anand has no endings and Carlsen has no openings)”。
对此,人们记忆犹新。

  第三,印度再次举办几无可能。
  印度已举办了一场世界冠军对抗赛,在相隔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再次举办世界冠军对抗赛,几无可能。
  第四,挪威有心无力。
  今年,挪威已经有两场重要的国际象棋赛事;一是6月份2014挪威大赛,邀请包括卡尔森、阿罗尼安、克拉姆尼克等10名世界上的顶尖棋手参赛;二是8月分举办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大赛。其中,国象奥赛耗资1500万挪威克朗(约182万欧元)。
  挪威棋联已做出决定,不会申办世界冠军对抗赛。挪威棋联主席扬森(Joran Aulin-Jansson)表示:“挪威棋联不会申办卡尔森和阿南德的世界冠军挑战赛。不是没有意愿。若举办,这对挪威将是一件大好事。”

  但是,挪威棋联找不到资助商能够提供举办这一赛事所需约4至5千万挪威克朗(约5-6百万欧元)的资金。“现在的问题是国际棋联是否能获得其他国家的申举请求”,扬森说
  挪威VG.no杂志报道,挪威棋联曾委托Gyro和Apeland两家公关公司在奥斯陆寻找赞助商,但没有成功。
  第五,国际象棋商业推销遭遇困难
  国际象棋比赛寻求赞助很难。不仅国际棋联财务主管弗雷曼如此说,挪威棋联谈判赞助负责人伦德(Jacob Lund)也表达了同样观点。他说:“国际象棋比赛对于赞助人来说宣传效果有限。寻求赞助很难。去年在印度举行世界冠军对抗赛,现在谁还能记得当地哪些公司提供了赞助?”

  第六,国际棋联因素。
  今年是国际棋联选举年,现任主席伊柳姆日诺夫和棋王卡斯帕罗夫竞争新一任国际棋联主席。为世界冠军对抗赛拉赞助之事自然成为选举竞选政治运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近日,卡斯帕罗夫及其盟友欧洲棋联主席都以国际棋联拉不到赞助为由,攻击伊柳姆日诺夫。卡斯帕罗夫在脸书上写道:“一位是平易近人年轻世界冠军卡尔森,一位是在印度家喻户晓的棋坛老将阿南德,两人举行回敬赛,居然没有一个申办国!多么耻辱!国际象棋不存在‘产品问题’,但存在‘国际棋联的伊柳姆日诺夫问题',问题所在是国际棋联本身既没有透明度,也缺乏达成商业合作伙伴关系所必不可少的长远计划。”

   第七,国际政治影响。
  乌克兰危机、特别是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特别是普京侧近人士实行经济制裁,对俄经济打击较大,与伊柳姆日诺夫关系较好的俄罗斯大亨们,均与普京本人接近,风声鹤唳。曾赞助过阿南德和格尔凡德世界冠军对抗赛的费拉托夫现已担任俄罗斯棋协主席,他就任后表示将把主要精力用在发展青少年国际象棋上,似乎无意再次赞助世界冠军对抗赛。

  在俄罗斯经济形势不景气的前景下,今年的阿廖欣纪念赛也许还会举行,但塔尔纪念赛能否如期举办已难确定。
  而卡尔森曾拜访过的脸书扎克伯格、微软比尔•盖茨等美国IT大锷以及美国棋联后台老板辛格菲尔德,似乎均与卡斯帕罗夫交好,当然不愿为伊柳姆日诺夫背书,出钱举办世界冠军对抗赛了。
  而加拿大特级大师、国际象棋评论家斯普拉盖特则另有高论。他认为,近期卡尔森团队安排卡尔森同比尔•盖茨下超快棋表演赛,使卡尔森本人和比尔•盖茨均陷于尴尬境地,卡尔森非赢不可,比尔•盖茨输得灰头土脸,仅9个回合就被卡尔森“秒杀”,受到了羞辱,也掐断了美国IT大锷赞助国际象棋之路。卡尔森团队实属不智,卡尔森应该解雇他们才对。
  第八,尚无意外申办迹象。
  去年巴黎曾经表示愿意举办世界冠军对抗赛。今年巴黎、纽约、迪拜是否会令人意外地提出申办请求呢?截止目前,尚无任何小道消息和迹象显示。

  对于目前状况,国际棋联财务主管弗雷曼(Nigel Freeman)表示:“这种情况过去在筹办世界冠军赛有关活动中也曾发生过,但最终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就此,5月6日世界冠军卡尔森的经纪人阿格德斯泰因表示,他对于国际棋联迄未收到任何申办请求并不感到惊讶,他说:“对我来说,原因是双重的:第一,时间间隔太短,潜在的组织者很难提出要约;第二,我们知道,最近一次世界冠军赛在世界上引起人们极大兴趣,但对于世界冠军赛的商业理念却没有得到很好发展。我认为国际棋联需要更新销售理念。看一看其他体育项目,看一看别人是怎样把重大国际比赛商业化的。比赛是确定的,但围绕比赛的包装以及怎样向世人展示是不确定的。”
  挑战者阿南德的妻子阿鲁娜也发表了看法,她表示:“自维希夺得候选人赛冠军以来,国际棋联与我们一直就此保持接触。过去,在宣布比赛日期时通常已经有了申办请求。国际棋联在作出决定前还会征求我们意见。候选人赛重振阿南德的斗志,他将很快投入准备。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举行,希望尽早明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