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氏文史园
梅氏文史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3,541
  • 关注人气:5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学达:家乡沦陷——被侵华日军占领

(2016-11-27 11:12:32)
分类: 梅氏群落
追忆被遗忘的抗战老兵之十


家乡沦陷——被侵华日军占领

 

梅学达


梅学达:家乡沦陷——被侵华日军占领

 

侵华日军为了切断由滇西20余万民工于193712月至19388月,用血肉和汗水铺筑赶修出来的滇缅公路——重要的国际运输线,于194238日在仰光登陆。时隔4日,我国成立中国远征军近10万兵力,派往缅甸与英缅军协同作战。因缅政府存有戒心,集结于滇西的远征军未能及时入缅,在远征军尚未全部入缅时,先头部队日夜兼程,第200师在洞吾未及布防,即与日军发生剧战,因联合指挥失控,配合不好,虽有远征军200师戴安澜师长等率部奋力英勇拼搏,敌人施放毒气,戴安澜负重伤后牺牲。428日,日军56师团攻占腊戌,截断远征军后路。远征军失利仓促撤退。日军攻占腊戌后,即以113机械化联队直向滇缅边境侵犯。53日攻陷畹町,午后遮放、芒市相继沦陷。日军妄图东进占领昆明,54日,以飞机27架、24架两组先后分别轰炸滇西重镇保山县城。下午6时,日军113联队装甲车、坦克侵入龙陵县城。当天上午,龙陵县长杨立声携印信带领政警10余人,退到象达、禾木树,后至怒江东岸乌孟村。55日,日军113联队装甲车、坦克伪装与商车混行至惠通桥,我远征军工兵配合守桥熄峰部队将江桥炸毁,利用怒江天险阻击敌人。上午10时左右,我36106团几乎与敌军先头部队同时到达惠通桥边东岸高地,敌我双方为争夺控制公路两侧的最高山顶,展开激烈战斗。第二天我36107108团陆续赶到投入战斗,彻底歼灭东岸之敌,牢固地控制着怒江东岸,利用怒江天险隔江对峙,堵死日军东进。整个怒江以西,遂成为日军占领的沦陷区达2年半之久。

194254日,我到大寨私塾上学,下午3时许,突然天空中雷鸣般的嗡嗡巨响声大作,抬头一看,数十架有太阳膏标志日军飞机27架和24架先后两批次,3架一组从空中掠过,向东北方向飞去,不久又从东北向西南方向返回。我在小学六年级时,曾参加过抗日宣传和防空演习,思想已意识到这是日军入侵的象征,但当时还不知道是轰炸保山城。到了夜晚,从西边芒市方向传来不规则的爆炸声,抬头望去,西边红了半边天,人们互相说着“日本侵略军已占领芒市”,一会儿又有人说:“日军要进象达了”大家心里都十分紧张,不约而同地各自回家准备逃难。当时寨子上有人主张逃向东南方向的田边寨。我家也伧促收抬了马帮驼的驮子,父亲不愿意马上离开家,暂时留住在家。其他的人全部随着寨子上逃难的人流逃往田边寨。晚上刚安排临时在一户居民旁边的山林里准备住下。但谁也没心肠睡觉,都一直看着西边芒市方向红着的半边天,爆炸声仍在继续响,大家越看心里越紧张,有人提出这里还是不安全,太近了,又收拾往大硝河方向连夜摸黑走,又爬大坡,有些人走不动了把包袱一再减轻,不太重要的东西丢在凹子里,极其艰难地走到梁子寨,爬过小米地,到芭蕉河时天亮了,先停下来做饭吃。大人们议论后,派我和—位族兄梅学典返回家调查了解情况。当时只有14岁的我,因昨晚上一夜没有闭过眼,感到十分困乏,不断地打瞌睡、一边走一边睡着了,又不断地被磕碰着这里或那里而惊醒过来,只好紧抓着族兄的衣角走,许多时候连他也睡着了。到了傍晚才艰难地走到了家,留在家里的父亲说,日军尚未到象达,我同父亲煮了点饭吃,虽然惧怕心里并未消失,但在有经验的父亲身边,便什么也不怕了,可以放心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我和族兄把情况带到芭蕉河,因在这里又遇到溃退下来的散兵强拿走些东西,经商量后决定又退回到冷水河一个较辟静的小村寨住下。一住就在这里住了两年多,我们住在姓莫的主人家里,他们心地非常善良,待我们热情友好,时间长了就像是一家人,十分亲热。逃难在冷水河的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全家基本上是象达、冷水河两头住的人,老幼妇孺长期住冷水河,父亲年老不愿意离开家,就长期留在家里,我们几个半大人十四、五岁的三个年轻人,农忙时回家种田,维持简单再生产,以保障最低的简单生活。农闲时我还到大寨私塾读书数月。

日军侵占龙陵后,龙陵全县东至腊勐、南至平达、木城、西至河头、北至潞江坝,3459平方公里土地均成为日寇的军事势力范围。驻芒市、龙陵、腾冲的日寇占领军,均属日军15军团56师团(师团长松山佑三中将)指挥。师团部驻芒市,113联队(松井秀沽大佐——后升为少将)驻龙陵,重点放在战略要地松山及镇安、黄草坝一带,1942510日,由田岛寿嗣大尉任龙陵行政班本部部长,146联队(队长安部和社少佐)迅速进驻象达、平达一带,重点驻守平达火烧坡阵地。194210月,安岛大尉派驻象达,宪兵队长上田朴心驻平达。148联队(队长藏重大佐)进驻腾冲,田岛任行政班本部部长。56工兵联队(队长小宝中佐)流动于龙陵和腾冲之间。

1942546时左右,残暴的日军侵占龙陵县城,在城区进行血腥屠杀,不论老弱妇孺,逢人便用机枪、步枪扫射,当晚中弹殒命者160余人。10日派驻行政班本部,设立宪兵警察,网络部分地方绅首组织维持会。6月初成立龙陵日伪政府,设立警察局、警保总队,镇安、象达、平达等地相继建立维持会、自警团,网络部分地方绅士为其帮凶,助纣为虐,残酷地统治压迫人民,日寇任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广大人民在侵略日军的铁蹄践踏之下,惨遭劫难。在日寇占领的两年半时间中,据不完全统计,全县被日寇以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直接杀害我无辜平民6814人,饿死病死(有相当部分是患霍乱鼠疫病死)15868人,被烧毁民房9618间(幢),损失粮食357.8万公斤,损失物资折合国币3439.36亿元(约折合半开3.4亿元),大牲畜19272头,猪羊49572头,鸡19万多只,夫马劳役难计其数,还有荒芜田园,毁坏森林,手工业、商业基本停业,学校停办,青少年失学,科学技术停滞等所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日寇侵占象达后,一方面以象达原小学校为中心作为队本部,拆了一部份民房,抢修并逐步加固老街坡,大粟坡两个阵地;另一方面,很快网络纠集了地主乡绅组建维持会,利用部分反动分子充当其伪军头目,强征了一批社会青壮年充实其伪宪警,成立自警团,助纣为虐,统治压迫广大人民。居民一般的田地只进行简单的栽种和收获,无法进行施肥中耕除草等管理,粮食产量锐减,有许多耕地则放荒失收。因战乱内外交通阻塞,物资难以流通交换,商人到内地或到缅甸做生意的已经停止,物价飞涨,以半开计,每公斤大米由l角左右上涨到4-5角,食盐每公斤由3角左右上涨到5元,生活必需品,有钱也难以买到,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我们家有时煮吃点洋芋算一顿,调吃点苦荞面糊算一顿,还有许多人是找山茅野菜来充饥的,饿死病死成为平常事,还有鸡窝病(传染病)死了不少人。许多时候还要去当苦役,我虽然只有十四、五岁,也被派去挖路当苦役数日。家里养着骡马又做不成生意,三天五天又被派去或抢去驼运物资,因为十几匹骡马是我家的重要财物,我们为邀着骡马东躲西藏,伤透了脑筋,最后还是藏不住,有时被发现后抢走的,有时被维持会强迫派去永不回归的,我家的十几匹骡马,待到把日军赶走时,只剩下三、四匹了,农业粮食收成锐减,到缅甸做生意是做不成了,平时到缅甸做生意的人,谁也不敢去了,眼看着全家的各项损失确是极其惨重,唯一值得宽慰的就是全家老少近20口人尚能保全生命合家团圆。

日军侵占龙陵和象达后,我的思想上感到了极大的屈辱,但是我们这样赤手空拳的少年,能够做什么呢?也听说朱嘉锡组织了抗日游击队,并有族叔梅有辉亦参加为其成员,并且听到几天在这里打击日军,几天又在那里袭击日军,隔一段时间又来攻击、骚扰一次驻象达的日军,但只听到枪炮的响声,从未见到过游击队。也曾经产生过一些幻想,希望能有个机会去找游击队,游击队会不会要我们这样的少年,但机会一直没有到来。每次听到抗日游击队来袭扰驻象达的日军时,希望把日军消灭或赶走,但总是黎明时枪炮声又停止了,希望还是没有实现。1944年春,算是驻象达日军最后的猖狂一跳,日军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到蒋家新田抓走了马友良(因逃难其家属住在蒋家新田),据说是因马友良私通抗日游击队。过了几天,日军又突然到大猪草凹抓了我的一个族兄梅学云,也说是私通抗日游击队,这两个地方都是象达极偏僻的山区。时隔不几天,日军又到我家住的常安寨抓走我的族叔梅有禄,因其弟梅有辉是抗日游击队的成员。其他村寨的也被抓了一些。清明节前后的一天下午,我身上带着一根赶牛的篾索,准备上山找牛来做秧田,路过大栗坡边的接龙处时,正遇上几个日军带领着十几个民夫,有的是南海寨我相识的人,日军把我挡住搜摸了我的全身,唯一的只有一根赶牛篾索,硬说我是游击队,把我扣着不准走开。我反复说明我是去赶牛来犁田,都不信。当民夫的几个南海寨人看此情景,都主动前来为我证明,说我是良民,真的是去赶牛来犁田,才勉强把我放走。我犁田后回家,当天晚上滇西远征军开始打响了攻击驻象达日军的战斗。在此前这段时间里被日军抓去的马友良、梅有禄、梅学云、梁志朝、粱富朝、蒋庭发、蒋元生、蒋富贵、陈二等十余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的。其中马友良受罪最多,死得最惨,在关押期间,受尽了吊、打、灌水等各种酷刑,甚至用滚烫开水从他头上倒下,割断其四肢,使其受尽极大的痛苦后惨死,身子被砍成若干块,最后用火烧成灰烬。真是灭绝人性,惨绝人寰。其他十余人,受过各种刑法后,被集体屠杀在老街坡背后,集体掩埋。后来才知道这些真情,一方面增强了我对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日军的刻骨仇恨;另一方面从思想深处庆幸我免遭一劫难,与死神擦肩而过;同时对在关键时刻勇于为我证明一再说好话的南海寨几位熟识的人从心底里深深地感激他们。

就在这一段时间,我还发生过几件奇遇的事。第一件是我远征军反攻开始后,枪炮是天天响着,打得很剧烈时,我们全家人都不敢出去而躲在家里,还认为厨房这幢房子地势较低安全,全家人都躲到这里。驻守老街坡的日军可能误认为我家有中国远征军,从老街坡发射炮弹击中我家的厨房,打烂了其中一格,我的脚不知怎么硑破了点,微微出点血,其他人都没有伤着。天是下着雨,不修理就影响全家人的生活,因为我身体轻便,脑子较灵活一点。平时也经常上房顶做拾漏等事情,父亲还是叫我上房顶去修,正在房顶修屋时,又被老街坡日军发现,用机枪扫射来,瓦片打的响,我快速拔腿从屋檐跳下,因屋檐离地面只2米多高,未伤着。经过几次爬上爬下,暂时简单抢修后不漏雨就行了。第二件是虽然天天枪炮响着,但是庄稼节令不能等枪炮不响才种,只能是白天枪炮响得不十分剧烈的情况下,抢时间去做田栽秧,我在做田时,有的时候突然从日军阵地大栗坡响起扫射来的机枪声,几次迅即躲到田垦脚下,虽打得水花四溅,但都幸运从未伤着人。第三件是日军已败退出象达,远征军已推进到象达和芒市中间的光坡粱子,光坡阵地经常受到驻守芒市日军远距离的山炮射击,近处还有左侧黄草坡日军阵地的监视和袭扰。驻守光坡阵地的远征军,为了加固工事,一天,我们在大坡脚自家田里薅秧除草时,来了一个远征军的班长,把我们叫去当夫,还有一些其他的人。为了赶走日寇,没有一个推辞的,一起走到小矿山,拆下一间刚竖起尚未装修的木屋架,每人抬上一根楼楞或粱木料,送上光坡阵地上。班长领路,我跟在他后面,其他的顺序在后,一路上,日军的山炮不断地射来,但都落在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大家都无所谓,管不着,走到接近阵地时,突然听到天上的唰唰声,班长有经验立即卧倒,我迅即放下木料,跟着班长卧倒,当即看到炮弹离我约一米远,落在地上却不炸,只听得嗍嗍声响着翻滚下凹子,班长叫我们赶快回去。回来一路上路边呈现着许多炮弹坑,许多小树齐腰斩断,看来这些炮弹明显是冲着我们一伙抬运木料的人射来的。我们大家都庆幸全部安全返回,特别是一发炮弹落在我们身边却不会炸,大家都永远难以忘却。

滇西远征军16万人西进,滇西广大人民忍受一切痛苦全力支援,出动民夫二、三十万人、马帮百万匹、牛帮一、二十万头,投入支前运输,筹集粮食上千万公斤以及大量草料柴薪等各种物资。在军民紧密合作下,由1944511日强渡怒江开始,至1945119口收复畹町,将入侵滇西日军大部消灭,少量赶出国门。创造了抗日战争中的辉煌业绩,摘掉了滇西怒江西岸广大人民的耻辱帽子,挖掉了千百万人民的一条苦根,为人民创造了安居乐业的良好条件。


——摘自云南龙潞梅学达先生著作《艰辛历程映春晖》第三章

【云南龙潞梅伊男(梅学达侄孙女)授权,云南龙潞梅红(梅学达孙女)提供,湖北梅放翻录。2016112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