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甄一遥的蓝与橙
甄一遥的蓝与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0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2016-02-19 14:57:29)
标签:

诗词

宋代

文化

周邦彦

分类: 断章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宋朝小公举周邦彦

甄一遥

少年游·并刀如水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周邦彦,北宋末年的著名词人,据说也是一个美男子,曾为太学学生,其本人不仅擅诗词,更通音律,是个专业从事音乐创作的才子,个人创造了很多词牌格律。其实他是一个著名集作曲、作词于一身的专业选手。而音律之外,他在诗词创作上的成就超越了一众前辈,是当时社会大众认同的花间派词“宗”级人物。

周的贡献除了创造了一些词牌格律外,还规范了词的创作。前人的词很多就在酒肆乐坊中信手拈来,格律上不甚严格,而周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整理、修正工作。

唐代时,是不可以随便把什么内容都做成诗的,比如花街柳巷那些事,只有严肃题材才有资格。而词的兴起恰恰弥补了诗的这一缺憾,宋代又是一个思想、言论自由度都很高的时代,自由的土壤培植了自由的创作,百家争鸣而共生共存,词才有了那样轰轰烈烈的发展,才有了今天如此庞大的词作留存。周所处时期,前有柳永、苏轼、秦观、贺铸等等名家,词的成就已经非常卓然。周的作品,我所能想到的评价是“精巧”,精致、巧妙,其实并非突破了什么,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艺术水准更上层楼。历史评价基本上花间词上,他是真正的塔尖,往上再无超越之人。

精巧以后再论,这次只讲这首《少年游》,这词背后的故事值得一说。

北宋京城汴京(今开封)名妓李师师,达官贵人争相结交之。周当时已经在京师小有名气,颜值高,作品佳,懂风情,所以也颇得师师青睐,两人过从甚密。直到徽宗皇帝也慕名而来,并深为师师所动。从此徽宗常常光顾,师师的旧识们便深感不便,总不好和皇上争风吃醋吧!还要不要命啊!以周邦彦为首的一众情人们都憋着一口气,皇帝后宫佳丽三千,还上妓馆来抢女人!

时间长了想来师师感觉也是不那么惬意的,皇上为什么不直接收了她入宫呢?作为师师本人,倒是未必愿意进宫,就算她有足够的情商周旋于东宫西宫,也未必愿意投入那么多精力在宫斗上。更何况宫门深似海,自由首先是没了,伺候一个不可能天天见到的皇上,比在青楼里被众多才子、富豪们追捧,岂不是寂寞得多?!

于是皇上一旦说准了不来,师师便抓紧机会与旧情人私会。这一次不知道是周邦彦主动登门,还是师师邀约。不巧的是两人在房中正密会,徽宗拿着个橙子来了!躲已经来不及,周邦彦只得匿于床下。

屋中兽头薰笼里香气袅袅,锦账里刚刚暖过,切橙子的刀光亮如水,吴地的盐洁白胜雪,剥橙子的手纤细如葱,两人对面坐着把玩调音吹奏一管笙……空气中升腾着暧昧,气氛刚刚好。师师低声问:已经三更,你到哪里去住呢?外面已经没有什么行人,霜重路滑,马儿很易跌跤,不如就不走了吧!

整首词都没有什么过于香艳的用词,语句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情感流露,只是平和地叙述所闻、所见。但是正是这生动的画面,传达出屋子里香艳的情欲,两人的缠绵与不舍。

本来徽宗已经说了不能来,却突然造访,可见是着实舍不得,才只顺手拿了个橙子来匆匆见上一面。这橙子,中原开封是不产的,新进的贡品从江南而来,算是个新鲜玩意,拿给师师尝尝鲜。这是徽宗方面的体贴心思,有宠爱,有情趣。

而屋子里的香薰、锦帐,虽已准备就绪,包括空气中暧昧情欲的气息,但貌似未必是为徽宗而备。而师师的这自问自答,表面上是对徽宗的体贴,但细想想,床低下还躲着个男人,她是真心想留徽宗过夜吗?可见这个小女人的问与答都是试探。是留是走?表面又极尽体贴,貌似不舍。实则催促徽宗早些离开,但却绕着弯地来讲。所有小女人的狡诘,都从这自问自答中表露无遗。

周邦彦的词,没有香艳,却全是香艳;没有情绪,却充满情绪。这便是高明之处。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师师这样的名妓,样貌之外,智商、才华、情商方面绝对也是高手,综合素质彰显出气质,怕也是不凡。传说张先、秦观都为她写过词。而敢直言师师与徽宗的关系,敢写的人就不多了。周邦彦算其一,其二是一个叫贾奕的武员外郎。

南乡子

贾奕

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浑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

贾奕这首词不仅写了,还极尽讽刺。这俩人都属于为女人不要命的主儿。武员外郎在宋朝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副职武官,传到徽宗耳朵里之后被贬官。李师师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主动把这首词唱给徽宗听。以师师的智商和情商,按说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要么是故意刺激徽宗让他妒忌,要么是本身就认为不是什么大事,唱来反而甚是有情趣。但是周邦彦没得着什么好果子吃,被贬出京。相较于有胆量写这首词,徽宗大概更气词的内容,因为如此声情并茂的描写,太明显就是当时三人同在一间屋内!

然而这个周邦彦真是折腾起来无极限,他在因这首《少年游》被贬出京之前,又不长记性地做了一首《兰陵王·柳》。

兰陵王·柳

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来岁去,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相较于前一首《少年游·并刀如水》,这首的表达就直接哀怨得多。离京前的愁肠别绪,正是寒食节气,初春的隋堤上柳丝初碧,灯火照着离别的宴席,和津度的行船。无边春色照在斜阳日暮里,京华最美的时节刚刚到来,这船却走得这般快,不顾及离人的肝肠寸断。那送别的人转眼已在天的北边,想起曾经携手听笛的月夜,仿佛在梦里,让人忍不住黯然垂泪。

以周邦彦对李师师的了解,他未必不会想到师师还是会把这首词唱给宋徽宗听。以师师的性格,没什么不可能。反正周已经被贬出京,唱出他的心声又有什么不可?想来师师心中也或多或少有不满的,一不做二不休罢了!

周邦彦这首《兰陵王》,除了表达离情别绪之外,还有一层撒娇的意味,对师师撒娇,对徽宗撒娇,凭借才华,以弱示弱。他是不能直接表达,如果可以他会直接对宋徽宗说:

你看,我就要离开京城了,我是多么的不舍!

舍不得京城的繁华锦秀,舍不得师师。

我不过是写了一首词,你就把我贬出京城,你至于吗?

作为一国之君,你太小心眼了!你这是仗势欺人!你好意思吗?!

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艺青年,你让我去那么偏远的苦寒之地,你怎么忍心?!

求求你,看在我才华的份上,让我回来吧!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由此,我认为,在我所知道的宋代词人中,周邦彦是最具有当代小公举气质的男人!

有才华、有颜值,解风情,最重要的一点,会撒娇!不仅对女人撒娇,甚至对情敌撒娇,以弱势的姿态,既无忏悔之意,却还是要以才华博取同情。

无论是贾奕还是周邦彦,他们敢这样做的前提,首先是宋朝本身是一个法度宽容的朝代。早在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时期即钦定文以靖国的治国理念,右文抑武,重用文人,武将要听文官的决策,且言官无论谏何言都无死刑。所以宋代的文人地位空前之高,文化也空前繁盛。这才使得才子们有胆量公开议论皇帝的闺房密事,就知道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再其次,李师师是一个妓女,以宋代的法律,妓女不属于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即使皇帝也没有权力独占。所以在李师师面前,即使徽宗贵为天子,在资格上也是与大家平等的。

 

说一说宋徽宗这个人。徽宗赵佶,北宋的最后一位君主。作为皇帝,他在历史上得到的评价几乎可以归为全负分差评。他在位期间,生活奢靡,重用奸臣,武侠小说里出现过的“靖康之变”就发生在他执政期间,此年金人将赵佶与他的儿子及北宋皇室、大臣数千人劫掠软禁。岳飞在他的《满江红》中有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的句子。而徽宗自己,也因他在政治上的昏庸无能而成为阶下囚长达九年,最终郁郁而亡。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赵佶在诗词绘画上的成就堪称非凡。尤其作为人质被羁押期间,他有很多描述亡国之恨的诗词留世,如:

眼儿媚·玉京曾忆旧繁华

赵佶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这一点与南唐后主李煜相类,两人的共同点是:都是才子,亡国之君、人质。而赵佶的绘画作品也在后世广为流传,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其《芙蓉锦鸡图》,赵佶还自创了一种书法“瘦金体”。

总之,赵佶如果不是一位皇帝,宋朝的历史可能会被改写,而他个人,也会有一个成就卓著的艺术人生,不至背负千古骂名。然而命运就是这般弄人,历史长河中大概也时不时需要这样的昏君,要不然怎么能彰显出圣君的贤德!

 

再说周邦彦,事实证明,最终他也确实凭借自己的才华,得到了徽宗的原谅。不仅是原谅,徽宗甚至还给了他一个大晟府提举官做。大晟府是执掌音律的政府部门,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广电总局下属分支机构。“提举”这个官职在唐、宋、元、明、清各朝都有,宋代的有一些人就是闲职,给个官不管事,政府给发俸禄,相当于现在的艺术家协会会员。周邦彦的提举应该就是这一类,实际上就是宋徽宗给他一份薪水,让他不为生计所苦。从此,周邦彦就一直做着由政府出资养着的音乐家,专心于音律创作,也算是人尽其才。

 

事实上,有人研究过历史断代,发现李师师生卒年,比宋徽宗要大二十岁。也有史学家认为历史上原本就有两个“师师”,宋徽宗眷顾的是另一个师师。想来这些诗词背后的故事,大概多多少少都有杜撰的痕迹。

无论多少真实,多少虚构,周邦彦这个宋代的音乐才子,诗词大家,经历过千年的历史烟尘,作品不死,依旧光芒耀世,就是传奇!

 

 

 

                                       2015.11.25

 

 


媒体转载请告知,注明出处欢迎个人转发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