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月诗画
李明月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4,789
  • 关注人气:7,0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2015-10-27 14:45:45)
标签:

《散文诗》2015、10期

组章五篇

分类: 明月散文诗画摄影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散文诗》201510期: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似是而非之中    

 

独坐幽谷,看北斗的长杆,在南江深处,垂钓明月一轮,水上天心。

秋声水哮,狼嚎回荡喀斯特峡谷,一条栈道伸入云端,原始的凄美与雄壮如千年的窖酒。江边的那只猴子,一次次捞起水中的月亮,任手中的月亮流入水中,再一次捞起,月缺月圆……几千年了,没有改变。

在长满苔藓的空谷绝壁,抓住一根带刺的青藤,攀援一个梦——

春天,用花朵的芬芳,用诗歌裁剪夏天的罗裙,用笛声吹醉秋天的枫叶,用神话温暖大雪封山……

一张天水织就的大网,经纬密密麻麻的空间,肉体焚烧,野火肆肆,灵魂挣扎……

自赏水中,白衣素影,长发飘然,手持古瓶,瓶中满载南江,一朵白莲亭亭,有蝶栖于花心,有蝶变化风声,有蝶从两千年的庄周大梦中,翩翩,向我接近,一只栖我左肩,一只栖我右肩。

一只蝶是庄周?一只蝶是我?

恍兮惚兮,天上飞翔着一群群实在的物体,空间飘满了欲死欲生的人——他们聚合、分散,汇入色彩大千,不自觉地流动抽象……一片恐怖的黑,一在阵耀眼的白,一个越来越大的黑洞……

南江一隅自饮长夜,独斟明月当空,垂钓浩渺——

平庸与觉悟,孤独与超越,

自卑与高贵、狭隘与宽容,

自私与博爱,地狱与天堂——

苦与乐,恶与善,丑与美,是与非……

这一切,在似是而非的光景中,在种种对立的中间,隔着一条隐形的光线——

我看到自己,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往右,我在两者之间整夜徘徊,我盯住自己内部,看着他的起心动念,渐渐看明白了: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太多的私心,

被欲念扰乱的心被尘埃遮蔽的心,

天堂和地狱都生长在我的念头中,

天使和魔鬼有着一摸一样的宫殿,

把根深深扎在了我的五脏肺腑中——

 

一切在似是而非之中,在云里雾中,在一轮明月的清辉中渐渐显形……

 

老家的光芒

 

    每当看到鸟巢,我都充盈在感动中。一个个树上居所,被树枝举起,裸露在风中雪中;每当看到鸟巢,我就会滋生一种渴望:透过浓密的枝桠,闪耀着幽幽之光的“家”,袅袅缭绕着“家”的气韵——

有一股细细的暖流从脚心上涌,慢慢旋转。游离的空当儿:看到了一些不知名的鸟儿,鸟儿,从我的身体内部,从我的神经末梢,飞上了高枝——把我带到遥远的星空。

鸟儿以接近天空的姿态,和地面保持着一种距离,衔来干枝、野草做成的了“家”,只占据了一节树枝的小巢,在天地之间,构成了“家”的全部家当——

鸟巢向我寓示着某种深刻和简单:漂泊久了,真想轻飘飘回家的那种渴望!

我能轻飘地回来吗——

带回我的散落在水中的千江月亮,

带回挂在露珠上的一个个太阳,

带回被我丢弃的诗歌,现在,她们是一朵朵野花开在山间。

 

我能带着远去的音符回家吗?那些飞翔在我体内的七彩音符,如一个个闪光的生灵,她们被我的邪念赶出了体外,流淌在我体内的高山清泉,被我的浊念污染,现在成了干涸的荒滩……

 

今夜,我置身于一棵大树的宙心,我在我之中,入静、俯瞰,深入时空的镜面,看到一只黑鸟的翅膀,在一轮明月中飘然灵动,一个白衣女子飘然于夜的中央,水袖长风、曼舞轻柔,一朵朵莲花水天尽染——

肉身,沉重的肉身,积累了太多的红尘幻象,以幻为真,欲死欲生,让沉重的肉身更加沉重——

我捧着远离的“家”,捧着天空,向上伸展入云,向下深入地心。

今夜,我离开地面,抖掉一身风尘,无思无想——

从一个鸟巢出发,沿着树干的纹络和叶脉,进入苍茫——打开身体内部,看到一个正在生长的鸟巢和一颗刚刚孵化的星星。

虚无之中,冥冥之上,“老家”的光芒,火伴一般,在一声声鸟儿的星语中,从高处渗透、蔓延,那久违的温润……

 

 

因为我还爱很多人

 

我是你身边弥漫着大海咸味的风,当你要逃离时,就会带来一阵更大的风;我是在任何地点都等你的空气;当你一次次把我分开,像春天的桃花,随意分开的河流,我在你身后保持着完整诡秘和调皮。

你可以把我捏成你想要的各种形状,一个红袖添香的女人——

我会穿着衣袂翩然的罗裙,手秉蜡烛,轻轻地来到你苦读的书房;

你可以把我变化成一只黄莺,每天叫醒你的黎明;

你可以把我涂抹成一朵祥云,云卷云舒、随你的春秋变现大千;我还可以是一只小猫、一条小狗,或者是其他什么,在你的心念所系之处,都是我随机应变的地方……

只要你说从希望我是一块化石,

我就会用昙花一现换你的永远;

只要你的一个暗示,我就会把天空放进一杯水里,

把自己变成一条美丽的小金鱼。

 

寒冷的冬天,我会用神话当木炭为你取暖,我会拉你加入山顶雪人的游戏,我会变成女巫让你大喊“救命”,我会把多棱镜穿在身上,并在镜子的留下一角暗示,让你走入镜子的同时,看见另一个你——

你遇到的事物、人、物都是一面面镜子,你自身亦是别人的镜子。

我不能对你说:我爱你!因为我还爱很多人、我爱山中的老虎、大海里的鲨鱼、草原的上的狼、山里的猴子、长翅膀的鸟儿和形态各异的小虫子,我还会遇到什么就爱上什么……

     你说这是那个漂亮女巫的“咒语”,她对谁都这样说。我要重复她的话吗?我一说她就会变成我的样子,而我,就变成了无数个她——

     你在一切之中,我“附体”于万物之中,我始终如一,你情有独钟。

我们相互照耀着,心清如水,心心相印,大家彼此照耀着,水天一色,明镜高悬。

 

 纯净的诱惑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匹黑马,依然站在我的窗外,站在我的小木屋前,在我看它时,它用会说话的眼睛,看我一眼。当我沉闷时,它就一声长鸣,我立马就有了精神。

    我昨天穿着一身土布蜡染,今天我穿着墨绿色的袭地长裙,因为,它透过窗子在看,我每天是多么漂亮和不同。表示赞赏时,它就打几个响鼻,然后,就沉静在无边无际的等待中了……

 

    它透彻又深邃的眼神,仿佛收藏了我往昔的全部内容,以及很久以后要发生的事……

那匹马——那匹等我写诗的黑马,那匹等我、用平仄气韵喂养的黑马;那匹在我打坐入静时加持我的黑马——

那匹黑马,静静地在风雪中,感到它的能量渐渐侵入我的骨脉,在冷热疼痛的转化中,我感到了更大的气场,拉着我进入到一层层色彩不同的天空……

    它在夜晚烛光中,让大风吹起的鬃毛的瞬间,像燃烧的火焰——

    一种纯净的诱惑,不迷、不执,充满了脉脉温馨。

 

   究竟是过去了多少年?聆听了几个世纪的光阴流水,从唐朝写到今天,我写了多少诗歌?历练了多少白驹过隙,入静了多少个春花秋月——

守住真心,守住本源。或许需要更多的白驹过隙,把光阴打磨成一种真空,妙有的真空……

 

    我和窗外的黑马,用各自的神灵,彼此滋养着对方。

    我真的弄不清了,在镜子面前,我经常感到时间之河的逆流而上,淘洗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依然是一头长发,气色红润,身影窈窕,那些沧桑、迷离和沉醉,都化成了一滴水的日月星辰……

    它依然膘肥体壮,站在我的窗前,一幅超然物外的神采,那闪亮的长鬃毛让风吹起的样子,简直就是……     

    黑马一声长鸣,沧海桑田,万古丹心。

 

明月后花园

 

明月后花园是一个秘密的所在,占了很大很大的地方。

有人猜测我的后花园,有人臆想我的后花园,

我的后花园镶着钻石小径,翡翠垒成的假山,一个用偌大海螺做成的屋子——

我的后花园饲养了很多银狐,到了夜晚就会变成美女,然后……

 

     我的后花园生长着童话和神话。每当子夜时分,只要女主人拿起一个古老的瓦罐,喝上一口蛊中的液体,就会听见一声长长的狼嚎,很多史前消失的动物,它们就会从石头中复活,扭动着现形。这时,地狱里阴司、魔鬼便来粉墨登场……

     我满足人们的传说,我默默无言。多年之后,发现人们没有了想象。

 

一天,我贴出告示:“明月后花园于XX日上午九时准时开门,欢迎观赏!”

 

消息一传出,一下子就涌来了很多人,人们过了一道小木门,走过两道矮矮的篱笆,踩着石板小径,小径的交集处,又分叉成了四条小路伸向幽远……

突然,一处盘根错节的老林横在面前,在一片壮观的朝霞中,仿佛沐浴着一场洗礼。人们被眼前的纯然状态激发了……

有人想起了女主人,却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人说从来见过女主人。

但见,有一个瓦罐醒目地立在草亭,人们小心翼翼地揭开密封瓦罐的一层蜡纸……人们曾认为瓦罐是个“蛊”,里面肯定积聚着邪恶的东西。女人就用“蛊惑人心”控制它们……当剩下最后的一层蜡纸时,发现上有字迹,原来是一方剂:野玫瑰和凤仙花的制作方法。最后一层蜡纸刚掀开一角,一种奇异的芳香弥漫开来……

难道花园女主人在野玫瑰开放和凤仙花开放时,每日不停地采集。

     “难道那女人一直这么年轻……”

“原来她家的门并没有上锁呀!”

      “我家房后的小路也通向这里,这么多年怎么就不知道呢?”

      “我们再去找找她吧!”没有找到女主人,好像她就没有存在过。人们继续寻找,行至一个木门前,上面有诗,是用小篆书写的,标题是“无题”,看内容似古风,墨迹未干:

     

晨光乍现雪满山,惹得尘寰玉生烟。

天低地远猴儿闹,月近林深斯人闲。

送出小溪入海阔,捞起明月得心宽。

扁庐梅香薰四野,芳华朵朵是清欢。

 

有人认出是女主人的笔迹。人们小心分开木门上的金银花枝,打开了虚掩的木门,下五个石阶,但见一条清亮亮的小溪蜿蜒着,一只黑白羽毛的小鸟在溪水边蹦来蹦去,一只野鸭带着两只小鸭,顺水飘来——

一道虚掩之门,门外是山,门里是水。

遍寻仍不见要找之人,女主人如风似梦,人们如幻如真,顿感天机昭然,万物演道,心怀高远……

 

以上作品发于《散文诗》201510期(上半月)

 

李明月诗画http://blog.sina.com.cn/limingyue0

李明月禅画http://blog.163.com/moon99999@126/

 

 

随拍小记:又到了落叶饮河的秋天,所不同的是,2005这个秋天,同样的一条河流,我发现了落叶的诗意之美。每年秋天都会随拍一些落叶,但没有发现新意。现在我知道了:是自己静心和耐心不够,美都是用眼看到,用心悟到,发现的都是自身,美在其中——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这里是一处小瀑布,有一米多的落差。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一片红叶流入了水车的入口。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流水生墨境,红叶翻云天。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一片红叶落入激流的瞬间倒影。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在流水下方等待红叶驾临。


李明月存谢:《散文诗》似是而非之中(组章五篇)

       一只小野鸭悠然在落叶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