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宝山
王宝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3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节看不到的风景

(2013-04-04 22:20:15)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诗歌

 

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准备坐大巴车从潼关回临潼。头一天晚上,先锋和几个人来到我住的宾馆一直聊到十二点才走。他们都是我在潼关年轻的朋友,以前经常在一起谝闲传,大概是因为我比他们年龄大一些,他们便以为我比他们学问多,听说我来潼关了就一起过来。或许是因为我们大约有半年时间没有见面了,说了很多话。电话上的交流或许总比不上面对面的交流,朋友如果多年不见很可能会成为陌生人。

早晨起来看了一些资料,大约九点钟才去吃饭。这次来潼关是因为县政协要编写《潼关战争史》,好像政协是没事要找事,而且是一件以前很多人想过而不敢做的事,并在清明节前就急着要干起来。我住在宾馆干了一个白天加上半个晚上,总算完成了一个征集提纲。节日放假,我也打道回府,好像没有什么地方比住在家里舒服。吃饭当中,先锋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临潼,我说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本来想和魏师聊聊,不巧他去西安了,因为他三爸去世了,要在清明节这天火化。魏师是我在潼关二十多年最要好的朋友,他说我们不是兄弟胜过兄弟。他以前在单位开车,这样叫他早已经习惯了。先锋说他要去渭南,给他岳父上坟,问我想不想坐他的车去。他首先给我说清他去渭南干什么,我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上坟和干别的事不同,或许有人会忌讳的。

先锋岳父的骨灰安放在渭南犹湖零塔,这地方我以前从没有去过,但很多年前我就说过,一个南方人投资建这座灵塔,把不少人骗了,后来政府出面才把这件事解决了。犹河是渭南城东的一条河流,多年前在这条河的上游修了一座水库,现在是渭南的水源地。灵塔在水库坝体西侧的土塬下,大约选择这里建陵园是讲究风水的,背靠着塬,面向着水,住在附近的人以前就在这里埋人了。先锋本来想先把我送到临潼,然后再到陵园,快到渭南时得知,他岳母和几个亲戚已经到了陵园,所以他觉得很不好意思的说,要先去陵园,然后送我回临潼。我说我还没有去过这样的陵园,正好顺便去看看。听我这么说,他很高兴。

车到犹湖灵塔下面停下,我们沿着弯曲的坡道往上走,一直走到灵塔的最高处。一座灵塔矗立在平台上,先锋的亲戚等在这里,并已经把死者的灵牌取出来拿在手上。这里烟雾缭绕,平台一角是专门祭祀的地方,放着供桌,宝鼎。供桌上放着一个香炉。宝鼎是铸铁的,看起来很笨重。一些人正在这里进行祭祀活动,宝鼎里的纸灰已经很多。先锋和他的亲戚把供品摆到供桌上,先点着两只蜡烛,然后把一把香用蜡烛的火点着,插到香炉里。纸钱在宝鼎里烧,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些,一张一张的放到里面,火焰时大时小,有时暗下去冒烟,有人就用宝鼎里放的棍子往起挑,火焰就熊熊燃烧起来。天气有风,方向好像不确定,小时候听人说这叫鬼风,这鬼风就把烟气和纸灰吹的到处都是。我在附近看了看,来这里的人都以相同的方式祭祀他们的亲人,但表情不一样,有的人看起来很轻松,就像来这里做游戏一样,有的则看起来有些哀伤,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可是有些事是从脸上看不出来的。我以为他们来这里祭祀要取出骨灰盒,就像上坟对着坟墓一样,原来并非如此。我走到平台边缘,看见远处的游河水库水面很大,一片平静,身边的祭祀活动好像搅扰不了它的内心安宁,对面的山坡上是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构成不同的一些图案。我看见平台下面有一处地方矗立着许多墓碑,知道这墓碑下面掩埋着死者的骨灰,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或许比放在灵塔里的柜子里要好,所以他们享受了更高级的待遇。不知情的人从远处看这里的亭台楼阁,或许以为这里是旅游名胜,这些死者可能有的人在生前也享受不到如此优美的环境。

先锋他们把纸烧完,就一起跪在供案前磕了三头,起来后,一个亲戚立即把灵牌送回灵塔。我问先锋他岳父的骨灰放在什么地方,他说就在眼前的灵塔内,说着要带我去看。我说我从灵牌上看到他岳父66岁去世,是因为什么病没有看好。先锋说他岳父骑自行车到到游河水库钓鱼,一辆汽车在他后面安喇叭,受到惊吓从自行车上掉下来不久就去世了。后面的事我也没有问。走到灵塔门口,我突然遇到一个熟人,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女人,和我在潼关一个企业工作过,大约十年没见过了。她还用以前的称呼与我打招呼,并伸出手来要握手,而我却忘记了她的名字。我以前从没有碰过她的手,但现在不得不去碰一下她的手,于是轻轻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好像只有手掌上的有些细胞有过一次艳遇。她不认识先锋,问我来这里是…不敢往下说,我赶紧解释。她很热情的带我们到了先锋岳父的骨灰盒柜子前,我走近看了看先锋岳父的相片,死者也在潼关工作过,我好像从没有见过,潼关不大,我不认识的人却很多。可能是见了潼关人的缘故,我的这位在一起工作过的熟人,便说还有一个潼关人的骨灰也在这里,并带我们参观了一下。这是一个年轻人,据说他死的时候二十几岁,放骨灰盒地方的相片好像是从婚纱照上剪下来的,大约刚结婚不久就去世了,真的太年轻了。

离开陵园,先锋和他的亲戚要到渭南吃饭,说吃完饭后再送我回临潼。坐在车上,先锋和我说起清明节上坟的作用。他是一个善思考的人,并常常问我一些问题。我说,与其说清明节的祭祀是对死者寄托哀思,不如说是让活着的人的内心在穿越时空中找回平静与安宁。由这个问题就说到了人如何孝敬父母的事。先锋说他母亲六十多了,还坚持要在街上做生意,早起晚归,非常辛苦。他姨有病了,他母亲给了五千块,他大舅要盖房,他母亲给了五千块,他的烟酒店资金周转有点紧,他母亲给了他一万多。我认识他母亲,也知道她以前的一些经历,她真的是一个生活的强者。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先锋给我看过的一些他用手机拍的潼关相片,并说,人都喜欢到别的地方看风景,其实风景就在身边。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我觉得很有意思,母亲就是人生中最近最美的风景。

 

             写于2013年清明节(草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石榴树与老人
后一篇:冬日的光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石榴树与老人
    后一篇 >冬日的光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