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骑马看海a
骑马看海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041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风山野白玉兰

(2016-03-16 22:23:32)
标签:

白云洞

玉兰花

仰口

山姜花

古银杏

分类: 如如善美

玉兰是常见的早春花树,朋友问我,市里的玉兰花开了,山上的呢。我答曰,山上的会晚些。山上的玉兰花以白云洞的为最,只是世事难料,两年多来,这树古老的玉兰花竟然难得一见。记得前年春天,去白云洞看花,众山友兴致勃勃,不成想在大水渠遭到拦截,戴“胳膊箍”的人三人一岗百米一哨,沿大水渠布防,禁止驴友和游客上山。古本《崂山志》有言,“崂不受山虞之禁,世相沿。”看来这个规矩要改了。前几年白云洞整修了山道,安置了垃圾桶,并在青龙阁前设摊售货,那是欢迎游人光临的。

    记得那年去白云洞是330,听说昨天还有很多人上山,看花的人摩肩接踵,电视里播放了盛况,虽有拦路的,登记后可以通过,仅隔一天,不知为何如此冷面。白云洞的玉兰花有几百年了,每年有成千的游人来看,也不见少去什么,如今防火变成防人,莫非真是人心不古吗。因看花心切,队伍里的强驴数次探路,找到一个间隙,领着众人冲过大水渠,瞬间钻进山林里。

前往白云洞的野路上,只有我们一支队伍,众人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似乎玉兰花就在眼前了。没想到,白云洞院墙外的路口,有三个人把守,领头的是一位身着深蓝制服的中年女子,身形矫健,口齿伶俐,无论怎么说,就是不让进,登记也不行。我回到木瓜树处,观察院墙上的竹丛,招呼身后的小伙子跟上,他是一位资深队友的同事,刚从南海科考回来,毕业不久的小博士,还没有网名。我攀上大石头,钻过小竹林,看到金枝玉叶的玉兰花。大约有十几位山友跟上了,直接钻到玉兰树下的石墙边。美啊,玉兰花,阳光下的玉兰花,春风里的玉兰花,朝思暮想的玉兰花,穿越时空的玉兰花,这真是古色古香的玉兰花吗。

好像一位女山友说的,“偷花”一刻值千金,心里那个美。大自然的美,玉兰花的美,爱花人的一片冰心玉壶,难以用语言形容,眉飞色舞,按捺不住,与春花同醉。众人从白云洞大院出来时,蓝衣女子掏出手机,狂拍每个看花的山友,说要发微博。当时想,人在江湖,也不容易,我压低了帽檐,快速从她的眼前飘过。以后白云洞一线的防范更严密,虽然那次“偷花”得逞,但一想前后之艰辛,雅兴顿减。

那年的公告说防火期到510日,一个春雨霏霏的早晨,524日,众山友经白云洞去小黄山农家宴,没想到,阴天下雨也有拦的。我们说已过了防火期,他们说又延期到61日。没办法,大家躲开“胳膊箍”,沿大水渠向雕龙嘴方向走去,不久,见无人防守,经不住诱惑右拐上山,过一块茶园,见两位采茶女子,友好问答,朝着二仙山方向行进。山,似乎越来越高,坡,似乎越来越陡,时而云雾,时而霏雨,神秘的春天,似乎又有无法猜测的心事。攀爬峭壁,穿越密林,沿途看到许多獾洞,还有牛粪堆大小的獾粪,有几处獾洞,两三个洞口相连,貌似“豪宅”,看来人迹罕至久矣。悬崖绝壁上不去,只能绕行迷走,我们前队迷路到了白云洞前的山道,这时天空飘下雨丝,联系后队,他们说返回了。风愈劲,雨愈疾,接近海天一览坡口,震惊,山林一片狼藉,是4月上旬火燹后的灾痕,满坡大松树的根部略上部分多被烧焦。

走进异常凄凉的白云洞大院,这时风声鹤唳的样子,见到一幕更加悲惨的景象,银杏树,一棵千年的古银杏树,断了,残留一根树枝,被铁管支撑着。白云洞有一雌一雄两棵千年古银杏树,现在,雄树折断了,留下约两米高的树桩,雌树枝叶凌乱,万般憔悴,似乎流了太多太多的眼泪,似乎嗓子也哭哑了,嚎风泣雨,天地同悲。这时,一位身着深蓝制服的小伙子,从青龙阁前的帆布帐篷处慢步走来,面露疑惑。我问银杏树的事,他说是上周刮大风时,突然断了。我想起上周六的狂风暴雨,17日深夜,千年古树遭此劫难。之后,去白云洞的激情越发少了,去年春天,连玉兰花也没来看,似乎是忘记了,似乎是躲避着。

四季轮回,花开花落或者花落花开,不知道谁是谁的开始。今年植树节恰逢周六,爬山经白云洞,回想前事,竟然一时语噎。二十多人,从仰口风景区进山,过太平宫、摩崖寿字石刻,寻野路翻越三将军山,少时迷路,中午抵达庙岭口,休息片刻,至白云洞。雌银杏树的铁栏杆已经换成木制栏杆,青龙石上小憩,俯看古玉兰树,花未开,树身似乎小去一些。听说,花开时看花的人越多,花就越发有灵气。雄银杏树的旁枝得以保护,根犹在,气息尚存。只是那玉兰花树,花苞却是朦胧的,不知何时才能盛开。离开青龙石,经古玉兰树身前,看到树腰上有几朵小小的玉兰花,这么早,玉兰吐蕊,若有清香。从三将军山下来的途中,遇到山坳里含苞的山姜花,嫩黄星点,报春语迟。这些小玉兰花,竟然开在山姜花之前,似有神助。细看,原来不是古玉兰树开的花,而是近旁的一棵小玉兰树。小小的玉兰树,胳膊粗细,挺立在古玉兰树身边,像个未经风雨的孩子,从春天的大门里偷跑出来,不经意间与看花人相遇为欢。

其实一树山花,看和不看都在那里,只是时光流逝,相遇之后,相比而言,留下淡淡的回忆以及莫名的山愁。山在那里,花在那里,几百年上千年的川流不息,不知何故,于今而止。古人云“天理人情”什么的,今人不悟,难以释怀。其实一树山花,不去看了也罢,即使是春天来了,即使是春天也不奢望了,白玉兰还是白玉兰,白云洞还是白云洞,光阴的故事,不仅从人们的指尖流逝,也从人们的思想中流逝。一树山花,也算身外之物吧,岁月沧桑,得失两忘,人在山野,忽又相逢,春山春水,春花春心,春风山野里的白玉兰,玉洁冰清,自然自在,在梦里,生长着。

 2016/03/12

春风山野白玉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