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地父
地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231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语境《雪花回家》(之八)(9首)

(2018-10-12 15:17:21)
分类: 诗歌

老语境《雪花回家》(之八)(9首)


纪念诗人刘泽斌(9首)

 

一生挂在春天的树梢

 

 

要谈光芒,我没资格。

看惯成堆的苦难,我手无缚鸡之力。世间有许多黑洞,扑溯迷离、深不见底,

未进去过的人,不知什么叫阴暗绝境?

 

时光恩情如山,几人不以怨报德?憎恨天长地久的谎言!

转念总要自我悲悯。

情感至终不想表达,唯愿堆积,恩仇仿佛路边的一张破纸。 

 

光芒到底是什么?只要还活着,就没有答案;

光芒也许是一次涅磐、一顿美餐,或是一次性用具;

我将光芒仅作为一种简简单单的更递……

 

不需菩提,更不必留念。佛静坐莲花,萦回亿度。

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何论长短?

幼年青嫩。青年直立。中年结籽。晚来只有学一束秋天的稻穗,低调沉甸。

 

弟,兄苟活半世,远不及你;痴长一双手,从未播种一粟一米!

好在我深爱自已,从不把那些雾中风景放进心里。

我们都属于长不大的孩童,一生挂在春天的树梢;不知不觉还掉几滴热泪。

谁比我们有意义?谁又比我们更有意义?

 

过几天,雪花就要来。 

我已与她约好,无论阴晴,都要去看你……

201111

 

《蒙泉之上》

 

这是最好的去处,蒙泉之上。

兄弟不在初冬;低下头,一凹古泉,离心灵的故乡不远。

 

明镜鉴白发,清冷流不进皱纹。停留越长,越觉自身肮脏卑微。

一片圣洁把我们包围,不想出去。绕过几丛菊花,就接近市声……

 

《茶吧》

 

从阳光进入第二层,有了一盏灯,就有了境界。

几片叶,说明人的身份。

语言。清香。情意。氤氲。聚首自然的茶林。

小妹也知茶滋味,幸福在杯中散开舞动;我们聊起青色的年月;

虚拟的夜,是一种想象;品着这杯茶,人会湿润……

 

《酒肆》

 

五谷,不叫世俗。你不能饮酒,托酒与我盟约。

我装得下一条大河,但容不了过厚的情意。

酒比水浓,水比酒纯;浓与纯交杯,一样的本色;

老友千盏醉百年,最重数那一瞥的眼神……

20111114于天门

 

异地心情

 

不忍读兄弟的断句,我一路往西。

这个城市,以前不过是几堆石头、几束方言;如今银行、铁路、大款、美女,纠结成群。

我打心窝瞧不起这地方,楼林丛中找不到半片古体瓦砾,许多窝竹、石碑,扭妮作秀;

再漂亮的姑娘口音如干山枣,缺少水份!

 

几座百米高的山包,几泓不清不浊的泉,津津乐道,意欲馈赠;

我很漠然,与它没有点滴感情。

 

就这样溜溜,把回廊当作故乡的田塍。

红绿街市,怎比汉水边的牛羊、蜻蜓?异地的明月、繁花,与孩子们的蜡笔画有何区分?

 

我想带你回家,不忍看你风吹白发的样子;

在外混一生,不如老家河坡上的一次打盹。

20111115

 

 

能切割是昨夜一梦。

我踏了万里泥泞,说是梦游,醒来才知你在疼痛。

 想你在枝上,我也在枝上;我们同根生,情意非花。

曾有约,秋天过了去看妹妹。

 

太美,不要感谢阳光,也不要感谢故土和爹娘;

只要感谢诗歌,还要感谢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如同眠是一生的幸运,流太多的泪又有何益?

风雨在飘,像那些不太着实的话。

记住吧,我们是兄弟!

2014824

 

 

噩耗

——好友刘泽斌昨日因病去逝

 

你留下一大堆分行的汉字,说它们是一群寄生城里的乡下老鼠;走之前,你托付给我,要我把它们带进圣殿。

这些老鼠,它们善美的光芒,是一个诗人的遗产,会有人来继承。

感谢这秋天的风,把你吹到了平原、送回了故乡;我带来了好酒,你怎么忘了我们的约定?

兄弟,真不够意思!

怎么能把我丢在地狱,你一人去了天堂?

20141031

 

送行

——泽斌兄弟走后的第三天

 

这一天必须要送你走,不然活着的人将会很不安宁。来给你送行的人,就像这晚秋的景色。

在把你推进火炉的一瞬间,才明白一个人所能结的果实 

离开了殡仪馆,让我继续流泪的,是赖着没走的一些叶子……
兄弟,你无奈这个世界的龌龊,没逮着命运。
那只可怜的狗,你逮着了吗? 

2014111

 

诗人泽斌“57”之说

 

芦花的手指,那天尤其苍茫,它指向尘世,也指向不可知的天边。

我们这些赶往墓地的人,深感刺骨的风比一生都冷。

脚下的这块土地,原是先祖的故居和菜地,现是墓园;它总是不知该承受些什么?

风烟之内,荒诞的历史正被改写,所剩的头颅气若游丝。

70多岁高龄的守墓人,怀抱一颗大白菜,他嚅动着卑贱的胡子,说只有把老妻埋在了墙外。

楼房、小汽车、金山、银山、大元宝……世间的高贵和活着的心愿一起俱焚,熊熊烈火像没有眼泪的哭泣。

泽斌兄弟是个诗人,他悄悄对我说:“天堂不需要诗歌和财富,那里清明平等本是生前的梦想”。是啊,所有人与世隔绝只是一个梦。人是时间的一粒,都是不速之客;有些时候,我们一定要牢记一个人死的意义,仿佛预言自已的生。

兄弟,我帮你已整理好舒坦的石头衣装,再给你戴上那副近视眼镜;

走吧,让我们同行……

20141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