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氏文史园
梅氏文史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3,164
  • 关注人气:5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礼部君年谱(梅钟澍)

(2013-07-27 20:44:16)
分类: 梅氏精英

礼部君年谱

                   (孙) 英杰  谨撰

嘉庆三年戊午(1798)府君生

府君讳钟澍,字霖生,一字苏民,姓梅氏,世居宁乡一都晚紫村。康、雍之际,辅佐府君讳国栿,有兄弟五人,以力田起家,于府君为高祖。曾祖声远赠君,举三子,其季曰玉佩赠君,讳书笏,弃农服贾,遂自晚紫新塘脑迁居县城,是为府君祖父。考青云赠君,讳教章,诚信笃厚,克世其业,前妣谭太夫人生二子:长曰冰如府君,讳钟清;次杰材府君,讳钟灵,继妣杨太夫人视如己出,以是年十一月庚申朔,生府君县城北门寓庐,旋徙莓田。先是,吾梅氏自明永乐时,即卜居莓田。万历中,有讳灿然者官合江知县,父子并以文学科第著闻州郡。逮国朝康熙季年,家稍替矣,以田宅鬻诸他姓,至是玉佩赠君始以赀赎归,遂定居焉。君生苕颖、秀发赠君,喜曰:“梅氏久衰,他日其大吾门乎!”

四年己未(1799)府君二岁

五年庚申(1800)府君三岁

十月,叔祖斐泉君生,讳钟浚,青云赠君四子也。

六年辛酉(1801)府君四岁

七年壬戌(1802)府君五岁

始入塾读书,即知叩求故训,玉佩赠君欣爱之。

十一月,叔祖季南君生,讳钟汝,为青云赠君第五子。

八年癸亥(1803)府君六岁

九年甲子(1804)府君七岁

十年乙丑(1805)府君八岁

从冰如君家塾读书,颖悟端悫,不烦督责,与讲经义辄晓解,玉佩赠君暨青云赠君益钟爱之。

八月,曾王母杨太夫人卒,年仅三十三岁,府君哀毁若成人,族党异焉

十一年丙寅(1806)府君九岁

曾王父青云赠君继配张太夫人来归,府君牵裾依恋,终身不渝。

十二年丁卯(1807)府君十岁

随冰如君出应县试,知县王公余英奇赏之,目为圣童。

八月,从父芝仙君生(初名葆源,后讳锷),是为冰如君长子。

十三年戊辰(1808)府君十一岁

是年,冰如君隶学籍,侍读学士李公宗瀚评君:“君赐腥,题文援据精核。”於是玉佩赠君年七十有二矣,顾而乐之。

十四年己巳(1809)府君十二岁

十五年庚午(1810)府君十三岁

七月,玉佩赠君卒。

十六年辛未(1811)府君十四岁

青云赠君葺莓田书社,府君与冰如君从何先生焕问学。

马秋耘先生赠序:“嘉庆辛未,其尊人葺莓田书社,延何星田师课冰如、霖生。余与汤椿仙、李庐山、何春宾为之友,时霖生齿最稚,为学亦最勤。”据此,则马先生于何师当亦在弟子之列。是岁,府君与同学,后遂请业其门耳。

何先生字星田,一字梅庄,善化唐公仲冕尝志其墓,称为诗人。椿仙名昌寿,县学生,春宾名寅为,梅庄长子。

己卯七月,府君留京师,上冰如君书云:“得何春宾五月襄阳寄函,言仍赴北闱,今尚未至,鲁云师现馆何仙槎家。”按:府君从事鲁先生,当在十四岁以前,其年月讫不可考,故附记于此。

十七年壬申(1812)府君十五岁

十八年癸酉(1813)府君十六岁

始受学于马先生维藩门(先生初名昌培,字秋耘,道光二年举人,后官新宁县教谕),饫闻躬行实践之道,晨夕劬书不辍,为文章务深湛之思,先生虑其婴疾,恒宽假之。时李君隆萼亦来同学,与府君齐年。府君与李君趣向不同,而颇服其才智,自谓弗逮。李君亦谨事府君,严惮切磋,更历夷险,自丱角缔交,终身无几微之忤,人以为难。府君领乡荐后,久处京师,交游称盛。至数里中朋旧,则固莫夙于李君暨汤君昌寿云。

马先生赠序:“余少冰如二岁,兄事冰如,霖生亦兄事余。余苦贫,思欲授徒自给,霖生则遂奉其父兄之命,殷然来及于余门,逾三年迄,不能使之有所成就。明年,往从王先生游,而后成秀才。又明年,往麓山,从欧阳院长游,而后举孝廉。霖生固多得两先生力,而喜学则若自性生。”按:府君生平于马先生,服膺甚至,至垂为庭训。谓“吾于秋耘师,一生得力,汝辈相从,渊源世及,苟有寸进,皆当图报无穷。”又曰:“经师人师,得侍其侧,即聆謦咳,皆足猛省,宜及此时下气虚心,勉为受教之地。而先生赠序顾谦,抑若此嘉道间,师友风谊之笃,洵非近世所易几及也。

七月丙戌,青云赠君卒,遗命冰如君以不见子田成名为恨,宜为择贤师教之。子田,府君旧名也,府君益感泣,哀动行路。

十九年甲戌(1814)府君十七岁

二十年乙亥(1815)府君十八岁

二十一年丙子(1816)府君十九岁

从王先生开莹读书(字竹君,道光六年岁贡)。

二十二年丁丑(1817)府君二十岁

正月丁未,王母高太夫人来归。太夫人父讳光舟,字胜载;母梅太孺人,仍世力农,以端愿耆年见重乡里。太夫人生时,有曰者言“后当贵”,故胜载君常奇其选,年二十四始缔昬焉。晚紫村与芦葭坝接壤,两家多聚族而居,盖世姻也。

六月,出应省试,取入县学。学使者谢公阶树(字向亭,江西宜黄人)赏其文奖许甚至。

二十三年戊寅(1818)府君二十一岁

读书岳麓书院,从欧阳院长厚均游,与安化罗公绕典订交。

杰材君连年遘疾,驯至不良于行,六月庚午遂卒,府君闻之痛甚,请于院长冒暑归视。

九月,领乡荐,中式第四十名举人(《四书首题:“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次题:“中立而不倚”;三题:“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诗题:赋得“水亭凉月挂渔竿”,得“凉”字),座主为左庶子德厚公(字远村,满洲正红旗人)、刑部主事马公毓林(字西园,山东商河人),同考官为武冈州知州许公绍宗(字莲舫,陕西咸宁人,以翰林改授永定县知县,稍迁至凤凰厅同知,卒于官,有惠政)、县人潘君县春(花谷)、杨君文勋(翼卿)、袁君荣实(沩章)同举。是年,恩榜湖南取士四十六人,武陵刘公梦兰(觉香)、善化陈公岱霖(初名启伯,字荫棠),而益阳胡公达源(云阁),以优贡捷顺天乡试,尤与府君交厚。

十月,世父宣恩君生(讳镜源,字小霖,廪贡生,后官湖北宣恩县知县),是为府君长子。

二十四年已卯(1819)府君二十二岁

应礼部试报罢,遂留京师,馆副都御史庆阳公(芝岩)宅。

二十五年庚辰(1820)府君二十三岁

会试荐卷仍报罢,遂南归,课诸弟子侄者近二年,王君明桂(蕊楼)、沈君濂(莲友)相从问学。时重闱康健,冰如君年长,主持家政,伯祖母贺孺人又先娣姒来归,门庭雍穆,内外斩斩,各有常程。府君左右怡愉,曲尽忠养,事长兄有加,礼虽纤细,必谘以行。自京师归,陈筐箧于庭,悉发所储珍药果脯之属,乞分给亲故,权衡多寡,各当其意,终不自专。家人或有私请,辄笑曰:“吾道固如是也。”然府君自是恒羇旅于外,艰苦奔走不得宁处,故综其家居之乐,盖莫多于是时云。

道光元年辛巳(1821)府君二十四岁

十月,适张氏姑生。

二年壬午(1822)府君二十五岁

应礼部试,留京师。

是年,马先生领乡荐。

三年癸未(1823)府君二十六岁

会试荐卷仍黜,复与学正试亦见遗,遂归。

四年甲申(1824)府君二十七岁

闰七月,世父景宁君生(讳源,字肇森,初名智源,咸丰八年举人,后官浙江景宁县知县),府君次子也。

十二月,高王父玉佩赠君继配陶太夫人卒。

五年乙酉(1825)府君二十八岁

六年丙戌(1826)府君二十九岁

入都会试荐卷,罢归。

七年丁亥(1827)府君三十岁

就馆安化,应知县王公杏圆聘也。

八年戊子(1828)府君三十一岁

三十初度,马先生作序见赠,勖以进取。

九年己丑(1829)府君三十二岁

会试荐卷仍罢归。

新化邓先生显鹤(字子立,学者称湘皋先生),与府君后先以乡举出咸宁许先生门,至是来为吾县训导,相见甚欢。其兄耘渠先生显昌同居学署,宾从子侄多贤儁能文章,府君与马先生暨刘君基定,时相过从,气谊甚笃。而其时,环县城居者如李君隆萼、隆蔚兄弟(隆萼字劭青,道光十五年以拔贡举顺天乡试。隆蔚字劭棠,二十三年举人)、汤君昌寿、潘君世珩(字方泉,县学生,尝与冰如君监修学署,见《南村草堂诗集》)、曹君英浩(养吾)、范君本梓(字虚堂,均道光十五年举人)、廖君宗元(字子城,道光二十七年进士)类,皆醇谨敦笃,多为马先生弟子,故县中友朋,文字之乐号称极盛。其后府君久旅京师,不恒聚处,马先生亦出为校官,诸老辈多散去。府君或闲岁,一归荒江老屋,独居寡欢,然每见邓先生,必出所学以相质证,而邓先生亦动容加礼,欢集弥月,若惟恐其速去焉。

十年庚寅(1830)府君三十三岁

三月,徽州君生(讳锦源,字掬海,初名源,县学生,后官徽州府知府),是为府君三子,英杰父也。

湖北学政贺公熙龄,聘府君襄校试卷,以正月泛舟长沙,胡君烺侬(琦)、罗君白亭、贺公犹子笠云,同行旬日,守风螺山舟中,薪尽析旧桨供爨,因相与联床赋诗为乐。

螺山守风联句,用东坡“腊日游孤山访惠勤”韵:

东望江南南望湖,月光出入云有无(霖生)。

巨浪劈空作山立,大风吹水如人呼(笠云)。

辞家旬日别妻孥(侬),羊求李郭情自娱(白亭)。

龙口一泊竟三日,估舟无数相萦纡(霖生)。

垂杨江岸多田庐(笠云),陆处水处都不孤(侬)。

月色窥人入画舫,波声啮柁翻枯蒲,船头鼾睡操舟夫(霖生)。

卧起晨炊已日晡(笠云),安得化工掷大笔,改作万里乘风图(侬)。

布帆高挂五丈余(白亭),我身栩栩神蘧蘧(霖生)。

追逼风势如追逋(笠云),此景可歌亦可摹(侬)。

二月戊辰抵武昌,将发安陆,贺公出其寒香馆诗文,乞府君点勘,作诗答谢:

十二年前把臂论,别来泥爪竟无痕。

沩山月落云千里,鄂渚春寒酒一尊。

脱手诗篇花共发,照人眉宇玉同温。

相期不尽缠绵意,定有箴规古谊敦

府君亦出诗文请益,轺车所至,与陈君尧农(本钦)、何君晓峰暨胡君、罗君旦夕评阅,心神交瘁。每遇山川佳胜,辄相率跻攀,留连咏歌,翛然物外。尝一日,与诸君同游岘山,徘徊羊杜祠下,藉草携壶,欷歔凭吊,以寄其旷远之思。已而偏览习池张园(园为张文贞柬之祠堂)诸故迹,酣嬉淋漓,乐而忘返。盖贺公勤于治事,雅不欲以供张,重烦有司。故每试一郡毕,辄即日戒涂。至襄阳,独留憩於隆中,府君因得与诸君遨游岘首,徜徉竟日,以谓孟浩然而后罕此萧闲之趣也。(见胡君侬游岘山记)

十二月,贺公以母艰归,府君送至铜官渚乃别。

归家作述怀诗有“双眸识字赢深患,万事惊人逼壮年”之句。按:府君领乡荐后,连不得举进士,十年之中衣食奔走曾不获一日宁处,其阅历深矣,宜俯仰身世而唏嘘欲绝也。)

十一年辛卯(1831)府君三十四岁

三月,知县方公炳文履任,议举报节孝妇女,邓先生显鹤遗书,属府君甄采,表章幽懿,不遗余力。旋以撰箸文字,乞邓先生点定,以诗先之:

“感恩知己今何在?西望苍茫哭老成。(与湘皋同出许先生门)几辈星余弟子,千秋薪火付先生。醉登坛坫中原小,老剩文章海内行。并世况兼桑梓托,那禁低首向宣城。”先生次韵答诗云:“同是醉翁门下士,蹉跎老大百无成。传经喜见高足弟,觅句惭逢太瘦生。旧社寥寥秋雨散,新诗朗朗玉山行。孤军正怯偏师捣,愁对当前七字城。”按:府君生平于诗文致力甚深,既卒,适邓先生辑刊《沅湘耆旧集》走书,宣恩君求府君遗诗,云“辛卯岁,尊公曾以诗一册见示,经仆点勘归还。辛卯以后,所作必多,所诣必益进,惜仆未之见。”而宣恩君撰府君行状,则云君易箦时,尽以诗文付黎丈吉云、陈丈源兖,久未见还,今家无副本。同治中,先大夫刻之徽州者,率皆宣恩君掇于残烛之余,即当日经先生点定之册亦并散失矣,至可惜也。

府君既久困名场,自武昌归,与汤君昌寿读书山中,遂不欲北上。

邓先生赠府君诗:“闻霖生读书山中,其地甚幽僻,将往访之,即次见赠原韵:漂麦空嘲服子慎,逐鹿真笑郑康成。空山古寺知谁到,白日青天作么生?独起看云排闼入,偶然步月绕溪行。琅环亦是人间境,甚欲相从拥百城。”

是时,海内承平,士大夫靡然尚文,藻贵科第,非进士无所成名。张太夫人日以进取相劝勉,阴令冰如、季南两君与人私为质剂,以壮其行,府君意兴销沮,雅不欲往。会陈公本钦、劳公崇光走书敦促,遂以十一月计偕入都,留樊城度岁。

府君壬辰家书云:“迟之又久始抵樊城,沙洋以下,满目疮痍,饥寒所驱,流为盗贼。每扁舟夜泊,与尧农、辛陔忍寒团坐,以待天明。”又曰:“近闻江华妖人窃有骚动,第日妖人或无能为。所虑者,两广会匪与江湖流民乘机啸集,以助其势耳。当此之时,我辈得长为太平之民,保守旧田庐,使合家免于冻馁,亦幸矣。”按:道光中叶,领峤南,骆越、滇、黔诸山中,奸宄亡命,乱机牙檗,隐伏潜滋。而当事者幸祸不自我发,相与粉饰弥缝,以蕲苟免无事,盖是时吏治敝久矣。府君独于萧条旅之中,烛照数计,引为深忧,诰诫家人,自甘落寞。不二十年,“洪杨之难” 果发于金田,领犯长沙,东南糜烂,海内无宁宇,即吾家旧庐亦几不自保,祸乱之成犹幸君不及觏。噫!府君殆有先见之明哉。

十二年壬辰(1832)府君三十五岁

正月辛亥,由樊城赁车行。行二千里,皆积雪满地,弥望无际,府君与陈公、劳公,昼则扃卧车中,执卷吟诵;夜宿孤馆,寒气凛冽,手足皲瘃,犹帷镫作书,不肯少辍。或中宵戒行,朔风搴帷,霜月晶皎,辄相与拥裘团坐,忍寒待旦。俄而朝暾融融,冻解雪消,则车轮濡淖中往往而陷,备极危苦。二月戊寅朔,始抵京师,府君生平十上公车,此次风雪首涂,计行八十余日,其劬瘁盖未有或过者矣。

左公宗植《祭陈尧农同年》文云:“岁在苍龙,余游汉皋,君来访,余从梅与劳(元注:谓霖生,庶常辛陔中丞)四人联床,絮语中宵。”按:是年会试,四书首题“君使臣以礼”,闱中主司多忌讳不取,抉发反面,府君文独以此见摈,陈、劳二公成进士府君仍留京师,其同访景乔舍人,当是入京过襄阳时事。舍人客襄阳久,具见《慎庵诗文集》中,而此云汉皋者,或以襄阳在汉南,可通称与。

会试落第,府君仍留京师。

七月,冰如君卧病弥月,屡濒危殆,斐泉、季南两君复各殇一子,府君得书,惊愕累日。

十三年癸巳(1833)府君三十六岁

会试荐卷仍黜,邓先生显鹤寓书,勖以远大之业。

送别遂已三载,思仰何言?春闱榜放,知贤者又复坦率,区区一第原不足介意,而局外人闻之,翻觉惘惘,则以科第不足重人,而人自足以重科第,故不能不重有望于贤者也,即拟驰书慰问。又闻琴从遄旋,是以不果,比从令兄问讯,知仍留都过夏。阁下好学深思,通才卓识,非时流所有。人海中四方瑰奇,抱道之士往往错处,请师结友既易为力,而又市肆多古籍,借读就抄,皆足以震发神志,增长识见。资之深则出之不匮,培之厚则发之愈光。勋业文章皆基于此,尤望博览之余,俯就绳尺,巍科显秩,终不为贤者靳也。

县人童公翚(云逵)与府君三上公车。是年成进士,以知县发贵州,府君饯之芦沟桥,惘惘而别。

九月,考取国子监学正,钦派尚书汤公金钊及侍郎文庆公、潘公,锡恩为阅卷大臣,前此未尝有也。时李君隆萼亦以宁远教谕城守功改除典籍,来京同居。

是时,府君旅京,久擅文誉,乡人集都下者,争愿识君。其所与交游类,皆一时名宿:如益阳胡公达源、汤公鹏(海秋)、周公扬之(华甫);长沙陈公本钦、彭公舒萼(棣楼)、郑公敦谨(小珊);善化陈公岱霖(改字庆覃);湘潭黎公吉云(字樾乔,初名光曙);武陵刘公梦兰;道州何公绍基(子贞),与府君道义相洽,往还尤密。而湘阴左公宗植、宗棠(仲基、季高)初至京师,一见即来订交府君,推诚相与商榷文字,互收切劘之益。

左文襄己卯与郑小珊书:“别四十载不得一见,回忆金台聚首,故交如樾乔、华甫、霖生、润芝,与先生及不肖数人,跌宕风流,未堪覆按。”按:文襄是年初至京师,礼闱落第,作《燕台杂感》八章,府君读其诗,才气横溢,遂与为忘年交,游处极欢。越四十年,当光绪丙子之岁,公督师定回疆,驻节肃州。先大夫徽州君往谒之,留司章奏,每置酒,辄语居京琐事,臧否人物,杂以诙嘲,而于府君,敬礼独至,谓其清严之气甚逼人也。年,徽州君遭高太夫人丧,公自制挽辞云:“夫子与论交,四十年契阔死生,黄发定知谈雅谊;郎君作从事,六千里关山戎马,白云何处吊遗徽。”感旧之情溢于豪楮。

十四年甲午(1834)府君三十七岁

正月,就馆张公延阀家(字麓门,长沙人,时官内阁协办侍读),公子子搢文辞隽美,府君甚誉之。胡公达源亦命其子文忠公林翼来受学。

九月,李君隆萼移寓将军教场三条胡同,府君与县人汪君棻(字芗林,道光五年举人)同居长郡会馆。

府君之留京师也,羇旅阸穷,禄入不足赡朝夕,恒藉授徒自给。既饱更忧患,重念南方水涝连年,而吾乡风俗日趋侈靡,每遇县人赛神,酒食歌舞累月经时,糜费金钱,不知纪极,惄然忧之。是时,冰如君主家政,宾客过从用度寖广,府君虑之,寄书斐泉、季南两君,兢兢以保守恒产,力崇节俭为诫。

十五年乙未(1835)府君三十八岁

马先生谒选吏部,留居李君隆萼宅中,府君朝夕趋侍,受教维谨。

府君会试荐卷出,黄公爵滋房(字树斋,江西宜黄人,官至刑部左侍郎)取中,阅旬日矣,终以额溢,见遗六月,遂浩然南归。入门惊悉季南君以二月弃世,悲悼不已。既痛孀雏孤露,又虑高堂忧戚,入侍则欢颜宽譬,夜则枕席,闲常渍泪痕。时男妇数十人,生计日绌,冰如君渐老,倦於持家,欲令子弟各自为计,府君意未能决,继乃允之。亟请以从父小冰君(讳锡源,冰如君次子)为杰材君后,曰此青云君遗意也。

七月,刘君定来家,与府君作诗话旧留信,宿乃去。

十二月,府君定计入都,姜君于冈、鸣韶兄弟(于冈字梧村,道光十一年举人;鸣韶字虞卿,是年举于乡)暨伍君岳(字衡厓,与鸣韶同举)三孝廉,均以岁莫来会。

十六年丙申(1836)府君三十九岁

正月丙戌启行。甲午,五房析产,每房各授田租三十石。高太夫人鸡鸣盥漱,躬自操作,凡饎爨、缝纫、浣濯、醯醢之属,皆日有程课,不踰尺寸;入夜率字张氏姑篝镫键户,缫纱盈筐,然后就寝,明日复如之。宣恩君兄弟或归自外塾,辄令执卷环读,书声与机声,宵深和答以为常。日量米二升,时或杂以薯芋,家人晚食不具,至私望喁喁。宣恩君乃月作课文,领横舍膏火钱以供甘旨。马先生屡致饔饩,太夫人辄辞不受,曰:“吾家世受先生教诲之恩,方惶愧未报,又敢劳馈问乎?”府君闻之益喜,益自淬厉于学,而以书诫家尤严。修脯所入,必节省寄家匀偿公债,分及弟侄,遇乡人疾病死亡者,亦稍佽给,终不以之自私焉。

冰如君请宇文先生藻(字雪樵,县学生)训课于家,景宁、徽州两君皆从受学,芝仙、宣恩两君则师事马先生於汤氏别业。

会试被荐,仍不第,就馆陈公岱霖家,日与黎公吉云、何公绍基昆仲唱酬甚欢。

闻汤君昌寿卒,於家设位哭之。

六月,补授正义堂学正。丙寅引见,以辛未日莅署,时诏诸生於庭,勖以根柢之学。

十七年丁酉(1837)府君四十岁

仍馆下斜街陈宅,公子彬绶乡试毕,就昬江南,府君移居陈公本钦宅中。

二月,芝仙君以府试第一名入学,府君喜甚,且诫之曰:“持身处世,学者尤有切实工夫。窃谓忠厚以存心,和平以养气,沉静以载道,节俭以惜福,能是四者,则庶几为真读书人矣。”

是岁值顺天乡试,府君以考到録科,日常到署,寒畯执贽,来谒者郤之。

九月,宣恩君嫡配杨夫人来归。夫人府君同年生,文勋女,幼失怙恃,育於瑶里。张氏太夫人见新妇贤,甚喜。督治内政,一如所以教女者。府君寄谕宣恩君,谓成童授室,宜力戒因循脱,非读书自立,则贫贱必慑於饥寒,富贵又流於佚乐,叮咛反覆,至数百千言。

马先生选授新宁教谕,府君以道远,宣恩君势难从游,令改从邓先生显鹤读书,已而先生出游江南,遂从耘渠先生问学。

十月,府君就馆熊公子谦宅。

十八年戊戌(1838)府君四十一岁

仍馆熊宅。

三月壬午,姑适长沙张氏(姑父名如焕,字星垣,君晋次子,岳君嘉二十三年副贡,后官慈利县教谕)。先是,府君以昬嫁迭起,与高太夫人约,嫁女只用百金,至是公私拮据,太夫人筹措良苦。亲迎之夕,犹躬自执爨,治厨馔以款宾客,及至婿门,遽昬绝,良久乃甦,其心力交瘁如此。是日,玉潭书院课士綵舆将发,宣恩君犹据案作文纳卷,然后往送。府君闻之亦感叹,且戒其节劳勚焉。

是科会试,钦派大学士穆彰阿公暨尚书朱公士彦、侍郎吴公文镕、廖公鸿荃为总裁(钦命四书首题:“言必信,行必果。”次题:“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三题:“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诗题:赋得“泉细寒声生夜壑”,得“声”字。)府君卷为同考官张公芾(字小浦,陕西泾阳人,官至左副都御史)所荐,以卷已逾额,拨高公树勋房(字南渠,陕西城固人),中式第一百四十五名进士,朝考入选。闰四月甲戌引见,改翰林院庶吉士,於是府君入礼闱十一次矣。廖公鸿荃尤激赏府君五经文,遂获隽。是年,湖南贡士五人:府君与湘乡曾公国藩、茶陵陈公源兖同入词馆,湘潭李公湘甲以知县即用;湘乡成公毅归班,后选为岳州府学教授。

新化邓君瑶(伯昭)暨弟琮(小皋),均以拔贡至京,府君接待优洽。 

六月辛未,冰如君卒。

七月,宣恩君以府试第一名隶学籍。

大学士汤公金钊奉命教习庶吉士,府君大课两次,皆列首选,文誊翕然。

八月乙酉,府君请假出都,取道徐州。同年生湘乡易公卓梅(春谷)官宿迁知县,府君往访之,乞评阅试卷,遂留旬月。旋谒总督陶公澍於江宁。十一月已酉,复至苏州,巡抚江夏陈公銮留校紫阳、正谊两书院课艺,与知府黄公冕久处,谈宴极欢。

十九年已亥(1839)府君四十二岁

正月辛酉抵家,冰知君之卒也,张太夫人以府君初得馆选,秘不令闻之。是日薄莫入里门,瞥见堂张素帷,惊悸无措。府君故短视,亟抱栗主循览,一痛陨绝,伏地欧血不能起,张太夫人宽譬之,乃为进饘粥焉。府君至性过人,事冰如君自幼至老,爱敬一致。三载来归,遽失家督,且两次京邸言旋,俱遘手足之变,抑郁惨沮尤难为怀。已而芝仙君以逋负为言,府君泫然流涕曰:“吾兄频年困於家计,其不尽以见告者,殆恐纷吾念虑耳。今吾兄逝矣,顾以此累汝,岂吾心哉?”则尽出稿金以偿不足,始集诸弟侄,议弃廖家冲田亩,以清夙逋(五房初有田租二百八十石,至是只存二百二十石)犹不足遂偏召债户,期以六年,而以已所应入之田租悉畀之。高太夫人闻而大惊,方食,椀坠地,府君不顾也。府君既孑然孤立,益困郁不自得,无意北行,遂挈家徙居长沙格塘族人云田翁家。马先生自新宁寓书,劝府君赴京供职,乃以十一月戊戌,携景宁君入都。丙午,舟过巴陵,教授成君毅来造访,李君隆萼时为华容校官,亦来会。府君携景宁君游岳阳楼。成君、李君为置酒吕仙亭,尽欢而别。十二月甲子,自汉口换车,行十八日至开封。戊子,复赁车前进,辛卯,抵山东濮州之董家口,遂留度岁。

马先生庚子与府君书云:“去年,弟之家事有传信至新宁者,谓弟作人行事,翩然大反平日之所为,兄则决不之信。谓弟一腔心事委曲难明,苦不得。兄与劭青其人相对而涕泣道之耳。因寄语舍弟,谓识霖生已三十年,使一旦得志,顿非复往日之霖生,兄自此不复观人矣。舍弟复书,言劭青归里,弟属其代为部署,一一皆如兄所料。自是,前之哗然告者,始帖然以服,并亦服兄知人若是之悉也。”按:府君是岁让产偿逋,孑然立至挈家远徙,无一瓦一垄以芘其私,其所处为独难,其婴病亦自此始。盖当日家庭多故,府君诚有不忍显言者,流俗不察,妄生訾议。马先生独於千里之外,寤寐相通,鉴其幽隐,屏绝浮言,驰书慰问。嗟夫!府君之悌友忍让,固非后世子孙所能几及,即当年师若弟之至诚许与,又岂今日所易觏者哉。

是年,宣恩君科考列一等,旋应乡试。八月,府君至长沙送贺御史熙龄还朝,作《城南饯别图》诗。

宣恩君嫡子文杰,以十二月丁丑生,於是府君抱孙矣,得书甚喜。

二十年庚子(1840)府君四十三岁

元日壬辰起行,壬寅至京师,寓长郡会馆,旋移居绳匠胡同圆通观,与同年生曾公国藩、陈公源兖联课为诗赋。

四月,移寓淀园,丁丑散馆(钦命题正大光明殿赋,以执两用,中怀永图为韵,诗题“赋得人情以为田”) 引见改授主事,籤分礼部仪制司。有以改官为府君嗟惜者,府君应之曰:“年逾四十,手眼难於作楷,心血难於教书。今以部属位置,此天所以爱我也。礼曹清暇,吾方壹意读书耳。”乃卧处萧寺中,日督景宁君刻厉於学。

李君隆萼会试入都,府君留居寓庐,感念身世苦,语穷日夜。既报罢,仍出为华容校官。府君与黎公吉云、胡公林翼、陈公源兖、曾公国藩同送至彰义门,依依不忍别(见曾文正《送李劭青之官贵州》序)。

九月,张太夫人就养山塘新宅,闻婿张君如焕病剧,时用忧虑。

县人赵君璘(字震青,道光十七年举人)、李君泳镛(字花丞,咸丰元年顺天乡试举人)留京,时从问学。

二十一年辛丑(1841)府君四十四岁

宣恩君偕微州君读书城南书院,徽州君方十岁,太夫人忍涕送之。时贺公熙龄仍主讲席,府君谓书院敝习,院长尊而不亲,朋友多而益杂,不若专择一师,亲炙其门为有益。令宣恩君从湘阴张先生学尹游(字子任,学者称师白先生),未几,以病归。

五月戊寅,府君卒於圆通观。先是,君体素羸,自持冰如君丧,重以门庭多故,忧愤无已。既徙居山塘,或中夜被酒,辄呜咽流涕,家人从旁慰解之。入京即病肺嗽,犹每日入署供职。景宁君请稍休沐,不许。至是喀血愈剧,肌肤锐减。曾公国藩、陈公源兖、黎公吉云、郑公敦谨日来问视,复乞六安吴公廷栋(竹如)为之诊治。辛未疾革,府君自知不起,乃命画工图像,以身后托之曾公、黎公、陈公。是日日辰加子遂卒。平时与府君往还者,皆腾书告,莫不伤痛。曾公、陈公经纪其丧,委曲周至。七月丁卯,景宁君扶柩自潞河南旋,曾公、黎公、郑公同泛闸,送至通州,挥泪而返。高太夫人闻赴,昼夜号泣。既而谕宣恩、徽州两君曰:“犹有先人敝庐在,为久居此乎?”会云田翁亦以为言,乃以九月,奉张太夫人仍返莓田,而姑夫张君又适病殁无子,吾姑茕茕饮泣,太夫人愈益悲痛,不可为怀矣。十二月丁亥,府君丧至自京师。

曾文正复李君隆萼书:“七月二十八日伏奉手书,方津道霖生,主人不知霖生是时已坦逝两阅月矣。燕婉之群,先弱一个,抚今追昔,可胜潸然。霖生生平内行,肫挚责己,周与人信,见义必为,临财毋苟,人以才士目之,国藩以为躬行君子也。而穷年作客,讥驱不息,天既使之困於礼闱十余役,不为不极矣。而又丧其诸昆,折其羽翼,而又遘门庭之多故,而又引之以蓬莱之幻境,而复夺之,而故予以箸述之才,使之不得大昌其诗文,遽资恨以殁天,之所以处吾霖生者,果何意也哉?自其死后,京师士大夫知霖生者,莫不咨嗟涕洟,哀其志而钦其为人,服其学,虽素未谋面者,皆藉藉颂霖生君子人也。夫士穷而节义见,盖棺而公论定。霖生之不遇於时,不永於年,天理吾不得而知,若人心之公,则固赫然可恃也。黎樾乔、陈岱云、郑小珊、何子贞、刘觉香、邹云阶并霖生至交,身后事宜,料理维谨。罗苏、溪廉访,亦赙赠百金,可谓不死其友者矣。若国藩者,不足以知霖生,日随诸君子问医药、视含敛,闵孤弱之无依,伤欢聚之不再,中夜以思,焉如擣。数月以来,未尝一日忘诸心也。吾兄与霖生,角论交,谊若昆弟,遽闻此耗,何以为情?知切恶怀,不觉长言贱躯告存,幸勿垂念。”按:府君卒后,文正经纪其丧,悲悼累月,具载公《辛丑日记》中。李君时为华容学官,未闻君丧,故公与书,沉痛若此。后李君得赴为位,以哭如丧亲戚,旋录此书寄示宣恩君,稿藏於家有年矣。今检文正本集,不载此札,复从李君子孙求公当日手书,亦渺不可得,故亟录于此,以见文正之挚情古谊为不易及。而吾先人美志不遂,资恨穹泉,其见重於当世,钜人长德亦非偶然也。

先王父既捐馆舍七十年,不肖孙英杰谨搜集遗书,编次成帙,召工锓之,复综其生平行事,辑为年谱。既卒业,乃敬书於后,府君少孤力学,伯祖冰如君令从秋耘马先生游,得闻躬行实践之道,涵濡浸渍,服膺终身。吾家自高曾王父时,薄有田产,冰如君年长,督持家政,府君事之爱敬有加,以故自成童至弱冠,领乡荐,不问家事有无,一惟冰如君是依。道光时,承平日久,海内殷实,而吏道媮敝,奸宄无藉者,率檗芽其闲,乱机潜伏,即吾乡蕞尔邑,民俗亦日趋侈靡,府君独忧之,以谓州县吏诚不可就,宜崇俭约、保恒产,以求自立。既屡困公车,生计日绌,乃旅食京师,藉授徒以资事畜,日淬厉其躬,虽饥驱奔走,颠沛流离,而无所於悔,而惟惓惓於家庭骨肉之闲,裒多益寡,称物平施,其於立身行己,刻苦自励之旨,家书中尤三致意焉。最后一官学正通籍於朝,而冰如君暨叔祖季南君,先已殂谢。君归,而家道益窘,遂百方计划让产偿逋,至不惜举家他徙,以求此心之无愧疚,而君病亦自此深矣。府君自奉俭觳,而与人无少吝。及改官,日督景宁君读书萧寺,斋厨荒寂,衣履敝垢,益务啬日用,以清逋负。既抑郁侘傺以殁,重赖友朋之力得归其丧。马先生自新宁作诗哭之,尤哀府君卒后,而外侮益沓至。吾世父宣恩君兄弟,茹檗饴荼,绸缪牖户,赖以保兹遗业。至吾王母之弼成府君之德,隐愍自饬,以垂为家教者,尤为可思矣。府君学行,详见湘潭王先生闿运所撰《家傅》,英杰既谱其略,复揭其一生所遇,以明府君志事之艰。小宛之诗曰“我心忧伤”,念昔先人,吾兄弟暨後世子孙,尚其交勉於旦明,寤寐以求无忝之义,而敬听君之遗训哉。

宣统三年(1911)辛亥闰六月

不肖孙  英杰  谨跋

 

(梅放  梅元喜  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