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89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意浓

(2018-09-11 10:48:43)
标签:

秋意浓

同学会

初恋

情感

重逢

分类: 素心棉麻

                   秋意浓

秋意浓



  N城参加同学会。却在前一晚接到孟墨的电话。他说:“你早点来,陪你逛逛这座城…”

 孟墨是我的高中同学,他就在N城工作。自从大学毕业,一直在乡下偏安。平日里教教书,写写字。小镇的天一直很蓝,城市的雾霾,还没有蔓延到这里。蛮好。  

  时间约在了上午9点。怕公共汽车会不准时,早早便去镇上唯一的站口等车。却一路畅通。还不到8点,便坐在了N城的候车大厅。

时间已是深秋。早晨的空气,有些清

孟墨发了短信,说:“我到了。”便戴上耳机。单曲循环的,是郑源的《一万个理由》。以为自己会在四面透风的候车厅里,等上至少一个小时。如果你真的需要什么理由一万个够不够早知道你把这份感情看得太重当初说什么也不让你走……

一曲未了,孟墨却到了。他说:“我在门口。”

拎起手里的包,快步奔了出去。孟墨在车里握着方向盘,歪头冲我笑着。的心头一热,他还是那么,瘦瘦的样子。

他伸手为开车门,趔趄着身子。坐上去。他说:“走,吃早饭。
  “不了吧?……”我为自己的早到,感到不安

“你肯定没吃早饭,我也没吃…”扭头看我一眼。眼神软软的,像江南。

没再坚持。任他把着手中的方向盘,穿梭在这早晨的城市。太阳高起来,透过车窗,照到了的眼睛。

停在了一家店面。名字叫做“很久以前”。心里一动。恰是我喜欢的风格。

我点了小馄饨。他要了牛肉炒面。

坐在了的位置,这让心里踏实。

孟墨端了两杯牛奶,轻步挪过来。吸管斜在杯子里,歪着脑袋。

接过来,两手捧住。手和胃,一齐暖起来。

也含住吸管,吸了一口,说:“喝吧,热的……”

看着他,瘦瘦的脸庞,分明的棱角。岁月无痕,他和从前,完全一样。

说:孟,你一点没变……”

他笑:“你也是……”

馄饨端上来了。很烫。他说:“不着急,慢慢吃。”

他的也上来了。牛肉炒面,那是扬州的名吃。

他说:“我大学在南方上的,吃惯了这个味道……”随手将一块大大的牛肉夹进的盘子:“给你……”非常自然。

他的大学在南方。而我的大学,在北方。当年那份本就懵懂的爱恋,就是如此这般地,输给了距离。

吃完的时候,孟墨点了一支烟。烟细细的。味道很香。然后,他为我推开玻璃门,我们一起走出去。他握住方向盘。坐进副驾驶。  他说:“先去单位吧。我的职业特别,几乎没有假期。

系上安全带。车沿着新修的柏油路,行驶。这个城市正在向北拓展着空间,相比于市区的嘈杂,更喜欢里。

他的单位是一栋层小楼。白墙,红瓦,在周围的花花草草里,安静地站着。

  车子驶进大门,他和门卫的大爷打着招呼。

  进了办公室。他烧水,泡茶。

他说:“喝吧,只有铁观音。”

有茶瘾,他知道。

  他坐在桌子这边,坐在桌子那边。两人隔着一台电脑,自然而然地对话。外面的风很大。的心里,静静哒。

氤氲的茶香里,他又点一支烟。烟细细的一点不呛。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还如此迷恋。就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喝茶,已如此上瘾。

茶已浅。说:“走,我带你出去转转。我们的单位,就是在水一方……”

站起来走看了看我有些单薄的衣衫,说,“外面风大……”

出了单位的大门,我紧跟在他的身旁。我们的身高比例,仍然高中时一样。仅仅能到,他的肩膀。他穿着浅色的条纹T恤,裤子是工装,很有深度的蓝。他的体型一直都很酷,占据着黄金分割点。

前面就是河堤。有一块宽大的青石板,铺进里去。他说,来,我给你拍照。

理理有些乱了的头发,靠在水边摆了个POSS。他举着手机,指挥着的角度和姿势。站着。坐着。正面。侧面。他说嗯,很好。

向前走。河堤上有花。大片的黄。小片的紫。高的竹子。矮的剑麻。还有深深浅浅的草们,软绵绵的,与天水相连。  

开始有芦苇出现。这让秋天,更像秋天。也举起手机,拍芦苇,拍蓝天,拍孟墨在蓝天和芦苇的映照下,那么帅帅的样子。

说:“应该带学生来这里上课,就学《诗经》里的《蒹葭》一篇……”

他看着笑,“果然是语文老师……”

风依然很大。但三三两两的行人,还是会不时擦肩。有牵着孩子的年轻妈妈,有带着孙子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少年骑了单车,逆风而行。

到了彩虹桥。桥面和栏杆都是白白的大理石,弯出的优美弧度,像数学课本里的抛物线。走到线的顶点,他说,“来,我们合一张。”便用左手拿住手机,右手揽住的肩膀。在他的拥揽之下,靠进镜头里去。我穿着暗红的棉布上衣蓝色磨白的牛仔裤,鞋子平底,浅口,带着禅意。秋阳之下,我和他一起对着镜头微笑,就像二十年前,教室里那两个青葱少年。

前面是新修的大桥,斜拉式,颇为壮观。他说:“看,这个城市的新地标。”

我们跨过岸堤的草坪,到桥上去。绿草如茵,一脚踏上,软绵绵踩得心疼。

桥上的风更大。车辆来来往往。靠住桥栏上的一丛花拍照。花是大簇的紫红,叫不出名字。头发飘起来刘海乱了,马尾也歪在一旁。他也在风里站着,飞速地按下快门。回看照片,却是出奇得美。  

他说,“此情此景……”是的,此情此景,怕是今生一回。

穿过大桥,我们到了的对岸。他说:“我们从这边返回。这样你就看到了两岸

彼岸多了石块搭砌的小路。还有更多的芦苇丛生。或者,就是些高高低低的水草,也叫不出名字,就那么略带慵懒地,站在秋天的湖里。其实一直都喜欢植物,尤其是傍水而居。

还有黑色圆木铺成的桥,像折尺一样,弯出各种角度。还有个木结构的凉亭,孟墨说:“风月亭。”抬头去找亭上的字,他在一旁笑出声来,说:“我刚取的。”我也笑,说,很美,很契合。

日光高起来。他牵了我的手,穿过河水中央的大石,回到此岸去。岸边的柏油路旁,是一棵又一棵的山楂树。他指给看那些红色的小果实,它们密密麻麻地,挂了满树。

回到单位。穿过院子的时候,他停下来摘石榴,然后递进的手心,说:“是甜的……”

又开了车,孟墨去吃午饭。这次的菜,是他自己点的。有鱼宽宽的,扁扁的。有肉是加了菌类和青菜做成的汤。有蛋,用香椿煎成。有菜从来没有吃过的炒牛蒡。还要了两罐加多宝。他说:“不要酒了,开车

加多宝。喜欢的饮料。

等菜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打游戏。看着窗外的空地上,几棵稀稀疏疏的果树。午间的阳光,映照着离窗口最近的,一棵柿子。

菜上来了。他放下手机给舀汤。又说:“吃鱼吧……我不喜欢吃鱼,是给你要的……”

低下头,细细地拣着鱼刺。是从来都不喝牛蒡茶的,用它炒出的菜,却是很正的味道。汤是肉菜菌的搭配,带着软糯的香。

说起从前读书时候的旧事说起谁谁的成绩最好谁谁现在哪个城市谁谁读了博士谁谁为了能赶上这次聚会,专程坐了飞机。

我说:“还有我……”

他紧跟了一句:“和你……”

一起笑了。举杯相碰,秋阳正好。

签单的时候,老板和他搭讪着天气。很熟的样子。

开了车走。说:慢一点……”

他不说话,打开车里的CD,是张学友的歌。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一杯酒,情绪万种……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正是愈来愈浓的秋意。

很快到了聚会的酒店门口的电子显示屏,已经打出了红色的大字:N城二中25级毕业二十周年大聚会”。停车熄火,我们彼此对望了一眼。他握住我的手,稍稍用力地捏了一下,说,“我们,到了。”

很多的同学,也已经到了,见我们两个肩并肩地走进大堂来,没有人惊讶。我们很快就被一连串的拥抱和问候淹没,然后在泛起的泪光里,调侃着彼此脸上的皱纹,还有白发。
   二十年一聚,今夜,注定狂欢。

我们已融进人群,彼此消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