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女人坊上半月水雾
女人坊上半月水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974
  • 关注人气:1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6期优秀样文展示【悬疑剧场】

(2010-07-14 14:50:04)
标签:

杂谈

分类: 栏目样文

栏目:悬疑剧场

字数:4848

 

 

红桃A谋杀案

 

     

1

我特别喜欢苏希在牌桌上的样子,无论手里握着什么,都气定神闲。他的面前放着红桃同花顺,用干净的手指敲着最后一张底牌。那节奏,不急,不徐,却敲的人心烦意乱。苏希说:“想看我这张底牌,就要拿钱。”

老邢第一个泻了斗志说:“算了,爱什么是什么,我不玩儿了。”

B也扣了牌说:“我还得留点回家打车的钱。”

只有我豪爽地拍上钞票说:“看你们这些没出息的,我就不信那张是红桃A!”

苏希对我挑了挑眉毛,翻开底牌,满桌唏嘘。他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圈走了桌子上所有的钱。老邢“哗”的一下,拉开卷帘门,阳光满满地照了一桌子。苏希的那张红桃A 辉映着浅浅的光。

我们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驻外办事处,全勤四个人,周五习惯性的打一夜牌,然后去街角广东人开的酒楼吃早茶。我站在门口,透透气。老邢从后面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嗨,你个女人,这么熬夜不怕老得快啊。”

我不以为意地说:“老得快好啊,省得让你们这帮色狼惦记着。”

同事久了,就会变得口无遮拦,好像他们不是男人,无性别差。小B从厕所跑出来,大呼小叫地说:“苏希那小子呢?怎么没了?”

“不会吧?你再找找去。”我回头看了看屋里说:“刚才还在这点钱呢。”

“真的没有!”小B一脸讶异地冲着我们喊到。

老邢却用相当质疑的口吻说:“他不会是怕请客,自己跑了吧?”

我稀奇地说:“怎么会呢?咱们就站在门口,怎么没看见他?”

老邢总归是头儿,大方地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别管他了。今天我请吧。”

那是上午730分,我检查了公司三间屋子的全部门窗,锁上卷帘门。我没看见苏希,也没看见他离开。现在回想起来,这确实是件可疑的事,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凭白无故消失了。但当时,却没想那么多。毕竟我是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程不变的生活里,竟然会出现一件离奇的事……

 

2

那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我和老邢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被叫回了公司。消失的苏希终于出现了,但是他已经死了。小B回来取Mp3的时候,才发现了他,直挺挺、赤裸裸地躺在牌桌上。

B一看见我和老邢,就大惊小怪地说:“喂,苏希被杀了。”

老邢向牌桌上,呶了呶嘴说:“那还用说吗?都摆在那儿了!”

苏希死的造型很奇特,一丝不挂地躺着,只用一张红桃A,挡在了私处。他的皮肤又细又白,脖子上有淤紫的尸斑。如果不是具尸体,画面相当香艳。我和他共事这么年,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一副好身材。

小眼睛的赵警官很风趣,他说:“呦,这是模仿哪出啊?亚当,还是夏娃?”

B说:“不会吧,他应该模仿的《独唱团》的封面,还没出版呢。”

法医根据尸僵推测,苏希应该死在五个小时前,手法很暴力,被掐碎了喉骨。这个死法很恐怖,不会马上死去,要忍着刺痛,一点点的窒息而亡。赵警官也感到很意外。他说:“这可是专业手法,没练过武的根本不行。”

他的话音刚落,我和老邢齐齐看向小B,他是我们办事处惟一练过散打的人。小B一惊,瞪着眼睛说:“看我干嘛?我那两下子,唬唬人还行,哪里够专业。再说了,5小时前,咱们可是刚分开不久,我去浴场洗桑拿,一池子时间证人呢?”

他这么一起头,老邢也连忙摊开手说:“对啊,我5个小时前,在陪老婆逛街。一步行街的证人。”

他们两个飞快地把自己摘干净,我也不能不落后。我说:“我在Spa睡美容觉,按摩师能证明。再说了……”我比了个武打片中的锁喉功说:“这个我肯定做不来。”

赵警官用他的小眼睛,对着我们三个人打量了一圈说:“你们急什么?我也没说是你们啊?”

我们三个立时窘迫地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赵警官慢慢地戴起手套说:“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脱光死者的衣服放一张牌吗?据统计,80%的凶手给死者摆造型,实事上是在用花哨的形式,掩盖混淆证据。我猜,死者的衣服上一定留下了凶手的东西,凶手才会脱掉他的衣服,销毁了。”赵警官拿起苏希身上的那张牌,语调格外沉静:“所以说,用这张牌换走他衣服的人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凶手脱的,难道还有谁?

B瞥了眼光溜溜的苏希感叹说:“哇,真小!”

老邢在一旁帮腔,“一张牌就挡住了。”

我清了清嗓子说:“喂,认真点,人家警察讲的废话也是很重要的。”

赵警官一脸黑面地说:“那你们谁来说一下,这个储物柜是谁的?”

说着,他走到一只黄色的储物前,很显然,门锁已经被鉴证科的人打开了。小B有点结巴了,他说:“是……是我的,怎么了?”

赵警官缓缓打开柜门,里面露出一大袋衣物。那正是苏希的。原来赵警官的那番废话,在这儿等着呢。小B忍不住尖叫起来:“这是有人栽赃陷害我!”

3

如果说,苏希是小B害死的。我绝对相信。办公室里的那点儿事都是明摆着的。面子上嘻嘻哈哈,暗地里斗的你死我活。不久前,小B费了牛劲开发出的新客户,刚被苏希翘了杠。为这件事,他们还打了一架,最终是我做的调和人。

老邢在一旁“啧啧”地咂着嘴,领导派头都端上了,“小B啊,你这样做可就不对了。同事之间,有什么矛盾,你应该摊开来说。哪能意气用事呢?”

B可急了,大声嚷着:“哎,老邢,你这话怎么说的,你要往死里害我啊。”

这时,警察把储物柜里的衣服拿了出来,满屋立时弥漫起一股幽幽的香味。香味是从衣服口袋里发出来的。是一只漂亮透明的香水瓶子,可惜碎了。瓶口挂着一张心形的纸签,上面有一行干净的笔迹写着:给我最爱的小美。

小美全名叫许致美,就是我。

B像突然挖到宝似地指着我说:“我揭发,她和苏希有私情。后来她踹了苏希攀高枝去了。但苏希对她不依不饶,一直不放。”

“你少他妈放屁!不想干了是不?”

说这句的不是我,而是老邢,口吻相当凶悍。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式,让赵警官都听乐了。他说:“你就是 许小姐的那个高枝吧?你不是结婚了吗?”

B说的没错,我扔下苏希,做了老邢的小三。毕竟他是经理,对我的“钱途”和“前途”,都大有裨益。不过这个时候被爆内幕,时机实在不对,弄不好就要惹祸上身。我在一旁忙给自己撇清说:“喂喂喂,我哪有那手劲儿,掐碎他喉咙。”

“那可不一定啊?”赵警边说边拿出2号物证,那是一根银色的金融扳手,夹口处包着松软的布,“知道为什么包布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会刮伤表面皮肤,造成用手攻击的假象。”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自觉得提高了音调。

赵警官指了指扳手的金属柄说:“这是我同事,在窗外的树丛里找到的,竟管指纹已经被擦掉了。但我们却找到了一些指甲油的碎片。

B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哦耶!是粉红色的吧?”

我下意识地把擦着粉红色指甲油的手插进衣袋。赵警官却瞥了一眼说:“藏什么藏呢?采个样,化个验,就知道是不是了?”

“不对!”我突然嚷起来,“苏希不是三点半死的吗?我都有不在场证明啊?”

我这样一提醒,老邢和小B 都来了精神,他们对赵警官抗议说:“你个警察怎么当的,在这儿胡搅个什么劲啊?”

可是一旁法医说:“可是苏希不一定是三点半死的。你们仔细看这个香水瓶子,从裂纹的走向上来看,它不是挤裂的,是冻裂的。大夏天的,哪来这么低的温度。这只能说明尸体经过冷藏,延缓了腐败。如果这样算起来的话,至少再加三个小时。”

B回头看了眼,放样品存货的冰柜,扳着指头算了半天,说:“不可能吧?那就是早晨7点半死的。我们刚刚打完牌。”

而我却看着老邢说:“有什么不可能呢?苏希就是在那个时候失踪的啊。而且那个时候,和苏希独处过的,只有老邢你呀!”

4

老邢怒了,他望着我一脸的愤愤不平。他大概觉得,我既然与他有了私情,就该和他站在一边。可是,都到这份儿上了,谁还管得了谁?再者说,面对一个占着我便宜,又不想给我名份的男人。我有机会泼脏水,为什么不泼。要知道文员的第一本领,就是组织材料,串成文章。于是我迅速地把手头现有的条件排列了一下,为老邢编出一条可信度极高的故事。

我清了清嗓子,对老邢说:“我想起来,打完牌。我在门口透口气,小B在上厕所,苏希在桌子边数钱,你一定是在这个时候害了他,把他的尸体藏进了冰柜。一方面你让我们误以为苏希不想请吃饭,偷偷跑了。另一方面尸体在冰柜里,延缓了腐败时间,让你可以找个不在场证明。而你在我们分开之后,又回到公司布置现场。你一定是偷了我的指甲油,弄出碎屑撒在扳手上吧。其实仔细想想,有这么笨的杀人犯吗?把凶器丢在窗口,或者是把血衣藏在自己的储物柜里。除非是有人蓄意陷害我和小B!”

老邢却气急败坏地跳着脚说:“你这个死女人,竟敢胡说害我。我为什么要杀他,我有什么理由要杀他?”

“你当然有!”我尖叫着说“苏希跟我说过,你逼着他签造假合同,贪污几百万。现在总公司要下来人查了,你怕苏希泄露你的秘密,所以杀他灭口,让他做你的替罪羊!”

OMG!这一段说完,连我自己都要相信了。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老邢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说话要讲证据!”

那一刻,我突然呆住了,因为我真的想到了一个证据,身体都在轻轻地发抖。如果那个证据就在老邢身上,那就说明我刚才说的胡话,全部是真的。我死死地盯着老邢的脸说:“钱,你个老财迷。苏希的口袋里,跟本没有我们昨天晚上输给他的钱,你说钱去哪儿了?”

老邢的脸一下变了颜色。而我指着他手里的皮包说:“是你杀人之后,随手把钱拿走了!可惜呀,你一定没时间,一张一张把我们的指纹擦光吧!”

赵警官的同事听了我的怂恿,一拥而上,抢下了老邢手里的皮包。而他摔倒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叫着:“是他自己给我的,你们不能凭这个就说是我杀了人!”

老邢的皮包里,有两盒中华烟、一只Zippo火机,一付白手套,几件文件和3200块的现金。这一次,赵警官说话了,他又拿起那张暧昧的红桃A说:“这个姓苏的,经常赢你们的钱吧?”

B对这事特别敏感,他说:“你怎么知道?”

赵警官轻轻摇着红桃A说:“因为这幅牌是特制的,是出千用的牌。背面可以做隐形记号。”他小心地捡起老邢的白手套说:“如果你放这张牌的时候,是赤手的,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你也玩过这幅牌,有指纹也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如果你自作聪明,带着手套摸着了这张牌,那你可就要糟了。因为它会粘连下手套上的细小丝织物,只要让我们鉴证科的同事回去比对一下,就会真相大白。现在,请你和我们回去一趟吧。”

老邢一愣,突然大叫起来:“冤枉啊,我是被冤枉的,那个手套不是我的!”

赵警察却摇着头,说了一句相当官方的标准用语,“省省力气吧,你还是留到法庭上,和法官说去吧。”

5

三个月后,我被总公司提拔成经理,做了老邢的位置。老邢不停的上诉,却始终为持原判。因为鉴证科真的在那张红桃A上,找到了和他白手套质地一模一样的丝织物,成了不容置疑的铁证。

而就在这个夏天快要过去的一个傍晚,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那是苏希委托“熊猫慢递”,寄来的限时专送。

我又看见他熟悉而干净的笔迹。他说:“小美,请充许我用这句无比庸俗的话来开头。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这一劫,躲不过去了。我签了几百万的假文件,到头来还是死。所以,我不能放过老邢,让他坐享其成。其实,我早已经计划好了。小B每次打完牌,都会憋一肚子垃圾上厕所。而你总会到门口晒太阳。插一句题外话,你站在阳光下的样子,真的很美。平时,我会远远地欣赏,但这一次我会用这个时间,把赢来的钱送给老邢。你知道的,那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一向是来者不拒。我就可以借机把摸过红桃A的手套放在他包里。之后,我再推他去和你闲聊,把自己藏进冰柜,等你们走后,再完成我后面的计划。

当然,我不会在冰柜里直到香水瓶子冻裂了才出来,我只是把它裹在衣服里冰裂掉。我必须先做些白痴的证据来冤枉你和小B。我想,你还是足够聪明,让自己脱困吧。这样警察才会相信,你和小B与这个案子没关系。

而计划的最后一段,其实是最难的,因为我要用扳手,挤碎我自己的喉咙。你放心,这样做,不会令我马上死去,我还可以用最后的力气,把凶器抛出窗外,为自己盖上那张红桃A

对了,你一定还想问我为什么不穿衣服吧?理由很简单,因为只有这样,我才看起来更像是场有计划的谋杀案,而不是一个走投无路的自杀者。

小美,其实我的死,有一半也是为了你。没有了老邢,你终于可以自由了。知道吗?我从没怪过你为了些不知所谓的利益和他混在一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也出卖了我自己。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你站在阳光下的样子,真的很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