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月诗画
李明月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6,065
  • 关注人气:6,7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李明月: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2018-12-07 10:50:58)
标签:

转载

若夫老师辛苦选编,明月鞠躬,深谢了……

本期诗人:李明月

[转载]李明月: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诗人介绍】李明月,写诗画画,素食参禅。2013年出版(中央编译出版社,修心养性类):《每个人都是一盏灯》 《每件事都是一扇窗》 《幸福的妙方》 《智慧的精囊》。曾出版《美丽心机》 《图说养生经典》等、曾在《诗刊》 《中国作家》 《花城》 《诗选刊》 《散文诗》 《诗潮》 《星星》 《诗歌月刊》 《散文》 《书屋》 《名作欣赏》 《人民日版》 《中国漫画》 《讽刺与幽默》 《南方周末》《青年文摘》三佰余家报刊发表作品和开设图文专栏。诗歌、散文、散文诗多次入选国内年选。


作品欣赏:

 

日常的永恒(长诗114节)

 

他没有经过我(1

 

依八角亭,品《诗思录》

一股小旋风,落上了

远人的“永恒”,一个中年男人

用两三秒,走出我和木亭,木亭

连着上山和下山,那人

被永恒镀了两秒,去放风筝了

再抬头时,一只风筝挂在树梢

人,不见了,他没有经过我

这唯一的路口,便暗度了陈仓

 

 

听见一匹马(2

 

天刚蒙蒙亮,听见一匹马

由远及近又渐远

多年没听到马蹄声了

亲切的……我曾画过一匹马

在楼顶吃草,都市养马

一个放不下的念

看到马的眼神,我就心疼

一匹马,从一世抽出三生

伐东方木,炼西方金

用一言九鼎,融南北——

水火既济中,放马四个回合

暂获了八方,我收到了

风中的好消息,新伤旧痕,忘了疼

昨天看书,一页纸

被翻动的寸劲,划破了手指

今天咽口水,居然把自己

呛着了,这个色身,一半的男人女人

在寻觅圆满中,一次次自伤

同时刺伤,这残缺的一半

被活着,生 煎慢炖,一匹马

用我的诗歌喂养,瘦了红尘

 

 

下午三点(3

 

每天下午三点,邻家的鸽群

在两山闪现,翅膀振动

塌陷的一角天空,被一朵云

填满了,花开花落

和平常一样,稍上我

这群信鸽,已经换了好多代了

以不变之变,把天空

重叠了一层又一层,那蓝

让我看到暗中,一些披毛戴角的

窥视了三生,我再作孽一分

就恶贯满盈了,它们

便乘虚夺舍,呜呼

我不敢造次了,只有深坐红尘

以静疗伤,用文火

把爱恨情仇,熬成一味君

光阴,被一只蜘蛛拉长

突然一声彻响,孵化满天

雪,好大,鸽子们疾飞回荡

我被“永恒” 缠绵着

肉身如雪燃梅,筋骨如山驰玉

 

 

看清的还是很少(4

 

这一瞬,被命运的骰子,

翻云覆雨的投掷,死去活来的

如时间菜板上的一条鱼儿

钻冰取火,盗出、炼就

鸽子们又一回旋,菜板上的鱼

一念通达,返照的一抹

是什么,生龙活虎

溅起了,时光深处的

千顷黄金,这贪生怕死的肉身——

这半神半兽的,祭奠品

这要牢牢握紧的,千钧一线

以及之下的,无底深渊

风劲,白幡猎猎,纸钱扬尘

渐远渐近的,魂兮魄兮

仿佛大海中,一团沙丁鱼群

一次次被鲨鱼大口,吞咽或冲散

它们,再快速聚合

徒劳与抵抗,看清的

比以前多了,但还是很少

更大的风,那些,乘着返青草木

回来了,裹着一身新的皮毛

他们它们,被永恒遣返?

但高处的星星,从来都在呼唤

一闪一闪的,母亲泪光

 

 

几分钟,也是一个时辰(5 

 

一阵爆竹,有人离世?

新人出生?有人过生日?

深夜,经常被惊醒

生和死,都用爆竹表白一番

东一阵西一阵的

笑声与哭声,似“永恒”回旋

一个比我年纪小的亲人

已离开了两个秋天,那种殇

从浓到淡,如茶

能回到最初的,一芽清明吗

在生死边界,模糊的背后

我习惯了,当地人的“一哈哈”

是几分钟,也是一个时辰

感知“永恒”,闪烁于额头眼角的

皱纹中,我不那么较真了

是什么,正通过我的中脉

旋转,抛下一条条透明

那被“永恒” 击碎的

一个个肉身,落花流水的

十地梵天,那菜板上

越发淡然的,翅膀振动

一阵紧一阵的鼓点

 

 

真是蹊跷了:(6

 

真是蹊跷了

我一个人,拥有了

一条河的两岸,逆着流水

那约好的,每次都来

我带来诗歌,与之交换

那些诗,经过了日熏月染

遇水化鱼,一尾尾游向岸边

在被一只白鹭叼起的,瞬间

我被带至半空,那个肉身

还在上游,行尸走肉般——

“咕咚……”落水翻天

水草扎根的声音,痒痒的

我喜欢这动静,如一朵桃花水母

看见了,暗中千面

也为对方,现通体透明

我发誓不再折腾

一树老梅,安哉闹市

对偶对仗,一朵朵押韵化神

山高水远了,我没有转身?

难道红尘出尘,苦难飞仙

还用我做什么呢——

弄一波,空穴来风

一瓣瓣,落英牧雪

葬我如冢,孵我如卵

 

 

一只白蝴蝶(7

 

一只白蝴蝶,昨晚梦到我

也起个大早,从我的座位窗口

飘然闯入,那蝶,软绵绵的

飞过几排人,见没人留意

折回向我,我把窗口开大

它迎着风,悠悠的,款款的

飞出车窗,一只蝶飞出铁皮,如我

被释放一般,你说坐化红尘

我刚习惯,一条泥鳅,往水底一钻

就把天搅浑了,一蝶忽临

为我演示透明玄关

那我,要惜时掠金了

一扇窗,会在不经意间

被溜出的时间,挂在风中

一颗颗星,争先恐后的

飞出小窗

 

 

上山经一坟(8

 

上山经一坟,是寨子的龚氏祖先

一只花猫,常卧墓草

我“喵”它,它就“喵” 

初来时些许不安,山上下山多了

一座比邻老坟,成了风景

每年清明,墓主的后人,在坟上立幡

放鞭炮烧纸钱,那猫见我

就跳下坟茔,呼噜着蹭我

我抚它,不再想墓主人了,时间

把遇到的,都当成了自己的

变化千般,一丛野棉花盛开在坟

一只美虫宿眠花心,被露水粘着

任我随拍,雨天常见

被踩死的蚯蚓,每次上山下山

就把爬到石阶的蚯蚓

放生到坟上,夜深听到时光

潺潺倒流,水在水中的揉弦声——

一阙明月,见与不见

都是一轮满盈,在东在西

都是老地方,那些似我非我

从高至低,一步一莲

用一口,气贯长虹

飞过六世浮生

 

 

打坐的稻草人(9

 

打坐,依山面山

一树老梅,隔水移动

白鹭高鸣,几次飞远飞近,哦?

新来的稻草人,鸟儿们

簌簌落下,白光忽闪

翅膀风拂面,背后有声

我压住呼吸,那近身的

一口口啄我,衣带上的纽扣

任它拉扯,我丝毫不动

几只八哥来凑趣,被突然的

蛙鸣如鼓,擂飞了

滴漏声声,伸左手

摸到了源头,展右臂

大海安在,揉弦——

红尘袅袅,万物潺潺兮

借天空之眼,看见了稻草人

五脏藏神,满满的

在我之中在我之外

 

 

钟情(10

 

一步步,深入其中

自觉锦绣在囊,那豢养物

以我为家?彼此……

一朵白云,以玉兔演天狗

密密实实的,遮我如盖

我写下颜如玉、黄金屋

暗笑,引出了一群

填空我分食我,素描一波

奢侈时光,大动静

一只七彩锦鸡,肆意横行

天空挤满了,一棵棵向我合围

纸上的字沙沙,倾巢出动

比我写的诗,多出许多—— 

一朵朵毛绒绒的种子,如雪花

忽南忽北的,冶炼一个

叫永恒的器物——

总也装不满的,一见钟情

 

 

一包水的石头(11

 

天地似笼,被一条河宠的

山高水远,我养玉

把黑养白,白得不见

黑的入土,玉:

经一劫火山,隐万壑冰雪

天地养我,种月为饼,我?

用结疤千年的

一味沉香,引三昧真火

炼心如狱,火逼金行——

我的欲壑凡尘,被一声

打回原形,形如玉,器之五德

神之无价,合一阕阴阳——

永恒,如影随形

日出在前,月出在后

一包水的石头,被挪动

成宇宙奇点——

任何可能,都会羽化

 

 

变脸(12)

 

夜深人静,我在楼顶种草

一匹黑马,长高了

我对它说:千万别出声

我把你的嘶鸣,酿在诗里

把你的奔跑,谱进星空

马儿似明白,渐渐安静了

黎明,撞来一声长长的

惊天动地,十几步远

是动物园疗养院,称为后园

一只花豹就要生了

每天清晨630

在舒伯特的小夜曲中

开始一天,这突然的驴叫

盖过了,轻音乐的轻

这会看清了,是个新邻居

黑毛、白眼圈白鼻梁

两只卷尾猴,在驴叫的间歇中

拉长两岸,一只鸡打鸣

俺也会“喔喔喔……”那鸡立马回应

隔夜的诗,一栋栋蜿蜒

野花的种子,被天边送来,打一个旋儿

我的体内,沁出了百花香——

永恒,一天天变脸

在我的不变中,一颗星

羽化了词语千枚

在我体内,不停地闪



有人坐化红尘(13

 

一扇残旧木门,在郊野

靠着一棵高大泡桐

我趁机,把一个期待

伪装成卵,偷偷放进

喜鹊孵化了十八天

三只雏鸟,信口雌黄了

最后的一枚卵,是一条飞龙

一匹煽动翅膀的马

千呼万唤,终于出了壳——

还是一只喜鹊,这?

啪嗒……高空坠物

砸了我,是半个空蛋壳

另一只大鸟回巢

雏鸟们的索食声,一串串

紫色花苞,被越来越大的叫声

擂开了——永恒正通过

我跟着永恒,被卡在门框

门中有人,打一字,嘘……

有人坐化红尘,一念千年

繁衍了郁郁深山

 

 

冰火两重天(14)

 

五个散步的老人,天还没亮

每天经过我的窗前

她们大声说话,常把我吵醒

五年过去,她们

经过我窗子的时间

变长了,秋天一阵鞭炮

剩下四个老人,我的一个亲人

比我小的,也在这个秋天飘落

这生老病死的肉身

一只黑头翁,把一只蝴蝶

空中捕获的瞬间,那蝶

没能喂饱那鸟,成了人、物的

活着都难,我也减少了计较

在一次次,断骨连筋的

放下中,看见两条鱼

相濡以沫,一条是我,另一条

也是,苦等的不是别人,要守好

那半神半兽,直到听出

悲苦的弦外音,永恒——

如一只黑鸟,掠过我的瞬间

把我拽进了,冰火两重天——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