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忆故乡.豆腐花和草粿

(2010-08-19 01:08:24)
标签:

豆腐花

吆喝声

凉粉草

故乡

小薇原创

老纪的blog

杂谈

分类: 散文风情
忆故乡.豆腐花和草粿忆故乡.豆腐花和草粿

忆故乡.豆腐花和草粿图文:小薇/老纪

 

丁零当啷,叮叮叮,哐哐哐,叮哐叮哐……这是什么声音?似曾相识,把我带回了童年:

“豆腐花——卖豆腐花喽!”左巷口传来吆喝声。

“草粿——卖草粿咧!”右巷口也传来了叫卖声。

  像二重奏一样互相呼应……

“妈,我要豆腐花。”哥兴奋地叫着。

“我要草粿。”妹抢话说。

“我两种都要。”我边说边伸手要钱,像个“讨债鬼” o(>﹏<)o 

“不行,一次吃只能一种。”妈给我们一人五毛钱。

 “不要嘛,我要豆腐花,也要草粿。”我嘟嚷着、撒娇着。

 “姐,快来啊,慢了可没有。”妹早已破门而出了。

 “哟吼,草粿真好吃。妈,你也偿一下。”哥更神啦,已吃了半碗。

 “哎哟,哥,草粿黑黑的,长得真难看。你就别吃了,小心吃了变成黑心眼的。”我一副坏坏的样子。哥挥起拳头,吓唬我。

 “大丫,你再不去,巷口的大叔就走了。”妈提高嗓门啦!

 “爸鼎力支持你,大丫,给,快去买。”爸的声音超级温柔。

  “大叔,等等我,我来啦!”说时迟,那时快,我抓起爸手里的钱撒腿就跑,上气不接下气地叫喊着。跑得急,我早已忘记哪个方向是卖豆腐花的,总之追到谁就买谁的吃。

“哈哈哈 ……”一屋子的人都在笑我呢(⊙_⊙)糗死啦!

  异乡的寂寞感在作祟?忆故乡.豆腐花和草粿

  可不,在这个夏天最喜欢吃的午点就是豆腐花、草粿(凉粉草)。那天闲逛市场,无意中发现本地的一位婆婆在卖,我兴奋极了。小时候吃豆腐花和草粿的情景记忆犹新,与兄妹一起玩耍斗嘴的乐趣仿佛发生在昨天,向父母伸手要钱买吃的喝的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童年时代,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因为可以去游水,去河边捉鱼虾……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每天下午三、四点左右,总会有两位大叔骑着单车一路穿街过巷地吆喝。他们的单车两头绑着的大筐里装着两个木桶。最渴望的是掀开木盖那会,哗,美味的“午点”直令人心花怒放(⊙_⊙)!每次听到那熟悉而嘹亮的吆喝声我们的口水立即往上涌,总会迫不及待地往门外跑。兄妹三人“分工合作”,我向妈要钱,哥招架叫卖的大叔,妹到厨房里拿碗。当然,有时候合作不“完美”,就会出现以上对白的尴尬o(>﹏<)o 

碗里那白花花的豆腐花,那黑呦呦的草粿,成了童年时代的幸福“点心”。俺家位于城乡结合部,那里没有尘世的喧嚣和繁华,也没有尘世的纷争和繁绕,一碗普通的豆腐花,乃至草粿,都能振奋人心。在那深巷拐角处,叫卖的大叔的单车停放的地方,有一棵老“神树”,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洗礼。奶奶和外婆在夏天总会坐在树下乘凉,手里拿着葵扇,笑不笼嘴地看着我们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子孙女。

现在的零食漫天飞舞,嘴巴停不住的我,啥吃久了都会吃腻。惟有那其貌不扬的碗豆腐花和草粿,让我深深的眷恋,因为它们能让我想起故乡那木桶里热漉漉的豆腐花和冰冰凉的草粿,那两个热情叫卖的大叔,那家人打闹、嬉笑的声音,还有奶奶和外婆那笑得像秋天里盛开的菊花的脸……

离乡的游子,是否都多愁善感?时光滑过岁月的脸庞,女人的浪漫向左走,青春向右行,未曾改变的是那饱含深情的双眸,仰望家乡,伴着清风和明月,长在心底的是摸不着的乡音,觅不见的乡情,凝结成一团朦胧的乡愁裹着浓浓的乡恋,蔓延、舒展、飘散、纠缠……

 

 

注:本博客的章、相片为小薇/老纪原创,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任何纸媒和网络不得转载及引用,否则追究到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