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月诗画
李明月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1,276
  • 关注人气:6,7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2017-05-25 14:38:56)
标签:

纪实随笔:花魂

诗歌:垂钓者

摄影:构皮树花气场

诗意栖居

静心悟道

分类: 明月文图摄影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构树花溢出气息的瞬间


                  花  

 

南高原有一种常见的树:构树,在仲春时节,正值花期。起风了,一串串淡绿色的花,顺着流水,呼呼招展。

我依着栈道护栏,在一个高度,看眼前的这棵构树,约二十米高,对岸青山逶迤,一山突兀,山腰有洞,背景玄黑,把构树的花韵,精准的衬托出来。构树花是不起眼的,山野随处可见。正要前行,突然,看见构树花梢,出现一小团烟雾,又很快消失。我恍惚了:是真的看到了,或看走了眼?定定神,小雨停了,山谷渐清渐明,河水翻卷着天空的蓝。   

一团白色烟雾,形态优美,从出现到消失约两秒。

“花魂”:我的意识里,总是不自觉地萦绕着这两个字。我决定不往前走了,用积攒很久的耐心,盯着一串绿花,想看个究竟。

约半个多小时,花梢出现烟雾的情景,再现了!我似乎明白:是构皮树花释放的气息。在对面山幽深的背景下,我又在刚好的位置,就让我看见了!

看见了,一直存在的,成了发现……按捺不住内心的萌动。仿佛老天赐予我一份厚礼,在这个春天,我与构皮树花开的气息,融为一个瞬间。

这会的山谷,天清气朗,这棵开花的树,大部分呈现于阳光中,受光叶子亮闪闪的,有些刺眼,对岸的山林,愈加幽暗。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我要把构树花开的气息拍照下来……”方对得起当下的看见。

有一种挑战是隐形的,没有对手的。我拿的相机,非专业,普通的卡机,亦无三角架,只有50倍的光学变焦。

此刻,我靠山面山,一心一念,守着一段流水,守着一棵构树花的玄机,长时间的举着相机,一动不动的等待:比守鸟更需耐心,体力和站功……因我等待的,不是什么具象,而是一团烟一缕雾——一串花攒足的功夫,被自身开启的一个瞬间……瞬间之后,一串花便渐渐凋零,一颗颗小果会慢慢长大变红。

这是我拿相机行走以来,最累的一次活计了。我把相机作为一位伙伴,帮我记录和发现。我关注的,是那些被忽略的,蕴含诗意的事物。如一滴水落在水中的倒影,树上的青苔顶着露珠,被一抹晨光照亮边角,所闪现七彩。

当然,遇到什么我就拍摄什么,没有预期。发现了什么,就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在事物中翘首了多年,终有一天,被我内在一声磬,敲醒了。怦然心动的一刻,相互认领了“对方”。

终于等来一个瞬间,可是风太大,溢出的气场还没成形,眼看着几缕细细的乳白烟雾,消散了。再对着一串绿花久等。其实是在碰运气,因为我我无从知晓,这串花的气息有没有释放,但愿风小些,再小些……

也许是我的静心和耐力,终于等到了,一串花,再被自身开启的功夫,山谷无风,一团优美的气场形成……我拍下这个瞬间。

有种语言说不出的,我不想错过,看见的花开,更不想错过感知的暗中,因缘聚合的呈现。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一位中年男子,看我长时间的举着相机,对着一棵树,枝头无色无鸟,他花时间看我,是在揣摩吧。突然一语惊出:“天哪,这棵树在冒烟……”那人也看到了,用不同的语境弹出。他路过我时说,当时我灰头土脸的靠着树:“你还真有功夫,不容易啊……”

花了一上午,拍到了几朵有形状的气息。过了午时,这棵构树,再没有气息溢出了。一棵蕴满先机的构树,释放自身的时间,大约两个时辰。一棵花语盈盈的树,在合适的时间,合适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我理解了古诗词里的——解语花。我是幸运的,因我发现了,事物本来的一面——这是千金买不到的珍贵。

一个花开的瞬间,一团被自身能量,打开的气场。这一团团气息充满了,自性的清香。我想到了所有的花开,一叶嫩芽伸展的瞬间,都会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里,释放自己的内涵,与更多的形态相融合。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我想到一只蝉一只蝴蝶羽化的瞬间,一条鱼一只小虫破卵的瞬间,一只鸭一只鸟破壳的瞬间,一只猫一匹狼一个人,离开母体的瞬间,与一朵花开的瞬间,一片芽孢冒出的瞬间,都在释放他们(它们)的气场,浑然为一个生命的大能量场。每一个生物,每一种植物,都在供养对方……

我想到一种植物、每一个生灵死亡的瞬间,他们(它们)的魂魄,应该就像一串花的气息,袅袅的离开,融入到另一个存在中,随缘轮转。

美国麻省有位医学专家:邓肯.麦克道高(Dr. Duncan MacDougall),于19074月发表在“美国医学”杂志上的一项关于灵魂的研究,引起了不小的波动。为了验证灵魂是可以测量的物质,设计了一种安装在高灵敏度秤上的床。让濒死的志愿者躺在上面,然后精确测量出濒死者的体重,在死亡的瞬间,所发生的体重变化。死亡的瞬间丢失的部分,就是灵魂的重量了。试验得知,人的灵魂重量是:21克。

俄罗斯的科学家康斯坦丁克罗特科夫,他用一部生物电成像相机,在人死亡的瞬间,拍下了灵魂离开身体那一刻。

我的好友李燕(真实姓名),曾发生严重车祸,抢救了三天才苏醒过来,她说自己飘上天花板,看见了医生抢救自己的过程,看见了家人在哭,她大声喊,但别人听不见。后来就飘远了,或飞远了,可以从任何物体中穿过,不受三维物体的控制了。开始还有些怕,渐渐舒服了。她感觉的时间是飞了两三个小时,清醒后,已经过了三天。

我相信生命能量(灵魂)是守恒的。因而多了敬畏和小心。就像一串花的气息释放出来,很快消散了,但充盈到了大气之中。如我在这条河流走了五年,路过了多少棵构皮树,这个春天才看见,一串花释放的气息。其实,我的肉眼又能看见多少呢?

此刻,我闻到了山谷里的各种植物、花朵和各种小生灵的气息,交织渲染中,与四面八方遥相呼应。万物就像一个呼吸,一个个“我”的因子——他们与它们,行走的奔跑的入静的,里面袅袅掺和着“我”的魂魄,参与构树花开启的一个瞬间,以及所有的瞬间之后……

                                                                       2017519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俄科学家拍摄到人死亡时,灵魂脱离肉体瞬间。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人体死亡时,代表生命力的蓝色逐渐脱离身体。

 

垂钓者

 

少年紧握鱼竿

钩上有饵,他攒足劲儿

把抛物线甩远

到手的鱼,每次

都脱了钩,“唉”几声

胡须浓了,再甩

一中年,持杆端坐

水中无线亦无饵

有物较劲,弄弯了鱼竿

顺便把老者推近,老者

鹤发童颜,双手空握

以垂钓者的模样

千江之中的,是我吗?

他,以看见为不见

以云做饵,以无锻钩的

愿者—— 一个提竿

颠倒了,里面的诗

一滴滴,漏出红尘

垂钓者……以自身为饵

是什么?又来较劲了

一弯新月,从八千里外

狠狠的咬了钩

 2016228

 

《智慧的锦囊》明月绘图2013出版,中央编译出版社)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时,则我一定能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通过你,我爱整个世界,在你的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弗洛姆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关心动物是一个人真正有教养的标志;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越高,其道德关怀的范围就越宽广。                                                               ——达尔文


我拍到构树花气场—纪实随笔:花魂(明月视界)

 一个人的真正价值,首先确定他在什么程度上和在什么意义上,从自我中解放出来。

                                                            ——爱因斯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