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也丹
王也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495
  • 关注人气: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郊日报副刊:消失的碾子

(2018-12-27 13:38:04)
标签:

乡愁

碾子

记忆

分类: 随笔------千山之外
京郊日报副刊:消失的碾子

消 失 的 碾 子

王也丹

        圆形的碾盘,中有铁质竖轴;柱形的碾磙,四周用木质或铁质碾架固定并与竖轴连接,两端插入碾棍。这就是碾子。
        碾子是旧时农村常用的碾米工具。那时,每个村子里至少会有两到三台碾子。
        骨碌碌,骨碌碌。夏季,天还未完全放亮,位于我家门外东北角的石碾便传来欢快的转动声。勤劳的村人早早起来,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在碾子的滚动声中,太阳逐渐从东方露出头来。陆续的,便有人提着袋子,或是端着簸箕,里面装着玉米、高粱等谷物,来这里排队了。来的一般都是女人或孩子,说一声:“您家推完我家推啊。”忙的人便接着去忙了,等着轮到自家时被传唤。不忙的便走上前去,帮着推一把。碾磙转得更欢了,说笑声起来了。家长里短,七荤八素,村内村外,衣食住行,各种话题。记不清绕着小小的圆形碾台转了多少圈,也忘记话题换了多少回,碾盘上的粮食却在石磙一圈一圈的碾压下由粗变细了。金黄的玉米去了皮,成了碎玉一般的玉米渣;被湿润过的红高粱碾压成面,收进细箩,筛出了细腻的黏面。女人们都知道,说是说,笑是笑,“正事”是万万不能耽误的。有时,女人们看着各家待碾的谷物的成色,难免还要互相说一下种植时的门道和经验,以便来年更好地改善,让自家的地里也长出上好的庄稼,收获饱满的粮食。
       推碾子是个细致活儿,也是个累人的活儿,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一边推着沉重的石磙,一边还要顾及碾盘上的粮食,不时地用小笤帚扫一扫,以防粮食滚落地上或跑到一边去。此时,不能一味盯着身边的碾盘看,要时不时地抬头看看远方或别处,否则会转晕。那个时候,孩子们最羡慕有驴的人家了。用一块黑布,蒙上驴的双眼,套上架,它能绕着碾盘傻傻地转上一天。
        “为什么要给驴蒙上眼睛呀?”有孩子好奇地问。
        “蒙上眼睛看不见路,原地转悠,它以为自己一直向前呢。”有大人给解答。
        孩子似懂非懂,若有所思。
        长年累月被粮食滋养的石碾越发光滑耀亮,村人们分外爱惜它。有淘气的孩子若是骑到了碾磙上,或是不懂事的年轻媳妇有时把自己抱累了的孩子放到碾盘上歇息,甚至不小心让孩子在上面撒了一泡尿,总会招致年长之人一顿臭骂。老人们认为,石碾因为长期使用,成了碾神,会有灵性,不能亵渎。
        石碾是过去岁月里村人心中的神灵,它带着五谷最原始的芬芳,碾出了一个个家庭对日子的期盼。它静静地守在村子的某个角落,看着曾经抱着碾棍推碾子的孩子睁开蒙昧的双眼,长大成人,走出村子,走向城市。
        后来,机器代替了石碾,人们不用再辛苦劳作。村里的碾子逐渐冷落,任风吹雨蚀。再后来,石碾消失了,不见了。
        回到故乡,过去的老人多已去世,许多熟悉的乡村物事,无论美丑好坏,也大多消逝殆尽。家门口的东北角,空旷如砥,已经很少有人记得,那里曾经矗立过一台碾子,那里曾荡起过无数开怀的说笑声。
       现在,偶尔的,走进某个民俗景区,有时会在不经意中,碰到一台碾子,寂寞地立在那里,供游人参观。此碾子非彼碾子,它已失去了作为碾子的价值。抚摸着浑重的碾磙,遥想当年,我知道,碾子已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消失在历史深处了。
        想一想,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消逝的又何止碾子呢?

        2018、12、27 京郊日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