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玉堂春》的镜头切换 高彤 叶少兰

(2009-11-28 22:59:04)
标签:

《玉堂春》

镜头切换

高彤

叶少兰

杂谈

聆籁凡子

娱乐

分类: 聆籁轩赏戏闲话

    11月18日(周三)的《CCTV空中剧院》,播出了纪念梅兰芳诞辰115周年演出活动中由海峡两岸的京剧演员携手演出的一台折子戏专场,分别是刘伽后(台湾,魏海敏的弟子)主演的《生死恨*夜织》一折、高彤尚伟主演的《三娘教子》和叶少兰、魏海敏(台湾)、黄世骧、刘元真联袂演出的《玉堂春》。看过这场录像感觉很过瘾,真有如饮醇缪之感,畅快淋漓。这样的感觉是从四个方面得到的:第一是《玉堂春》在转播过程中的镜头及画面的切换构思精妙,运用恰当,基本反映了该剧的戏剧冲突和演员的精彩表演,堪称样板;第二是高彤颇具马派特点的表演使人感受到了马派艺术传承的新希望;第三是叶少兰的表演艺术日益精进。他所扮演的王金龙脸上、身上处处是戏。看这出戏时,我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出神入化的表演所吸引;第四是欣赏到了并不经常演出的、梅派风格的《三娘教子》和《玉堂春》。
    一、《玉堂春》的镜头及画面切换的运用勘称样板
    这次看魏海敏、叶少兰的《玉堂春》之所以过瘾,首先是演员的表演精彩,同时也和电视镜头的切换运用的恰当,准确及时地呈现精彩之处有关。
    《玉堂春》是出青衣唱功戏,主要看点有二,一是苏三的唱腔,这出戏几乎囊括了旦角的全部西皮唱腔,唱腔优美动听。苏三身为囚犯,其性格和经历都使她无法象陈三两那样敢于在公堂上进行抗争,戏剧冲突不能体现在她的身上。没有了戏剧冲突的戏有较难吸引人(如:新改编的《西施》一剧),于是,作者极其聪明的把戏剧冲突设计在了王金龙和刘秉义两个人的身上,通过两个官场老手暗藏杀机、戏弄调侃年轻的上司来表现戏剧冲突,并使得此剧趣味盎然。
    通过电视手段转播戏曲的时候,电视观众是通过镜头的视角来欣赏剧目的,镜头和画面切换运用得当可最大限度地体现剧目的魅力,同时对观众的欣赏力起着引领,强调和提高的作用。此剧镜头和画面切换运用的得当、及时,凸显了戏剧冲突。剧中王、刘、潘三人的很多心理活动要通过表情、眼神来反映,但因三个人的位置相距较远,如果用全景势必只能观其身形而无法看清脸部表情,故运用了七次双画面的处理,全面记录三个人(主要是王、刘)表演的精彩之处,充分发挥了通过电视手段转播戏曲的优势。
    此次双画面形式的处理也有新意,一改往日画中画的形式,不做任何的修饰,只是将整个荧屏简单的一分为二,处理画面简洁干净,既把演员的眼神和表情表现得更加清楚,也不干扰电视观众的注意力,希望今后更多的采用这种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从此剧的转播中可以判断出电视导演张弛是个熟知京剧、业务娴熟,且非常敬业,此前对此剧的镜头和画面切换必定做过精心的设计(再举一例:叶少兰在此剧的表演中有很多的创新,此次转播中镜头总是在一个画面中表现叶、魏二人,使得叶少兰的表演记录得比较完全)。从电视上看,他尚年轻,可算得上电视观众的福音。希望他坚守在戏曲转播岗位的时间更长一些,为电视观众送上更多的电视转播的佳品,在此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年的10月份,我曾就有些电视转播对部分剧目的精彩之处不能完全体现的现象提出过改进建议,并以《玉堂春》举例。而这次的录像中,对我涉及到的那个情节,进行了完整的记录,从苏三起唱“大人哪”这句时,画面就一直对着苏三、王金龙和刘秉义三人,长时间里不做任何切换,直至这句回龙唱毕,使观众完整地欣赏了此处的精彩表演。不知是央视听取了我的建议的结果,还是我的欣赏角度和电视导演不谋而合?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令人高兴。呵呵!
    这出戏在转播过程中也小有瑕疵,就是对着刘秉义的电视镜头一直在微微的颤动,令人的视觉有些不舒服,希望今后能予避免。
    二、高彤是棵好苗子
    高彤是北京京剧院的的老生演员,师从张学津学习马派艺术。此前,从电视里看过他的《九更天》、《春秋笔》和《胭脂宝褶》。从这几场演出看,高彤的进步明显。在《三娘教子》中,他的唱、念、做,均颇具马派韵味,而且,扮相也与马连良有几分相似。从目前的剧坛上看,老生行当中的马派有些落寞(谭派也是如此)。一是上演的马派剧目较少,经常看到的不过是诸葛亮和乔玄,听到的则是“习兵书”和“劝千岁”(央视以前曾播出过张学津、朱强的《十老安刘》和张学津、王蓉蓉的《苏武牧羊》),这《群英会、借东风》和《龙凤呈祥》两出剧目只是体现了马派的唱和念的艺术,难以反映马派艺术全貌。二是活跃在舞台上的中坚力量中,朱强的影响力似乎不如奚派的张建国、杨派的于魁智、李军、张克(当然,由于我在天津,对北京等地的剧坛的情况不甚了解,以上的判断仅仅根据我看到的电视转播、报刊报道、网友评论及个人感受做出的,难免有偏颇,谬误之处,恳请众位戏迷斧正),而高彤最近的表演令人眼前一亮,在新生代京剧人中其实力并不输人,只要他能刻苦学习,勤于实践,假以时日,其必为传承和振兴马派艺术的中坚人物。
    三、叶少兰的表演臻于化境
    今年从央视上三次看到了当今叶派小生掌门人叶少兰演出的《玉堂春》一剧(其他两出是李佩红和张慧芳的苏三),可以看出他每演出此剧在表演上都有变化,这种永不自满,不断完善、精益求精的态度非常令人尊敬。
    我认为叶少兰在“表”的方面已经使叶派小生的表演艺术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在研究生班10周年汇报演出中,叶少兰曾为王蓉蓉助演《西厢记*长亭》一折中的张生。两位珠联璧合的表演,把一对离别之人的痛苦和愁绪演绎得淋漓尽致,是我所看到的这出戏里最为精彩的一场,至今记忆犹新(当然,我有这场戏的录像,反复看了多次。某次,我爱人看过一遍后,竟又接着再看了一遍)。当表现张生和崔莺莺最后离别的时刻,二人无一句台词,无一句唱腔,无一个繁难的动作,仅凭借神情和微微颤动的水袖,使表演进入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化境,赢得了此前已被带入情境的观众的热烈掌声。叶少兰“表”的艺术魅力可见一斑。叶少兰在《玉堂春》一剧中,不仅身上、脸上、眼睛处处是戏,就连手中的那把折扇上都有戏,它随着苏三叙述内容的不同,摇摆的节奏、幅度和停顿的时间也不同,来表现出王金龙不同的心理活动(另文详述),他的表演已经具有了使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完全吸引的魅力。
    叶少兰今年虽已66岁,但嗓音、扮相和精力仍令人欣慰,希望叶少兰能早日将叶派小生的剧目进行整理,将尚可动得了的剧目进行示范演出,为后学者留下叶派小生艺术的摹本。以前曾有过“晚霞工程”和“彩霞工程”,希望有关部门能为叶少兰等这些流派的亲传弟子们也搞个“工程”,尽可能多的记录下各流派的剧目、折子戏、片段或是唱段,充实京剧艺术的宝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