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曾出版小说《三十不嫁》 头条文章作者

让别人舒服

转载 2015-06-04 11:11:25

 甄一遥

教养这件事,其实是无形的,只有它在大众生活中缺失到一定程度时,你才能够发觉它存在的必要性。近期能够看到的关于教养的文章,多是从西方贵族精神切入,比如他们对国家的责任感,坚韧品质的培养,对于弱者的尊重,等等。最著名的故事是二战后英国国王爱德华到伦敦的贫民窟视察,他站在一个东倒西歪的房子门口,问里面一贫如洗的老太太:“请问我可以进来吗?”这个故事一直被作为贵族教养的典范而流传,是贵族精神的体现,对弱势者的尊重。一个人有教养的人,即使衣裳破烂,也一定保持整洁。这是常看到的说法。

我以为的教养,首先是不给别人增加负担,再进一步就是让别人舒服。

我有一个旧识N,我们曾经朝夕相处四年,之后大家各奔东西,大概有六、七年的时间失去联系,再相见时是在分别十年后的一次聚会上,这期间我们没有见过一次面。聚会之后我多留了几个小时,等待晚上的火车回到我现在生活的城市。和她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W留下来陪我,他告诉我她的境况。她因为某些原因,生活过得很不尽如人意,借用一句方言,就是日子过得“稀碎稀碎”的。我当时异常震惊,十年的时间,我们彼此的生活竟是如此的大相径庭。

回到我生活的城市之后,我的心情一直不好,我决定在我有限的经济能力之内资助她一下。但是这事如果直接跟她说,她恐怕不会要。于是我把钱打到W的卡上,由W代我转交。W转交之后还特意打来电话跟我交待已经转交到她手上。实际上W在我们四年的朝夕相处之后一直和N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而且经常在经济上资助N,在我们都不了解N的境况之前。W说他每次和N见面,N几乎都会哭。聚会之后的第二年,我好象又委托了W办这件事。W又打来电话告诉我送达的情况,N又哭了,W在转交我的钱时,他自己也给了N一些钱。实际上这些旧识们除了我,还有别人委托他办这事,每次W也都会自己拿些钱一并交给N。

我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我们办得都不太妥当。虽然在我们都不知情的时候W已经在尽己所能帮助N,但是我们每次的托付无疑把W被动地拖进了这件事里。我相信W并不在意给了多少钱,但是这对W是不公平的。而N,每次面对大家的资助,她的心理一定也是极其不舒服的。虽然我们在经济上帮助了她,但是在心理上,无疑每次都揭开了她的伤疤,这次撒点盐,下次可能又撒点胡椒粉。当她面对这些旧识时,她每次都在心理上再次被提醒自己所处的弱势地位,自己过成那样艰难的人生。这种帮助无疑在心理上给她造成了负担。

后来我换了一种方式,我打了一电话给N,要了她的帐户。她开始不肯给,我说你不给我,我就得找W,他还要跑一趟,更麻烦。她于是给了我帐号,我就从网上直接划账给她。她在电话里跟我说近况的时候,一直强调还好还好,又谢我。我听她叫我姐的时候我的心里非常酸楚,这个傻女人,怎么就会把日子过得那么稀碎稀碎呢?!这样的方式她既能拿到钱,又不必面对必须和旧识见面的尴尬。我希望这能让她多多少少在心理上舒服一些。

在我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专门给我打过电话或是发过短信表示感谢。但以我们共同生活的经历我知道,她不是那种不懂得感恩的人,她只是不愿提及,不愿意把自己的艰难暴露在人前。她也不愿意以弱者的身份出现在每个人的视线里。

我们朝夕相处的四年中,我有一段时间严重的低血糖,我妈妈得到一个偏方,连吃七个白糖蘸鹅蛋。我不记得我妈妈得到这个偏方是什么季节,但肯定不是鹅下蛋的时节。N家一直养鹅,我就跟她说想要她帮我找一下。N回家找她妈妈帮我凑齐了七个鹅蛋,这几个蛋还不完全是他们自己家的。N的家在农村,并不算富裕,平常生活很简朴,但是那七个鹅蛋没有要我一分钱。这件事不仅我自己记得,我那八十岁了的妈妈到今天也还记得。

汶川地震后,我曾经在一次慈善行动中资助过十个孩子,我在捐款单上写过希望得到被资助孩子的消息。后来大概一、两个月之后,有几个孩子的家长通过手机短信发来了感谢的话,我还陆续收到几张孩子们自己写的明信片。看到那样并不工整的字迹时,我很感动。

其实很多参与慈善行动的人和我一样,他们想得到被资助者的消息,很多人并不是为了一句“谢谢”,而是出于对慈善机构的不信任。之前看到过一个报道,一个人捐款资助一个学生的学费,跟慈善机构打听被资助者的境况,慈善机构答复说钱已经转达到学生手中。但是多年之后,这个资助人辗转找到了学生,却得知那孩子直到大学毕业也没有拿到一分钱。

也有很多做慈善的人,他们得不到被资助者的任何回应,感到非常寒心,认为被资助者不懂得感恩。但实际上很多被资助者,并不是没有感恩之心,尤其是中国的农民,他们很多人非常朴实,不擅言辞。不擅言辞,这绝对不是个别中国人的性格,而是中国人的普遍性格。所以很多时候,即使心怀感激,他们也羞于启齿。还有一种心态就是对于自己作为弱势群体的无奈,他们不愿意自己作为一个被资助者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他们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在他们眼中,自己的存在就是一种耻辱。

有时我在公共汽车上让座后得不到一句谢谢时,也会觉得对方没有礼貌。但实际上能够帮助别人,是件很幸福的事。这种幸福感缘于付出,而并不是付出后得到的回报。所以那句“谢谢”收不收得到,对于多数人都并不那么重要。

人生,种下什么样的豆,就会结什么样的果。只是你不知道那个果子什么时候能够结出来,而已。

现在N的人生有了很大改观,已经开启了全新的篇章,我们都为她高兴,也算长长舒了口气。这是我长到迄今为止,自认为做过的最让别人舒服的一件事。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让所有人都舒服。面对几类人时:奴颜婢膝者,实力不足却不自省者,不自强者,我都会不自觉地表现出轻视。我的修炼还不够吧!​

 

 

2015.6.2​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鐢勪竴閬ョ殑钃濅笌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53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