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89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普洱

(2019-04-27 14:06:58)
标签:

情感

普洱

回忆

文化

古树茶

分类: 素心棉麻

   普洱


      

    普洱

三月。初春。金石学家张志亮老师携夫人一起,来家里小坐。

张老师是安丘人,老家庵上镇。就是那个“山东无二坊,除了兖州是庵上“的庵上镇。而张老师的关于金石学的启蒙,也与庵上石坊有着密切关系。

2012年,我与电视台的朋友一起,去北京采访安丘的文化名人。张老师本不在计划之内的,是其中的一个采访对象对我们说:“既然是文化名人,怎么能没有张志亮呢?!”真是幸运,就是这一句话,让我们与张老师相识。那次的采访,我们在张老师的工作室里大开眼界(他有太多的金石收藏),也让我们和张老师的友谊持续至今。北京归来,我们作了一期关于张老师的片子,题目叫做《张志亮——与金石结缘》,分上下两集播出,4200多字的解说词,全部由我撰写。而且,整个写作的过程中非常顺畅,片子播出后,不仅节目组的人成就感满满,张老师本人也非常满意。

从那以后,几乎每年,只要张老师回老家探亲,他都会来我管公的家里小坐。当时的张老师还定居在洛阳。回一趟老家着实不易。但每次来,张老师都会车打转向,来寒舍小驻。他给我带来过他自己金石拓片展的册页,带来过洛阳的牡丹花茶。

因为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茶,于是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有喝茶的癖好。于是家里来的客人,最经常带的礼物,便是茶。也因此心生不安,因了朋友们的有心和牵挂。这次的张老师和夫人,也带了茶。

张老师的夫人,蓉嫂,我是第一次见,以前只在张老师的朋友圈看过照片,见过她写的那一手好字。她是洛阳人,也确有着牡丹般姣好的面容。总是微微地笑着,言谈举止,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恬淡与美好。她带了些腼腆地坐在沙发上,说:“好早就想来玩了,乡下挺美的……”

久居小镇。我深知小镇的安然与美好。但不便之处,亦有深刻体悟。比如文化的荒芜,比如物质的贫瘠。朋友来了,甚至都找不到一间合适的饭店招待。

张老师说:“客气什么,粗茶淡饭最好!今天不是你们的节日吗?所以才带了你嫂子一起过来。吃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给你们过节!”

我向来是慢半拍的人,张老师话音落地,我才恍然记起,今天是38日,我们女人的节日。

后背有点微微汗湿。为自己的怠慢和考虑不周。整天忙忙碌碌,都不知道忙了些什么,却把个日子过成了糊糊涂涂,也因此尽可能多的省略了太多的东西。但很多时候,仪式感还是要有的,它会提醒着我们,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的田野。

张老师说:“最近去云南了。带回了老树普洱。看你喜欢喝茶,就带了些。”

茶装在原色的纯棉小布袋里。麻绳勒口。看那文字的标识,知是产于澜沧江,06年的,原生熟普。

普洱喝过不少。但这么久年份的,还真是第一次。

心里有些忐忑,因了这份深厚的情谊。

张老师旅居洛阳多年,在那里娶妻生子,也打拼出一番事业。却还是牵念着故乡。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归乡的念头愈加强烈。于是,毅然挈妇将雏,回潍坊定居。温婉贤淑的蓉嫂,也义无反顾地拜别了父母,来到了夫君的故乡。自然多了思乡之愁,却也有了一份初来乍到的新奇。即便是对我这偏僻小镇、陋室蜗居,蓉嫂也充满了探寻的渴望。她和张老师看客厅里的文竹和铁线蕨,看阳台上正开放的长寿花、紫玄月。我说,你们来得稍早了些,若是四月份,窗台上那棵令箭荷花,开得才叫一个热烈呢!夫妻俩笑着,张老师还掐了一支长寿花的茎,说要回去自己插养。很开心,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花儿的赠予,尤其芬芳。

茶过三道。天已渐晌。老公开了车,一起出去吃饭。是家相熟的乡野小店,名字叫做“大有”。据说这名字来自八卦,开店的小夫妻看来是请过高人。但毕竟不是星级饭店,实在做不出太多花样,但乡下人的质朴和热情,却是满满当当。他们用后院刚摘下的香椿芽头,煎了笨鸡蛋。还烹了蚂蚱,做了鹌鹑肉饼。鱼是秀气的黄花,肉质白嫩不腻。没有什么珍馐佳肴,不过是山肴野蔌,只占个“鲜”字罢了。张老师却很开心,说很久没吃过这么新鲜的香椿了,小时候的老屋旁边,都会栽一棵的。

  我还自带了一瓶红酒。这是前些年帮一个中医世家写书时,主人送的。价格相当不菲。让店主拿去开启,居然弄了好久。小店真的是太小了,来这喝红酒的也肯定不多。那小伙子笨拙地鼓捣了好久,才终于打开。却弄坏了塞子。有些细微的碎了的木颗粒浮在了酒里。蓉嫂毫不介意,依旧笑容满面地,跟我们举杯。

三月的天气,仍有寒意。店里的空调也不太起作用。但张老师和蓉嫂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他们看着窗外的风景,谈笑风生。久居城市,乡下便是最好的风景。况且,这里还是故乡。从大有酒店门前的路一直往南,不用20里地,便是张老师的庵上镇。

他说:“小时候在庵上念中学,每次回家都会经过那座牌坊。我就拿了笔和纸,去拓上面的菊花啊荷花啊等各种的图案。拿回家给父亲看,父亲每次都夸我拓得好……”

这便是张老师最早的关于金石艺术的启蒙了。后来离开父母,在异乡闯荡,却一刻也没有忘记传拓,更没有忘记故乡。

饭毕,老公特意去自家大棚摘了新鲜的草莓,让他们带回潍坊给孩子们品尝。我说,是公婆自己种的,放心吃。张老师说:“很喜欢!因为这是家乡的味道。”我说,以后常来,故乡的草莓,年年都这样香甜。

挥手作别,张老师发动了车子。我转身回家,先就泡上了张老师刚刚带来的茶。那产自澜沧江的,老树普洱。怕劲头太大,没敢放太多。但开水一冲,那味道仍旧醇厚得啊,满室生香,毛孔舒张!

拍一张茶汤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立马有识茶的文友惊叹道:“是‘碎银子’吧?!”

“碎银子”是普洱熟茶中的极品,在古代茶马古道上是可以代替银两做交易用的。它的外形又确实精致小巧似散碎的银两,故美其名曰:“碎银子”。它必得是用8年以上的优质古树老茶头经过特殊的工艺精制而成。除了“碎银子”的雅称,它还被冠以“茶黄金”的美誉。足见其珍贵。

张老师带来的这款囤了12年的澜沧江老树普洱,真的是堪比“碎银子”了!

记起了白居易的诗:“春风小溘三升酒,寒食深炉一碗茶。”我想他煮的,应该就是普洱吧。

今日微冷,书房静坐。念及旧事,写下了上面的字。写罢搁笔,且吃茶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