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2013-09-08 16:39:41)
标签:

京都

旅游

平安神宫

伏见稻荷大社

分类: 拈花岁月

京都
此去经年
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9月初始,几场雨,温度就降了下来,难道秋天就这么来了?似乎不可能的样子。。。7、8月的极致高温仿佛还灼热着耳朵,秋老虎的獠牙就在放松间一下子袭上你的脖颈也说不定,地秋的经纬早就乱了套了。
这几日很困倦,很晚才能入睡,却总是一大早就被吵醒。窗外小孩的奔跑吵闹,狗叫声此起彼伏,垃圾车哐啷哐啷的钝响,我只能在床上崩溃的半睁着眼,脑袋一片空白。

想做的事有很多,全都工程浩大,需要鼓起勇气。想看的书也不少,终于寻到最全版周作人先生译作的《枕草子》,原本早已绝迹,只得买了生平第一本复印书,被猪头嘲笑一通,心里依然觉得喜滋滋。还第一次冲动买下少阴前传,没办法,我实在太迷恋那个时代,太喜欢安倍晴明,连带一起爱上了他的十二神将。
困倦的身体与想达成的事放在一起,成了严重倾斜的跷跷板,叹气之余,幸好,我还可以活得如此丰富。

-----------------平安京的分割线-----------------

这一辑照片整理了很久,最后我干脆直接在键盘上睡着了,朦胧间,全是平安朝的氤氲繁华。相隔两天,抱一只安卓机器人公仔,抬起手指开始敲打文字,却又翻涌着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没错,平安时代,日本古代史的末尾,与唐宋平行的时代,造就了那个仿佛长安的平安京。在我眼中,它可以是宫中女官那瑰丽的十二单衣,可以是贵族男子乘坐的牛车那缓慢吱嘎的步伐,可以是赏樱观枫时的和歌会,可以是紫式部笔下风流俊逸的光源氏,抑或清少纳言的那些细碎心事。它也可以是阴阳寮中天文博士和历博士商讨工作时的窃窃低语,可以是夜晚街道上百鬼夜行的步步惊心,可以是贵船的高龙祭神端坐于龙形岩时散发的淡淡萤辉。没有人知道带着能面的舞者,那面具下的表情。亦没人知道,那夏祭时欢快的小丑,是否真的快乐。

那是一个瞬息京华,平安如梦的年代。大唐盛世的锦绣繁华得以再现,日本也以对外来文化奇异的解析力独立出自己的风采,让京都成为后世人心灵的故乡。
历史是一场醒来就会破碎的梦,就如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长安也好,洛阳也罢,早已湮没千年不可追寻。于自己的国家遍寻不着,却在异域得到极大安慰和感叹,这其中复杂的感情,大概就是我对日本对京都欲罢不能的原因。

那天,晴好,在酒店中爬起来往窗外一看,立刻决定依然“脚踏车旅行”。简单吃过早餐,换上格子衬衫,扣上邮差帽,问车店老板娘租了车,猪头打开google map在前,平安神宫,我来了~
天气甚好,无遮蔽的地方有些热,但一旦有风或转到阴处,立刻凉快起来。没多久便远远望见矗立的巨大鸟居,那是平安神宫再明显不过的标志,我一下子兴奋开了。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座红桥叫“庆流桥”,桥下的绿水与著名的琵琶湖水一脉相承,清风拂过,一派初夏风光。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鸟居后便是神域,使劲仰头张望,冒着CCD被烧坏的危险拍照。极壮观,不愧是供奉皇家的地方。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奈良时代末期,佛教极大繁盛,僧侣势力空前,朝中贵族同他们相勾结,造成与皇家的对立。恒武天皇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决定于784年迁都平安京(京都旧称),采用唐的建筑样式,以长安为蓝本,794年都城完工后,拉开了平安时代的序幕。
这平安神宫便是1895年为纪念恒武天皇迁都1100年而建。当时经过幕末战乱,京都满目疮痍,而且维新政府把首都定在东京,让京都人备受打击。为了京都的复兴,人们把精力贯注在对传统的维护上,平安神宫作为“缩小型平安京”,再现了那段华丽隆重的历史,成为京都人的精神支柱,这是那些历史悠久的神社所没有的精神力量。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我把脚踏车停在这颗老树旁,一边是宽阔的手洗池,淋在手上,水很凉,拍打了些在脸上,汗意顿时消减下去。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玻璃橱窗站在一侧,印着每月一丝不苟的各种祭典。记得我把在这里买的御守和平安符交到爸妈手上时,老爸说,你还信这个?我不认为自己是个纯粹的有神论者,至少我不拜中国的任何神仙菩萨。但我却会在教堂的庄严中肃然起敬,会在日本的寺院和神社中感知冥冥中的某种力量。我想,这是长年累月的庄重信仰凝结成的强大气场,影响了身在其中的人,不由得你不去相信。信仰说到底,也是一种心的修行,如果连修行场所都变得让人无法信任,岂不成了笑话。。。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跨过应天门,便步入神宫之中。鲜艳的朱红色木柱,绿瓦白墙,广阔的院落中铺满白色砂石,在接近正午的阳光中,耀眼非常。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位于正中的是大极殿,有全日本最大拜殿之称。主祭神为开朝的恒武天皇和末朝的孝明天皇,并且授予四神镇守京都(四神是啥大家都知道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也~)。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幡上的16瓣菊是天皇的家纹,大极殿内禁止拍照的哦~我就是一开始没看到丢了个脸。。。。。。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殿内有出售御守的窗口,精致度在我所见过的神社中可算上等,买了一大堆带走,最特别的纪念物八重盐渍樱花当然要留给爱烘焙的闺蜜们~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原料来自大殿一侧的“左近之樱”,上百年树龄了哦,灵气满满的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修学旅行的少女们挤在绘马墙前唧唧喳喳的看大家写的祝语,古老的樱树静静伫立一旁,气息得以流动起来,这时空的交错与碰撞。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春时这里理所当然的美,如梦似幻。图是在网络上努力找的,先饱了自己的眼福。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白虎楼、苍龙楼一左一右与大殿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回廊。许愿树上结满了签,如果求到不妥的别忘了系在这里,让神宫的灵气来净化哦。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正准备离开,突然看到神宫的巫女闪过身影,片刻有点呆滞。。。巫女吗?第一次看到这身白衣绯袴的装束近在眼前,非常的没有真实感。。。。。。眼前全是《犬夜叉》中桔梗背着弓箭独行的身影。。。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稍微走出这片区域,庭院中央正搭着什么,直到瞥见墙上的海报才知道第二天有传统能剧表演。盯着画面上的面具看了好久,有些什么心情在萌芽似的。不经意望向天空,苍龙楼猛得跌入眼帘,一瞬间有些眩晕。
我知道我想起了什么,也终于知道那些心情为何物了。这里并非千年前的平安京,这里也不是罗城门。只是那能面的触动,那相似的楼台,我便想起了你,万岁乐。

『平安篇』里,跳着安静的舞,扮演不同的人。戴上面具,你是安倍晴明,是操纵公家于鼓掌,诡辩莫测的大阴阳师。摘下面具,你是万岁乐,是那个眼睛狭长,面目冷峻,懂得悲悯懂得感怀的申乐舞者。你在罗城门上静静听光的笛声,手执金扇慢慢迈开舞步,你对光说,刚才的笛声在哭泣,有机会再吹奏给我听吧。
万岁乐的你,是守护京城永恒的精灵。不灭的时光中,你一定看过这繁华背后的太多荒凉太多腐朽,所以你想以毁灭来重新开始,拯救这京城。光是你在永生中的唯一所爱,作为人类,作为源氏一族,她也在守护京都,可你们并非同样的生灵,无法等同的时空高度注定会有相左的守护方式。打碎的面具下,是你的颜,光的震惊和愤怒你可以预见。匕首刺入胸膛,你流出温热的血,光的绝望与不舍你都能看见。当光以身冲破结界,燃烧起来时,我看到你的颤抖,你丢下你的世界,毅然来到光的身边,一起直冲天际。
我没有永生,所以我无法接受毁灭这种清洗方式。生命所有的灿烂光华,全因无常而起,因为短暂,才用力活着。可我,在看完『东京篇』之后,原谅了那个作为安倍晴明的你。这感情很是混乱,你,其实终究只是你,漫漫历史中转变的种种身份只是撑起时空的支点罢了。原来我最想看到的,不过是你穿着白色狩衣站在罗城门的顶端,在光的笛声中轻盈舞动,红色鬓发飘起,眼波流转的模样。说什么万岁安乐,那种沉重如枷锁搬的责任不要只是一个人承担,就交给大家去刻画描绘吧,我多么高兴,你终于能为自己活一回。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阳光刺痛我的眼睛,刺得我快要流下泪来。我把手遮挡在额前,慢慢平复。
与旁人,我不过是个莫名其妙的旅人;与自己,却是从心底漾开的感动。景色二字,景,终究是静止的,是否能活色生香,全在看着的那个人。你觉的无聊,它便黯淡,你心有所动,它便熠熠生辉。

所以,我不会拿平安神宫去与故宫做任何愚蠢浅薄的比较,之前看到此类游记时真的快扶额了。。。竟然说“看过故宫,这里也没啥好看的”。我很想说,那你何必来呢?根本就不是同类的平行世界,你硬要做比。无差别旅行,真心浪费钱浪费时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里是神乐殿,每月的1日、15日、19日的9:30,在相应的祭祀仪式上,会有空灵的“巫女舞”。很遗憾自己错过了,真的非常想看。。。第二张图是在网络上找的。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在官网日志上找到很美的图,一并放上给大家看看。关于平安神苑,留到下篇的特辑中介绍,非常喜欢的地方,想好好写。

至于我前面在自言自语些什么,想知道的可以去看看《御伽草子》,历史向的动漫,一向是我的大爱,更何况与平安朝有关。此漫很冷门,不喜勿入。画风非常特别,浮世绘般的笔触,我觉得很美;剧情与诸多历史及传说相关,又有玄幻与穿越,再以淡淡的感情串起,看完后久久回不过神来。尽管我的晴明大人在里面有被设定为反派的嫌疑,但也不能简单用善恶来区分。再者,三木真一郎的声音太好听了,略低沉,语调平静,带着淡淡忧伤。难以想象与死神中的店长大人是同一个声优,完全两个style,要说薄樱鬼里的土方副长还比较接近。

在苍龙楼前,那一瞬我真的恍惚到了。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另外,前面提到祭典,平安神宫最盛大的祭事莫过每年10月22日的“时代祭”,是与“衹园祭”齐名的京都三大祭之一。这项祭事一如京都居民希望复兴京都而修建平安神宫一样,维新结束都城迁到东京后,京都人口锐减,当地居民害怕再不作任何努力的话,他们的城市会逐渐衰落下去。当时的想法是组织一次游行,再现京都从平安时代初期到江户末期的风俗。
我想也许是因为活动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这项祭典得以延续壮大。演变至今,共有18支再现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队伍参与游行,总人数已达2000人左右。巡游队列会从平安神宫出发,抵达京都御所(这里是古时的皇宫),以御所为起点,循绕市中心,途径京都市役所(相当于市政厅吧),直至返回神宫。
这一千多年间的文化变迁,以及日本各时代服装的沿革可以看个尽兴,还有那些推动历史发展的重要人物都会在队列中一一出现哦~ 仿佛一轴斑斓的时代画卷。据说游行时所有的物品道具都根据详尽的研究加以仿造,运用相同材料加以制作或着色,以重现其本来面目,就像一座“行走的博物馆”。
照片是我住在晴鸭楼时,在书架上翻看到,于是用手机翻拍下来的。这个时间如果你在京都旅行,并对此感兴趣的话,请一定一定不要错过呀~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出了神宫,饥肠辘辘的两人懒得再找食店,不远处刚好有家蛮大的7-11,大肆采购一番填饱了肚子解决一顿中饭。歇息充足,起身前往伏见稻荷大社。
骑着脚踏车,猪头带我穿街走巷。山路虽有些累,但遮荫好,很凉快,反正是变速车,也没什么关系。真心是三步一寺院,五步一神社的地方,天上要是掉只苹果下来,砸到的估计都是那里面的人。。。我与青莲院不期而遇了~记挂着主要目的地,没法多做停留,只是门前小小的驻足,也让我印象颇深。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禅意满溢的画面,就算是作为拍摄者的我,都沉醉了进去,整理照片时盯着看很久舍不得移开。文字和语言所无法抵达的彼岸,大概描述的就是这种状况吧。。。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回头再看一眼,才离开,想感受的东西太多,只恨时间太少。冲下山坡,心情无比明亮,我并不知道知恩院就在不远的前方,偶遇这种事,总是伴着惊喜。
日本的寺院体系是,每个教派下以总本山德大本山,以大本山统摄其所属各寺。净土宗说通俗点就是“向往他方净土”,由于平安时代末期战乱频繁,这派的念佛法门简单易行,于是在民间迅速扩展普及,至今仍为日本佛教最大宗派之一,大小寺院大概有7000+,所以知恩院的地位可想而知。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依然只能在门前停留片刻,门楼高耸,暗沉的棕木色一派庄严,瞬间被这巨大恢弘的气势压矮了。。。我不禁很白痴的“哇了”一声。。。。=  =|||
阶梯上站着四位来京都修学旅行的少女,老师正在不远处打算替她们拍照。我飞快地按下她们青春飞扬的身影,激荡得身后这厚重悠远的历史也年轻了几分。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嘴角挂着笑意转身离开,猪头指挥我拐入小径,没想到立刻闯入一个奇妙的小世界。阳光洒满的午后,连虫鸣都没有,安静非常。这条小河难道是高濑川么?水流轻微流淌着,不留意的话几乎是静止的。河道两边的住宅错错落落,由小小的铁桥相连,脑袋里不由得蹦出“好可爱”三个字。。呀。。。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我把车停在桥边,小心翼翼走到桥面上,没塌掉,太好了-  -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呀,当然不会塌掉。。直直望向远处,那一片树木茂盛,草长莺飞般的斑驳耀眼,不由得手搭凉棚眯了眯眼睛。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猪头在远处朝我大喊,在前面等你哦!呀。。要快点了呢,不能总是这样什么都当宝似的一再停留,要几时才能到稻荷大社。。。托脚踏车的福,这些是靠脚走和坐电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经过的地方,这两天真是赚足了~我喜滋滋的拍下这张拐角处的小风景,继续前进。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按地图所指,稻荷大社就在不远处,正走神,突然来了个上坡,正费力坑次坑次骑着,轨道警告的信号灯连声招呼都没打就叫了起来,吓我一跳,看来是过不去了,死猪头为啥老冲在我前面。。。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一辆京阪电车飞速驶过,栏杆抬起,我停步站在铁轨上呆呆望着。上海也不是没有这样的轨道,但为什么就没有这种时空的连接感呢?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一路骑来,其实蛮远的,但一点点都没觉得累,反而像个笨蛋一样兴奋不已。这就,到了呢。。。。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穿过第一重鸟居,把车停在记录着供奉者姓名的木牌后,整理下衣服往里走去。道路两边有章鱼烧和鲷鱼烧的小摊,有点饿,但拿着吃的往里走貌似不敬,还是决定出来时再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终于来到这里了呢~传说中的稻荷大社!梦幻般的神明之地。所谓“稻荷”,一定与农业有关,所以这边是祈祷五谷丰登的农业之神的所在地。当然啦,衍生开去,生意兴隆、交通安全、学业有成等愿望也可以一并表达。稻荷的主祭神是“宇迦之御魂大神”,在日本的神话传说中是斩杀了八岐大蛇的素戋呜尊的儿子,主司农业和商业,使者为狐狸,所以只要在日本看到供奉着狐狸的,那一定是稻荷神社。
整个稻荷大社内有很多狐狸雕像,每只表情不一,嘴里所衔好像也不一样,全部收集全的话应该很有乐趣。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表情。。。非常的威严 =  = 狐狸神,您好。。。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伏见稻荷大社据说早在奈良时代就已存在,相当古老,位于全国4万多所稻荷神社的顶点,地位之高,难怪香火旺盛,连天皇家也不例外~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经费充足自然就富丽堂皇,这些装饰,细看起来,超级精致的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鸟居型的绘马做足特色,只是往上面写字会有点困难吧?艳红一片,不能久看不能久看,会晕。。。。。。。。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地位高的神社,总是大小祭事不断,这里当然不例外。碰上即将举行本宫祭和田植祭,献灯之事自然也要展开~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拜殿内在举行接受奉纳的祝祷仪式,神官手拿一本书样的物件与来奉纳的三位信众交谈着什么,接着端坐上殿前嘴里念念有词,音调如同咒文般。我傻傻的看着这一幕,继在平安神宫首次近距离目睹巫女后,又在这里第一次亲眼见到头戴乌帽子的神官了吗。。。。。。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不能乱拍照的,我只能站在一个我所认为不失礼的距离,尽可能拍下这一场景。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继续往上走,终于要进入稻荷山的领域。我不知道为啥竟然没拍整体参拜图,只得在网上找了一张。绵延而上,整个走完到顶峰共4公里,耗时2小时。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知道为什么前面的绘马是鸟居型的了么?站在这神域的入口,“千本鸟居”的起点,禁不住感叹,就算全地球,也是独一无二的。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习俗起源于江户时代,前来此地许愿的人们往往会捐款在神社境内竖立一座鸟居来表达对神明的敬意,形成了数量惊人的大小鸟居群。
于是一段绵延不绝的神奇旅程也就此开始啦。。。。猪头同学,同样的场景埃~你就不能稍微像奴良陆生这样帅点儿么。。。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新或旧,一开始还有不少游人参拜者,渐渐的就人烟稀少起来。也许你会觉得这些景物看着都相似,但如并非身在其中,实在难以感受我当时的震撼于万一。那感觉真的真的太神奇了啊。。。。
特地作旧了这一张,当作桌面,天天看着依然能清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鸟居的奉纳费,飞快换算了下,最最大的那个看起来也并不离谱,二三十万的样子,也就是一笔新房的装修费╮(╯▽╰)╭对于一个有信仰的国家来说,这样做有意义得多不是么~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大社中最萌的地方,狐狸脸绘马。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被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恶搞成各种奇怪的样子,超级卡哇伊。。。。。。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猪头开始泄气,我却还是元气满满。我说,要不你在这里休息休息等我吧,我还想往上走呢~ 是啊。。。。向往许久的地方,来之不易的机会,我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折返。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渐渐,真的一个人都没了。两只乌鸦掠过,发出低沉诡异的“啊”“啊”叫声,风吹过,不由微微起了层鸡皮疙瘩。。。。。。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鸟居依然在蔓延,没有停歇的迹象。这些“门”连成巨大的结界,把我包裹其中,外界的声响,外界的样子,我已经统统听不到,也感觉不到。只是想不停走,不停走,像着了魔一样。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完全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四周充盈着的,是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中才有的清冽大气。日本的古老神社和寺院多建在山上,自古就有的“山岳信仰”使得这些地区成为圣域,尽可能地避免了外力破坏。这些浑然天成的圣域,极大吸收了自然的灵气,身在其中,我绝对相信这里有神明存在。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也许是对我不放弃的赞许,天神大人让我见到了圣域的精灵。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她(长得好漂亮我觉得是女生呢)一直盯着我看,在那样的氛围中,这眼神甚是庄严。我心里没有鬼,所以不用畏惧,我温和的看向她,说,你好。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她轻轻来到离我不远的地方,半藏在鸟居后,轻微叫了一声,便静静看向远处。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还是只麒麟尾的喵呢。。快门发出响亮的喀嚓声,我有些不好意思,周围太安静了,而我是个贸然闯入的客人,我不能打扰这一切。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野生的他们,竟然都好干净好漂亮,神情那么淡然安详,对于陌生的我,也一点都不害怕。这该是在一个多么没有伤害的环境中长大才能如此啊,想起在自己的那个城市挣扎生存的流浪猫们,感叹不已。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天色渐暗,和猪头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往上应该还有好长的路可以走,不过来不及了呢。下次哦,下次我一定早些来,好好全部走完,听遍所有的风,看尽所有的景,再来对你们说,你好。:)
挥别这些美好的生灵,我转身打算离开,悄悄回头再看,她也转身往更远的山上跑去,小小的身躯,一路轻行。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附上稻荷大社的夏祭场景,是红豆姑娘在微博上转给我的。很奇妙对不对?仿佛有化成人形的妖怪混迹其中,是否,有一个带着狐狸面具,叫银的少年,手腕上绑着布带,布带那端,是否也有一位叫萤的少女呢?萤红着脸说,好像约会一样呢。银拖长了尾音,宠溺的说,就是约会哟~
知道我在说什么?没错。。是《萤火之森》哦。。。。。。:)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好喜欢这样的旅行,每一天都富足无比,从心底高兴着。
一路轻快的返回市区,在四条大桥的岸边稍作停留,傍晚的风好生舒服,同猪头分吃一盒章鱼烧,真的饿了呢。鸭川永远是野鸭和苍鹭们的家,就在眼前捉鱼甩水嬉闹游泳,想拍,却离得太远,正懊恼着,一位爷爷和一位大叔搭伴来到岸边,扯碎了切片吐司开始喂它们。鸭们见状,摇晃着屁股排队游过去,三两只苍鹭也傲娇的靠近,我拎着相机快步追赶,真是太好了~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里并非动物园,它们只是在市中心悠然栖息,真的,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城市,无法形容的喜欢。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三条大桥终于再一次映入眼帘,我对猪头说,看到它就觉得好安心,因为我最熟悉它,每天都要和它打招呼,今天,同样的,我回来了。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晚餐想着要犒劳下自己,中午也没怎么好好吃。去年对着鸭川发誓说一定要去先斗町吃一顿,所以,我来实现誓言了~╮(╯▽╰)╭今天,我们吃寿喜锅。就这家了,背了一天相机已经很累,所以统统手机的干活,再说这么暗,单反也派不上用场。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这九条葱怎么看也和上海菜场里卖的大葱差不多,为啥口感就能这么天差地别。。。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狭长的小店铺,居酒屋的感觉。特色是牛和鸭,招牌上一目了然,当然啦有中英文菜单的,问伙计要就是~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伙计拿上葱盒,送上小食,又可以大口吃九条葱了,嘿嘿。。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第一次吃鸭肉相关的色拉,没想到非常美味。细细的白洋葱垫底,鸭肉七分熟,淋上千岛酱,上面覆盖切得很细的葱白。不冲不辣,只有爽脆和鲜香。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同样特别的鳗鱼烩饭,汤汁勾过薄芡,搅拌开后,鳗鱼的香味飘散开来,烫烫的入口,一天的疲劳都消退不少。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主打的牛肉寿喜锅来了,堆得满满小山包一样。伙计帮我们浇上汤汁,加两勺黄糖,点开火煮起来就是。竟然还有放黄糖的,头一次见。吃着其他饭菜,没一会儿就煮妥当了,牛肉可不要太熟了,老了不好吃。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往蛋液里加了两把葱丝,狠狠裹满牛肉,塞进嘴里,哦塞。。。。好好吃~ 这圆满无比的一天啊,好杏糊!

京都。『此去经年』。平安京的旧岁年。



最喜欢也最难写的一辑终于完成
累趴。。长舒一口气
起码对得起自己了

如你也喜欢,请不要介意的继续给评论吧~
绝对不坑,一定更新完

--未完待续--

下一章
特辑。半夏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