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宝山
王宝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3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临潼的冬日

(2013-12-15 13:28:00)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歌

临潼的冬日

 

地上的水结成了冰,虽然只有很薄的一层,但告诉人们已经到了冬天。这个时间到了晚上,室外的温度也在零度以下了。故乡的这个时候已经非常寒冷了,如果早晨把水泼到院子里,很快就会结成冰。相比较而言,这里的温度还要高一点,晚上最低温度也就是零下三四度而已。据说这里以前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到了冬天,临河与潼河的河面上也会结冰,孩子们可以去玩耍。

从骊山脚下流向北边渭河的两条小河,在一年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河水潺潺流淌。两条小河流过的地方是开阔的关中平原,土地肥沃,即使到了冬天,麦田里依然一片绿色。听这里的人说,小河在冬天最冷的时候也结冰,但一般是很薄的,可能不像故乡的小河那样。因为小河穿过城区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了,再远的地方我还没有去过,不知道这个时候河水是否已经结冰,是否可以看到冬日冰面上反射出的阳光。

看见很多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还有靴子,把身体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比起别人,我好像穿的有些单薄,但并没有感觉有多冷。到了冬天,也许让身体出现一点瑟瑟发抖的样子,可以增强一些抵抗能力。四季轮回自有它的道理所在,人也是自然传奇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要试图去改变什么。听见有人关切地对别人说,天冷了,出来要多穿点衣服。那人则回到说,穿的太厚了,行动不便。

史料记载,姜寨的先民很早以前就在这里生息繁衍了。如今那个古老的村落已经融入这座不大的城市之中,只留下一个世世代代不变村名。那时候他们以狩猎为生,经常要在骊山一带的密林中追逐野兽,如果穿的太多了,显然会影响他们奔跑的速度。有时候他们可能会脱掉衣裳,在雪地上狂奔,以此展现出他们不怕严寒的血性。难道姜寨先民的血性已经荡然无存了吗?我想不会的。

通往华清宫的道路很宽阔,我经常在路旁漫不经心地散步。大道边的槐树树干很粗,但枝干却非常稀少,而且叶子已经基本落光了。据说这些槐树是来自西北一带偏僻的乡村,在那里已经生长了数十年,是命运把它们带来的,从此不再寂寞。女贞子树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样一个名字。松柏树一听名字就是不怕严寒的,但女贞子树应该是南方一带的植物。

华清宫里有一处景观,名字叫飞霜殿,是唐玄宗和杨贵妃住过的地方。那时,每逢冬天到来的时候,他们就离开长安来到这里,沐浴温泉,轻歌曼舞,享受人间的奢华。即使到了冬日,来华清宫旅游的让依然很多,通往华清宫的大道上车流如水。大道边的槐树或许从没有想到,它们眼前会呈现出这般景象。一切都会变,时光流转,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冬天,出来散步的人渐渐少了。他们的年龄大多数好像比我大,或许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人,或许也像我一样,是为命运中的某种机缘偶尔带到这里来的。早就听人这是一个好地方,有机会为什么不来呢?大约再过二十年,我就会变成他们的样子,但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像他们一样步履蹒跚地来这里散步。就像秦始皇一样,这里已经成为他最后的归宿,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也会和秦始皇一样吗?

骊山脚下的秦陵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据说,兵马俑地坑里陶俑是根据真实的人物形象雕塑而成的,所以没有一个看起来相同。真是很神奇,都是人,面貌却各不相同,大自然为什么会这样呢?秦陵的周围都是石榴树,据说来自遥远的西亚,外文名叫丹若尔。冬日里看不出石榴树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在夏天的五月里,火红的石榴花却是那样的耀眼。

即使是冬日,附近的早市依然人很多,总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样子。来这里卖菜的让都是当地的农民。据说他们每天都起得很早。有一些摊点就在路旁,谁来得早就是谁的。不过,他们是要交费的,有时听到他们和城管在讨价还价,听起来觉得有些让人怜悯。或许城管不应该向他们收费,难道真的有什么收费的理由吗?

看见他们,我就会想起一个人。这个人在当地很有名,他就是农民诗人王老九。他的诗句在当地流传很广,几乎人人可以说出几句。如今,这里还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诗社,其成员都是农民。我曾经参加过他们的一次年会,对他们这群人真的是肃然起敬。或许这些卖菜的人之中就有他们,他们一边卖菜一边在酝酿着新的诗篇,让冬日的市场里充满温暖的诗意。

 

临潼的冬日(修改稿)

 

 

 

   地上的水结成了冰,虽然只的一层,但告诉人们冬天已经了。这个时故乡已经非常寒冷了,室外的温度到了零下十几度了。如果早晨把水泼到院子里,一瞬间就会结成冰。相比较而言,临潼的这个时候温度还要高一点,晚上最低温度也就是零下三四度而已

   

    骊山脚下的临河和潼河,在一年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潺潺流淌。小河流过的地方是开阔的关中平原,土地肥沃,即使到了冬天,麦田里依然一片葱绿。听这里的人说,小河在冬天最冷的时候也结冰,但一般很薄,可能不像故乡的小河那样。如今小河穿过城区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了,再远的地方我还没有去过,不知道这个时候河水是否已经结冰,是否可以看到冬日冰面上反射出的阳光。

 

    看见人们又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还有靴子,把身体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比起别人,我好像穿有些单薄,但并没有感觉有多冷。到了冬天,也许让身体出现一点瑟瑟发抖的样子,可以增强一些抵抗能力。四季轮回自有它的道理所在,人本来是自然传奇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要试图去改变什么。

    

    史料记载,姜寨的先民很早以前就在这里生息繁衍了。如今古老的村落已经融入这座不大的城市之中,只留下一个世世代代不变村名。那时候他们以狩猎为生,经常要在骊山一带的密林中狩猎,如果穿太多了,显然会影响他们追逐野兽奔跑速度。有时候他们可能会掉衣裳,在雪地上狂奔。难道姜寨先民的血性已经荡然无存了吗?

 

    通往华清宫的道路很宽阔,我经常在路旁漫不经心地散步。道边槐树的主干很粗,枝干却非常稀少,而且叶子已经基本落光了。据说这些槐树来自西北一带偏僻的乡村,在那里已经生长了数十年,是命运把它们带到了这里,它们与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女贞子一样以临潼为家,从此不再寂寞了。 

    

    华清宫里有一处著名景观,名字叫飞霜殿。那时,每逢冬天到来的时候,唐玄宗和杨贵妃就离开长安来到这里,沐浴温泉,轻歌曼舞,享人间的奢华。如今即使到了冬日,来华清宫旅游的依然很多,通往华清宫的大道上车流如水。眼前呈现出这般景象有时令人感慨:时光流逝,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冬天,出来散步的人渐渐少了。他们的年龄大多数好像比我大,或许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人,或许也像我一样,是为命运中的某种机缘偶尔带到这里来的。临潼是一个好地方,有机会为什么不来呢?大约再过二十年,我就会变成他们的样子,但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像他们一样步履蹒跚地来这里散步。就像秦始皇一样,这里会不会也成为最后的归宿?

 

    骊山脚下的秦陵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据说,兵马俑地坑里陶俑是根据真实的人物形象雕塑而成的,所以没有一个看起来相同。真是很神奇,都是人,面貌却各不相同,大自然为什么会这样精心设计呢?秦陵的周围都是石榴树,据说来自遥远的西亚,外文名叫丹若尔。冬日里看不出石榴树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在夏天的五月里,火红的石榴花却是那样的耀眼。

 

    即使是冬日,早市依然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样子。卖菜的都是当地的农民。他们每天起得很早有一些摊点就在路旁,谁来得早就是谁的。看见他们,我就会想起一个人。他就是农民诗人王老九。他的诗句在当地流传广,几乎人人可以出几句。如今临潼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诗社,其成员都是农民。或许这些卖菜的人之中就有诗人,一边卖菜一边在酝酿着新的诗篇,让冬日的市场里充满温暖的诗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邪道的猜想
后一篇:禅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邪道的猜想
    后一篇 >禅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