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鬼鬼娃娃
鬼鬼娃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345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挠瞳瞳脚心1

(2008-08-13 13:34:24)
标签:

杂谈

 那天我去参加汇的生日会!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名字叫瞳瞳!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兰的家住下,那天兰出去了!瞳瞳又在睡觉,家里就剩我和两个女生,一个是汇一个是瞳瞳,于是我想玩玩那个漂亮的女孩——瞳瞳。

  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孩!长长带自然卷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白嫩的肌肤,美妙的身材!神的恩赐啊!我们看了看她的脚丫

 

 我决定要把瞳瞳的脚心搔个过瘾,于是事先准备了一些东西:几条皮带,4条毛巾,还有几条绳子,“汇,

 我就找话道:“汇你知道她很怕痒么?”
“看他那样子,肯定怕痒怕的要死呢,特别是脚心,超级怕痒的。”
“那我们搔她脚心,看她能笑成什么样,好不好。”
“不好啦,她那么怕痒,一搔她就会拼命挣扎,把屋子都弄乱了。”
“不如……..”我假装思索下。
“不如什么?”汇不解的问。
“我们把她四肢固定住不就可以了?”
 “好啊好啊!”

我们小心的走过去我走到瞳瞳头的那边,汇在姐姐脚的那边,我抓起瞳瞳的双手。用小毛巾缠在手腕上,是为了防止皮带勒伤瞳瞳的手腕,然后小心的用皮带把瞳瞳的手从床头栏杆上的2个洞分别穿过,然后用皮带束紧。汇抓住瞳瞳左脚。缠上毛巾。用绳捆在床脚的左端的柱子上,右脚绑在另一边。

瞳瞳穿着一双白色袜子,脚底凹陷,所以袜子没贴到脚心,看起来非常诱人,汇想上前去搔瞳瞳的脚心,我小声说:“先别着急,我们去准备点刑具,看谁想的办法好。”“嘻嘻,好的。”
一切准备就绪,瞳瞳还在呼呼睡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我用小手指轻轻点了点瞳瞳的脚心,瞳瞳敏感的脚心立即感到痒痒,想移动但是被绳子捆住没有成功,瞳瞳在梦中似乎也有点感觉,“哼”了一声,又要睡过去,我用手指在她脚心上来回搔动了2下,这比刚才更痒,瞳瞳条件反射的甩动脚丫,被绳子硬生生止住,瞳瞳这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渐渐清醒过来,又试图挪动自己的脚。但是脚腕被绳子紧紧的绑住,丝毫不能动,瞳瞳一下子惊醒了,叫了一声:“啊!”她发现自己仰卧的床上,手脚都被捆住,十分惊慌,看见我跟汇站在他的脚边,就问:“狼,怎么回事,快帮我解开绳子。”嘿嘿。。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弃呢?瞳瞳的你的脚心有得受了,这时候汇过去关上门又走过来,瞳瞳开始觉得不安了:“你们。。。你们干什么??”
“没什么,瞳瞳。我们想做个实验而已~”
“什么实验,为什么我被绑着?”
“就是这个。。。。。。。。”
我说着伸出右手4指在瞳瞳的袜底轻轻搔动,瞳瞳怎能受得了搔脚丫的折磨?一只穿着白袜的脚丫不停的扭动,喊到“你干什么。。。不可以。哈哈。。。别。。别搔。。别搔我脚啊。”这时候汇帮腔到:“我们就是要拿你的脚心做实验,方法就是搔你的脚心。”
汇说着我手上的动作还没停,袜底一下一下摩擦瞳瞳娇嫩的脚底,带来无法抵抗的奇痒,本来就怕痒的瞳瞳这时候已经无力抵抗了,只有不停的笑:“别别。。。快停。。。。。你们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汇问到“现在下午2点,一直到下午5点兰和他的父母都不会回来的,这3个小时你的脚心都是我们的实验品,你就别想逃跑啦。”
 “可是。。。。哈哈~~别。。。我怕痒啊~”瞳瞳顾不得这句话是不是理由都说了出来。
“就是你怕痒我们才要搔的呀。”汇好不可怜她的说“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不要。。我不行。。。我怕。。。啊。。。。别。。。。。不要碰脚心。。。啊啊啊啊!!!!!!”瞳瞳不禁尖叫起来,因为我的手指触摸到了她脚上最怕痒的地方---脚心了。我的手指在她的脚心上慢慢的画圈。瞳瞳的尽力扭动她的脚丫想躲过我的搔挠,但是汇的捆绑工夫很到家,瞳瞳的虽然可以扭动脚丫但是脚腕被牢牢固定住,脚心的移动范围小的可怜,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指的攻击。“不行了。。。。快快停。。。停下。。。哈哈。。。别。。别搔。。啊啊。。。。”瞳瞳用力拉动双手,但是皮腰带可不是盖的,任她怎么拉扯都毫无用处。“不要了。。。。。不要。。我的脚心怕。。。。哈哈。。。。怕痒的。。。。受不了了。。不要。”每当瞳瞳要求饶的时候我就加快速度在瞳瞳袜底画圈,姐姐立时痒得话都说不清。。。。大概过了2分钟汇说:“好啦。停下来啦。”我依言停下了手,这短短的搔痒已经充分证明瞳瞳的脚心防御力之薄弱了。
瞳瞳以为瘙痒已经结束了,说到:“还是汇好,狼你怎么可以搔我的脚心啊,我脚心特别怕痒。”
这时候汇说到:“瞳瞳你别误会,刚才不是瘙痒,只是给你热身下,接下来才到真正的搔痒时间呢。”之后转身对我说:“小狼,你说瞳瞳的脚是穿袜子怕痒呢还是光脚怕痒呀?“
“当然是穿袜子喽,你没见她刚才怕痒的样子么?”
“你错了,她光脚丫更怕痒,她的脚底滑滑的,可能轻轻一摸就痒的受不了呢。”
“我才不信呢,穿袜怕痒。”
“光脚痒!”
“穿袜痒!”
“不对,她光脚最怕痒。”
我说:“吵不过你,我们试试就知道了。”
“哼,试就试。左脚归你右脚是我的。”
“你们还要搔我的脚心?”瞳瞳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了,在这时候汇已经脱下瞳瞳的白袜,露出一只光滑、白嫩的小脚来。“啊,汇你更坏,怎么可以揭我的底啊。。。啊。。哈哈。。。。汇不。。不要。。。。。我怕啦。。。。你别。。。。我跟你。。跟你很好的。。。。。。。你怎么。。怎么可以出。。哈哈。。。别。。。嘻嘻。。哈哈哈哈。。不。。。。。不行了。。。怎么可以出卖我啊。。。。。啊。。。不要啊。。。。”汇毫不留情地用手指爬搔瞳瞳的右脚脚心。瞳瞳的脚扭动得更厉害了,看来真的是光脚更怕痒些,不过我刚才只是给瞳瞳热身,这次真的搔她的白袜脚,也不会输给汇的。我用右手握住姐姐的左脚脚趾向后拉,再加上她脚腕上的皮带,整只脚一点都动不了了,左手4指抵在瞳瞳的脚心上,稍微用力挠他的脚心,比刚才更强得多的刺激传到了瞳瞳的从脚心传到了瞳瞳的大脑。“不要。。。。。不可以。。。。。啊啊啊。。。别别。。。求你。快哈哈哈。。。。受。。受不了了。。。。快停。”瞳瞳发不顾一切的摇动身子,差点把床弄翻,还好床周围有柜子顶住,我的手也险些抓不抓她的脚趾,原来瞳瞳的脚心那么敏感,不过我还是毫不怜惜的紧紧握住他的脚趾,左手继续施以酷刑,在我的强烈攻击下,姐姐的左脚挣扎的明显比右脚强烈,汇见我的搔痒更见效,当然不肯认输,也学着我的样子把4指插进瞳瞳的脚趾缝里,另一只手用指甲在瞳瞳的脚底正中的位置来回刮,瞳瞳的脚心受到强烈的刺激用力弯曲脚趾想见轻痛苦,但是汇插进他脚趾缝里的手指阻止了她那么做,脚心完全暴露在汇手指下,这时候瞳瞳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一双可爱的小脚在我跟汇攻击下变成了致命的弱点,每一下搔动都几乎要使她疯狂,她现在的脑海里就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不可抵挡的痒意,她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哈哈哈。。。不不。。。。。哈哈。。。。。。。别。。。嘻嘻。。受不。。啊。。。别。。。。。不行。。。。。。。。啊啊啊啊啊。。。。。”一声声的娇笑和尖叫并没为她博得同情,召来的只是更强烈的攻击。
 这时候汇忽然停下来说:“怎么样小狼,瞳瞳还是光脚丫的时候怕痒吧?”
我停下来,说:“哼,你跟瞳瞳一起这么久早就知道了,你耍赖。”
“好啦,好啦,我们再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瞳瞳更舒服。”妹妹想了想说道:“啊。~我想起来就用这个。” 
“用什么?”
“马上你就知道了,等着瞧吧~”
“不要。。你们还想怎么样啊?”瞳瞳惊恐的叫到。
汇跑厕所,过一会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刷牙的水杯,里面放着2只牙刷,我马上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汇对我说:“你看着我怎么做的,先在她的脚心蘸上一点水,然后把牙刷在杯里泡软一点,就可以。。。。。”
“啊啊啊啊。。。。别。。。不行啊。。。哈哈哈。。。。啊啊。。。千万不。。。不可以啊。。。。。。”汇已经用牙刷在瞳瞳细嫩的脚心上仔细地刷了起来,瞳瞳犹如触电一样疯狂的扭动脚丫,但是一点都逃避不了汇的刷子攻击。非常强烈的刺激已经使她接近狂乱的边缘。
“你还楞着做什么啊,快像我这样,叫瞳瞳更舒服些。”汇催促到,说着把杯子递给我,一手抓紧瞳瞳乱动的脚趾,把瞳瞳的脚底拉直,另一只手的刷子便从她的脚趾直刷到脚跟,瞳瞳大声惨叫了起来。
我脱下瞳瞳可爱的白袜,也学着汇的样子,把牙刷泡软,再在她脚心涂上水(这废了我好大劲,在汇的搔痒下瞳瞳的脚拼命的扭动,而被刷的那只脚被妹妹紧握着,所以就全都发泄在另一只脚上了。不过毕竟是被绑着,我还是把水涂了上去)。由于我的动作比起汇来是很小的了,所以瞳瞳几乎没感觉到我在做什么,脑子里就只感觉到一只脚上传来无法抵抗的剧烈痒感,我的刷子也无情的刷在了她的脚心上,2只脚的搔痒造成了1+1=3的效果,这时候的瞳瞳已经脑海中一片空白了。
“啊啊啊啊。。。。。。哈哈哈。。不。。嘻嘻。别。啊啊啊。。。。受。。受。。受。。受不了了。。。。哈哈。嘻嘻嘻嘻。。。。求你。。。。。。别别。。啊啊啊哈哈。。。别刷我脚心啊。。。。”瞳瞳笑的眼泪都留了出来了。
“丁零零零~”
“该死这么好的时刻谁打电话来了。”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去接电话,汇好象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我就先把门关上防止电话里的人听见瞳瞳的笑声。“喂,请问你找谁?”
“哦是你啊。我是兰啊,汇在不在你那里?”
“在啊,什么事?”
“你跟她说,叫他过来。陪我去玩。”
“哦,好的,。”
我回到瞳瞳屋里,姐姐这时候已经气都喘不上来了,我告诉汇电话的事,汇说“知道了”就走了。就剩下我和瞳瞳。
可是想在只有我一个男孩和她一个女孩了!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瞳瞳,是不是很舒服啊?”我笑着问她。
“我。。我的脚心最怕痒你,你们刚才。。。刚才弄得我半死,还。。。还好汇走了。”瞳瞳一边喘着气一边说。
“她走了不代表我不会搔你的脚心哦~”我用那种一听就知道不怀好意的语气说“汇走了,就剩我一个人独享你的脚心啦~”
“不。不要再搔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是么。不过我还是要搔的,而且…………”我说着解开她左脚的绳子,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搔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拉着她的脚趾把他的交提起然后坐在他的床边,把他的脚抓在手里,继续说:“不过……如果你老实跟我说一些事情,我就不搔你脚心了。”
“什。。什么事。”瞳瞳听到可以免于搔脚心马上问到,瞳瞳由于近30分钟的搔脚心折磨已经筋疲力尽了,再加上又是梦中惊醒,现在睡意更浓。我正好借这个机会问出她的小秘密来。
 “刚才汇拿牙刷来的时候你看起来并不是非常惊慌,看来牙刷不是你最怕的,你告诉你脚心最怕什么?”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脚心,虽然这并不是很痒,她的脚轻轻动了动,这样的搔痒已经足以使她无法入睡,又不会太过刺激让她清醒过来“快说呀,说出来就让你舒服些,不然的话………我就要这样了…………”我的手指稍微用力,弯成钩状,在她的脚心上用力抓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刺激使瞳瞳没有准备的时候,心门被突然被我打开,激动只下说出了心里最深的秘密:“水……水……”我的手用放慢了动作,轻轻地慢慢低抚摩她的脚心,给她带来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使她感到很舒服,接着又问“水?水怎么搔你的脚心?”“哼……恩……我好困……”“你又想我这样嘛?”我再次对她的脚心施压,不过她即将说出秘密,我就没有特别用力,只是比刚才稍微强烈一点,“啊不……别这样……恩……好轻点……”“快说吧,说完了就可以睡觉了。”我手上依然不停下动作,一下一下轻搔她的脚心,让他保持在朦胧状态。“淋……恩……淋浴……哼……好…好舒服。”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还是听详细点更好,于是问到:“说具体点。”“我……我上次洗澡的时候,想冲掉脚底的肥皂,就…恩………就用淋浴喷头对着脚心……呵呵……好痒……我痒得摔了一交……后……后来就再也不敢用……用淋浴……恩…………”瞳瞳渐渐睡着了。
 秘密已经探听到了,接下来就去准备一下了,淋浴在瞳瞳房间里肯定是不行的了,我解开瞳瞳手脚腕上的绳子和皮带,把瞳瞳扶到一张带靠背的椅子上做下,还是像原来那样先缠毛巾。再用皮带把瞳瞳的手固定在椅子扶手上,不过这次刺激会很强烈,所以我捆的很结实,然后我用力搬起椅子同瞳瞳(瞳瞳身材很好,所以不重),然后小心地放在浴室里,又拿来一张跟椅子差不多高的长凳,把凳子跟椅子接起来用绳子固定,最后把瞳瞳的2只脚腕用皮带缠在一起,在紧紧系在长凳末端,一切准备就绪,我去打开热水器,等了5分钟水温差不多到了30度,这个时候跟人的体温比较接近,效果应该最好,又搬来一个小板凳,使我坐上去瞳瞳的脚心正对我的胸口,一低头就可以看见瞳瞳可爱的脚心了。
被绳子束缚住当然不能安稳的睡觉了,这时候瞳瞳也差不多醒了,我走到瞳瞳对面,坐在板凳上看着她,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很惊奇的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
我说“你跟兰的关系那么好,连兰家的地方都不认识么?”
瞳瞳环顾四周,马上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同时心也凉了大半截,见我手上拿着淋浴喷头,旁边就是她的脚心,顿时全明白了,“你……你该不会是要用那个……”
“冲你的脚心,恭喜你答对了。”我替她说完剩下的话。
“不……你不可以,千万别……”
已经太迟了,我将淋浴喷头正对她的脚底心,左手去拧开关。
“我说不可以,你听到了么。不可以啊。”
我不理会她的哀求,慢慢打开开关。
一圈,2圈,几十道细细的水柱喷了出来,直射她的脚心,她的2只脚并排捆在一起。一个喷头足以以对她的2只脚的脚心做全面攻击,顿时犹如几十只手指一起抚摩他的脚心。
“别,不可以……啊哈哈哈哈……不要…”瞳瞳哀求道。
“嘿嘿,脚底按摩很舒服吧,我再开大点。”我把水量开大,并且调整为3条水柱的模式,把全面攻击改为重点攻击。
“不要啦……快……快关……关了水,”瞳瞳的2只脚丫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意识支配,由于2只脚被捆在一起所以只能上下摆动,但是水拄还是直冲她的脚心,“别……不行啦……求你……”
“怎么这样就受不啦,瞳瞳?我还要一边冲水一边刷你的脚丫呢。”
“别别……。”
“那你要在来兰家住一天”
“好……哈哈。。。你先……先关……哈哈……先关了水”
“好啊。”我说着走到了淋浴器旁边,瞳瞳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快……快关了……” (关水的地方在喷头,不在淋浴器上,瞳瞳已经被脚心传来的感觉弄得不知所措了,所以没发现)。但是我却没有关水,而是拿了一把牙刷,转过身来,又走近放她的脚丫的凳子,瞳瞳看见外手中的牙刷,已经是害怕至极,瞪大了眼睛看着它,同时身体努力往后靠,好象牙刷会吃了她似的,但这都是徒劳。我做了下来左手抓住他的右脚脚趾,让水拄正冲她的脚底,这时候的瞳瞳已经快到极限了,不住的求我:
“别……别这样……怎么都行…哈哈哈哈…千万别……别这样……不要…”
“跟我讲条件?”我把牙刷的刷毛靠在瞳瞳的脚心正中央,喷头的水已经润湿了刷毛。“那我们就好好讲一讲。”我开始用牙刷上下刷动她的脚心。
 喷水加牙刷的刺激已经使瞳瞳不堪忍受,拼命的想移动脚丫,有几次我都差点握不住她的脚趾,不过我还是用牙刷在她脚心上刷了10来个来回。
 这时候的瞳瞳已经没有说话的余地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我停了下来,把喷水关了,但是牙刷还是抵在瞳瞳的脚心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挠小娜脚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挠小娜脚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