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地父
地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07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职称之“门”(《红尘之字书》之2)

(2014-02-27 17:22:37)
分类: 随笔杂谈

    中级职称本本放在抽屉里都发霉了,20多年来等着副高的评定,限于指标,按资排序,由老到小,如今,该评的都评了,够资格的唯独还有我一人未拿到那个烫金的证书。

    前些年,评审职称像农人采果、收割庄稼一样,成熟了就收获,自自然然。近几年,评审职称,像腊月的牛肉也灌起水来,腐质引来蝇群飞舞。人为的难度,逐年递增。难怪那些已与实惠同步的人常常念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有位已“过关”的同事事后发誓:“如有来生,绝不再评职称!”这话透着人生的凄凉,也透出一股社会的阴暗。

    “副高”,多么高贵的称谓、多么鲜亮的冠冕!有虚有实、有名有利,谁不想要?从冬到春、由夏至秋,我都在想。挑灯苦熬了一生,文化生涯了一生,也该名符其实。然而,我在一扇门前,犹豫不定,徘徊不前。是条件不够?不是。十年前,我在为高级人员代笔写有关论证书时,我就知道自已的斤两。为什么至今未解决?因为我的脊骨天生有“问题”;我问过我的脊骨,它毅然回答:“决不弯曲!”了解我的人,包括同事、朋友、家人,对此,异口同声:“明智点,放弃吧!”有次,领导对此特别关怀,但表忧郁:“您绝对过不了这一关,按您的性格”。我问“哪一关?”、“为什么?”领导笑道:“说穿流水,何刨根底?”

    是的,我清楚这黑暗的内幕和权益的真谛,如今,要想得到一丝荣誉,争得一丁点利益,就得出血,就得为五斗米去折腰,就得躬身钻进一扇森严的门。已从那个门里出来的人,既是勇者,也是懦夫。他们曾喟叹:“进去过的人真卑鄙,未进去的人、不愿进去的人,真高尚!”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觉悟。当然,也有人觉悟迥异,他们认为,弱肉强食,进去的是强者,否则,就是兔子和绵羊。

    职称是一种既得利益,宁可放弃的人,是傻子,可谓“绝无仅有”。那么,谁又是这个“绝无仅有”的人呢?

    为了探明那个门里的深度,有一天,我试着来到那扇“门”前。在一个办公室里,我谨慎入坐。这是第一关:“进门关”。办事员平时与我十分熟悉、友好,他称我为长辈,没少尊敬。可眼下,他默着一张“国字”脸,瞅也懒瞅老夫一眼,我咨询十句,他只免强用只言片语回应一句,好像我是个乞丐,乞讨于他的门下。这个小小公务员的反常态度让我震惊,并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自尊;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小小的“门官”就这么难缠,进了这个门,里面不知还有多少更冷更厚的门?!我暗暗作了个初步决定:不进去了。但在离开之前,我还是索取了有关职称评审的文件、表格,以示对他的善意和礼貌。

    事后,有个好朋友批评了我,他说:“你简直就是个‘社会痴’、‘关系盲’,哪有像你这样办事的?”我明白他的意思。是的,这世间哪有空手套白狼的好事?不过,朋友,你冤枉我了,我是真不懂这“门里之道”,我总以为这是他的份内之事,并未想过什么曲曲弯弯。再说,我这并非是套“白狼”呀,我是在拿回本来属于我自已的东西。朋友嗔道:“幼稚!”接着,朋友苦口婆心地给我讲了许多如何进得宫门的故事……

    自古以来,“衔”只是“品”字,而真正配得上这个“品”字的人却少得可怜;职称也只能算个标签,有这个标签的人,未必名符其实;没得到这个标签的人,也未必名不符实。荣誉有时也是一种谎言,资质有时是一滴露珠;一片璀璨的光环,不及一个踏实的脚印;一颗甜蜜的果子,没有一串鲜血透亮。

    “算了,此生决意不进此门”。这是我最后的决定。不就是个不会说话、没有情感的证书吗?不就是工资卡上增加的几个数字吗?付出折骨的代价,不值。健康地多活几年,清白地多玩几载,比什么都强;晚来的心灵如一片圣湖,清澈的湖水之上歇上几只无尘的小鸟,也是人生的一种层次与意境……

 

                                                       2013。3。27于学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