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甄一遥的蓝与橙
甄一遥的蓝与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531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6-01-29 09:47:39)
标签:

宋代

诗词

苏轼

女子

文化

分类: 断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

甄一遥

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苏轼

王定国歌儿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丽,善应对,家世住京师。定国南迁归,余问柔:"广南风土,应是不好?"柔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因为缀词云。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是令人感动到泪湿的词。彼时的女子,跟定一个爱的男人,天涯海角,千辛万苦,走到哪里都是吾乡!这短短八个字,轻描淡写,不仅是女子对男人的爱,也可见她对人生境遇的豁达态度,更胜男儿!

苏轼的词常常自介背景,让今人读起来更好理解。王定国,名王巩,字定国,北宋名相王旦之子,爷爷是后部侍郎王祜,可谓书香门第,名士之后。这样的官宦世子,在宋朝的社会环境下,可想而知其生活状态,妾怕是不止一个。王定国本人是很有才华的诗人与画家,与苏轼是好朋友,想来是共同的兴趣爱好让两人交往深厚。

这首诗中讲的王定国“南迁”,是因其受苏轼“乌台诗案”的连座之罪而被贬到宾州,即今天的广西宾阳,也是此案受牵连处罚最重、流放地最远的人。而“乌台诗案”今天看来,其实更是一个政治事件,因苏轼反对王安石变法,而其在当时的社会影响力属于诗坛领袖式的人物,他常常在诗中流露对新政的不满,给政治对手造成的压力很大,所以才有对手找来他的几首诗词说他不尊上,因此被贬。而王定国因为跟他关系好,俩人老是一起游山玩水,吟诗作赋而被认定是最忠诚与亲密的战友。广西这个地方,在今天看来,是个山青水秀风光无限的绝佳养生地,但在当时,山长水阔,聚居着没有被中原文化教化过的少数民族,所谓边远“蛮夷之地”。

所以想来苏轼的心里必然是含着极深内疚的。所以他才问王定国的小妾宇文柔奴在边远的蛮夷之地是不是很不适应,生活是不是很清苦。柔奴却道:“我的心安定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苏轼本是问候之语,以为她会牢骚一下,却不想柔奴之淡定从容,胜却男儿!苏轼于是心生敬意,做得此词。在他眼里,这个几年未见的女子,虽然吹了岭南的风,侵染了蛮地的瘴气,却似乎比走之前更加清丽,笑中带着彼地岭上的梅香。而王定国想来年轻时也是一个俊朗飘逸,风流倜傥的气质男儿,才有“琢玉郎”这样的美喻,如玉雕琢出的男子,上天才会为他乞得柔奴这样“点酥”的美娇娘。点酥,酥是指凝冻的酥油,点酥即点抹凝酥。在这首词中“点酥”有两种解释,一指酥油一样如凝脂般玉润的肌肤;一指点酥是一种技能,代指心灵手巧。总之都是夸柔奴。想必王巩这样背景的男人,以他的品位,他的小妾不会差。明眸皓齿,歌声亦清亮如雪,可令炎热的火海瞬间清凉。又有这般的胸怀与气度,若是个男儿,也必然是个豁达洒脱的大丈夫!

宇文这个姓氏,在中国的百家姓中并非出自中原,而是始于北方的鲜卑,属少数民族。草原民族本来就是居无定所,以天为盖,以地为庐,随遇而安,因此这位小妾的血脉基因中可能原本就带着北方游牧民族的豁达、野性。加之原本歌妓出身,她其实并不会太过畏惧自然环境的恶劣,而作为人的尊严,尤其是侍奉的男人所能给予的尊重,可能是她更加看重的。

此心安处是吾乡

宋女子,社会地位相对高,足不出户是在明清之后。男人纳妾,妾们可以随男人出得街头巷尾,与男人的朋友一起游乐。但是她们却还是被作为商品一样,由男人随意买卖,以物易之,这些都是合法的。但是当时的女子在家族中和男子一样拥有财产继承权,婚后随嫁的财产也是作为女人的私有财产,她们可以离婚再嫁,婚前财产依旧归属自己。她们可以象男人一样出门工作,种桑养蚕,经营酒肆客栈。宋代诗人戴复古《罗敷词》说:

妾本秦氏女,今春嫁王郎。

夫家重蚕事,出采陌上桑。

低枝采易残,高枝手难扳。

踏踏竹梯登树杪,心思蚕多苦叶少。

举头桑枝挂鬓唇,转身桑枝勾破裙。

辛苦事蚕桑,实为良家人。

使君奚所为,见妾驻车轮。

使君口有言,罗敷耳无闻。

蚕饥蚕饥,采叶急归。

说的正是女子出门采桑遇到轻浮子弟的情景。家世比较好的女子,很多也会接受很好的教育,象宋代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朱淑真,都有很多佳作流传至今。贵族女子们与男人们谈诗论赋,对酒当歌也不为社会所耻。

此心安处是吾乡

而宋代之“妓”,这个行当,其实是官府出面在民间设的一个女性职业,虽然是娱乐男人的,也没有人身自由,但并不需要出卖肉体,所以地位跟今天的妓是完全不同的。妓从哪里来呢?有世袭,有良家女子被卖,有犯科抄没的罪犯妻女。很多名妓或出身官宦世家,或世袭家族,从小就被着意培养琴棋书画,所以实际上这个行当,在当时云集了很多知名的才女,不仅貌美出众,且才华、智商、情商都不输男子,相当程度上是一个交际花、文艺女青年汇聚的群体。

当一个知名的“妓”也不那么容易,貌美、才华都要有,想要成名,也跟现在的歌手一样需要有好的作品。好的作品从哪来呢?那些长年流连于青楼的才子就是她们幕后的推手。所以当时坊间才有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之句,这著名的柳七,就是“凡有水井出,皆成歌柳词”的大才子柳永。谁拥有了柳永专属的一首词,谁就能成为京城的名妓。“词”这种文学形态,在它存在的时代就是歌词,而古时的歌词,跟今人的歌词相比,随便拿一首,都显见今人的没文化,令人谦卑!

那会的男人,出没妓馆是一种社会时尚,为妓赎身,豢养小妾,也都是极其平常且体现男人品位、社会地位的事情。宋代很多名仕的妾都是歌妓出身,而很多著名的词牌,尤其是花间婉约派的作品,都是在青楼或是家中宴乐时,借着酒力即兴而成,然后就由在座的歌姬唱来。所谓出口成词,这是怎样的才华!也许这一首词唱出去,就成就了一个名妓。名妓能够得到更多男人的青睐,也就有了更多从良的机会。正是因为不卖身这一条,也才有了宋徽宗与周邦彦争宠李师师的野史典故。贵为天子,想得到一个妓女,也不是靠权利与金钱就能得到的,需要与才子们公平竞争。这也正是宋朝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为繁盛的封建王朝,它的社会清明与民主精神的体现。皇上,也不能以势欺人。

在科技不甚发达的古代,全球各国都是以农业为治国之本,所谓靠天吃饭,交通运输除了陆路就是水路,河渠水利设施主宰着当时的城市脉络,各朝各代都有开凿运河的历史。宋朝也不例外,北宋的兴衰,都呈现在那条生命之河——汴河之上。除了普通百姓的市井,汴河上熙熙攘攘的漕运,那河岸边阁楼上的翠帘锦帐,淹没在乐坊青楼中的歌姬与士宦大夫们,朝朝宴饮,夜夜笙歌,正是北宋王朝太平盛世下的的另一番繁华景象。

今天网络有一句流行语:不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最后都成了小仨儿!而现在的二奶、小仨儿,其实也就是隐性的小妾,即使这些女人们不肯承认,这种身份也为社会主流价值观所不容,但实质就是如此。这样看来,这文化现象也是古而有之的!

 

 

                                               2015.11.11




 

 

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