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水之间
山水之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29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弯弯的平行线(续一)

(2018-07-20 00:04:23)
标签:

情感

文化

星座

分类: 讲故事

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我相信。

2010年仲夏时节,我驾驶着金刚车从东海一角的黄浦江畔出发,驶向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广东的增城。当时的急切心情仿佛有贵人在远方召唤。

在重山复水的野外开车,我不喜欢让导航仪牵着走,允许我随心所欲的地图是我的最爱。嘉兴、杭州、金华、丽水、台州、温州、福州、龙岩、梅州,一路穿越无数山山水水,江南风光尽收眼底。车轮在华东的锦绣土地上标注了一条长达一千八百公里的平行线,弯弯的,酷似夏日星空中银河南端的耀眼星座——天蝎。哈哈,我就是蝎子哦。

到达增城已是第三天中午时分。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增城?

200911月,刚过了生日没几天,一场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令我不得不用陶瓷关节替换了左腿原装的髋关节。持续了三年的自驾游被迫中断。第二年春天,医生还是不允许我长途驱车。野惯了的我决定乘火车出远门,串访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说走就走,上海——汕头——深圳——广州——长沙——武汉——安庆——上海,十来天时间,在中国东南部画了个周长约四千公里的圈。

6月下旬的某一天,广州的老同学知道我回上海后一直呆在家里,在网上开玩笑地说:“阿华,关在笼子里是不是很无聊啊?”“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无奈地回应。“你愿意重上讲台吗?”“什么意思?”“有个机会给你放放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同学明白我的意思,直截了当告诉我:“增城学院计算机系缺老师,你来吧!”虽然已经退休快四年了,曾经鏖战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对三尺讲台有无法消去的情感。突如其来的邀请,起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效果,激起我重上讲台的欲望。“好啊!”没经过脑子,手指就在键盘上作出了回应。两周后,老同学通知我8月下旬到增城学院人事科报到。这才有了本章开头的那出戏。

话说到了增城,赶忙打听增城学院的位置。殊不知一连询问了七、八个当地人,一概带着疑惑的神情答道:“增城学院?不知道。”真奇了怪了,小小的增城居然没人听说过大大的增城学院!于是从背包里取出手机,请广州老同学指路。真是屋漏偏遇连夜雨,手机没电停机!这种场景下,才明白自己排斥导航仪有多傻!如今只好开着车象无头苍蝇在大街小巷乱窜了。

时针指向了“1”,肚子提意见了,只好先不去找那个似乎小得看不见的增城学院了。车沿人行道缓慢行进,试图找个餐馆安抚一下自己的胃。是不是老天故意作弄我啊,足足爬行了一公里,居然没有一个填肚子的地儿。正想调头另辟新径,看到马路对面有一所学校,急忙把车开到那个学校门口。大门的石柱上有块铭牌“增城市第一中学”。校园里静悄悄的,传达室空无一人。午休?哦,暑假还没结束呢。无奈地回到几乎不见行人的大路边。

烈日烘烤着石板铺设的人行道,整条街除了蝉鸣,就剩下肚子里钻出来的咕咕声。扯了扯早已湿透的T恤,打开车门打算上车走路,眼睛的余光若有所求似的扫向那所中学的大门。老天有眼?一个老师模样的中年男子从边门出来。感谢老天眷顾我这个走投无路的异乡人。我想奔过去,可腿不听使唤,老远就拉开嗓门喊:“老师!”那男子停下了,转头望着我。“有救了!”心里暗暗欣喜。我走过去开口就问“你知道增城学院在哪儿吗?”,情急之中有点失礼。那男子,不不,那老师,并不在意,操着带广味的普通话说:“增城没有增城学院啊。”我再次崩溃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你可以去教育局问问。”他补充了一句。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谢过那位老师后,按他指点的方向在城里找到了位于岗前西路的增城市教育局。

教育局的门面并不显眼,门口的小路上停满了私家车。在距教育局100多米的地方,一辆红色标致启动了,腾出了一个车位,我把车停好后,到教育局打听有关增城学院的情况。

教育局一楼是接待处,面积很小,除了前台,靠窗还有一排座椅,正对大门的是一部小型电梯,旁边是不宽的楼梯。我向值班师傅咨询,得到的结果是“增城学院不在增城,在广州”。继续追问详细位置,无果。楼上办公室还没到上班时间。暑假期间下午230上班,现在时针正指“2”。我把希望寄托在半个小时后来上班的官员身上了。

此时的时钟象蜗牛,一分钟都那么漫长。熬了五分钟实在憋不住了,焦急地问接待师傅一连串问题:这里离广州远吗?”、“怎么走比较方便?”、“路况好吗?”、“增城学院应该与增城有点关系吧?”师傅象讲故事似的给我介绍增城与广州的关系以及行政区划变迁,告诉我增城盛产荔枝,人们称她“荔城”。正聊得起劲,从电梯口传来一个美女的声音,“你是要去增院吗?”我赶紧回答“是呀”。“我刚从那里过来。”“太好了!”美女边说边走到我身边,用笔画了草图递给我,特别强调“过‘中心’后往广州方向直行约3公里,右拐”。真是踏遍青山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时的我,除了激动还是激动。谢谢二字脱口而出之后,没来得及仔细打量一下这位好心人,便匆忙出门,直奔停车位置。

由于有单行道,车子的实际轨迹并不完全与简图吻合。拐了几条街后迷失方向了。想起美女的提醒,下车打听:“去中心怎么走?”按照路人指点,拐了几条街后到了市中心。但没有看到简图上标的那条通往广州的公路。只好把车停在一家小卖部附近,向老板打听去广州的路。听我一番述说之后,老板大笑起来。原来那位美女强调的“中心”不是市中心,而是一个叫“中新”的镇!我也忍不住傻笑着。难怪洋人把中文视为天书呢。

赶到增院已是下午四点,比预期到达时间足足晚了六个钟头。西斜的骄阳把校门口“增城学院”四个大字照得金灿灿的。我在相机里凝固了这一瞬间。金刚车徐徐驶进校门,第一次在这个寄托着未来之梦的校园里,伸展心中那条神秘的平行线。车停在行政楼前的小广场右侧,上楼找到人事科董老师。我跨进门报了自己的名字,话音刚落,董老师顾不得寒暄,急促地对我说:“快快快,快给你老伴打电话,家里以为你路上出车祸了呢”……

到了国庆长假,新生军训结束,开始了我教学生涯的第二春。

第一堂课是2010级法律系新生。讲台下一张张依然是高中生模样的面孔,显露出七分新奇三分惊讶的神态:“我们的计算机老师……真的是老——师”。可能在他们眼里,玩电脑的本应是年轻的帅哥靓姐。那年,我64岁,满头白发——让他们失望了?不全然,后来有学生在QQ上说“我很幸运,一进大学就遇到这样一位年长的老师”。正是这群90后,渐渐地令我对陌生的岭南有了依依不舍的情感。

在增院的五年,40后的我,近距离地接触了各个院系的90后学子,我也很幸运。半个世纪的代沟没能阻隔老师与学生的亲近。当学生叫我“爷爷老师”的时候,开心无比。我在课堂上感谢他们给我带来的快乐,也竭尽洪荒之力使课堂能带给学生快乐。如今他们都已完成学业,跟我一样告别了增院,象蒲公英随风飘向四面八方。也许再也无法重现他们的面容,也许再也不能一个个呼唤他们的名字。然而,曾经的每一节课每一次教与学的交锋,把老师和学生这组平行线演绎成了精彩缤纷的校园故事。其中的角色会哭也会笑,不单单学生,老师也一样。

我把心里的故事珍藏在字里行间:

每每荔枝成熟的季节,

我会眷恋岭南,

粤东、粤西、粤南、粤北,

特别是那个曾经叫做增城学院的地方。

 

吃荔枝的季节那是毕业季,

寒窗四载的学子,

哭着笑着飞出校园,

不舍离去!

 

荔枝珍藏的记忆太多,

桂味的甜蜜、糯米的晶莹、

挂绿的奇迹、妃子笑的传说,

有讲不完的故事流淌在美丽的校园,

粉饰着你、我、他的成长岁月。

 

东湖、绿荫、跑道、图书馆,

还有朝暮相伴的课堂、电脑室,

那里有铸造人生的“三尺讲台”,

更是老师亲近学生的伊甸园……

 

教学楼阶梯上秤子的追随,

校园步行道旁狮子的倩影,

图书馆坐席里蝎子的专注,

计算机屏幕前瓶子的迷茫。

 

编织中国梦的90后啊,

你们渲染了一体两翼的增院特色,

你们鞭笞着蒸蒸日上的广州商学院,

你们是阳光下崛起的一代!

 

增城的荔枝又熟了,

却少了熟悉的身影和伴着笑声的脸庞,

秤子、狮子、蝎子、瓶子,

象蒲公英随风去了哪里?

 

又一个吃荔枝的季节,

我在这个易名广州商学院的地方,

笑着哭着告别岭南,

不舍离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弯弯的平行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弯弯的平行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