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月诗画
李明月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213
  • 关注人气:6,8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好诗共赏(305)李明月的诗

(2015-11-19 15:18:24)
标签:

转载

深谢安皋闲人老师,祝福好诗选读!
[转载]好诗共赏(305)李明月的诗


李明月诗歌近作八首
[推介语] 无疑,李明月是一位业已展现出多种文艺可能的有影响的诗人:散文、绘画和诗歌;当然,她还有着自己难能可贵的修持:素食参禅。重要的是,李明月还是一位把艺术特别是诗歌视为“一种使命和宿命”的全型投入者——她不讳言诗歌对自己灵魂的救赎,也不掩饰诗歌在拉升自己过程中的愉悦,最终,诗歌涵养着诗人,诗人也籍助诗歌一步步抵达生命的本质。

  是哪一世的花开

在我接近的一瞬
一只蝴蝶,提前落上了
同一朵腊梅,背景虚化
把一只蝴蝶的实在
恰好地表现了,这是南方三九
一只蝴蝶,动用了多少真心
算出一个早春,必然的一个人
从久远赶来,为了一个
香风入骨的初衷
一只冬天的蝶,结果于梦中
“果实”移动,飞上另一朵
是哪一世的花开,诠释今生
那些放空的事物,羽化观照
有消息从对面山
被一只白鹭捎到竹梢
天的纯蓝,把每一朵花
装得满当当的,溢出了——
我想要的四面八方


  盗出一截沧海

水涨满了河床
往日的小路,细流涓涓
小雨淅沥,淌水慢行
水深一尺余,有黑翅豆娘
我前行两步,它飞一米
几只浮游弄水“小溪”
纯然的小生灵——有水就是家
过了童年,在不见人的河边
衍生了,两栖动物的本能
被身前身后的芦花,脉脉簇拥
一层层青山,把我捧在手施于心
一个忽闪,那条曾经的鱼儿
被一缕晨光钓起,一次次繁衍的
断层,一层一色一个天
那藏于事物里的,原地不动中
一一回来了,我的胆子——
一天天大了,盗出一截沧海
赠给自己,万劫不复的——
劫后余生

  我如猫,猫如我……

我收养的小猫叫李小咪
我吃什么,就往它的嘴里塞一点
这次是一块黏糖,一入猫口
就粘住了,它后退一步
就鼓动一次腮帮,试图吃到
闻到的香甜,它摇头、瞪眼
样子滑稽,试图把嘴张大,“咚”——
它从沙发掉到了地板
我抱起李小咪,掰开它的嘴
扯出了压扁的黏糖
它一声“呼哧”,出了一口长气
……
忽地飘来一声空响——
一条长绳缚我于虚空
每次逃离,都被拉回
五马分尸的疼,一次明白一点
那绳,是我搓的
那麻,亦是我亲手所种
那些过不去的门坎
长高了,如入猫嘴的——
香甜、黏劲和韧性,纵然
使出了浑身解数,试图挣脱——
甜蜜的诱惑……
有兰香入微,回头,那盆兰又开了
这会是六朵,耳边萦绕六字
反复唠叨:我如猫,猫如我……

  花心

学着雀儿,一朵野花入口
慢慢生津,淡淡甜
一点涩:一个诗句一闪
那山雀见我,想到了——
“这斯是一只还没长出翅膀的,大笨鸟儿……”
它叫了几声,鸟儿们回到枝头
那雀儿又啄下一朵,一个仰头
吞下了,刚才闪现的
那个诗句,被雀儿吞到腹中
这样挺好,它一转,倒挂的瞬间
我和它对上了眼神
雀儿又一闪,离我更近了
一阵香风,白花花的,满脸满身
山腰,传来了叶笛,一片香樟叶入口
舌根微卷,叶片一滑
一呼一吸间,野调青青
这会,满山都响起了叶笛声
渐渐的一致了,把山里的春天
向北推进了几百里

  减少

一个人的夜晚,就是
一只飞蛾的一生,小小的蛾子
从米里飞出了,开始是一条小白虫
叫米虫,米是陈米,要通风
有氧、零上25度,这样
陈米就会演变成虫
米虫吃米,长出翅膀
时间的偶合,它们飞了一个晚上
早晨醒来,看到死去的——
一粒米的前世今生
是什么参与了这个过程
是什么,在我的内部
偶合成我,我尝试
从一千条江中取一瓢水
试图在一万座山中
遇见真人,就像一粒米的飞翔
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吗
我常常感到,随意看一眼
经常遇到,和自己一样的
什么,就会前来
一阵莫名的感动与柔软
安静地待着,培养……因此
我一天天,减少了追问

  说好了,梅花开时

趁黑赶路,为了走在雪上
今天,我要在太阳没出山之前
像怀揣着的……流水
一步一曲,涓涓潺潺
至高处,趁着浓雾,藏起了
再行几步,一个天地一幅画,这
正是我要找的,转身
淡化了一层,山谷深幽
那隐约的深灰浅灰
都是黑白,黑多了
颜色就深,白多了就浅
一阵鸟语,叫出了细节
得多花一些心思了
其实,看见多少都是现象
真相,在明里暗中,梅花三弄
要小心,是怀里
揣着一只鸟儿,一个扑腾
在我头顶兜一圈,落右肩
为你准备了一幅画中的,好山好水
我耸肩,让小鸟飞,颇不舍:
说好了,梅花开时送你
我,继续着,把经过的恭敬请入——
壶中日月,镜里乾坤

  闻香解语

清早醒来,满屋女贞子的芳香
半明半暗中,阳光又漫过了我一寸
我想到山里的小虫
飞过我的蜻蜓和蝴蝶
今天不会醒来了,和很多人一样
昨天我看到一只蜜蜂
在一棵油菜花的顶部
风,吹了几股,它不动不动
细观,感知了小蜜蜂
就在采花蕊的瞬间
结束了今生—— 一只蜜蜂的宿命
它依然睁着明亮的大眼睛
以采集者的姿态,一朵小花
成了它最后的安身——
因花而生死于花上
新的一天,一些声音来自杳冥
让我替他们(它们)闻香解语
做昨天没完成的事情,是的
我要把尘世一分一秒的苦
酿成一滴一滴的甜
一朵花敞开了,九死一生的出口
我要赶时间,沿着被折弯一段芬芳
深入到一朵花的——
纵横广大中

  秋天的葵花园

穿过竹林小路,敞开了
一个个无头勇士——
随风布阵,弥漫的山峰河流
一大堆饱满的葵花,晾晒着大地
时间的缴获与馈赠——
一株紫色的喇叭花,沿着干枯的葵花杆
晕染了,刚刚冒红的太阳
太阳,做了一网蜘蛛的背景
十几只山雀啄食其间
被我惊飞了一小会儿
鸟儿一只只飞回
一口口啄食我
我不再躲避和争辩了——

“我一开口就成了鸟儿,我不言不语,
就是一个个成熟的葵花盘……”

地老天荒了,我喂养的缝隙
一条蛰伏了千年的蛇
终于等来纯净一念,一声“噗咚”
横水弓身,弄碎了几片金
经天行云的一画,到对岸,站成一缕
若隐若现的,袅袅青烟,
我起个大早,刚好,也许我们
都是为了,时间盗走了表面
还给了——

一片逃出的光景
在我胸襟隐修的
万水千山,逃不出的
天罗地网——那些窝藏
一搬弄,就煞气缠身
一个执念成妖作怪
一张口,吞掉了自家真身
我在我中筑牢,夜黑风高
渴望的千帆过尽
……
物壮则老,老之将至,发现了黑白里面
藏着不变的年轻——
还原的时间,秋色乱分撩我们
是昨夜回家的星子,把我带回
满地狼藉的葵花园,葵花园
以惨败的表象,变奏的凯旋——
那颗死去星星,它的光仍在黑暗渊面
穿越光年,在遇见的一瞬,抵达了——
见远见空的大地,秋风
再一次把我扶起
果实如音符,撞响了
满天的纯蓝,大地拉满弓
呼哨的一箭苍茫,皈依了
一粒飞翔的花籽,一队大雁煽动的
起承转合,如你御我
我用一朵浪花,俯首馈赠
以一只蚂蚁的,五股投地
抱紧星空——羽化浮生
从来到重来——
 

作者简介:李明月(本名):写诗画画,素食参禅。2013年出版:《每个人都是一盏灯》(四本)曾出版《美丽心机》《图说养生经典》等、曾在《诗刊》《中国作家》《花城》《诗选刊》《散文诗》《诗潮》《星星》《诗歌月刊》《散文》《书屋》《名作欣赏》《人民日版》《中国漫画》《讽刺与幽默》《南方周末》《青年文摘》等三佰余家报刊发表作品和开设图文专栏。诗歌、散文诗多次入选国内年选。诗观:把写诗作为修行,借以提高自身的内在境界与生命的责任感。

本期组稿:安皋闲人


[转载]好诗共赏(305)李明月的诗

栏目编辑:柳风       轻羽春风    月光雨荷   心帆   墨尚江南   谷冰   李明春   刘兴聪  

                   胭脂茉莉    梅兰竹菊秋柳    守护月亮之树    陈鹃   安皋闲人  吕游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