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棉布裙
棉布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89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官庄散记

(2017-06-20 14:13:05)
标签:

杂谈

分类: 素心棉麻
南官庄散记

走进郚山南官庄,我以为走进了,一个久远的故事。它应该活在,陶渊明的诗里。
刚进小村,我们便被一簇又一簇的花,缭绕得有些头晕目眩。那些花拥在一户一户的大门前,既各有其主,又为村庄共享。我们这些远来的访客,也有幸分得了它们的芳香。
这些花里有蔷薇,也有月季。但还有好多,我们叫不出名字。它们一大蓬一大蓬的,开在小村里人家的门口。想起春节时家家都会贴的“出门见喜”,对于南官庄的村人来说,该是“出门见花”。那当是真正的,自然之喜。但也许,日日看花不见花,于朴素的乡人而言,这些花草好像空气,本就是共存的一部分。“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朴素的乡人,他们置身花丛,却又并不自知。
多么幸福!
想起城市里的柏油沥青,钢筋水泥,还有动不动就被“霾”住了的空气。那里连绿阴也少见的,又怎么会开出如此蓬勃而硕大的,野性的花朵!
红的。黄的。白的。怒放的。含苞的。单开的。并蒂的。一簇一簇纯色的,花色斑驳夹杂的。每一朵花都会引起赞叹,我们真的是久违了,这样的自然和本真!
有几个老人,在门前坐着。他们拄了拐棍,坐了马扎,坦然而又惬意地,守着自己的小村。他们和村里的老树一起,把自己的根,深深地扎在了这里!
羡慕这里的村人。他们一年年,一辈辈,都生活在这样不自知的幸福里。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就是桃源吧。
我们在花里,走过村庄的一条条小巷。三棵粗壮的古槐,吸引了文友们的视线。
带领我们过去的南官庄村党支部书记给我们热情地作着介绍:这是三棵有着500年树龄的古槐,抗日战争期间,兵工厂的工人们曾经在树下生“红炉”,打造兵器。因此,这三棵古槐又被称为“抗战槐”。
如今,三古槐枝稠叶密,浓荫掩映。我举起手机准备拍照,但无论选在哪一个角度,都很难把这样大的几棵古槐,完整地收到镜头里去。
三棵古槐下,还有一座碾盘,乃光绪年间所制。抗战时期,八路军在南官庄村东建兵工厂,便利用此盘石碾研制火药,用以制造石榴弹等武器。原来这古老的石碾,不仅记载了乡愁,还有红色的记忆。
文友朝阳走过去,抱起陈旧的碾棍,推起了碾子。他的眉头略皱,毕竟年代久远,碾心也已经老去,他再怎么用力,也推不回童年的时光里了。想起我们的儿时,谁没有过在大人的催促声里,早起推碾子的经历?掐玉米,碾瓜干,这笨重的碾子,一圈一圈,将那些陈旧的过往,碾成了鲜活的记忆。
离碾子不远,有一处仅存土石的残迹。南官庄的村支书说,这里就是南官庄兵工厂的遗址。1939年,国民党五十一军在此建厂,生产手榴弹、枪支等武器弹药。当时,工厂有厂房20余间。1942年,日伪侵入郚山后,兵工厂的工人们将生产设备等埋入地下或藏匿起来后撤离。1943年正月初八,日伪军在此挖出了铣床等机器设备,恼羞成怒的日本兵枪杀了7名村民。1943年秋,八路军鲁中军区复建南官庄兵工厂,直到1947年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时,此兵工厂开始搬迁。
原来还有这么惨烈的故事。每个村庄,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它和这里的古槐、碾子一样,永不老去。
离开“兵工厂”遗址,我们继续在花香里前行。因为时间关系,支书没有带我们去看百年藤萝,倒是看见了有些人家的门楣上,挂了“百岁老人”的牌子。并不觉得诧异,这样自在优游的村庄,无论耄耋还是期颐,都算不得稀奇。
村前的沟壑里,还有大片的千年酸枣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壮观且又年代久远的酸枣林。它们密不透风,绿绿地遮蔽了整个沟壑。若到秋来,结出的果儿定也是饱满圆润,酸酸甜甜。想到这里,不由口舌生津了。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这是属于南官庄的,美好与奢侈。
短短的半个下午,我实在不能够将这古朴的村落,更加细腻地解读。依依挥别时,我便在心底默念:等放了暑假,我一定携夫将雏,来此小住。喧嚣市声里一颗浮躁的心灵,真的需要返璞归真,清水洗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郚山怀古
后一篇:月上海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郚山怀古
    后一篇 >月上海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