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longzhouqian
dalongzhouq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5,152
  • 关注人气:8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国《观点》杂志文章:卡尔森是一个谜

(2012-02-12 12:45:14)
标签:

国际象棋

卡尔森

等级分

卡斯帕罗夫

杂谈

分类: 国象人物

法国《观点》杂志文章:卡尔森是一个谜

    法国《观点》杂志(Le Point)1月20日登载古伊(Patrice Gouy)的文章,标题是“神童,到了21岁是世界上最好的棋手,但还是一个谜”,介绍挪威棋手马格努斯·卡尔森的成长经历,编译如下:

    马格努斯在大约4岁时,喜欢玩乐高积木,他比别的孩子玩得更多,时间更长,他整天搭积木,没完没了,非常入迷,父母为他担忧。他的父亲亨里克,把他放到床上,看着他,唉声叹气,小男孩躺着,一动不动,在黑暗中睁大眼睛,还梦想着他的积木。接着,国际象棋代替了乐高积木,还是同样的情景:玩棋,玩棋,不知疲倦地摆弄,永远也摆弄不够。天才也许就是爱钻牛角尖。

法国《观点》杂志文章:卡尔森是一个谜

    马格努斯9岁时,有一次在参加比赛时露出痛苦的样子,母亲西格农见状,吓坏了,然而孩子却浑然不觉,过一会儿他又活蹦乱跳和高高兴兴了。

    这个孩子追求完美,构筑着自己的精神世界,即使今天他已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棋手,依然如此。卡尔森说:“我喜欢完美、和谐的棋局。我喜欢让我的棋子各司其职,彼此联动。这不太容易说清楚,我需要它们各就各位。”

    有的世界冠军善于乱中取胜,下棋就像进行一场拳击赛。而卡尔森则不然,他更像一位不动声色的诗人,他弃子是出于审美,为了征服美。

    卡尔森说:“当你下完一个比赛,你的身体很累,但比你身体更累的是你的头脑。你空了,你甚至不能思想。有那么一段时间,你被榨干了,你失去了创造性,你不知道怎么走动棋子、创造战术组合和设计开局。”这种时候,脑袋空空如也,到“脸谱”上转转,玩玩不动脑子的电子游戏,整夜、整夜地玩在线扑克。然后,慢慢地让大脑细胞恢复功能。卡尔森说,他在头脑里曾有过灵光闪烁、精神振奋、思如潮涌和棋子不请自动等现象。他的父亲说:“他睁着眼睛做梦。”卡尔森构筑着自己的和谐世界,而其他,包括生活,不是平淡无奇,就是不得要领。

    卡尔森是一位国际象棋艺术家,他才21岁,胡子不多,一脸青涩,但他已长大成人。他的衣服好像不是穿在身上的,而是挂在身上的。他为一家体育服装公司当过模特儿,现在他老穿一件背心,上面有为他提供资助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标志。这副披挂对他并不合身,但他无所谓。在一场比赛中他曾赢得一块百瑞灵牌高级名表,但这块表从未在他手腕上出现过。

    13岁成为特级大师,这个小孩被称为“神童”,他虽出现在挪威,但也可以说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他重新发明了国际象棋。棋坛老将柯尔契诺伊可谓老当益壮,见多识广,但在与卡尔森下完一盘棋后,对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说:“我对自己说,不错,马格努斯有一点自己的东西”。时间流逝,神童已经长大成人。他幸福吗?他将来会幸福吗?如果他幸福,他同别人在一起幸福吗?

    西蒙·阿德根斯坦因是卡尔森青少年时期的教练。他回忆,在一个欢快的节日里,他发现卡尔森一个人躲在车上,倦缩在角落里玩着电子游戏,而不远处他的伙伴们却在一起玩,一边吃喝一边大声欢叫。卡尔森是不敢同他们在一起还是仅仅不想呢?

    长大了,他古怪孤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曾踢过足球,是皇家马德里队的球迷,床边墙上贴着一张美凌格队员签名的招贴广告,问起他这件事,卡尔森若无其事地说:“在我小时候,皇马有齐达内和菲戈,我保留了这张广告。如果我回到11岁,我会选择巴塞罗纳队...”爱是一种偶然。人们继续问他:“你有女朋友吗?”“没有”,卡尔森答。“曾经有过吗?”“曾经有过。”

    他不愿意谈论。或者没有什么可说的。传言,他2010年在参加国外比赛时曾追过一个下棋的女孩子,中学女生。女孩在脸谱上有博客。是谁?具体是谁,不说为好。挪威没有狗仔队记者。卡尔森太年经,还没有真正地长大成人...他不怎么读书,或者读书很多,但决非国际象棋书籍。

    乱糟糟的世界没有打破他的肥皂泡泡。2011年7月,当安德斯·布雷维克制造了挪威惨剧时,马格努斯正在瑞士参加一个比赛,听到消息,他以玩笑口气设想这个悲剧各个情节。但他还是想了解挪威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他戴着黑纱参加比赛,在棋上输给了法国棋手瓦谢埃-拉格拉夫。接着,他不再关注此事,“不值得为这个人花费时间”,他是这么说的。他既不谈种族主义,也不谈社会不公平。他过着像职业网球选手一样的生活,从一个比赛飞到另一个比赛,然后打道回府,却让自己美名远扬。聪明地,他每年挣100万欧元,有足够的零花钱。

    马格努斯还是住父母家,奥斯陆郊区,一幢小楼房。他很懒。收拾自己的东西,找一套出租房,搬家?累死人了!卡尔森不愿意贸然前行。他专注于国际象棋,生活上随遇而安。他同17岁的妹妹英格丽特住在一起。英格丽特一头金发,生性开朗,就是对猫有过敏症,坚决反对家里养猫。马格努斯同妹妹讲条件,他付给妹妹钱,由妹妹来帮他收拾房间,洗涮盘子,整理衣物,给他杂乱无章的生活增添一份干净、整洁。英格丽特爽快地答应了哥哥的要求。这就是挪威男孩卡尔森。

    “他滑稽,喜欢搞笑,但很懒,生活一团糟,为人很自私!”同伴们这样评论他。“别去参加训练,和我一起玩,我给你500块钱,只要你和我玩!”这是他中学时代经常对踢球同伴说的一句话。少年时代,他是一个欢快的朋友,没有什么顾虑,自我中心,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神童就这样成长,把优雅和朦胧柔和在一起。他像一个迷。人们围着他转。挪威是一个崇尚健康和天真无邪的国度,在卡尔森之前,有表现主义画家蒙克、戏剧家易卜生、滑雪运动员和探险家。似乎一夜之间,卡尔森就成为智力运动冠军、民族英雄,并获得了皮尔·金特奖。全球化把他变成了一个大人物,与丽芙·泰勒这样的大明星同台。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有时候,我为他担忧,我感觉不到对他会发生什么事。人们用他的名字建立一个品牌。商业,媒体... 他真正想要什么,我不知道”。这是卡尔森少年时代的教练阿德根斯坦因说的。

法国《观点》杂志文章:卡尔森是一个谜    这里需要小心。在卡尔森的故事中,西蒙·阿德根斯坦因是一个被流放的人,他的评论难免有些酸楚。年轻时代,阿德根斯坦因曾辉煌一时,他是挪威国家足球队队员,又是挪威国际象棋全国冠军。然后,在长达10年时间中,他是马格努斯从小学到中学的教练。但最终,他同卡尔森一家闹翻了。“我建议让马格努斯拿出一点钱来,以他为中心搞一个国际象棋队。但他的父亲不愿意我管他的事。我们发生了言辞冲突。”结果是决裂。西蒙被拒之门外,另一个阿德根斯坦因,西蒙的弟弟艾斯彭成了卡尔森的经纪人。西蒙只对国际象棋感兴趣,而艾斯彭则是商人,经商有道,他负责规划卡尔森的发展。有人问起这段故事,艾斯彭说:“我的哥哥,他很久没有见过马格努斯了,没有见的必要。”生活就是这样。西蒙·阿德根斯坦因苦笑着说:“在这个故事中,我是托洛斯基,人们把他从照片上抺去。我与我的弟弟已没有联系。我从没有机会与马格努斯讨论这个问题。这个样子,已经有两年了。”

    在这个故事中,最令人尴尬的是没有卡尔森的声音。卡尔森无动于衷?最大的可能性是他无可奈何。他并没有赶走西蒙,但他听之任之,他不喜欢冲突,不愿意约束,无怨无悔。天使身上最可怕的一面就是用这种淡淡的漠然保护着神圣的宝藏。这个宝藏就放在那儿,但不可捉摸,为了保护它,人们不惜采取一切手段。

    卡尔森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真正的棋手,最后一个窥探到64格秘密的人。“我不知道我的头脑是怎么转动的,最好还是不要去知道它。”卡尔森像一名智者一样说。

    这个秘密使他独一无二。这是一个机器肆孽、用软件分析棋局、制造新一代棋手的时代。卡尔森出现了,他逃脱了诅咒。他没有与计算机对战,对于网络猛兽既敬畏又蔑视。“计算机下的棋非常之愚蠢,下出的对局无聊透顶...”他这样说。他在奥斯陆郊区,网络技术把他与世界联系起来,但他只是远离疲累在网上轻松下几盘棋,在互联网上收集棋局,分析特级大师们的对局。仅此而已,他的国际象棋,主要还是来自于他的自我,他的灵感。

    卡尔森一家是普通人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个挪威家庭,比一般家庭还少一些社会民主党色彩,相信在体制之外的家庭教育。一家之主亨里克是一名国际象棋迷,他教给了自己孩子下国际象棋。就这样,偶然产生了。卡尔森一家开始围绕着马格努斯的命运组织家庭生活,但这并未对妹妹们的生活造成妨碍。亨里克的三个女儿,艾伦、英格丽特和西涅,个个性情开朗,正常发展,并未被哥哥的荣耀所淹没。在马格努斯影响下,她们都会下国际象棋,下得很好,但却没有因此而牺牲她们自己的生活。而卡尔森在他的道路上以自己的节奏越走越远,孤独一人,从童年时代起。

    西蒙·阿德根斯坦因把亨里克描绘成一个对自己孩子要保持绝对控制的父亲,也许他弄错了。亨里克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他并不能决定一切。他曾目睹马格努斯在8岁时对国际象棋毫无兴趣,当时他也束手无策,好在小卡尔森自己又恢复了对国际象棋的热爱。马格努斯下棋,从来没有受到过逼迫,他一直是带着乐趣下棋,一向拒绝约束和限制。“我曾为他担忧过,我问自己,如果他不能强迫自己,不能去做一些无趣的事情,他将来会怎么样。”亨里克说。

    亨里克与儿子较过劲。马格努斯14岁的时候,恰逢卡斯帕罗夫退出棋坛,对小卡尔森感兴趣。一点好奇,带上一点普罗米修斯般的使命感,培养一名接班人,推动国际象棋发展,这些促使卡斯帕罗夫答应收下卡尔森为徒。这是一份厚礼,卡斯帕罗夫把自己的对局经验提供给卡尔森,训练他。“我对他说,应做好功课,做好卡斯帕罗夫布置的练习题,否则,是不行的。”亨里克介绍说。

    马格努斯先是不得不接受,但最终还是拒绝了。他不愿意做好自己的功课。5年以后,卡尔森父子再次找到卡斯帕罗夫,想在国际象棋上更上一层楼,作最后的冲刺。卡斯帕罗夫再次为19岁的卡尔森担任教练。1年后,卡尔森却又终止了协议。压力太大、要求太多,伊凡雷帝卡斯帕罗夫的训练模式剥夺了卡尔森对国际象棋的乐趣。两次回绝历史上最好棋手帮助,没有哪个男孩有如此的幸运,而卡尔森不仅获得了,而且拒绝了。“对卡斯帕罗夫说 ‘不’,你们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卡尔森这样说。

    卡尔森是当前最好的棋手,但不是世界冠军!国际象棋有两个等级,一是等级分制度,根据棋手在各项比赛中的表现成绩而确定,一是冠军赛制度,由当前冠军(印度棋手阿南德)接受在候选人赛上的胜出者(以色列棋手格尔凡德)挑战,进行世界冠军对抗赛而决定。卡尔森当前的国际等级分是2835分,名列世界第一,从这个意义上他是当前最好的棋手。但是,在国际象棋上,人们不认这点,更认棋王。卡尔森曾认为比赛条件不公平而拒绝参加候选人赛。但是,要想成为棋王,卡尔森必须学会接受,要向前辈们学习,勇敢地参与激烈竞争,对现任棋王发起挑战,战胜他,把桂冠戴到自己的头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