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智
廖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5,953
  • 关注人气:4,5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绅士,我们等候团聚的那天!

(2017-02-05 11:05:27)
先生的外公是一位温柔的老绅士,年轻时是一名船长,在大海上常年随着海浪漂去世界各个角落。
外公年轻时有长达几十年的在外漂泊,可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非常恋家的男人,为了给家人提供安稳的生活不得不离家出海,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一次,过着与妻子儿女常年分离的日子,和一众同样为了养家糊口出海工作的男人们乘风破浪笑看风云,可谁知他们内心割不断的思念和难以言喻的孤独呢?有時看著外公溫柔和藹又略顯沉默的臉,我不能不想象,外公和他的员工们是如何摇曳在海浪之上默默的承受着孤独的日子、想念着远方的家人.......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半生,直到儿女都长大了,直到孙儿孙女都来到世上了才终于退休回家。错过了子女的成长,不愿意再错过孙儿女的成长,於是回到家的外公再也不想去任何地方,他只想陪着家里的老老小小,一起寻回曾经独自在海上遗失了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当外公离世后,我和先生会习惯每周抽一点时间专门用来回忆他的点点滴滴,一是因为思念,一是因为我们想要更深的了解人生。先生告诉我外公的船每到一座城市,就会停留在那里几天,他会下船游游逛逛,通常是给家里的各个亲人买礼物,除了挚亲以外,也会给周边的亲戚买东西,先生的小姨还小的时候家境没有外公他们好,所以每次外公也会给先生的小姨家带礼物,小姨的亲戚们总是很惊讶,问姨公“你们在哪里偷偷藏了钱,总是给女儿买那么高级的礼物?”其实都是外公从各国悉心挑选送搜罗回家送给他的小侄女。然而外公却很少给自己买什么(这一点大抵也遗传给了我家先生吧,他也是每次出差都会给家人和朋友带礼物,却几乎从不为自己买什么),唯一会买的就是皮鞋,外公似乎很喜欢皮鞋,偶尔看到喜欢的颜色或款式就会作为唯一给自己的礼物买下来,等到回家和家人聚餐时挑一双锃亮的皮鞋配着他的绅士装一起出现在家人面前,所以至今为止家人都维持着聚餐的习惯,每次聚餐时全家老老少少都整整齐齐的出席,带着浓浓的爱和美丽得体的气息,当我初进夫家门时就深深的被家里那股亲切中又不乏得体的氛围吸引,让人觉得既温暖得不得了,也优雅得不得了,满足了我对家的渴望,也满足了我对美的追求。外公会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他内心对家里各人的爱,但往往不是用语言的方式,他的语言寡少,可是却丝毫不让人觉得有距离感,每次见到他我都会扑上去抱抱他,他也会拍拍我的后背,满心的柔软。
先生告诉我,其实外公很怕高,每次从船上下来身体都会非常紧张,可是他一直控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一次次站在船上掌控着全局;外公在船上的日子里也遇见过风暴和恶劣天气,甚至遇见过海盗,在经历这一切时该是多么紧张而危急,可每次与家人分享这些惊险经历的时候,外公不过寥寥数语,仿佛这都是些多么轻松的事,可是我们的心里都能感受到那来自大海中央的压力。別人看他都是英姿颯爽的船長,周遊列國好不威風,可其實他也是個平凡的男人,内心对许多事也有着大多数人都有的挣扎与恐惧,可是生活总是将他推向自己害怕的地方,不能抵抗,默默的承受、忍耐等候、等候着平静的到来,於是長年累月就有了那張被海風吹過無數遍沉默又冷峻的臉,唯獨在孩子們面前才又慢慢重新找回那撲面的溫柔與親切。
我不能想象一个如此爱家的男人,如何扛过一个又一个孤独中伴随着恐惧的白昼和夜晚,坐在冰冷的船上和一群从年轻相伴到年迈的小伙子们望穿秋水般的看着远方家的方向,满心的思念、缕缕忧伤、千言万语只向无边的大海,就这样漂啊漂啊,漂过了半个人生。切莫跟我说,男人就该如此的坚强,其实人的心都是脆弱的。只是有时候爱和责任逼得人不得不坚强。
我认识外公也不过几年的时间,可是从相识起他的身体已经在逐渐的退化,说来也是高龄了,可仍然神采奕奕,他的爱不是甜言蜜语的那种,在某些特殊的时刻甚至是简单粗暴的,比如每次出去吃饭他一定要亲自买单,如果晚辈敢跟他抢,他会着急的,是真的会着急拍桌子的那种,因为他总觉得亏欠了家里半生的陪伴和照顾,所以后面半生谁也不要跟他抢。除了这个时刻以外,他都相对沉默寡言,一脸柔情的默默坐在家人面前,听我们聊东聊西,聊我们眼中丰富多彩的世界,他只是微微笑着“哦,哦,不错,真好,嗯嗯,好......”如此这般的回应着,对外公而言,那么多年的东奔西走早已看腻了外面的繁华,就算是给他一整个世界的缤纷景象,也比不过坐在相爱的家人面前一刻简单的温暖。听说先生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们年幼的时候,外公就每天跟在这些孙儿孙女身后全副身心的围着他们转,给他们喂奶、喂饭、玩游戏,儿孙们谁也没有觉得他身上有着作为船长的距离感和威严感,只知道这就是个疼爱孙子们的全职外公或爷爷。
他对生活、对人的要求都非常非常的低,每次晚辈们去见他,他也没有很多的话,安安静静的看我们聊天,带着老绅士温柔的目光,他从不要求别人为他做什么、给予他什么,但是只要是他能够为别人付出的,他宁愿一样不留的都奉献给家人。我说过,他真的很爱自己的家。
先生出生后直到6岁出国前都是外公外婆照顾着,外婆是基督徒,从小带先生去上基督教的幼儿园,先生就学了很多赞美诗歌,在我们预备婚礼的那段时间,我经常一边处理婚礼所需的琐事,一边打开电脑播放先生3、4岁时录下来的那些唱赞美诗的录音,清脆的声音真是有趣可爱极了。先生小时候不喜欢离开家,每次外公送他去幼儿园都会听一场哭嚎交响曲才罢休,外公说其实放下先生在幼儿园老师那里后他并没有离去,躲在墙外偷偷看着他,直到看着这个爱哭、像他一样恋家的外孙平静下来才会放心离开。先生是外公孙儿女辈的老大,后来又添了几个孙儿孙女,外公和外婆也就一一照顾过来。尤其是他们小孙子——先生的表弟一出生身体就遭遇了很大的挫折,做了许多次手术才得以慢慢健康平安的长大。所以每次外公谈到这个孙子的时候都会情绪激动,说这小家伙一出生就如何如何的受罪,又如何如何坚强的活了下来,说得眼眶红红泛着泪光,即便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如今已长大成了一名强壮开朗的小伙子,可是外公依然记得他刚出生时那幼小无助的神态,浑身插满了管子被隔离起来的模样,外公给了他很多很多的关怀和爱护,即使已经长大成人仍旧满心的怜惜。所幸,这个孙子真的很孝顺,深爱他的爷爷奶奶。
孙儿孙女转眼长大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再不像小时候黏着外公外婆,他们二老便互相扶持照顾着,仍然力所能及的爱护着家里的每一个人,每当子子孙孙去看望他们,两人都开心得不得了。五年前外公得了老人失智症,大脑开始逐步的退化,越来越依赖家人的照顾,我们去见他,他都说着几个永远不嫌旧的故事,我们几乎都能倒背如流了,可是每次去还是会很喜欢听他的老故事,因为知道那是外公唯一记得的一些事,随着失智症的加重,他慢慢连家人也不太认得了,有一次先生回去看他,他竟不认得这个小时候倍受他宠爱的长外孙,过了好半天才又重新认得,之后有一天婆婆陪着外公,手把手的帮助他整理过去的旧照片,看着先生小时候的照片,外公口里忽然重复的叫着先生的小名,一声一声,然后就哭了......我们都不知道他是出于想念,还是因为忽然记起了这个人是谁所以落泪,但是听到这件事我们心里都又难过又感动。为此,外婆特意买了个小白板,上面写满了各种各样重要的人和事,每天讲给外公听,帮助他记得这些爱他的家人们。
后来外公肺部查出了癌症末期入院,妈妈特意把他最喜欢的留声机也搬去了医院,每天播放一些他年轻时热爱的唱片,听听金嗓子周璇的歌曲,有时候外公还会跟着哼哼两句。住院期间医院的护士们也都夸他是个很乖很讨人喜欢的老人家,不吵不闹有礼貌,别的失智老人因为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事就都变得很凶,脾气很大,会骂人打人,可是外公却很顺从的打针、吃药、抽痰,虽然有时候会很不舒服,但是他都不会暴力反抗,有时候还会记得谢谢人家,情况好一点的时候还会教护士姐姐说英文。外公的确是一名有着浪漫情怀的老绅士,他喜欢音乐、讲话时表情生动专注、出席任何场合都喜欢得体的举止和穿着、爱甜蜜软糯的点心、心思谨慎细腻、依恋家庭,只是无奈生活将他许许多多的热血与浪漫都留给了大海,还好晚年还有机会将心里隐忍许久的爱都释放出来供儿孙们享用,可安逸的时光短短数年,身体的衰竭就悄然而至。妈妈说外公生病后好像变成了孩子,乖乖的听护士和家人的话,人生走到最后又恢复了起初仿佛婴孩般顺从,处处依赖着周围人给予的爱护和照顾。
人生啊,总是如此,令人唏嘘不已。可若这样便是终结,看上去人生实在是虚空无意义,忙忙碌碌、牺牲良多,最后似乎也不过遗憾离去。人若没有永生的盼望,一生走到头的时候必定心灵虚弱至极,因为无论你的一生活得多么精彩得意,自觉比别人高明多少,也许平常看上去似乎是掌握了无数人生的哲理、懂得万事的奥秘,可是在死亡面前,那些曾经被人津津乐道的"智慧"、"哲学"、"权势能力"统统都空洞得离谱,人人都不过像待宰的羊动弹不得。我真的见过一些平常自觉厉害得不得了的精明人临死前却不得不谦卑下来的模样与神情,躺在病床上睁眼等候生命终结的人有许多都会在惧怕中丧失掉作为人的尊严。所幸,透过基督的死与复活,我们知道生命绝不仅止于此,在世上的死亡也不是终结,那只是一个短暂的过客生涯的结束和一个永恒的安定生命的开始。而对基督耶稣的救恩所存的坚定盼望使一个即使再平凡不过的人也可以在死亡的面前依旧有充满尊严的、且鼓舞人心的力量!
我们温柔的老绅士经过几年失智症的逐步退化和几个月肺癌末期的疗养,身体已经十分衰弱。我们时常为他祷告,知道他在世上时间无多,只求最后的阶段能得神的怜悯少受痛苦,也因着不忍外婆和其他家人忧伤过甚。
事实上外婆从头至终都叫我们满心感动,她自己也是80几的高龄,却坚持亲力亲为的照顾外公,她深信这是上帝给她的责任和本分,她也毫无怨言的顺服于这一切的安排,不仅自己毫无怨言,好多时候还要反过来鼓励、安慰、教导儿孙们积极的面对外公的疾病和越来越近的死亡,她对永生有着清楚的盼望。虽然很多时候照顾外公的实际困难就活生生的摆在她的面前,比如翻身、洗澡、喂食、清理、教认人、认字、认路......等等等等,这都是需要日复一日坚持下来的现实生活,不是靠着一句两句激励人心的话就可以安然度过的,可是外婆喜乐感恩的坚持到最后。外婆的盼望不是死的,如果是死的盼望,谁可以有如此乐观的天性一直坚持到底呢,要知道对于一个身体力气都充足的年轻人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尤其在我自己生养孩子之后,更加明白日复一日的照料人是不容易的事),何况外婆要照顾的是一个身材比自己还要高大的老人家,可她的确带着感恩和从容的心坚持到最后,每次与我们的交谈时都满口恩言,诉说着神的恩典够她用,可见她在基督里的盼望是又真又活的,所经历的恩典也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才能在每天睁开眼就面对一大堆的挑战时,仍旧笑着安慰鼓励身边的人。外婆总是很快乐的告诉我们“我和你们外公可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在我们那个时代可是少见的情侣呢!”说起这话的时候外婆脸上不乏得意,更多的柔情蜜意,是的,他们是多么的相爱,年轻时的热烈相爱、年迈时的形影不离、临终前的不离不弃,上帝的恩典也保守了他们真挚的爱情。
感谢主垂听我们的祷告,在最后的日子里,神眷顾外公,外公的身体没有承受巨大的疼痛和挣扎,并且心灵也得着了很大的满足。家里亲人环绕,四面八方的亲人都赶到他身边,至亲更是一步不离的守候,虽然他睁不开眼、说不出话,可是耳边一直有亲人的安慰、鼓励,直到最后一口气结束。我们感谢上帝在这段非常时期里赐给了家人很多的勇气和力量来面对死别,我和先生除了舍不得外公,其实一直非常挂心的也是家里的亲人,担心他们支持不住,无奈海峡相隔,也只好把一切的挂虑都放在祷告中。可是真的看到主的恩慈与怜悯,常常在亲人们感到重担压身、忧伤难忍时,主都会施恩帮助使全家人一次次得着深深的安慰(太多细节小事都布满恩典,也就不一一写明了,实在太多),於是全家在恩典中齐心协力的看顾陪伴、守望祷告,在各种各样的压力下并没有埋怨,虽然免不了泪水,可是却更加团结齐心,即使是在死亡面前,爱仍是最美的事。难怪婆婆跟我们说,有一次外公神志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他忽然说出一句话来——“这一切不是太好了吗?”多么振奋人心的话,叫家人的心得了很大的安慰,公公卧病在床已经虚弱到不能讲话,大家最担心的就是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是是不是心里有害怕孤单,因为无法沟通就只能靠外面的情况来猜测外公的感受,有时候他喘气或是咳嗽家人都会紧张一阵子,以为他很难受而伤心难过,可是那天他忽然讲出这样一句话,全家都觉得好受安慰,多么感恩,因为知道外公的感受是如此的好,他亲自告诉我们一切都好好的。
只能说,这都是神的恩典!
带我信主的老师得知外公病重的事也一直在为他、为全家人祷告,有一次他问我们外公信主了没?先生说外公虽自己说自己是信主的,可是这么多年他也没有去教会,也没有过祷告的生活,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信或不信,倒是外婆极有把握的说她确信外公得救了,先生问起外婆的时候她的语气和神情都是无比坚定的。老师又问我们“外公受洗了没?”之后我们打电话问了外婆这事,外婆说没有受洗,但是因为他们的教会现在换了新的牧师,外婆觉得跟他们还不够熟悉,不愿意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抽出时间到医院帮忙施洗(外婆一直都是一个很不愿意去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我们听外婆这样讲也就不好勉强外婆,毕竟我们不在她身边,家里大小事她都独自撑着,虽然也有很多别的亲人随伺在侧,但大家都只是关心着外公此刻的舒适、感受如何,全家真正关心外公是否得救的人就只有外婆和我们夫妻俩,因家里只有我们是受洗的基督徒。可无奈我们不在外婆身边支持她,怎好一味加压力给她,从此这件事就只好默默的放在我们心上、放在祷告之中。虽知洗礼只是一个外在的仪式并不关乎外公能否得到永生,可是在我们心中又总想帮外公从里到外都有个清楚的认信,也算是对我们也有一个安慰吧。自从医院告知我们外公在世时日无多,死亡何其真实,这让我们更加深切的盼望将来有一天可以在天家再与外公重聚,我们爱他,极其渴望要和他在天父的爱里永永远远成为一家人。
后来先生实在难耐对外公的牵挂,就请假回去陪伴他,我们祷告期盼先生可以有单独跟外公相处的机会(因为如果其他人太多,恐怕先生很难有安静的机会向外公宣讲福音)。结果非常奇妙的,就在先生出发的当天,原本住在家里的外公因为忽然出现一些紧急状况被送进了医院,得知外公入院本来心里是揪住的,因为入院听上去总是像个坏消息,可是先生到达的晚上告诉我公公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反而因为入院他可以整夜陪伴在旁边而不受他人的打扰,因为其他家人连日的照护看顾都实在是太累了,当先生自告奋勇做守夜人时,大家一点也不犹豫的就把这责任交给了他。
当晚外公异于平常的清醒,也能跟先生简单的交流,这真是令我们特别的感恩,因为平常他都难以与人交流。於是先生当晚除了照顾他,协助吸痰、翻身、喂食等,余下的时间只要外公没有要睡觉,他就轻声的和外公聊天,告诉外公全家都非常非常的爱他,更告诉他天父何其的爱他,讲一讲家里的事,也温柔的向外公分享神的爱、基督耶稣的舍己与复活所赐我们永生的盼望,当他问外公是否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救恩时,外公都回答了是。第二天护工就来了,先生也就不用住在医院陪护,只需要白天陪伴就好,白天病房人又多了起来,而外公又回复了之前的状态,不再与人沟通交流。我们很感谢天父为先生和外公预备了这样一个安静又祥和的夜晚,使他们爷孙俩可以倾谈共度。真不是我们能做什么,若不是靠着主的恩典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感恩再感恩,这样先生一趟前往陪伴探望就带着满满的感恩回来和我分享,我们一起感恩。
之后外公又再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
2017年1月2日下午,我照看着宝宝,先生还在厨房忙碌,我随手拿起他的手机看到婆婆打来了几通未接电话,我们赶紧停下手里的活打过去,婆婆说外公恐怕过不了今天了让我们快跟他说说话。我们隔着电话听到话筒那边

外公重重的呼吸声,还有赞美诗的歌声,真的也感受到外公离去的时候近了,於是不停的跟外公说话,我们讲了很多话,心里的爱、不舍、盼望、祝福等等,讲完了这些安慰的话我们拿着电话彼此对望不知该继续讲些什么了,忽然心里有一个声音——为外公祷告。於是跟先生说“你来为外公祷告吧!”,先生就为外公祷告,当他一开始祷告时,隔着电话我们听到了一声极响亮的大哭声,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是谁的哭声那么响,可是眼泪也顺着我们的脸滴答滴答掉了下来。当先生祷告完的时候,便说往后的日子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外婆,请外公安心之后就算是正式与外公告别了,然后婆婆接过电话跟我们说"自从外公病危入院后,全家都乱套了,然而外婆没有哭过,一直很坚强的面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担心外婆,可就在刚才牛牛(先生的小名)祷告的时候,外婆终于哭了出来,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谢谢你。真的,这不是客套也不是礼貌,妈妈发自内心的谢谢你。"婆婆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我们也跟着一直掉眼泪,说不清楚这眼泪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欣慰。

当晚八点多的时候,我们收到婆婆发来的消息,她居然告诉我们外公受洗了,我们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因为之前听到外婆陈述的各种难处,我们已经没有对外公的受洗抱很多希望了,只是无奈的放在祷告中交托给主,采取了一种妥协的态度,也的确是感到有些遗憾。可是怎么突然就受洗了呢?我们非常想了解其中的缘由,可因为当时所有的亲人都还围绕在外公的病床前,我们也不方便一直追问,只好将一切的感恩以祷告献给天父。
也是当晚的十一点多,我们又收到消息——外公去世了。婆婆说外公离开的那个时刻没有挣扎,没有表现出痛苦,也没有任何不安的情景出现,非常安静的、非常祥和的,咽下最后一口气便走了,脸上的神色非常的安详,让家人感到他似乎只是睡着了。
感恩主的垂怜,神保全了外公的尊严,让他完完整整的来到世上,又完完整整的离去,整个过程平静安详。也使我们软弱的心灵得着极大的安慰,知道主耶稣真是接外公回到天家,他在世短暂的劳苦和长年与家人分离的苦楚都得了安慰,因在永生里我们还有长长远远的团聚,再也不会有分离。外公的受洗给了我们莫大的安慰和鼓励,让我们坚定地相信有一天必定在天家会与他团聚。这真是天父的慈爱与怜悯,不仅仅是对于外公的,更是对于我们的,因为我们实在是小信而又软弱。
第二天一早,我们打电话给外婆终于得知了外公受洗的整个过程,让我们再一次深深地感恩!赞美神的声音从我们的口里一直流入心里。
外婆说当昨天接到我们的电话,听到先生的祷告之后她忍不住大哭了一场,但后来她实在不忍心影响家人的情绪,所以就独自跑到医院的一间祷告室去,原来在这个医院里面预备了很多不同的祷告室,她进到其中一间专门给基督徒的祷告室,就坐在祷告室里面祷告。当祷告完之后,外婆又想起了外公受洗的事,她想也许医院里面有院牧可以来为外公施洗,在祷告室里有两位义工在帮助安慰临终者的家属,于是她走过去问义工医院是不是有院牧可以帮外公施洗,义工就鼓励外婆找她自己所在教会的牧师来为外公施洗,于是平常很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外婆不得不打电话给教会的牧师,谁知牧师那天正好休假,又打给另外一位传道人,可是传道人也正好有其他的事情不能前来。其实原本外婆也并不十分想劳烦教会现任的牧师帮忙,因为他新来不到一年,跟外婆并不是很熟悉,彼此关系也还比较生疏,所以外婆一直想可能新来的牧师太忙,而不愿意劳烦他,今天也是逼不得已才打电话过去,谁知刚好牧师也不能来,于是外婆心想这也算是尽力了吧,虽然想帮外公尽了完整的礼仪,看起来也不能如愿了。
两位义工看到外婆连连打电话也没有找到人来帮忙,于是忍不住说"我哥哥认识一个牧师,你愿不愿意让我试试看打电话让他来帮忙?"外婆听了很开心,因为至少又有了希望,不过向来做事周全的外婆忍不住问了一下"请问可否告诉我这位牧师贵姓?"对方说,姓姜。外婆又问"可知道全名呢?"对方就回答了她一个完整的名字,听到这位牧师的名字以后外婆几乎惊讶得跳了起来,原来外婆教会以前有一位老牧师跟这位牧师名字是一样的,而这位老牧师跟外婆的关系非常的好,好到亲如一家人,并且牧师太太跟外婆也亲如姐妹,只可惜在几年前,这位牧师因为年纪太大退休离开了外婆所在的教会,因为他们搬去住得很远的地方,他们那个年纪的人又都不太使用现代的通讯设备,所以彼此就少了联系。
该不会这位义工所说的牧师就是这位牧师吧?外婆感到非常的奇妙,又非常的惊讶。义工立刻打电话给她的哥哥(因为牧师本人没有电话),刚好姜牧师正跟他的哥哥在一起吃饭,一切都实在是太好了!于是,义工在电话里跟他的哥哥讲起了这件事,他的哥哥当场就问姜牧师愿不愿意过去帮外公施洗,牧师接过电话跟外婆聊起来,果真就是那对跟外公外婆很熟悉亲密的牧师夫妇,他们这才知道外公病重的事情,听完整个过程后牧师夫妇感触良多,因为以前真的都是仿若一家人的经常在一起,他们二话不说就立刻启程往医院赶去,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才赶到医院。于是当晚外公就在那真正非常关心他、非常爱他的牧者的手下接受了洗礼。而外婆也终于完成了她的心愿,亲眼看到她所爱的丈夫在她信任爱戴的牧者的手下平静满足的受了洗……
当外婆在跟我们分享整个外公受洗的过程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但我们都知道这不再是伤心遗憾的眼泪,而是喜乐感恩的眼泪,上帝的安排是多么的美妙,简直超过我们的所想所求,再厉害的导演也写不出来这样的剧本。本以为这诸多的拦阻,外公受洗似乎已经成为了必然的遗憾之事,然而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起先看上去仿佛没有什么希望,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有难处、都不顺利,原来在天父的手上是留下了最好的安排,不是要让一个不太熟悉的牧师来为外公施洗,而是预备了一个真正爱他的、真正关心外公外婆的、真正乐意于来为他施洗的牧者,好叫外公的离去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憾。哇!一切不可能是巧合,编剧也写不出如此动人的作品,原来真的是天父如此爱我们,为我们预备的都是最好的、最意想不到的,甚至当我们在祷告时都不知道该如何祈求的,祂尽都早早为我们安排好了,只等我们去经历祂的恩典、体验祂美妙的智慧!虽然我们时常软弱小信,可是神却以祂的信实遮盖了我们的不信。
我们和外婆虽然隔着电话,圣灵的感动却完完整整的存在于我们的心里,叫我们感恩又感恩,说不出的感恩!
后来姜牧师也为外公的追思礼做了证道、祝福和祷告,外婆亲自弹着琴、全家人坐在一起唱着赞美诗……那个从小备受外公疼惜的孙子在看到外公受洗的整个过程后,他悄悄的对外婆说"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妳那么坚强,为什么妳比别人都更有盼望,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外婆问他"那你愿意接受主耶稣作你的救主吗?"他说"我现在很愿意去了解,去认识祂。"而在今年过年时,外婆特意来了上海跟我们一起过年,舅妈(备受外公疼惜怜爱的那位孙子的妈妈)也陪着来了,就在前几天、在我们家里、在带我信主的那位牧师的带领下,舅妈接受了主耶稣作她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是的,还记得外公说过的那句话吗"这一切不是太好了吗?"
是的,在主的恩典中,这一切不都是太好了吗?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心头一阵阵感动如同潮水涌来,叫我喜乐感恩的泪水仿佛不仅仅是从眼中流出,更是从心灵深处涌流出来,手指都几乎颤抖,因为上帝的恩典实在是太奇妙,太美好,信靠祂的人何等的有福!生有时、死有时;耕种有时、收割有时;然而万事尽在天父的手里,祂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亲爱的老绅士,相信您是满足快乐的离去,到您天父的怀里,我们一想到这盼望就丝毫没有难过,虽然想念,却更是感恩!亲爱的老绅士啊,我们多么羡慕您啊,因为知道您已经结束了在世上一切的劳苦与重担,安息居住在耶稣基督为我们预备的家里,我们多么期待,期待那永生里无尽的相爱,再没有分离!
亲爱的老绅士,再见,永生里再相聚!
《我真不知神的奇恩》

我真不知神的奇恩 为何临到我身

我也不知不堪如我 救来有何足多

我真不知救我的信 如何进入我心

我也不知何以一信 便得一个新心

我真不知圣灵如何 引人知道己过

并由圣经显明耶稣 使人接祂为主

我真不知我的前途 到底是甘是苦

我也不知未见主前 还有什么试炼

我真不知何时主来 那时我是何在

到底我当经过死谷 或将空中遇主

chorus

唯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并且也深信 祂实在是能

保守我所信托祂的

都全备直到那日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