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骑马看海a
骑马看海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252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雪悠悠(散文)

(2018-12-14 16:17:41)
标签:

冬雪悠悠

子英庵口

红衣大哥

金戈铁马

崂顶巽门

分类: 如如善美

今年冬天第一场山雪,是126日下的。那天星期四,时间充裕的山友,一大早就奔着崂山去了,登山微信群里的雪景,一片片如同洁白的雪花,飞入群友的眼帘。古人描写雪景的诗句极多,李白诗云;“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杜甫诗云:“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柳宗元诗云:“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诗意虽浓,却有隔靴搔痒的感觉,不及今人借助些许现代登山装备,深入到雪山深处而畅快淋漓。

冬雪第一天见山友拍到那只黑白小花猫,蹲在上清宫和明霞洞之间石桥栏杆的洞孔间,黑头发黄眼睛,呆萌可爱,之前初冬邂逅,喵呜沙哑,近若人声,稚气未脱,想起崂山之巅的大雪,作诗《雪花小猫》,聊以寄情。第二天,是农历大雪节气日,山上依然下雪,市区也飘了零星雪花,清晨,看了微信朋友圈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的新闻,感到莫名的愤怒,以及深深的沉思。大雪的日子里,想到雪花的洁白和坚韧,想到历史的苍茫和人生的卑微,想到磨难和英雄,作诗《大雪——致英雄》,以此抒怀。

第三天是星期六,可以爬山了,目标崂顶一线,看雪。早晨8点半在大河东客服中心大厅集合,之前早到的朋友小丛微信咨询今天线路,又问走不走野路,我说遇到野路,能走就走,她说,那我跟你走。见到文友王际,简单说了几句,他下午要赶回来参加同学聚会,和几位山友先行。本队这次女的比男的多,我招呼一声美女合影,围上12人,拍完后上传微信群,山友赞称12金钗,后面几位没赶上。多等十几分钟,出发,我在队伍最后,追上来的山友毛松,让我等等她去洗手间,于是迟上一班旅游车。我到天地淳和下车时,大家几乎都在排队买票。12月份市民优惠月,景区索道来回80元降为20元,吸引了不少市民,本来不坐索道的驴友,经不住诱惑,纷纷加入索道队伍。

几个不坐索道的老驴早已走了,我到购票队伍里找到小丛,说遇到野路就走野路。原先说要走野路的几位没看到,估计进入索道站了。我领着小丛赶去铁丝网旁的小路,后面跟了一位素不相识的穿红色冲锋衣的大哥,他说知道有个缺口,我没有回答。上周我走过的那个缺口,被铁丝倒刺封住了,红衣大哥说他说的也是这里。沿途有几位女士,似乎也在寻觅,说看到两个山友从铁丝网的那边下来,估计绕了路。我仔细检查着封锁,巧了,有一处天然石洞,被树枝子和白雪包围着,很难发现,我试了试,轻松穿过。见后面几位陌生山友迟疑着,我俩迅速离开,过小河上山时,听到后面有喊声,估计是红衣大哥喊的。

林海雪原,山道逶迤,看到略隐略显的野径上,有几双脚印踏过,不会超过5个人。我给大部队发了信息,走野路到崂顶会合。不一会儿看到一男一女两位山友在雪地里休息,和他俩打了招呼,没有停下脚步。山越爬,雪越厚,落叶松树叶、橡子树叶、砂石、硬土,都被大雪覆盖了,上周还干涸的小河床,雪后有了溪流,时而叮咚时而潺潺。山间拍照时,红衣大哥追上来,问他想去哪里,他不置可否。山爬多了,见多不怪,不想说话的自然语讷声迟,性格开朗的自然也会一见如故。

哥俩好前的山坡较陡,山雪也厚,一步一滑,野径难觅,偶尔看到浅浅的脚印,似乎是昨天走过的,最多不超过3人。我时常等候小丛一会儿,和红衣大哥闲聊,得知他今年68岁了,不太像,一个人出来爬山,家住沧口,不怎么认识路。上午十点半多,到达四岔路口子英庵口,我问红衣老哥想去哪里,他依然不置可否。我说你跟我到崂顶吧,这样安全些。看他欲问又止,我向他介绍了四岔路口和附近一个三岔路口情况,红衣老哥慢慢掏出手机,让我给他拍照留念。

过子英庵口,林深雪沃,银装素裹,倾斜的树枝树干上,积雪如挂,宛如仙境。我走在最前面,前面没有脚印可觅,倒是有无名兽足、鸟爪的雪印,有一种兽足较大,不是猫科动物的那种。我和他俩说起,有一年去发财石爬雪山,看到过大人拳头一般大的猫科动物的爪印,每隔2米左右一对,似乎是奔跑时留下的。偶尔有岔路,雪路上有一排大兽的足印。开始时老哥多有好奇,有探路的欲望。我说这个路我走过10年了,不会错,这位美女,虽然不怎么说话,也认识10多年了。说毕,老哥的神色似乎平静很多。

从子英庵口到崂顶,平时40多分钟,下雪走了一个小时,速度是快的。有一处石头雪坡太滑,我先上去,将他俩一一拉上来,如果是大队伍人多,会花费很多时间。寻路探行前行不久,前面雪地上出现好像小孩子赤脚的足印,脚指头都印出来了,比成人的手掌略短,可能是猕猴,或者别的灵物吧。雪天雪地,踏雪留痕,钻过天目琼花树丛,攀上大石坡,走过乱石树林,到达景区石阶路,始见三三两两的驴友,往后山而去。踏雪至巽门,我对红衣老哥说,景区自由活动了,我们去灵旗峰,然后去索道驿站和大部队会合。与红衣老哥挥别时,接近中午十二点。

灵旗峰上,看山雪,看碧海,雪花在山野停留,带来令人晕眩的洁白,雪花飘落在大海,海水也有雪花的幻影。只是,留在山林的,触目皆是,融入大海的,难以寻觅。一路走来,山雪沃沃,洁白寂静,仿佛玉洁冰清的世界。冬雪飘飘的日子,感受微信时代的纠结,和平年代,也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普天之下,也非全部宁静的土地。

想起辛弃疾词句,“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小时候,雪花是童心的玩具,也不懂冬小麦的田野,也不懂瑞雪后的丰年。今天,行走于雪山丛林,山海皆在近旁,思虑大道朝天。洁白的雪花,洁白的梦境,英雄的时代,于洁白无瑕的思绪中得见真谛。苍茫,浩渺,梦幻,真想做一枚雪花逗留山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沧海茫茫,天地悠悠,但有英雄驰骋。

 2018.12.12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冬雪悠悠(散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