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893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家过年

(2017-12-25 11:44:05)
标签:

情感

文化

回忆

分类: 素心棉麻

                                         回家过年


中国人的年,还有另一层深重含义。那就是回家,就是团圆。

近在咫尺的人得回家,远在天涯的人也得回家。

有同学在四川工作,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班的时候。但一到过年,他必得回家来。

 他的妻子是山西人。在一家公司做到副总,标准的职场女强人。同学也是单位的总工,日常由开会组成。工程也是一个接着一个。有时工期告急,忧虑心焦,便动辄板起面孔,对着下属训话。

 可是一到春节,夫妻二人必定带了女儿,回到山东老家。哪怕是顶着年三十的鞭炮声赶回的,那,也是必须要赶回的。只有回了家,才叫过年啊。

待进得家门坐上土炕,副总不再是副总,总工也不再是总工,他们就是爹娘炕前的一双小儿女。脱下职场的西装革履,妻子换上婆婆做的棉花袄,表里都是红色的碎花。又戴了套袖,和面,剁馅儿,包饺子儿。俨然一勤俭持家的村妇。我那同学呢,就坐在炕沿上,一边给爷爷奶奶泡了自己从四川带回的好茶,一边陪着老人说话。

自从下了火车踏上老家的土地,夫妻俩便都温声细语的,没有了在单位的气概。孙女讲的是普通话,在大城市读私立学校,但一到了奶奶的老家,照样逗鸡逗狗,和村里的孩子们打成一片。

 大年初一,同学带了媳妇孩子,跟着村里拜年的队伍,浩浩荡荡出去拜年。他一边给村里的老辈介绍这是自己的媳妇,这是自己的孩子,一边又跟妻子孩子说着这是“二大娘”,那是“三大爷”。一年回家一次,媳妇孩子叫过去很快就忘了。待到来年,便再介绍一遍,不厌其烦。过年嘛,就得认祖归宗,阖家团圆。

         远在天涯的人得回家,近在咫尺的人,也得回家。

 有个同事,五十多岁了。儿子也已经结婚,有了儿子。他和妻子都是老师,老家离单位大概十几里地,平日里也经常回去看望老母亲,但都是当天来回,很少住下。但若是过年,除夕之夜便必得在老家度过。

 于是,每到大年三十,同事和他的妻子,便收拾了大包小包,回家过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大包小包里,居然还包含了铺盖卷。同事的妻子说:“这一回家连老带少的,就得带着铺盖卷。”

 即便只是回家住一个晚上,即便第二天就得收拾收拾再回到单位,但这是过年啊!它的味道与往日大不相同。那一个晚上的时光,真的是意义非凡啊!而对于那些无论多远无论多近无论多从容无论多麻烦都要赶回家过年的人,我,总是心存敬意。

 过年,过年。腰缠万贯得回家,身无分文,也得回家。

 1980年的春节,父亲母亲带了我,在东北躲计划生育。那可真是逃荒的岁月啊!路途遥遥,囊中羞涩,回家过年是不可能的了。对此,父亲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是眼看着年一天天临近,父亲突然改变了主意。他跟母亲说:“你身子笨重,就别回去了,可我必须得回去。要不两个老人在家,可怎么过年啊!”

 母亲其实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她和肚子里的弟弟留在东北,父亲则带着刚刚四岁的我,在大年三十天傍黑的时候,终于赶回了那个叫卞家洼的小村庄。

 父亲说,奶奶一看见他背着我进了院子,眼圈儿立马就红了:“你可回来了!你若不回来,这个年我也不打算过了……”

 其实父亲并没有带回什么好酒好菜,但爷爷奶奶的心,却立即就踏实了。他们精神抖擞地,和面剁馅儿包饺子。连屋子里的煤油灯,也变得更亮更暖了。

 过年,过年。过的其实不是“年”,过的就是个人啊!

 这个难忘的年,父亲后来一直讲给我们听,讲了很多年。

 过年,过年。回家过年。多数时候,家回得非常顺畅。偶尔,也会有些许艰难。

 我结婚的时候,是个冬天。再有不到俩月,便是新年。喜气当然还是浓浓的,但心底的愁,还是淡淡地泛了上来。离开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去往一个曾经的陌生里度过如此重要的时刻,那心情,还真是蛮复杂。

 却不敢跟老公说。怕他以为自己是不明事理的女子。我只是把这些许的不适意,悄悄藏在了肚子里。

老公呢,恰恰相反,他正笼罩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里。刚刚娶了新媳妇的他,似乎很着急要在新年里把我带回老家去。这似乎是另一种形式的衣锦还乡,是向父母宣告自己成人的,最好的方式。

 于是,学校放假不久,才刚刚过了腊月20,老公便催促着要回老家。我语气柔柔地,说:“不用这么着急吧……才刚过20……”

 老公却居然有些恼怒了:“过了腊八就是年。这还早啊!要是太晚了,哪像个样子?!“

 嚯,听听!好像阻碍他当大孝子了!

 便不再争论。默默地收拾了东西,锁了自己小家的门,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随了老公回家去。

 婆家离我工作的小镇并不远。和我的娘家一样,也在山野乡间。从小干着农活长起来的我,并没有水土不服。但就是觉得,跟自己的老家,不是一样的感觉。

 婆婆的家是宽房大屋,月台也高高的,囤是水泥做成的平顶。我家呢,是70年代末的老房子,狭窄矮小,囤还是泥做的尖顶。也没有南屋,只有简易的门楼。但一进门,就能嗅到娘的味道。再紧张的神经,也会立即松弛下来。

 婆家却不一样。远远看见那高高的门楼了,心,居然没有一丝轻松的劲儿。公公婆婆和土地最亲,哪怕是寒冷冬日,他们也依然在地里忙活。那黑漆的大门上,挂了一把五星大锁。

我于是更加觉得心里冰凉。若是在娘家,母亲定是早早做了好吃的,专心等她的女儿。哪还有心思下地?

老公却不以为奇。他若无其事地下了摩托车,掏出钥匙开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家里的黄狗“嗖”一下蹿了出来。我吓了一跳。但狗并没有叫,它只是摇着尾巴,昂头对我表示友好。说来也怪,婆婆家的狗那时见了外人就“汪汪”,哪怕是天天过来串门的邻居,它也像见了生人一样的每次都得叫个不停。却唯独对我,从第一天踏进婆家的门,它就没有吠过一声。

 黄狗围着我和老公转悠,一副亲昵之态。狗通人性,对于这点我深信不疑。

 家里很冷。公婆又从来舍不得生炉子,尽管已经称得上小康。除却庄稼人的勤俭,还有庄稼人的抗冻。公公总是披着老棉袄,一边抱着搪瓷缸喝茶,一边说:“不冷,不冷。俺试着不冷……”

 若是在娘家,过年,该是多么温暖的事情啊!

 娘家也不生炉子。但房间小,却更显得暖和。吃完饭炕头上一蜷,把脚伸进被窝底下去,那真是浑身都熨帖啊!

 在婆家可不行。婆婆还在炕前忙活着呢,哪好意思爬到炕头上去。

 老公说:“你冷吗?冷就上炕。”

 我瞅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冷了!可我就算再不知礼节再怎么冷,也不能婆婆偎了炕沿上我却盘在炕头上吧。

 便只能站在炕前,尽着我为人儿媳的本分。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跟老公抱怨那年的冷与愁,抱怨新婚之年的春节里,我脚上的冻疮。但抱怨归抱怨,我还是年年都要在春节之前,早早赶回婆家去。好在婆家后来也生了炉子,按了暖气。冻手冻脚的事,是不用再担心了。

 过年,过年。回家过年。老家是家,新家也是家。但老家才是有根的家,有爹娘的家,才是最真最亲的家。

 新年将至,袅袅炊烟又起。让我们收拾行囊,回家过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素心棉麻
后一篇:青铜葵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素心棉麻
    后一篇 >青铜葵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