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甄一遥的蓝与橙
甄一遥的蓝与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0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宋人的优雅

(2017-10-20 11:20:37)
标签:

杂谈

优雅

北宋

苏轼

分类: 断章

宋人的优雅

桃 妖


五更,也就是现在的清晨五点,当沉寂了两个时辰的汴河在晨光中醒来,生活在汴河两岸泊船上的人们陆续起来生火造饭。东京城里,街市上路边摊、早点铺面以及带包间的高档茶楼,陆陆续续升起炊烟,一碗手擀面,一盏桂花莲子羹、一屉小笼包、顺滑细腻的藕粉……早市也渐渐热闹起来,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逛早市的人们摩肩接踵。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吃过早点的富家子弟们相约着去蹴鞠、品茶、斗诗,听曲……


这里是11世纪的京城东京,清晨,北宋朝的一天开始了。


 

宋人的优雅


 


从宋太祖赵匡胤时代开始,宋朝将从汉唐流传下来近千年的宵禁制度缩短至两个时辰,也就是现在的四个小时。那时的东京开封,早、晚市繁荣繁华,已经有了众多提供早点、午餐和晚宴的高中低档各个层次的餐厅,开始形成规范讲究的菜系、菜谱。当时的北宋,领土面积280万平方公里(不到现在中国的三分之一),占全球领土面积的百分之二,经济总量却占据全球的百分之五十!你可以想象当时北宋百姓的富裕程度。来自北宋的商贾、船队,从陆地到海洋,穿行于全球各地,产自东方汉地的瓷器、茶叶、丝织品以及礼仪随着贸易往来传达到西方、阿拉伯世界,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商人、学者来到中国。

 

宋人的优雅



这是一个高度开放与包容的时代,前后不足二百年的历史中无一个文人因言论而被诛杀,因此也创造了中国古代空前绝后的文化与科技,从皇帝到坊间,到处是填词高手、国画大师。即使是官妓,也能吟诗作画,侍人者不仅以“色”,更有“才”。自由的思想,必然开发出高度的创造力,宋朝也是中国古代科技最发达的时期,许多著名的科技发明都出自这个时代,火药、活字印刷、指南针,今人依旧享用着千年前先祖的智慧遗爱。

 

宋人的优雅



传说有段时间宋朝流行簪花,无论男人女人,宫廷坊间。皇帝早起先选一朵或数朵珠花,有真有假,簪在自己头上,再将其余的赏赐给前来议政的臣子和后宫嫔妃。现在想想那场景大概有点娘,可是那会和现代一样,男人的装饰总不及女人这般丰富。现代男人最奢侈的装饰大概是腕表,而古代讲究君子佩玉,其他大抵还有腰带、荷包上刺绣的精致。


正是由于这种思想的自由与经济的富足,北宋王朝,从皇帝到臣民,文人仕子们将诗词歌赋、茶酒书画过成最平淡无奇的日子,创造出属于宋人的生活节奏与品位,一种深入骨髓的“优雅”。茶,有道;诗,有节,上马击球,下马蹴鞠;堂上词赋,堂下斗茶。这种优雅不仅仅存在于贵族文人,而普遍流行于市井田间,是一种全民的优雅。

 

宋人的优雅


北宋著名的婉约派词人柳永曾做《望海潮》:

望海潮·东南形胜

柳永

东南形胜,三吴,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这是平民,普通百姓的劳动生活,老人孩子有歌有笑;“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这是仕大夫政府官员的生活娱乐,有酒有诗,赏烟霞美景,听鼓乐箫声。

宋人的优雅

搁着现在,你上农村看看,能找出一个在地头插完秧弹个小曲的,我墙都不服就服你!

 



所谓“优雅”,是一种心境,在俗世中看来,是没事找事的无中生有,是浪漫的矫情。宋人的优雅,词中可见,文中有迹。

雨中听琴,湖心观雪,苦中作乐,以苦为乐。这是宋人的优雅。


苏轼有《江城子》:

《江城子·凤凰山下雨初晴》

苏轼

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传说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早年大概做过官妓,是个弄筝高手,慕苏东坡大名,听说官人湖上泛舟,特地也乘一船,追着苏轼的足迹,为他弹奏一曲。之后并未留名,悄然离去。

苏轼的优雅自不必说,作为一个世家子弟,因政见与坦然,他多次被贬,宦海沉浮,却每到一地必为百姓谋福,从不以物质的贫瘠而抱怨生活,反而自创多种菜品,比如你今天依旧可以吃到的东坡肘子、东坡肉,更留词赋无数。


我想说的是弹筝的女子。我爱慕你,但我只远远地看着你,并不去打扰你的平静。这是一种尊重,一种懂得,更是仰视中的自我优雅。

  宋人的优雅



苏轼还有一首《定风波》:

《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苏轼

王定国歌儿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丽,善应对,家世住京师。定国南迁归,余问柔:"广南风土,应是不好?"柔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因为缀词云。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词中的女子,名宇文柔奴。宇文这个姓氏,属北方游牧民族,不知什么原因她从北方流落到中原,机缘巧合,成为王定国的小妾,想来大概曾经有过颠沛流离,食不果腹。而王定国,除了是苏轼的好友之外,其家世只在苏轼之上。其父为相,爷爷曾官拜兵部侍郎。他本人天生飘逸俊朗,“琢玉郎”,玉一般的男子,有肤白脂润,更有君子气度。


这首词的背景,王定国是受了苏轼当年著名的文字狱案“乌台诗案”牵连而被发配至今天的广西,岭南之地在当时就是蛮荒的代名词,气候潮湿阴冷,山一重水一重,又水土不服。回来后再相聚,苏轼应是带着歉疚在斟酒的间隙问候柔奴,说远走他乡,那边的生活清苦吧!柔奴却道:我的心安定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苏轼是个心大的,走到哪乐到哪,能吃能睡能填词,官多大不嫌大,多小也不嫌小。朋友王定国是无辜受了他的牵连才被流放,曾经锦衣玉食,高堂殿宇,苏轼觉得很对不住朋友。但是王定国也没把这经历当回事,带着小妾游山玩水一般就过来了,再见大家还是朋友。不仅王定国,柔奴一个女子,也并不觉得这是多大事,只要和她爱的人一起,哪里都是故乡!物质又算得了什么!

 

宋人的优雅



富亦乐,苦亦乐!可以归结为贵族精神。即使被俘为人质的宋徽宗赵佶,也还是不忘吟诗作赋:

《眼儿媚·玉京曾忆昔繁华》

赵佶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再艰难的处境,就算做了亡国奴,也阻挡不了我填词的心!

 


宋人的优雅


宋人的优雅,从贵族到平民,从朝堂到街巷,物质万般丰厚,都不及心灵的平和!


那一点点珍贵的“懂得”,富贵抑或浮沉,懂得发现,懂得欣赏,平淡生活中的美。

(图片来自网络)

 

                                            2017.10.19



感谢阅读

 

 

媒体转载请告知,注明出处欢迎个人转发



宋人的优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岁月有痕
后一篇:北宋开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岁月有痕
    后一篇 >北宋开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