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地父
地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6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的创造与毁灭之“律”(《红尘之字书》之70)

(2014-03-11 15:34:30)
分类: 随笔杂谈

“创造”与“毁灭”是两个定义动词,两个绝然相反的词,包含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人。能在废墟上建造高楼的人,一般被称为“建设者”;能将一座建筑和城市毁灭的人,人们说他是“侵略者”或“刽子手”。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他将摧残别人的幸福、折磨人家的肉体和意志作为乐趣;这样的人,就是人们常说的“魔鬼”。还有一种人,他能在一片垃圾上建造起一座花园,能用自已心灵的阳光驱散别人心灵的阴霾。这样的人不多,可称为“圣者”。

大自然与人类一样,在不同类型生物的创造与毁灭中艰难地向前进步。可喜的是时间与历史得出了一个真理:“正”永远大于“反”,“白”永远亮于“黑”,“创造”永远多于“毁灭”。创造美的人不在了,他创造的美还在;被毁灭的美不在了,被毁灭的美留在人们的心中。有意思的是“创造者”与“毁灭者”都在不断产生。且生生不息。

创造美需要花去一个人、一群人的一生,或一代人或几代人的智慧和精力,而毁灭却只在一瞬间。

世间的美,只要有人创造,就必然有人想破坏它、毁灭它。几乎每一件美的作品、尤其是举世闻名的建筑物、艺术品,都发生过破坏与保护的鏖战。贪婪者掠夺未果,就穷凶极恶地破坏。他们宁可被钉在耻辱柱上,也不让美存在。著名的圆明园所留下的几根残骸,叫千秋万代的儿女记住那个放火的强盗。电影《红樱桃》中的红毛鬼子非要将一只丑陋的秃鹫   纹入一个中国少女雪白的肌肤上,其用心就是挖空心思地凌辱、践踏美。还有不少人只要见到别人比他过得美,他就会像蟑螂、毒蛇一样地侵入人家的领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现象?一个出于妒忌,二是本性所致。

大自然中有一种生命是生来就创造奉献美的,如蜜蜂、蚕蛾、孔雀等,有的让自已孕育的新生命一诞生就死去。相反,造物主还造了一些专靠吸他人的血来生存的动物。如蚊子、臭虫、虱子,牛牤,蝙蝠水蛭蚂蟥等,奇怪的是这些不劳而获的吸血鬼,它们的寿命倒比它类长很多。前天在网上看到一个专题片,介绍的是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一个湖泊里至今还存活着一种古老的噬血鱼类,好多亿年了,它们仍然未改变形体与习性,尽管人类自古以来就从未放弃对它们的捕杀。这是个谜呀,科学家也没能解开。难怪人类也有“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的说法。即使如此,创造美的人与动物,总是得到保护与赞扬;而那些破坏、毁灭美的人与动物却受到消灭与唾弃。

美国有一部电影,以虚幻、夸张的手法描写鼠类猖獗,祸害人类,比人口多很多倍的耗子几乎可毁灭整个美州,达到灾难至极的程度,给了人很大启发与警醒。耗子不仅偷粮,它更是美的最大天敌,过去是人人厌之、骂之、灭之,在中国曾有“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谚语。可如今,“鼠类”到了招摇过市,明目张胆地变“偷”为“拿”、肆意遭踏美的程度。人们熟视无睹,眼睁睁地见它们把世间的“美”咬得残缺不堪,有的甚至窃为已有,为所欲为。

美无所不在,人类文化、精神领域的美比物质更神圣,也惨遭破坏。“耗子”无孔不入,它们咬烂了物质再来咬文化和精神,至今的人类文化精神,已到了破烂腐朽、濒临崩溃的险境,人们的是非漠然、麻木不仁,令人痛心疾首。

最痛心的还是那些美的创造者,他们无力抵抗强大的“鼠类”,更无赖人们的自保、消极。只能在一张圣洁的纸上罄竹而书,望远嗟叹!假设美国艺术家虚构的情景变为了现实,这个世界就成了“耗子”的天下,人类也将再无宁日!

 

2013126于学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