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甄一遥的蓝与橙
甄一遥的蓝与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0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娶个姐姐回家(连载十九:致达庆典)

(2015-07-31 10:23:38)
标签:

情感

娶个姐姐回家

夏至

江楚薇

分类: 断章

娶个姐姐回家

甄一遥

第二部分 心动

  有多少爱情是从一见钟情开始?是一见钟情更靠谱,还是日久生情更稳固?有多少人能够在初次见面时就明白,那个人就是他(她)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娶个姐姐回家(连载十九:致达庆典)

十八、性情江楚薇

夏至找到办公室,看到江楚薇一个人坐在桌子旁,拿着一瓶红酒一杯接一杯自己喝呢。夏至走过去,叫她:“江小姐,梁总来了,你不过去打个招呼?”

江楚薇抬起眼睛看着夏至,夏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与她对视,他发现她的眼睛其实很大,黑色的眸子覆盖了差不多整个眼睛,头上的发髻已经有些散乱。她注视着他,问:“我能不去吗?”

夏至只觉得江楚薇眼神迷离,他问:“你喝多了?”

“不怪我,你们这什么破酒,在超市也就四十块钱一瓶,象你们这样买的多估计二、三十就能下来,上头太快了。”

“过来,你跟我到楼上去。”夏至看看外面,没人注意他们,他搀扶起江楚薇上楼,江楚薇的腿脚已经发飘,一边挣扎着问:“为什么要上楼?”

“你都醉成这样了,让你们公司的人看见多不好啊!”

“哦?啊!”江楚薇还在争辩,“我没喝醉!是你们的酒不好。”

“对,对,对,我的酒不好,那您倒是少喝点呀。”

夏至把江楚薇扶到楼上的床边,江楚薇死也不肯上床,夏至无奈:“你在这不会有人发现,一会散了我送你回家。”

“那,那你再拿一瓶给我,反正你也觉得我喝醉了,再多喝一瓶也无所谓!”

夏至气笑了:“行!你真行!”

江楚薇带着醉意,仰起她的脸看着夏至:“你给不给我拿?不拿我自己去!”

“得,得,得,我去!姑奶奶,行吧?!”

江楚薇笑着躺倒在床上,夏至下去到餐台又要了一瓶酒,趁人不注意跑回到楼上,关掉离窗子较远的一排灯,江楚薇听到声音从床上坐起来,手上握着酒杯,让夏至给她倒上一杯,一仰脖子干掉,人跟着晃了一下,夏至赶紧伸手去扶。江楚薇自己在上身快要着地时控制住身体,停在半空傻笑着仰起脸看夏至:“嘿嘿,没摔!”

夏至叹息一声:“姐姐,您都立不直了,真别喝了!”

江楚薇上来抓夏至手中的酒瓶,夏至躲闪,手机响了。阿忆着急地问他:“我说爷!您在哪呢?这么多客人您也不知道招呼招呼,跑哪去了?”

“洗手间呢,走肾,马上来!”夏至顾不得江楚薇,把酒递给她,“你悠着点,我一会过来看你。”

夏至跑到院子里继续招呼来宾,远远地看到韩腾宇一身正装比他和阿忆穿得还正式,笔挺地站在角落里端着一杯水。夏至过去跟小韩子聊了一会,心里却惦记着楼上的江楚薇。

一会抽了个空子,梁晓岑问阿忆:“这酒的品质太差了,我已经听见不止一个人抱怨不怎么样了。我爸不是给你钱了吗?怎么还用这么次的酒招待客人,这也太丢人了,人家会觉得咱们没实力的。”

阿忆脸上有些尴尬:“这,这也不是我买的。”

“那谁买的?”夏至逼问。

阿忆看着二人:“哎要不就你们去办这事,你们谁都不管,我弄一费力不讨好!我又不怎么喝这玩意,酸不拉叽的,我喝着都一个味,有什么好不好的,就这么个意思!”

夏至和梁晓岑对视一下撇撇嘴。

阿忆还追着二人解释:“第一,这酒真不是我买的;第二公司现在刚成立,还没挣钱能省就省点呗!第三,这公司实力是要看作品的,又不在一瓶酒!”

二人都没理他,转身各自走开。

一会梁晓岑找到夏烨,她正被几个小伙子围在中间兴致勃勃地聊着,梁晓岑问她可看到江楚薇了,两个人拨开人群去找人,无果。夏烨跑来问夏至,夏至也说不知道。梁晓岑将信将疑地看着夏至的脸。夏至镇定地建议:“给她拨个电话不就行了。”

梁晓岑拨手机,无人接听。

夏至也四处张望:“是不是回家了?”

“不会吧!回家也应该打个招呼啊!”梁晓岑还是没有发现江楚薇的人影。

“这么多人,人家看你们都忙着没准不想打扰就先走了呗。”夏至极力打消梁晓岑的注意。

大概八点多,梁文坤准备离开,梁晓岑与夏烨告别后随父亲走了,来宾们也陆续散去,只剩下夏至兄妹与阿忆,夏至悄悄地让韩腾宇多留一会。夏至借口说阿忆辛苦了,让他先走,自己焦躁地盯着烤肉餐厅的人收拾东西,夏烨已经有些困倦,坐在办公室里和男朋友谭剑煲电话粥。

餐厅的人终于走了,夏至委托韩腾宇送夏烨回家,夏烨很是不解地揉着困倦的睡眼上了韩腾宇的车。这边夏至好不容易背起江楚薇下楼,把她放到副驾上,回去又把办公室的门锁上。江楚薇醉得沉,虽然上上下下折腾了好一会依然没醒。

车子驶上三环路时,夏至没想到的是韩腾宇的车子居然还在路口等红灯!夏烨隐约看到车上的江楚薇,惊诧地打过电话来,夏至无奈,只得承认要送江楚薇回家,千叮咛万嘱咐她不要对任何人讲。

夏烨却惶惑地应着:“哦,知道了。”

绿灯亮了,夏至想挂断电话,夏烨却没有挂断的意思,“那刚才晓岑姐问薇薇姐哪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她是薇薇姐老板的女儿,回头她要是告诉她爸,对你薇薇姐影响多不好啊!”

“哦,你怎么知道她在楼上?”

“我发现她时她已经喝高了,我就把她弄楼上去了。”

“哦!可你知道她家住哪吗?”

“唉!不知道,我争取把她叫醒,实在不行我就找个酒店给她开间房。”

“你自己行吗?”

“那怎么办?没事,这事我见得多了。”

夏烨问:“要不要我帮你啊?”

夏至笑道:“你是担心我占她便宜吗?”

夏烨大笑。

“你哥我是那人吗?我泡妞还用使这龌龊的招子?上赶着的有的是!你怎么不怕我被她占了便宜呢?!”

夏烨大叫:“讨厌,她都醉成这样了!你还乱说。”

韩腾宇将车子开到夏烨住的小区附近,放慢车速比划着问夏烨在哪停车。

远远的路边铁门外,谭剑已经等在那里。夏烨跳下车谢了韩腾宇,小鸟一样奔向谭剑。

从慢速启动的车子后视镜中看着夏烨拉起谭剑的手,韩腾宇怅然若失。

这边夏至开了一段路,看旁边的江楚薇,她侧身窝在副驾上,几缕头发从发髻中散落下来,路灯从窗子照在她的脸上,她睡得甜美而安静,脸上的酒色尚未褪尽,这会夏至发现她似乎哭过,泪痕尚在。夏至把车停在一处比较亮的路边试图叫醒她,江楚薇皱皱眉哼一声,推来推去都快给推下座位了还是没有醒。

夏至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办呢?弄回家?显然不合适,可也不好在车里待一夜吧!最终夏至决定折回公司去,不是有两张床吗?俩人一人一张对付一宿好了。夏至开上车子调头回走,刚转过斑马线又觉得不行,要是明天早上不能在上班前把她弄走让别人看见,那岂不是白藏了她大半宿?夏至咬咬牙,还是找个酒店开间房吧。

娶个姐姐回家(连载十九:致达庆典)

走了三家酒店,终于订到一间极小的客房,夏至困惑怎么现在的酒店生意这样好?!当夏至把江楚薇拖进客房时,江楚薇终于醒了,嚷着要上厕所,夏至把她扶进洗手间,还好,她还知道让夏至出去,自己关上门。夏至在外面不禁笑了:“哎,你酒醒了?”

江楚薇没应,一会夏至又听到呕吐的声音,江楚薇一边吐一边断断续续地抱怨:“什么破酒?真上头!晕死我了。”一会又要水。

夏至在外面问:“要水啊?我给你倒。”又问,“我能进去吗?”

“进!”

夏至推开洗手间的门,江楚薇抱着马桶,披头散发,夏至用漱口杯接了水,撩起她的头发,江楚薇就着他的手吸杯子里的水,漱过之后又吐掉。一会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回头找牙刷,一边说要刷牙。夏至哭笑不得,劝她明天早上再刷,她说不行,有味。夏至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帮她挤了牙膏,江楚薇很认真地刷起牙来。看到镜中自己红肿的眼睛,凌乱的头发,江楚薇忽然哭起来,但她还是抽泣着坚持刷好牙漱了口,又洗把脸,扶着夏至走到床边摔倒在床上。

夏至进退两难,走也不是,不走出不是。站了一会,江楚薇一动不动,夏至探身看她,江楚薇扯下发髻上的皮筋,头发铺散在枕头上,她没有睁眼,问:“你怎么还不走?小孩。”

她如果不说小孩这两个字,夏至可能也就走了。夏至一侧身躺在她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你说谁小孩呢?”

江楚薇依旧没有睁眼,淡淡地笑了,黑暗中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下来,她就这样无声地流着泪,一会床上就湿了一小片。夏至慌了,轻轻地推着她:“喂,喂,你怎么了,没事吧?”

江楚薇依旧默默流着泪,夏至等了一会,江楚薇却越哭越凶,身体渐渐抖动起来。夏至叹息一声:“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就好了,要是你不愿意说,你就哭吧!”江楚薇依旧不理,夏至静静地看着她,慢慢把手放在她肩上轻轻地抚摸,安慰她:“好了,好了,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好起来的!谁都有走背字的时候。”

江楚薇竟然点了点头,夏至试探着问:“要我抱抱你吗?”

江楚薇没有回应,夏至试着将她抱在怀里,她没有拒绝,在他的怀抱里,江楚薇由无声的啜泣变成放声大哭。夏至的安抚根本无济于事,他只能一遍遍地说:“你,你差不多行了。这房子隔音不好,你整这么大声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情急之下夏至抬起她的下巴吻在江楚薇唇上。江楚薇很自然地张开嘴巴,这个吻很快演变成了深吻……

夏至也许是得到了鼓励,也许是有了酒精的助推,当他第二天醒来回想起这件事时,自己也糊涂了怎么两个人就那么自然地脱了衣服,又那么默契地配合了对方。他记得江楚薇的皮肤很好,身体算不上丰满,但也不是特别瘦,属于偷着长肉的那种,还有就是当他们做那事时,她的身体特别柔软,夏至能想到的词,就是“柔若无骨”。跟白天那个略带拘谨的江楚薇相比,床上的她判若两人,象个发情的小兽,也非常敏感,他记起她在他的股掌间又叫又咬他的样子,不禁笑了。夏至再回想起来这个夜晚,她的年龄成了迷。他记得江楚薇曾在事后问他:“是不是我活得很失败?你们是不都认为这份工作我做不久?”

夏至对这句话的由来一无所知,但他能够感受到江楚薇肯定有不好说出口的经历,那是她醉酒后痛哭的主要诱因,但是,那个诱因是什么呢?

夏至是被酒店的电话铃声叫醒的,前台服务员问他要不要续房,他才知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他的手机压在枕头下面,有七个未接来电。江楚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夏至只是在床上找到一根长头发,硬而直,很好的发质。夏至拿着这根头发在阳光下端详了一会,将它缠在手腕上,结了账去开车。当他开上车想起来把头发拿出来看时,它已影踪全无。

(未完待续)

 

 

2015.7.31

娶个姐姐回家(连载十九:致达庆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