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地父
地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6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邂逅《天门文艺》

(2013-05-17 12:21:07)
分类: 随笔杂谈

昨天下午有个姑娘来学院办公室找我,她自我介绍是《天门文艺》编辑部的记者,任务是取稿。对于“娘家”的来客我尤感亲切,说实话,我不认识她,一般在天门从事编辑或爱好文学的年轻人,我应该熟悉。我问她:‘你们需要什么稿件?”“发表在哪个栏目?”这样简单的问题她答不上来,似乎不懂。我感到很诧异。她也很尴尬,连忙说:“我是做‘外围’的”。“外围”?什么意思?我似懂非懂。因为我的领导与她的领导有过沟通,稿件本是定好了的,我与这姑娘的对话就显得多余了。

办完事,我的领导问她:“你认识刘老师吗?”显然,我的领导是在抬举我这个老同志。姑娘很会说话,她说道:“他郎像是个文化名人”。其实她不认识我,这好听的话也显示了一个做“外围”工作的人的素质。我的领导向她介绍:“刘老师就是《天门文艺》的原主编”。姑娘对我领导的介绍没有什么感觉,告辞欲走,我叫住她:“请问,你们现在哪里办公?”她答道:“在群艺馆”。

看着姑娘的背影,转面拿起桌上的《天门文艺》,感到有些滑稽,这是我主编的最后一期《天门文艺》,竟成了别人的样刊。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新兵弹子不认识老兵,特别是已退伍的老兵,很正常,缺少一定的尊重,也十分自然。今年年初,我与原单位领导两个手机短信、一去一来,就算结束了一个文化老兵对一个营盘40多年的坚守,没有仪式、没有交接、连最起码的人情也没有。如说“人走茶凉”,至少还有一杯茶,而我一杯茶也没见到。

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天门文艺》续办的征稿启事,我感到非常高兴,无论谁办,事业后继有人总是好事。出于对杂志这个“老伙计”的关心,我通过了解得知,接手杂志的人,我并不陌生,他是《天门文艺》的老作者,我多年的老朋友。有点奇怪的是,我前些天在单位碰上他,他怎么连承办杂志的事只字未提,就算是来拉广告,也不至于不提这个事呀,不说要你按常规请我这个老主编当顾问,至少也可通个气,意思意思,也好今后好见面。他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这事儿不合常理。

现在我想清楚了,“无视前人”,正是当今的常理。群艺馆为现在的《天门文艺》编辑部安排专门的办公室,引起了我对一件往事的回顾:五年前的那个深秋,组织上通知我退居二线,并特别要求我继任《天门文艺》主编一职,于是,我向单位领导要求:能否将我的桌子留下,让我继续在办公室办公?竟遭到拒绝。五年来,我就在我那破旧不堪的蜗居工作,支撑着这本具有光荣传统的老杂志一路走来。我在编辑部干了20多年,主编17年,想拥有一间独立的房子作为编辑部,哪怕只有几平方米,几乎是个梦想,没想到这个可怜的梦想让我的后人实现了,对于这样的结局,我不忌妒、无怨无悔,并且高兴。当然,能否把一件事业发扬光大,有无有办公室是次要的,我想我们的后人是不会辜负众望的。

有一点令人欣慰的是,续办的《天门文艺》征稿启事上的刊物栏目,基本上按原刊未变。新上任的主编还算地道,并没像有些政客习惯性的一上任就推倒重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天门文艺》由原纯文学改成以发表人文类千字文为主,是去年的事,这是我在离开前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目的是在下来前为后来者引条路;如今的续办者能按原方向向前走,是对制定者的安慰。期望能一如既往,健康有序地发展,继续摒弃庸俗,保持高雅。

此刻,我想起去年11月份在“庆祝《天门文艺》创刊60周年暨《竟陵诗文精选》首发座谈会”上,老前辈范齐家先生说的一句话:“《天门文艺》60年是辉煌的,我们期待它80岁、100岁生日的到来!”

如果能有这么一天,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给这个百年老刊送份厚礼!

2013.5。14于学院

邂逅《天门文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