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89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院儿,老院儿

(2017-10-26 20:15:10)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素心棉麻

         小院儿,老院儿

  小院儿,老院儿


现在谁家要是有个小院儿,那真要奢侈得,像一首诗了。

可谁的童年,又不是生活在一首诗里呢。尽管当时,并不觉得。

儿时的小院儿,是爷爷奶奶的老屋。泥坯的房子。凹凸不平的墙壁上能看得见用来和泥的麦糠,麦糠弯弯的,形状像无限缩小了的荷瓣。屋顶上抷的也是麦草,大人们会在雨季将来的时候,用崭新的麦草为屋顶加密。

爷爷爬上房顶,将麦草抷得整整齐齐。它们倾斜着优美而一致的角度。雨天的时候,麦草阻隔了雨水和潮湿。雪天的时候,又将那些寒冷,凝固成一根根粗粗细细的冰凌。它们缀在屋檐下,是属于冬天的,独有的风景。

小院的甬道上,铺了青砖。甬道的一旁,有个圆圆的尖顶的仓囤。我家的囤门很特别,那是用一块一块窄窄的横木,摞叠而成。我喜欢看着母亲,将它们一根一根摞上去,“嗒嗒”的声响,很有节奏。囤里藏着用麻袋装起来的玉米和瓜干,藏着数量有限的用蛇皮袋装起来的小麦。奶奶在除夕之夜,用白面做了一只寿虫,它会在仓囤里,呆上很长很长的时间,一直呆到风干,纹裂。奶奶说,有了寿虫的护佑,来年方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我家的小院儿有两道门。两扇大门靠里,一扇半门靠外。之所以叫半门,是因为它的高度只有大门的一半。那也是用木片一块块钉起来的,从一边开关。

  记忆中家里的大门很少关,除了夜晚,它一直都是敞开的。只有那扇半门,会在白日里开开掩掩。养了多年的那条黄狗,已颇通人性。它经常会自己拱开半门,到大街上去遛一圈。回来的时候,便卧在院子里,和爷爷一起,看着夕阳。

南墙根儿的柿子树,枝干已经伸出墙外。西墙根儿的软枣,也快要高过了墙头。奶奶在影壁墙的北墙根种了一棵葫芦,绿色的秧蔓爬满了半个墙面。葫芦有大有小,或者挂在墙壁,或者匍匐在墙脚。小的葫芦肉质很嫩,奶奶便摘下来做菜。刮了皮,切了块,再小锅柴禾地那么一炖,胖嘟嘟白嫩嫩,软糯糯香喷喷,就像是炒了肥肉膘。

老了的呢,奶奶就将它们放进大锅煮熟,然后用刀劈开,再掏净里面的籽儿。两只大瓢便成型了。大葫芦做成大瓢,小葫芦做成小瓢。那时候谁家的水缸里锅台上,不会或飘着或放着一只两只的大瓢小瓢呢。

奶奶还会将摘下的嫩葫芦,擦成丝儿再剁了馅儿,包饺子吃。却每次都要千叮咛万嘱咐地:“包饺子可以,但切不可用来上坟或者祭祖。否则,下辈子会出秃子……”

我一开始不解。待到静心一想这其中缘由,又觉得非常好笑。大人们也是一边说着这是迷信,一边又非常严谨而恭敬地,恪守祖训。是啊,人生漫漫,世事无常,谁又能真正参透,烟火人间里那些离合悲欢,前因后果。

东墙根下,那棵粗大的梧桐开花了。一枝一枝,像是藕色的喇叭。梧桐花的香有些特别,蕊心里的花粉,也带着几分粘腻。

它是什么时候开的,又是怎样一朵一朵,飘下来了。它们散漫地铺了一地。微风一吹,小院便暖熏熏地,弥满了五月的空气。

那时候的天空,多蓝啊!我坐在小小的院子里,看着树上或地上的桐花。一颗小小的少年心,也像那飘落的桐花,着了风,打了卷儿。

堂屋门口的墙上,挂了几串红红的辣椒,挂了几辫白白的大蒜。那都是自家菜园里种的。炒菜的时候,奶奶会踮着小脚,过去扽几个辣椒,扽几头大蒜。辣椒切丝儿,大蒜切片儿,奶奶将它们用菜刀一收,放进油里炝锅。

也是怪了,我怎么觉得那辣椒和大蒜,总也吃不完。它们年年都是那么长长的,挂在堂屋门口的东墙上。

桐花落尽,天更暖了。待到盛夏,我们会在院子里吃晚饭。奶奶早早地便在院子里撒上水,既可以降温,又可以压住灰尘。

奶奶拿起笤帚,说:“打扫打扫天井,晚上咱在这里吃饭。”

我和姐姐简直是要雀跃起来了。我们赶紧帮着奶奶打扫,打扫完了,又抱出稿荐铺开。那稿荐是由我给爷爷打着下手,一撮麦草一撮麦草地,编织起来。我至今忘不了这道工序的名称,那叫“供作儿”。母亲经常说:“快去,给你爷爷供作儿,他要打苫子。”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家里几乎所有的苫子、稿荐,都是由我和爷爷一起编成的。我们一老一小并排工作的情形,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姐姐摆下饭桌,我放好了板凳。奶奶炒了扁豆,用蒜拌了茄子。还用玉米面儿,熬了粥。

父亲端起粗瓷的大碗,轻轻地转动碗沿儿。“滋溜”一声,将粥喝得有声有色。

西墙根下,一窝小兔刚刚出生。它们在灯影里,窸窣有声。母亲将它们精心地饲养,指望着它们会变成我们姐弟念书的学费,过年的新衣。

鸡窝也在旁边。鸡们上宿很早,它们都收紧了羽毛,相互拥挤着安歇。每隔几天,奶奶就会在鸡窝里拾出几个热乎乎还带着血丝儿的鸡蛋。奶奶经常在早上的时候,打一个鸡蛋,再舀一勺白糖。为爷爷和弟弟,做一碗蛋茶。

院里还有一架葡萄。藤蔓已粗,缠缠连连。绿色的葡萄丝儿,弯弯曲曲打着卷儿。结出来的紫葡萄,一穗一穗,吊在架子底下。

奶奶说:“七月初七,牛郎织女要鹊桥相会。那时候要是躲在葡萄架下,就能听到牛郎织女的悄悄话……”

奶奶的话让我的内心满是渴望与诱惑,但直到那小院儿变成了和爱情一样的童话,我也没有鼓起勇气,走到那葡萄架下。

一入楼门深似海。隔了地气,也少了人气。我觉得自己,已经严重缺氧。

我于是得空,便要去那些乡间或古村游走。一截土墙,几根蒿草,几声虫鸣,一缕花香,都能让我的呼吸,变得无比顺畅。它们本来都在我的小院儿里的,却在不自觉的流年恍惚里,全部散失。

经常跟老公说:“等咱们再买房子的时候,一定要买个带院儿的。”

老公无奈地笑。那些带了院儿的楼房,全都价格不菲。

  岁月长,衣衫薄。回首再看,儿时的贫瘠,却原来过得如此奢侈。而我那老去了的小院儿,是否还能在我一次次地回头和找寻里,轻启柴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有一壶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有一壶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