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骑马看海a
骑马看海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252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2015-11-20 17:01:51)
标签:

枫桥

红叶

跃龙峰

寿星石

崂山

分类: 如如善美

《枫桥红叶》

浅冬,枫叶红了时候,也在枫桥的斑斓中流连。此枫桥非唐诗《枫桥夜泊》的枫桥,那个枫桥在江南,这个枫桥在崂山。“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唐诗的枫桥或许原来的桥名,而是诗人看到桥边的江枫,就写作枫桥了。江枫指江边的红叶,据考证为乌桕树,深秋树叶变红,俗称江枫。鲁迅先生的小说《风波》提到乌桕,未曾白描乌桕是江南水边常的植物,中国土产,没有现代化工业之前,乌桕树种可以提炼油脂产品,是中国古老的资源性植物。崂山的乌桕叫白木乌桕,树皮是白色的,910月间次第红艳,比之黄栌红叶更为硕美。乌桕红叶凋落后,枫树红叶紧跟着走进人的视野。

爬山经巨峰景区,天地淳和前行数几百米,一无名石桥,桥后道旁种植了几种枫树(学名槭树),几年时间近乎成林,立冬前后,霜染娇红,枝桠间伸展,路途上匍匐,似乎空气中也有红枫的飞影。古代的枫树主要用来制糖,后来有了蔗糖、菜糖,枫树就慢慢变为欣赏之物了。神清宫有一棵千年五角枫树,似乎是神来之笔,北九水和天地淳和的枫树就年多了,好在随遇而安,英雄不问出处,风景也是如此

夏秋时节,听山里的老山民说,从小没听说崂山这么旱过,今年崂山的旱情也算百年不遇。好在,立冬前后,崂山下了连绵秋雨、冬雨。就说那个枫树林旁的无名小桥,桥下溪水奔流,潺潺滮滮,瀑流飞练,翠竹、青松间或点缀,玲珑红叶,似如潮涌,山涧溪音,曼妙起舞。唐诗中的离愁伫立江南,爬山的艳遇却无从形容,色不是空,空不是色,神思游之物外,慨然放心行走。不足之处,行道旁有白森森的铁丝网若干,大坏美意。想象中,如在树林间添置道家风格的八卦石墩,利于人与枫叶合影,岂不妙哉。浅冬的行走,得遇枫桥红叶之美,有所微意,有所微言,有所微思。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云雾奇峰》

赏过枫叶,过翠柏树林,走野路,直奔跃龙峰。所谓野路,是千百年来行人踏出的古道,仙客渔樵、百姓官吏、道士僧人、游击队员,雨季的时候,野路也是水路,因了这难得的冬雨,路低洼处,常有积水,水面上漂浮着金黄色的落叶松针叶,那是久旱的树叶和迟到的甘霖之间欣慰的拥抱。途中遇到不知名的小野果,红艳饱满,挂在稀疏叶片的枝头,品尝一二,酸酸甜甜,有青海高原黑刺树上小红果的味道。

雨后,山道泥泞,不少队员落后,我先赶到跃龙峰下,体力好的队员跟我去乱乱口绕一圈,分队员原地等候,部分队员就近上跃龙峰这时,冬日的阳光穿透密林,照射到三岔路口,熠熠生辉。乱乱口是个四岔路口,左拐去英庵口,右拐去烟袋锅,前行可到天茶顶前岔路口。多年前我与文友世界的边,跟随崂山大驴头乱乱第一次至此,那也是个初冬,雨雪霏霏,山风狂飚,暂时为此四岔路口记名为乱乱口,后来,乱乱大哥被军委测绘组聘为崂山测绘向导,得赠登山军鞋留念。

我在乱乱口旁的一处石崖上,和远处跃龙峰的队友遥相致意,深沟险壑,黄松褐岩,云雾漂流,仿佛是一本古代游记的画面。我到跃龙峰的次数也记不清了,这一次又和以往不同,风起云涌,草木飘摇,空气却是温暖的湿润的。跃龙峰旁的东南山坡可以远眺天茶顶诸峰,去年发现了石马、石驼象形石,骑到上面,摆个姿势,面朝高山幽谷,云雾扑朔而来,也有自得其乐的憨态。跃龙峰宛若精灵,线条简洁,惟妙惟肖,头朝崂顶,面色稚嫩,有一颗赤子的心怀。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寿星石河谷》

    寿星石河谷在巨峰南麓,河谷周围有很多的白木乌桕、野茉莉、垂丝卫矛等野生树木。平时的山涧只有涓涓细流,不少路段也是沿河道上行。去寿星石河谷午餐有两个意思,一是看看野溪的水势,一是带几位队员去寿星石。寿星石是俗称,雅称老君石,因为巨岩很像道家始祖老子的形象,估计全世界独此一处。寿星石的发现时间不长,崂山因蒲松龄《崂山道士》而添盛名,道家渊源,老君逍遥,野山里竟然出现一块擎天象形巨岩,奇哉

这个羊年,冬天的笑靥是湿润的,密林幽谷,以往涓涓之流,今成滔滔之水。寿星石河谷在山林间跌宕蜿蜒,几棵野树和几块野石头,将满溢的溪水拦开分流,自然形成一块午餐的营地。《三国演义》开场词中“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风春月。”乃是引用明朝杨慎《临江仙》的诗句。寿星石河谷的缩小版江渚或者溪渚,野石头相叠成趣,大的当餐桌,小的当座凳,冬木萧萧,冬水滮滮,俊男靓女,谈笑自若,美酒佳肴,把盏飞斝,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席间离开饭圈,领几位队员溯流而上,去看寿星石,约半小时返回溪渚午餐地。也许是水漫山林的意境,让人动摇日常的磁场,两位女队员恐高尤甚,一步能迈过去的的石缝,竟然几经犹豫,不惜攀援绕行。想起我第一次来寿星石的时候,蹦河谷也是有点晕眩的,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自有道理。冬天的午餐是快节奏的,不喝酒的队员先行下山,到天地淳和的枫桥赏玩红叶,我与几位酒仙队友多停留些时候,野山野水,野人野语,从容把盏,指点江山。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冬水滮滮山妖娆(上)

2015/11/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