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甄一遥的蓝与橙
甄一遥的蓝与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0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2015-07-30 14:40:03)
标签:

文化

西厢记

崔莺莺

张生

分类: 断章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原本是想读完四大元杂剧的,但我犯了个错误,最先看的《西厢》,再看别的就有点读不进去了。《西厢》最唯美,没有能超越。
不记得我有几本《西厢记》,但这是我最喜欢的版本。要是竖版的就更加完美了。
插图用的明清版画风格,但貌似并非出自同一画工之手。或者是画功,或者是雕功,或者是印刷效果,总之有些看似擅张飞者来画美人,总是少了婀娜之态,倒多了须眉之气。即使朱唇丹脸,颊上也总似生了胡须一般。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

――《西厢记》莺莺与张生

元曲我是前几年才开始关注的,一直不是特别喜欢,但是觉得既然都是古文,也应该看看。按说它是在唐诗与宋词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应该聚合前两者的优点,应该更有光彩,更具魅力与光辉。然而我却一直喜欢不起来,不习惯那些什么“者”、“呵”、“也”、“哩”之类的句尾语气词,我不知道我的概念是不是有误,这些尾词在杂剧里可见,正经的元曲小令里好象没见过。我搞不清楚元杂剧的起源是以哪个地方的方言为基础的,从这些语气词来看,一定不是北方语言。元代是北方游牧的蒙古民族执掌政权,不知道元杂剧的发展是否也受了蒙古族文化的影响。元曲里的小令种类比宋词要多得多,平仄也有严格的格式,包括韵律、对仗,太多了反而容易把人搞得混乱,但实际上读起来的抑扬顿挫和宋词一样的有韵律和节奏感,在这一点上并不输于宋词。可我说不上为什么就不大喜欢它,搜索记忆唯一能出口的恐怕只有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是元曲的经典了,也确实是古文的经典,寥寥几个字,描述的是一幅动人而意境深远的画面。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西厢记》里有许多词句看起来非常熟悉,很多直接借用前人的诗词佳句,稍作修改,也有用典,举几个例子。
“有情争似无情好,多情却被无情恼。”是从苏轼的词上来的。
“暮雨催寒蛩,晓风吹残月,今宵酒醒何处也?”借了柳永《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晚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而且是上下阙各取所需。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罗衣不奈五更寒,愁无限,寂寞泪阑干。”这“罗衣不奈五更寒”就源自李煜的“罗衾不耐五更寒”。

“【正宫·端正好】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更早的有北宋范仲淹“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当然《西厢记》里的这一段也是广为流传的名句了。
也有用典,比如“他人行别样的亲,俺根前取次看,更做道孟光接了梁鸿案。”“孟光接了梁鸿案”是“举案齐眉”的出处,红娘这句说莺莺的话即用典,又有隐喻。
“我为头儿看: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用的“倩女幽魂”和“貌似潘安”。
总之几乎没有一处感情从人物嘴里说出来是直接的,全用“绕”的,若不读唐诗宋词,不看古书,许多典故都无法理解,只能读懂汉字,一头雾水,那里面深层的隐喻与婉转根本领会不了。
有些句子如:“每日价情思睡昏昏”,“你是个银样鑞枪头”,“小子多愁多病身,怎当他倾国倾城貌”,“若共他多情的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句子在《红楼梦》里被黛玉和宝玉用过。
有些我特别喜欢的段落,“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损他淡淡春山。”
“【驻马听】不近喧哗,嫩绿池塘藏睡鸭;自然幽雅,淡黄杨柳带栖鸦。金莲蹴损牡丹芽,玉簪抓住荼蘼架。夜凉苔径滑,露珠儿湿透了凌波袜。”
读起来朗朗上口,用词美妙,非常之唯美,古诗词的意境不是现代文所能启及的。
但是,有个疑问,这里用的“天净沙”和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格律完全不同,为什么?我不知道。

 

跑题了。莺莺与张生,难得的是默契,两个人很轻巧地就能明了彼此的心意。中国人是不喜欢直来直去的,最擅长的就是隐喻,尤其是女孩子,大家闺秀也好,小家碧玉也罢,“矜持”是头一样要具备的品性。一矜持就只能装假,真喜欢也是要掖着藏着的,所以那会的人也挺难相处的,要是搁到现在,别人不知怎样,我是要先给累死的,猜来猜去,不仅费脑子,弄不好还要有误会,明明是想的,却得装作没那意思,对方要是理解不上去,那就彻底歇菜了。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莺莺对张生的态度应当能算得上是非常经典的中国古人“正话反说”。给哥哥的诗是敢直白的,但也是藏在隐喻里,哥哥真是知己,能一眼看到妹妹心里。莺莺说“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张生说这是莺莺约他夜会,让他跳墙到院子里等他。这傻哥哥也真听话,妹妹怎么说就怎么做,在那样的“月黑风高夜”(我老想接“天涯共此时”,哪跟哪啊!),这么个文弱书生,他当真就跳过墙去等到大半夜,以为这一见定是柔肠百转,共赴巫山云雨。嘴上叫的当然是“姐姐”,可不成想,见了面姐姐又矜持起来,义正严词,问“来此何干?”张生给整的很惨啊!以为自己会错了意,一腔子热血换来一张冷脸,又遭了风寒,这换了谁也都即使不伤心,也逃不脱个气愤,耍人玩呢?!哪能不生病呢!这病身体上还是次要,心里的才最要人命。
莺莺心里其实是欢喜着的,却受了家庭教育的束缚,只好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直到快把那男人折磨死,眼看着小命要搭里头了才肯真正直抒胸臆,投怀送抱。这也算大不易了,这事就算搁在现在,对于女人来说贞操也不是那么容易付出的。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什么令莺莺如此心动?除了救命之恩,张生的一张俊小生的俏脸,难得的怕是他对她的了解,那份投契。她的一字一句,他都明了,她的隐喻、暗示,心眼里那点微妙模糊又说不出口的小想法,人家都火眼金睛般一眼透视。甭说是古代,就是现在,一个女人也难遇到这么一个了解她的男人。难得的是,他知道她的心。
莺莺送张生瑶琴、玉簪、斑管、裹肚、袜子再加情诗一首,红娘眼里恐怕只有这信和袜子是有些用处的,可是情人眼里却是样样有说道。更何况张生这样绝顶聪明的男人,他恐怕是天底下最善于窥视女人心迹和猜谜的男人,估计那年赶考皇上的考题也出了谜语,正对了他的口味,要不哪那么容易就中了头名状元。莺莺递去什么,样样有些什么意图,人家张生一一解答,一样不错,个个精美。看来王实甫的爱情观也把两个人的心有灵犀作为男女之爱最高境界的尺度。这不仅仅是爱慕、门当户对、互相欣赏那么简单,这比一般的恋爱更高出一个境界,这是心灵相通,是默契。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这世间这样的爱情少之又少,能有几人,你一个举手投足,哪怕是一个眼神,他也明了你所思所想?即使是亲人,也少有。彼此能够有这样的了解,那是彼此走进了对方的心里,根基恐怕要是有共性的,对万物相同的认知,对世界无二的感受。就如这世上找不到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世上也难遇到两个彼此共鸣的心灵。在艺术的表达中你可能寻到理解你的心的人,一幅画,一首歌,一句话,可是,那都仅仅限于一个点。而心灵相通的爱人,他们即使一个眼神,一声叹息,也是彼此明了的。
莺莺与张生,虽历尽磨难,可是他们是幸运的,然而这种幸运,只存活于戏剧中。

                 

2007.11.10

古人的默契与婉转——读《西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