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89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灯如豆

(2019-03-24 09:50:46)
标签:

一灯如豆

黑夜

苦读

情感

回忆

分类: 素心棉麻

  一灯如豆


 一灯如豆

       昨日停电。偶有所感,作此篇。

一灯如豆。摇曳在时光深处。

应该是二年级吧,疯狂嗜读的我在一个太阳将落的下午,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软磨硬泡,才终于从同村同学卫锋的手里,讨得了一本《西游记》。书厚厚的,粗糙却绵软的纸页,强烈地撩拨着我阅读的欲望 。虽缺头少尾,但只是那剩下的部分就足够我过几天好瘾了。无奈同学卫锋非常小气,他在我的苦苦央求之下,才好歹勉强答应借我一个晚上。

他说:“就一个晚上!明天一早上学,必须还给我……”其实他并不喜欢阅读,却偏偏就要将书霸在自己手里。在我的记忆中,有好多并不喜欢阅读的同学都喜欢将书霸在手里,完全没有资源共享的概念。

其时天已将黑,太阳在西山似落未落,憋成个大红脸膛。我迫不及待,争分夺秒。我从接过书的那一刻就抱着书坐在了我们老屋大门的门槛上,直到天色黑尽,直到那字实在是看不清楚了,才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真的是读了个天昏地暗啊!

奶奶在堂屋喊我吃晚饭:“妮啊,怎么一看书就拿不下眼来啊!把眼给看坏了啊!”

我不作声。慢慢踱着步子走进堂屋,抱起饭碗默默地吃饭。我得赶快吃饱了,再继续看书去。这样厚厚的大部头,“狠心”的同学却只给了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如果看不完,那书里的一个个故事岂不是要让我牵肠挂肚、寝食难安。

我最后一个到达饭桌,却最早一个离开饭桌。我放下饭碗就又抱起了书,我一头钻进房间,继续我如饥似渴地阅读。幸好,没人注意我的动向。大人们忙于生活,他们的第一要着是全家人的温饱。

天大黑。掌灯了。我擦一根火柴,点着了煤油灯。油灯隐在炕头一侧的灯龛里,散发着幽幽的光。我那时候跟奶奶一个房间睡,她自己在炕头上忙她的活儿,我兀自读我的书。为了看得清楚,我将头凑近油灯,侵占了大半的光亮。

但奶奶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我全然不知。那时候,孙悟空和一众妖魔鬼怪正激烈斗法、战势正酣呢。奶奶从不打搅我,她自己悄悄地睡下了。

周围万籁俱寂。只有,一灯如豆。

我趴进被窝里,煤油灯也从灯龛挪到了炕沿上。这样不妨碍炕头上的奶奶安睡。炕沿是木头做的,已经被岁月打磨得溜光。我将身子蜷在被窝里暖和,只将头拱出被窝,然后就着煤油灯,继续“西游”。

灯是奶奶做的。一只玻璃瓶做成灯身,几缕白色的棉线捻成长长的灯芯。灯盖也是铁皮做成,灯盖的中间是灯管,灯管的中间是灯芯。灯芯的一头钻出灯管负责光亮,灯芯的另一头,则弯弯曲曲地伸进灯油里去。灯油顺着棉线的指引,一节节上升到灯管之上。只要灯芯吸到了灯油,那火柴一擦,灯,便亮了。它驱赶了黑暗,也带来了温暖。

一灯如豆。与现在各式各样的灯具相比,那真是太过微弱的光。但在那时那夜,却是难以言传的巨大的光明。尤其对于我、或像我一样恨不能焚膏继晷的夜读人。

我将头往前探一探,以便将书页更凑近灯光一些。灯芯短了,灯光也有些暗了,我从炕尾的笸箩里找出一根缝衣针,然后学着奶奶的样子挑了挑灯芯。灯芯长了,灯光一下子亮了好多。刚要得意呢,却只听“刺啦”一声,居然被油灯燎着了头发。房间里弥漫一股淡淡焦味。旁边已经睡熟的奶奶,此时翻了一个身。见我仍在挑灯夜战,她嘴里咕哝一句:“妮啊,睡吧哈!”然后翻一个身,又睡过去了。我仍旧轻轻地翻动书页,不知道天已几更。书已读完大半了,灯身里的灯油,眼看着就已经耗掉了一大截。

真是得感谢我的奶奶。她从来都不因为我喜欢夜读而训斥我,也从不因为怕耗费灯油而逼迫我早早睡觉。那时候的灯油,真的是和炒菜做饭用的油一样的珍贵。奶奶更不会像有些老人,说出些“女孩子读书有何用”的封建论调。她尽着我读书,尽着我耗费灯油,无论看到多晚都不会因为灯油的问题而说我半句。相反地,她还会时不时地在村人面前可劲儿地炫耀:“俺那个孙女啊,就是喜欢看书!将来肯定是个大学苗子!”

很惭愧,后来的我勉勉强强才读了个专科,却是我无比喜欢的中文系。若不是当年的一灯如豆,若不是奶奶的爱与宽容,我大概不能像今天这样,仍旧可以一书在手,越读越有力量。奶奶的爱与宽容,也恰似一灯如豆,照亮了我的前程。

那天晚上,我不记得自己何时睡去,熬了个通宵也不是没有可能。反正第二天,我是按时如约地将《西游记》还给了我的同学卫锋。我已经将那本有些缺头少尾的《西游记》,全部读完。它是四大名著之予我的最早的启蒙,唐僧师徒的一路颠簸、九九八十一难,自那时起便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还有那晚的灯光,那晚的奶奶,直到今天,仍旧时隐时现,明灭可依。

四年级的时候,我便到离家三里地的外村念书了。那是80年代,正是知识爆炸的时候。人人都在学习,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我虽然才是小学生,但早晚自习都有。仍旧没有电灯,晚课的时候,便须自带灯盏。

为了我的晚自习,爸爸特意做了一盏新的油灯。灯身是个用光了的墨水瓶,矮矮胖胖的,与惯常家用的油灯相比,更显别致了些。爸爸将瓶盖钻眼,用废旧的气门芯贯穿而过,做成灯管。奶奶捻了新的棉线搓成灯芯,穿进灯管,浸入灯油。将瓶盖拧紧,灯油就不会轻易泼洒出来。方便好用。我用手端了油灯,背着书包去学校自习。

同学们都是自带的灯盏。高的,矮的,粗点的,细点的,浑圆的,略扁的。总归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但总得有一截灯芯,总得有一盏灯油。火柴一擦,教室便亮了。

也真是颇为壮观。全班50多人,一人守一盏灯。既能照见自己的课桌,还会散发出一些光明。大家各自为战,又彼此分享。倒也算得灯火辉煌。同学们“哇哩哇啦”地念书,学得热火朝天。

那时候有一句特别励志的口号,叫做:“学习是灯,努力是油。要想进步,必须加油!”那时候的“加油”,可是真的加油啊!灯芯短了,灯光暗了,挑挑灯芯,加点灯油,眼前的灯光便又亮堂了许多。我们就着灯光,继续埋头苦读。

正安心做着数学题目呢,只听 “刺啦“一声,有同学被油灯烧着了头发。大家先是齐笑一阵,再看某同学的刘海,已经有些微微地卷了,就像后来的一个流行烫法:玉米须。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们班的学霸芹同学。她当时可能学习累了,便舒展了一下四肢,然后便随意往后一靠,却正好靠在了后桌同学的灯火上。火一下子就燃着了她的衣裳,那衣裳大概也是易燃的料子,尽管火很快就被我们扑灭了,但衣服的后背还是被烧出了一个大洞。偏偏那还是一件刚穿了没几天的新衣裳。把个芹同学心疼得啊,当场就落了泪。但学霸就是学霸,觉悟也高,她并没有埋怨后排同学和他的油灯,而是很快就平复了情绪,投入到了学习之中。

第二天,芹同学依旧穿了那件衣裳上学,只是那个烧焦的洞上,已经被她的妈妈补上了一块颜色相近的补丁,针脚细密,四四方方。没有人觉得难看,相反地,我们都感觉到了一股别样的温暖。杜甫有诗云:“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我和我的同学们,就是这样提着知识的灯盏,一步一步,走向了各自的人生。

有了电,真方便。灯绳一拉,亮如白昼。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油灯开始慢慢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可我却永远记得暗夜里的一灯如豆,和一灯如豆之下,刻苦求学的,那些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