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月诗画
李明月诗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3,414
  • 关注人气:6,7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明月评诗:远人长诗《纪念》的心灵导引

(2014-10-07 10:44:33)
标签:

远人长诗

纪念100首

明月品评

李明月评诗:远人长诗《纪念》的心灵导引
                                                             明月绘


    诗歌的使命就是生命的光芒

                 ——远人长诗《纪念》的心灵淘洗

 

李明月

 

如果阅读一个诗人的诗,诗中的那个“你”,正是我感知久远的、还没能用语言说出的、潜伏与万物万事中的、亦会以异性的身份幻化于山川、河流以及在一块石头的内部,那种无处不在的“你”,和阅读者的“你”,偶合了一个或更多个合二为的“我”,这个发生犹如诗人把石头推到山顶落空的刹那,我听到了琴瑟合鸣、弥漫在山谷的落日中,那种光芒的舞动,深入心髓……

诗中的“你”和我浑然了,随着诗人的建构不时地演变:成为“你”成为“我”、偶尔还有“他”、“它”的介入,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我一回头:——原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于世界之外,此刻发现了世界只有一个局,遥远的眼前的,大到宇宙小到微生物,存在的一切都和我息息相关……

这是我在品读诗人远人的长诗《纪念》带给我的一次心灵的震动和发现:通过阅读一个诗人的诗,我居然发现了“我”在诗中仿佛一个灵物,成为山峦松林激流和细雨,成为雪堆和月光,成为旋转的气韵,成为一个模糊的意味深长的微笑……

诗人远人借文字为器,以诗歌为曲径,一步步交出自己——用整个身心做一个实验:一场寻找“你”的大幕在天地间拉开,诗人不时地转换着身份,并以诸多的存在姿态开凿自己——从“孤独”与“安静”中、从哲学和日常中,从那些隐秘中提取“你”的元素,试图把感知的“你”“捕捉”、在“我”的“干柴烈火”中涅槃与重生——

 

有一种境界我很想抵达

它在高处,被看不见的风吹拂

风带给我平静,我感到我内心

充满水一样的闪烁——

——《纪念10

 

在一条

只有寂静走过的路上我走了多年

那些能够忍受和难以忍受的

我都在忍受。所以,这唯一剩下的

自我,是我唯一能给你的贿赂

——《纪念47

 

长诗《纪念》蜿蜒在从容的语境里,展开的是一出错综复杂的多维时空,诗中的线条像一条弯曲的山路。诗人的思考是亦曲泽迂回的。或者是诗人营造了一些矛盾,这种营造是为了“想为你写更多的诗,也就是想为你打开更多的我……”诗人用汉字编织语言的经纬,反反复复中打捞的着无处不在的“你”。寻找“你”是一种代价,是一次带着伤疤赶路的茫茫苦旅,但寻找“你”,是“我秘密的渴望/就是拔走那些/钉在我身体里的疼痛……”

诗人以诗追问,寻找,否定着尘世的所谓短暂“幸福”,同时肯定着自己所喜欢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诗人究竟要得到什么?诗人已经意识到了否定的危险,但诗人依然在做减少的努力,在一步步放弃:

 

我忍不住把少减成更少,把更少减成唯一

你给我的都是唯一,唯一一次回头

唯一一次凝望,唯一一次泪水

无法再深地弥漫过来,直到把我

淹没成今天的沉默——

——《纪念5

 

正如我必须/从一次次放弃中,最后分辨出你——”把少减到更少:减少物欲的牵引,减少肉身的需要……让“你”成为我的“唯一”。 诗人似乎听到了“你”脚步声:

“我的努力碰到你的空……”诗人的碰到的“空”,是否可以理解为:只有我的心空下来,我的心给“你”腾出了地方,就像一湖清清的水,才能反映出天空的纯蓝。只有心空了,心空神明,我的眼睛才能分辨出哪个是真正的“你”。“你”才能进入到我的空中——

不是永久存在的事物终究要毁灭的,从一颗行星到尘世的种种,以及身边的大事小情,都是在永远的变化中,在生生灭灭中。空:便是事物的本质了!人心亦是:一个念头去了,另一个念头又生,像人世间的男女私情……诗人已经洞察了这些:“我的脸你看不出变化,但它早已经历了变化……”一个人从自身的经验和经历的疼痛中提炼、打磨,从自我执着的片面中看到了一个危险的陷阱:

 

书籍的作者,多数经历了

写进文字里的爱恋——无法统计

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他们爱恋的

深处

——《纪念54

 

 一个诗人,从文字的小溪出发,感受着肉身的煎熬、爱情的短暂和不可靠、身边的欲海横流以及存在齿轮的倾轧,感受着哲学的无奈和无力,难道这就是存在的真相吗?让诗人孤独的、痛苦的、寻觅的、纠结的、怀疑的、爱恋的“你”,渐行渐远中,突然回过头来,诗人看到了一个的微笑,那微笑暗藏着玄机……诗人通过诗歌的明修栈道,实则暗度陈仓,步步为营,一步步走向空性。“道”的机关,那个透明的缺口渐渐呈现了——

 

失去的,或许我该无所谓拥有

也无所谓失去,如果我的此刻

就已经是我的全部,我想我已经

能够定义什么是幸福。当我继续

在陌生的阳光里散步,我感觉

自己被世界爱着,也被你爱着

        ——《纪念71

 

诗人“从自身打开的希望/我也希望/能这样打开自身/我想会有人/看见我的打开,会有人凝视我——”这种意识是灵性的升华:凡是依赖于任何外在的事物的行为都是靠不住的,只有打开自己,深入到自己的内在,无所谓得失,无所谓拥有,舍便是得,空便是有——打开希望:“我杀死自己的很多行为”,那是诗人的什么“行为”呢:“从自我中汲取一切”。从一次次杀死自己的行为(以自我为中心)开始,一次次碰到了“空”,感受了“陌生的阳光”,陌生是惊喜和新鲜的,这是对自己的发现。这种空性的感知,,是诗人的自性觉醒。

一个人发现了“你”的存在,是在我的自身里隐藏的“希望”:这个希望是本质的,不是俗世生活的一套房子和银行存款,是生命共在的——爱着才会感到被爱,爱得广阔,自己才会融通在广阔之中。一个人的希望就是一个人的心。

人心是有弹性的,可以大到心包太虚,可以小如针尖麦芒。心量越宽,更多的爱才会充盈进来,只有弄得减少和放弃世俗私欲的人,才能从自身里开打希望的天堂:“ 稳住我们的内心。但是我真的变了/ 通过你,我认识了永远不变的变化……在这里,诗人敲响了自己的警钟:稳住自己,只有内心的如如不动,那些外在的事物:世俗的、时尚的种种才不能牵引自己,只有在内心里把它们放空,才能拥有拒绝的能量。

诗人一步步体验了感受的“空”,“像汲取到从未汲取过的爱……”。

 

我知道我的心

不过拳头样大小,但它还是渴望

能容纳整个世界。我每天听到它

在胸膛深处跳动,像永恒,在世界的

深处跳动,也在你的深处跳动

——《纪念11

 

一个人的心就是当下,敞开自己,打开了希望,那个本来的我——融入到一切之中,或者回归到一切之中,听命于“自我上帝的安排\你要去爱……”诗人期待的“恒久”,便是抓紧“ 现在”——

这个接近“你”的发现,让诗人“颤栗”了!

 

我总发现我的无知。

于是我坐下来写作   直到从无知中,

写出你的所有              

——《纪念26

 

文字和艺术具有光芒的使命,曲径通幽,首先要把自己从人生的阴暗面引至光芒之中,让诗歌成为一条光线、一道明亮的光芒——成为一种导引。无中生有,真空妙有。“我没有去打击这个世界 / 我只抓住它身上的一颗钮扣……”纽扣和衣物产生了关联,纽扣把事物封闭了,我们看不清“你”或世界的本来面目,很多时候,我们以幻为真:为什么我一定要写下那些谎言/难道就因为这世界看起来像是/美的和真的?”诗人在追问置于其中现实和大环境,反思、内敛,自身的内在进一步打开——

 

我不禁担心,我的一生难以完成

所以我真正渴求的,是完善我的

自我,像完善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纪念94

 

在这里,写作是一种工具效应,但可以通过语言的小径进入大森林,并在森林中发现很久以前藏在那里的宝贝。可能就是一小块闪光的石头,闪光的事物都有穿透的功力。那些遗落在暗中的久远,因为思考而坠落的星星,被石头的光芒照亮了那个瞬间,重新闪烁了,其实那块闪光的石头,是一个星星一部分,是两百个坠落太阳的一部分,它们,是被自身的光芒重新照亮了……

从我的最深处/网捞属于我的全部/网捞出你——”

如此,神性才能充盈到生命中、氤氲于我们的诗歌中。神性便是生命的本源和诗歌的宗源所在。那个异化的你“你”、渴望的“你”、如情人般神龙不见首尾的“你”,隐身于自己的身体内部,聚则成形——成为外部世界的物欲种种,散则化空成神……

写作的目的就是要穿越语言的沼泽,借助于诗歌的神性翅膀,超越外在的事物的羁绊,超越肉身的束缚,最终抵达自己的神祗。其实那些外在的事物也都是我的一个个化身。能够在沼泽泥泞里体验神性的人,才能借光借力。诗歌是语言的高地,是风雪夜中在山顶的闪烁着的小木屋,小木屋的北面链接一道彩虹桥,你的心有多大,爱就有多广,诗歌就有多远,诗歌是诗人借用文字修炼生命的鼎炉,载道之器。每一组文字的组合,都是身心的角力和神明的妙化。南边有玄关,可以暗度陈仓,东面、西面……真正的诗人、借助于诗歌修炼人生、完善自我的人,面对万物大千,必须知道敬畏、低下头来,并把自己置身于低处……

在远人的诗歌里,我领悟了这种品质。反思内敛、忏悔和自我完善,听命于自己的上帝:让写作变成意义,变成辽远……“写作没给我带来荣誉/我通过写作寻找的,仅仅是写作带给我的意义——”“就像这些诗歌,起初只发出树叶的声响,但我隐隐听见波涛,一浪接一浪地扑来/像是在击碎阻拦我的每块礁石——”

诗人从怀疑开始,怀疑才会有思考和追问,把自己否定了再肯定,否定的过程是身心煎熬的,是一个险象环生的过程。怀疑存在等于在自己的头顶横上了一把刀——一把架在风中的刀……

诗人始终坚信有一种永恒的“你”的存在,可幸的是,诗人借助诗歌的神力、帮助自己找到了那块坠落的、依然在闪光的石头,同时感知了生命的共在和共有——

 

我认识了你

也就认识了他,我认识了他

也就认识了自己,我承认这就是

我辨析世界的方式……

——《纪念11

 

总以为离开就是结束

实际上不会有离开,也不会有

真正的结束……

——《纪念9

 

在这首长诗里,诗人采取了围猎的战术,山川河流、生存环境,从内心到意识深处,事无巨细,层层包抄,反复打捞,从各个缝隙进入,在情浓如酒的爱情表象中,涌动着理性的惊涛拍岸。把追求“唯一”作为救赎:让“你”在劫难逃——给自己不留余地,便是给自己最大的机会了!

在远人的长诗里,就像一个在身边的人在恬淡地说心里话,诗人没有玩弄语言的技巧,但诗人的语言技巧已经韵化到整体的诗境中,看不出技巧便是诗歌最大的技巧了。这首长诗中风花雪月,在气象万千中呈现出存在的大主题。品诗者可以体察诗歌的意境与深远,不读诗的人可以无障碍地阅读,领悟生命的大情怀。因为诗歌的个性语言在《纪念》中是敞开的,就像诗人的在逐渐“打开自己”。能做到如此,是需要更大的技巧和内功修为。诗歌的内涵和外延因此更加广阔了!一个人借助分行文字、呈现的是一个生命体如何完善自我的大境界——这便是生命的共在光芒。远人诗歌里的真诚花朵,是诗人完善自我的因果。

 

我选择这一条路,其实是选择

走向自我的方式。它最终的酬劳

就是将你的全部,变成我的所有

      ——《纪念79

 

一首长诗,就是诗人的生命体现。诗人的生命的价值浓缩在100首《纪念》中,一个人的生命就是“我你他(它)”的共在,诗歌的价值彰显的就是生命的价值和本源的光芒。诗人听命于自己的内心——自己的上帝,在寻找“你”感知“你”的生命流程里,看见了远方的“我”,一个爱的化身,在“你”中无处不在……这是我听到的弦外音。

 

诗人把自己层层扒开,借助于“你”“我”转换的机巧,“它”也会出其不意地出现。这个“围猎”的过程,诗人是忐忑的,既是猎人也是猎物,用诗歌建构了一个复杂的迷宫。迷宫是经验兼超验的,随机变化的,诗人在和自己肉搏、斗智和捉迷藏。为了让“你”无处藏身,赤裸在光天化日之下。

 

幽灵在人和人的思想中行走

它从来不说话,但令人忽然

感到悚惧,尽管从来没有人

看清它的脸。我一直在试图

杀死它的进入,就像我杀死

我的很多行为。譬如我习惯

从自我中汲取一切——当我

终于意外地汲取到感激,我

就像汲取到从未汲取过的爱

    ——《纪念24

 

在诗人感到“幽灵”在身体里行走的悚惧时刻,诗人阻挡“幽灵”的方法是杀死自己的很多行为。“幽灵”是负面的有机物,是诗人的“很多行为”,有机物可以转化为养料……在《纪念》这首长诗里,诗人退到原野一隅,给阅读者让出空间,在亲切纯朴的语境中,呈现出思想的深邃。

在远人的《纪念》里,感觉四面八方、繁枝细节都是主题,他用不同的事物娓娓道来,需要时就聆听,语言的表面是温婉的,随风潜入的,但诗歌的心灵效应是滋润无声的。《纪念》没有使用乖巧新奇的语言,也改变了诗人以前的诗作中的一些深度意象成份,回归于语言的本源,行云流水般,让这种生命题材的长诗更好地发挥光芒的质地,我看到了诗人的灵性生长与上升势态——

 

我注视你的脸,其实是注视

你脸上的闪烁。它从你内心出发

穿过你的皮肤,仿佛最神奇的

盼望,要去往最神奇的地方

    ——《纪念49

 

阅读远人的《纪念》,会情不自禁地跟着诗人营造的灵氛,扮演起诗中的各种角色,仿佛看到自己人生过程,那个一步步接近的“你”,被无处不在地关照着,深入筋骨,揭开尘世的痛苦伤疤,解开存在的“纽扣”,看到了自己的私欲在一点点减少,爱心在增多,在“我”的最深处,里面竟然藏着一处福地洞天。诗人已经看到存在的栅栏,被诗歌金手指开启,诗人为了打开栅栏,经过了种种的艰辛努力:

 

最难置信的,是我发现自己

也在日子的深处变得

不同——往日的我走向消失

今天的我,也将被未来覆盖

或许走到未来,我将不再

回头去看我的现在,所以我

抓紧我的现在,像抓紧你的手

      ——《纪念86

 

一个时刻,诗人解开了那个“纽扣”,现在就是“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过去和未来是一朵朵随波逐流的浪花……诗人把语言的深入到内化中,用接近本真的方式书写,就像诗人深入自己的内在,诗歌的意象在质朴的表象中闪烁灵妙的智光,诗歌的技巧已经运用于天衣无缝之中。内在的韵动、激情与理性,以及用诗歌呈现的生命主题,这是诗歌题材的一个高处,在此祝贺远人,通过诗歌抵达了通向自我的旅途,诗歌的大因缘因此呈现了,把一个个散落在尘世的一个个你的“片面”,用一条光线串起来,成为一个妙有的完整。“什么时候你变成了光线/或许你一直就是这些光线——”         

 

他们在等的列车

不是我等的那趟。远远的总有汽笛

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我要做的

仅仅是判断,因为我的预感

是我的内在,我的票根是你的名字

——《纪念99

 

在一个无边的旷野,我看到了一个已经验了车票手拿票根、等待“列车”的人,我看到了一种抵达。经过了艰难险阻,我相信诗人会继续积攒原力,把最后的“铅球”全力一掷,铅球抛出的瞬间,没有了任何“遗憾”和孤独,内心满盈着陌生的阳光——承接了“你”的无数空白——“天地在蓝色中同时打开/我呼吸的空气纯净而美好……诗人最终的旅途是抵达自己。“我现在渴望我有更多的空白——你不断地涌入,我不断地承接——

“天空还是更高地/升向更高……”

诗人在《纪念》着寻找“你”的水印,收藏起一个个回归自我瞬间,这个旅程是生命共在的,一个打开自我的过程——光芒融入的过程,是在我们肉身之中和肉身之外的那种体验和感知,那是一种恒久的……是爱的辽阔与深远。一切过程都值得纪念,纪念是一种感恩,感恩是生命的光芒……我相信诗人远人会走得更远——

 

“你走在我前面,这让我想要跟随。

从窄窄的小路开始

到逐渐变宽的旅途……”

——《纪念45

 

终于来到这里——从你的平原出发

我经过河流、丛林,经过意外的

很多波涛。它们都像是要阻止我

我惊异我最后摆脱的迷惑,也惊异

我最终度过去的考验和孤独。

——《纪念100

 

“盗窃一次永恒,是我从未说出过的梦想。”诗人远人已经走在路上,在他头顶三尺的地方,亮着一盏灯,在一阵阵清风中忽明忽暗,看似一个人行走的田野,万水千山的远方,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朝着这个方向。《纪念》这首长诗让我沐浴在理性的激情和感动中,并带给我一次灵魂的淘洗,一种类似永恒的温润,我相信永恒……在此,我要借用诗人远人的《纪念》的最后一句话:“谢谢你……

                                                   201492


有“”处皆为远人《纪念》中的诗句。 

  远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anren106

 李明月诗画:http://blog.sina.com.cn/limingyue0

 李明月禅画:http://blog.sina.com.cn/limingyue0000

 

 

 李明月评诗:远人长诗《纪念》的心灵导引


远人新诗集(2015出版):《你交给我一个远方》——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84906.html#catalog

    

  远人《纪念》(节选)

      

李明月评诗:远人长诗《纪念》的心灵导引


远人:1970年代出生,17岁发表处女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涉足诗歌、小说、散文、评论,迄今有500余件作品散见于《大家》《花城》《山花》《钟山》《天涯》《芙蓉》《清明》《青年文学》《诗刊》《星星》《文艺报》《上海文汇读书周报》《书屋》《博览群书》等海内外20余家报刊。出版有长篇小说《伤害》《秘道》,随笔集《河床上的大地》《真实与戏拟》《新疆纪行》等,主编出版《21世纪的中国诗歌》。有作品入选30多种选本及年度最佳诗歌。在多家媒体开有专栏。现供职于湖南省作协《湖南文学》杂志社。


07

街上已经没有你,就像你

从来没有来过——你来过吗?

有时候我觉得,所有的街

都是同一条街,街上的人

我全部不认识,又全部留给我

交叉时的确认——我认识了你

也就认识了他,我认识了他

也就认识了自己,我承认这就是

我辨析世界的方式,世界为所有人

铺开偶然和瞬间,我从中发现的

是时间和时间里的脸,它从深处

浮起,像你,从我的颤栗中浮起

 11

还想再见到你,这是我很少

对他人表达的愿望,就像我冒险

向永恒前进,却很少直截了当地

对人诉说。我知道生活中的

理解很少,埋伏在周围的秘密

又多得难以觉察。所以我总是

一次次选择沉默,好像只有沉默

不会动摇我的心灵。我知道我的心

不过拳头样大小,但它还是渴望

能容纳整个世界。我每天听到它

在胸膛深处跳动,像永恒,在世界的

深处跳动,也在你的深处跳动

 12

很多年以来,我总是体会

一种奇怪的感觉——世界和我

没有任何关系。它像是从不管我

我也不去理它。我和它总是

背靠背地凝望各自的方向

更奇怪的是,我像是知道它

看向哪里,但我从不想让它知道

我看向什么地方。有一天它忽然

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在它看的方向

我不由一惊,赶紧转过身去

于是我看到我从没料想过的一切

更没想到,从此我改变了我的人生

 15

有时候,我会虚构你的经历

它们有的属于悲伤,有的属于

欣喜。我惊异我会沉迷你的

悲伤——那些你从未说过的一切

都在我虚构里独自漂流。我不禁

继续虚构——有人在漂流里

爱你,也有人在离开你。岁月无穷

终生相爱的从来就少。爱上你

就意味挽留你,但没有人

挽留你,你独自到更远的地方

那正是我结束虚构的地方。在那里

我将触及你,像更大的漂流裹住你

 16

那天我疲倦了,躺在沙发上

(你会见笑我那个样子吗)

太阳还在窗外,光线走进来

在地板上扔下窗户的影子

我看着光线像看着你——这是

非常奇妙的过程。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你变成了光线,或许

你一直就是这些光线,惊动起

灰尘和空气,惊动我隐秘的思想

我看着我的思想移动,像看一个

更加奇妙的过程——你在变成

我的思想,变成我的另一个自我

 20

认识你太迟,但幸好还没有

老去。我发现生活,还可以

展开一个更远的去处。我发现

我喜欢的都没有改变——让冒险

对应旅途,沉思对应怒吼

我发现我不知何时开始的启程

不需要一次重来,也不需要任何

修改。我愿意失去的成为失去

遗憾的成为遗憾,我愿意

到来的成为到来,现在的

成为现在——我亲眼看见我的现在

你的波涛,在柔软地覆盖我的余生

 23

那株矮树上的花让我停下脚步

我仔细看它,一共九层花瓣

包裹起往中心深下去的粉红颜色

我几乎路过它,或一生错过它

它没有叫我,我也说不出它的

名字。它只是开放,平衡起

天空的蓝和我内心的思绪

我仰头凝视它很久,像凝视一个

从自身打开的希望。我也希望

能这样打开自身,我想会有人

看见我的打开,会有人凝视我

像我此刻凝视它,曾经凝视你——

 26

不是所有事物我都亲眼目睹

所以我总发现我的无知。但我

愿意我的无知,像湖水样不断

扩大,当一块石头,激起它的

涟漪——在返回之前,涟漪

会去到我从未见过的事物身旁

于是我知道,我的无知比我

懂得更多。我懂得的,只是身边

这棵高树,它枝繁叶茂,笔直地

进入天空。它让我不能奢求

更美好的奇迹。于是我坐下来写作

直到从无知中,写出你的所有

 32

我不停地创造你,就像

上帝创造这个世界。我不停地

将自我一次次打开,我一次次

看见我的内心,看见从内心

裂缝漏出的光。它首先照耀的

是黑暗和混浊,然后渐渐清晰

我终于看见你的脸,你的胳膊

看见你逐步成型的全部过程

——你的眼睛移动,最后落在

我的目光深处。你踩着我的目光

进来,然后坐下。现在,我可以

更深地创造你,在你坐着的座位上

 33

你睡着了,我忽然想叫醒你

隔着无数座山,无数条水

隔着一棵一棵树,一群一群鸟

此刻,我窗外的鸟睡在自己巢里

和非常淡的草叶气味挤在一起

天很晚了,我不再有你的讯息

继续陪伴我的,是继续加深的

黑夜,黑夜的碎石路没人再走

很多蛙声从幽暗的池塘方向传来

我奇怪白天从来没见过它们

我合上书,世界一步走入我的心里

我忽然想叫醒你,到万里之外

 40

那天,你在人群中送我

我不记得人群里有什么声音

好像人群是死去的荒漠

你站在荒漠边缘,一动不动地

看我。我找不到一个譬喻

形容你站在荒漠里的样子

我走到入口回头,你没有料到

我会忽然跑过来吻你。这很像

将要离开岸边的水,又忽然

反弹一次回来。你果然像一道岸

寂静得没有声音——太寂静了

乃至现在,我仍被你的寂静包围

 45

你走在我前面,这让我

想要跟随。从窄窄的小路开始

到逐渐变宽的旅途。为了

走近你,为了看清你,我好像

在经历一场不可思议的跋涉

我总发现你走得忽快忽慢

走得快时,是更大的未知吸引你

走得慢时,我不敢相信

你是为了等我。但生命里总有

一部分属于等候。我等候得

已足够漫长,仿佛我的等候

就为了此刻跟随你,不让你消失

 47

我没有去打击这个世界

我只抓住它身上的一颗钮扣

有意或是无意,我已经忘了

甚至发生在何时何地,我也无法

清晰地回想。或许那只是

我被迫的一种行为。没有人希望

自己被遗忘,没有人以为自己

只配在实验中生存。在一条

只有寂静走过的路上我走了多年

那些能够忍受和难以忍受的

我都在忍受。所以,这唯一剩下的

自我,是我唯一能给你的贿赂

 49

渐渐的,我看见你脸上

出现一种闪烁,它绝非

某种光芒或调色盘上的色彩

当它出现,没有人知道

它从什么地方过来,就像

河床不知道河流从什么地方

过来,但河水还是从河床上

漫过,又去到更远的远方

我注视你的脸,其实是注视

你脸上的闪烁。它从你内心出发

穿过你的皮肤,仿佛最神奇的

盼望,要去往最神奇的地方

 54

当然有这样的时候——一个人

忽然看不见自己,好像他

走着走着就感觉迷了路

于是他停下来,仔细观看左右

一切似乎都能看见,仅仅

除了最关键的东西。那或许是

一个路标,或许是另一个

一直等待他的事物。这需要他

投入他的全神贯注,他必须

分辨出他需要的和应该放弃的

很难吗?但必须做到,正如我必须

从一次次放弃中,最后分辨出你

 58

走近你,不知道要用多长的时间

我每天都在走,有时怀抱幸福

有时怀抱痛苦。但是这痛苦

非常奇妙——退一步,它不是伤感

进一步,它不是绝望。所以

我渐渐被我的路途吸引,好像

一个黑夜的人被黎明吸引。不知不觉

每一个日子都变成我的渴望

当一天结束,我就减去和你一天的

距离。当我终于听见你的脚步

我不敢相信,你也在走,沿着

迎面的路途,沿着路途的每一个日子

 62

眷恋充满我的每一个日子

好像一片空荡荡的牧场

被没有地址的风吹拂。牧场上

一颗颗石头,从尖锐变成了

浑圆,但它们在地上生长起

看不见的根须——石头的根须

就是黑色的泥土,向四面八方

粗粝地生长——当一颗石头隆起

就是一座高山;当另一颗凹陷

就是一片峡谷。我每天都站在

空荡荡的远处,回忆更远的牧场

它在你身边,永不灰心地辽阔

 63

我无数次设想你的到来

尽管有一个个推迟的日子

有一扇扇关好的门,将我

阻隔在没有围墙的工作室里

在这里,我埋头我的写作

埋头这些孤寂而隐秘的诗行

它们已代替我和你见面

所以,它们完成的比我要多

它们将我当成起点,最后

独立成自己——万物都这样完成

一条明晃晃的大路从中穿越

我要继续的,就是完成它的漫长

 71

外省的时光好像有些稀薄

低矮的植物在街道两旁生长

我在其中散步,一切都好像

离我很远,因为街上没有人

阳光照射的孤寂浮上一层温暖

我想到我此刻拥有的和往日

失去的,或许我该无所谓拥有

也无所谓失去,如果我的此刻

就已经是我的全部,我想我已经

能够定义什么是幸福。当我继续

在陌生的阳光里散步,我感觉

自己被世界爱着,也被你爱着

 74

我给你念我写的诗,我的

每一种思想,每一种活动

都在这些字句里浮动。我的声音

缓慢,因为这些句子缓慢

我走过的路,我爱过的人

没有被时间收藏,但被这些

诗句挽留。现在我仍然

在一条路上跋涉,现在我仍然

不肯让我的内心干涸,此刻

窗外的远山宁静,天空的星辰

闪烁。它们如此神秘,令我如此

甘愿把一切都付给你的倾听

 78

一棵砍掉一半的树还在树林里

站着。我很少看见这样的场景

我吃惊一棵树的内脏,如此

利落地翻开,很新的伤疤

横过它整个身体。我想象一把斧头

狠狠砍在它身上的时刻,木屑

飞溅。它砍断时的痛苦,激起

砍伐者的欲望——或许每个人

都潜埋这种欲望,直到欲望

变成无可救药的疯狂,或许每个人

都有可能疯狂,但很少有人疯狂地

砍伐自己——为了砍出深处的灵魂

 79

我从另一条路走近你,没有人

知道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路上的野花很多,我没有采集

路上的石头很多,我没有关顾

我埋头走我脚下的路。我注视

一个目标,像注视一种渴盼

一路上,群山隆隆升起,但不为

别人所知;激流在远处喧腾

也渐渐消失于大地。后来我发现

我选择这一条路,其实是选择

走向自我的方式。它最终的酬劳

就是将你的全部,变成我的所有

 83

空虚是一只很有力的拳头

它忽然就打在胸口,我感到

微微的疼痛,像一种细菌

突然在那里扩散,没有人

可以阻拦。它逼迫我面对

能听见针尖落地声的时日

甚至我的阅读,也忽然变得

痛苦,我抬头看了看窗外

黑夜的汁水涂黑每一颗星星

仿佛我在面对一场严酷的审查

是时候交出我自己了,当空虚

继续承载远方,继续承载你

 86

世界难以穷尽。我走过的

地方越多,就越渴望走往

更多的地方。尽管我走过的

每个地方很难看见不同

但不同总是在深处涌现

最难置信的,是我发现自己

也在日子的深处变得

不同——往日的我走向消失

今天的我,也将被未来覆盖

或许走到未来,我将不再

回头去看我的现在,所以我

抓紧我的现在,像抓紧你的手

 94

我把一生都交付给文字。像一个

耐心的工匠,不断敲打和镂刻

语言这块石头。我想在其中一面

留下我的过去,在另外一面

刻下我的将来。我早已体会

凿下每个字的艰难,它们既不会

顺时应势,也不会按部就班

因为我的现在时时变化,时间

不断地打击我、拷问我、改变我

我不禁担心,我的一生难以完成

所以我真正渴求的,是完善我的

自我,像完善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99

在怀念的候车厅里,我每次

都坐上同一把椅子,五根条木

做成它的椅面,有花纹的扶手

隐含生铁的幽光。这里很少有人

注意到我,我也庆幸自己

没有受到干扰。无数看不清

面孔的人,在我面前交叉走动

看得出,他们在等的列车

不是我等的那趟。远远的总有汽笛

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我要做的

仅仅是判断,因为我的预感

是我的内在,我的票根是你的名字

 

远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anren106

李明月诗画:http://blog.sina.com.cn/limingyue0

李明月禅画:http://blog.sina.com.cn/limingyue0000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