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人凌志贤——王洛宾出狱之后的日子

(2013-02-22 17:53:02)
标签:

文化

王海成

分类: 我的父亲王洛宾

好人凌志贤——王洛宾出狱之后的日子        

                                             作者王海成

 

从新湖农场回城参加工作,已经过了三十多年,许多如烟往事已经在我的记忆中淡去、消失。唯有1977年林志贤处长接待父亲的那一幕,却在脑海里深深扎下了根。因为这对于父亲的一生,对于我们一家人的命运,实在太重要了……

第一次见到凌志贤,是在1977年夏天。当时他是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落实政策办公室的一位处长。

那天,我领着父亲找到凌处长的办公室,父亲亲自向他递交了申诉材料。当时父亲刑满出狱已经两年,可他的生活却一直没有着落,先是在监狱“新生队”里待了一段时间,后来监狱将他送到城里的二哥家。二哥家的生活也非常的困难,二嫂没有正式工作,在家带小孩,全家人的生活就靠二哥每月四十多元钱支撑着。

父亲的到来,无疑给二哥家增添了很大的经济负担。

因此,父亲不愿连累他们,60多岁还要跑出去找活,看工地,打短工,挣一点算一点地补贴家用。

与此同时,我在农场接受再教育已经八个年头了。当初和我一起下乡的几十名同学早就通过各种关系调回城里,要么当了工人,要么去读“工农兵大学”,只有我这个“反革命”的儿子,从来没有人过问。二场五队就只剩下我这一个老知青,可想而知,当时心情是多么苦闷、无奈。大家似乎都明白,“老王”没有本事抽调回城,所以当地的新疆老户们便给我起了一个古怪的绰号,叫“垫窝子”。“垫窝子”实际上是指刚出生就先天不足的小狗,因为体力差,经常抢不到奶水吃,身体特别瘦弱。等其它健壮的小狗都能跑出狗窝活动了,这只小狗还不能出窝,所以称其为“垫窝子”。

可以说,“垫窝子”这个绰号,是对我当时处境的最佳写照。

记得那年,农场的春天来得格外早,春播刚完就开始田间管理,一直忙到了六月,连长才同意给大家放假五天。

虽说有五天假期,可我却没有休息的打算,因为我早就计划好,要回乌鲁木齐市见父亲。更准确些说,我要劝说父亲,让他下决心务必去有关部门上访求助,以解决自己的历史问题。

而在此之前,我已经替父亲准备好了上访申诉材料,是一位无锡支边青年帮我写的,他叫罗哲毅,是我在农场结识的好朋友。当时他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得知我要为父亲上访喊冤,就主动帮了我一把。

    为了保证申诉材料准确无误,他还专程跑了一趟乌鲁木齐,去找我父亲了解情况。他详细询问了父亲过去的历史,以及含冤判刑入狱的全过程。申诉材料写好后,他还用工整的字体为我誊写了五份。

罗哲毅对我说:海成,拿着这五份上访材料,你可以去找新疆军区、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设立的上访办公室投书喊冤,请他们帮助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如果他们再不管,那你就直接上北京,去国务院上访办公室告状。

罗哲毅这句话也正是我的心里话:反正自己是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单身农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牵挂和害怕的。假如父亲的问题得到解决,我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就算这最后的努力不管用,白辛苦一场,我还接着当我的农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五天的假期,对我来说是何等宝贵啊!

我用一天就赶回了乌鲁木齐,下午在二哥家里见到了父亲。我们已经有半年多没见面了,看上去他心情特别不好,蓄着连鬓胡子,身穿一件自己修改后没有领子的粗布衬衫,腿上穿着一条膝盖上打着补丁的裤子。

父亲告诉我,二哥要到很晚才能下班,二嫂最近也出去打短工了,家里只有他一人在照看着小孙女。

晚饭后,我耐心地向父亲说明这次回来的目的,又给他看了罗哲毅起草的上访材料。当我说出要替他去上访的想法时,父亲的态度却非常冷淡,接着干脆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当年经手案件的人,如今还在军区做着大官,所以父亲根本就不相信新疆军区会再次接纳他这个“老反革命分子”,更不相信政府会给他平反昭雪。

可是,这并没有打消我要为他上访申诉的念头。我非常理解父亲当时复杂无奈的心情,多年身陷囹圄的劳动改造,早已改变了他的性格。每次探监时,我都能看到那里的犯人们被政府改造得唯唯诺诺、老老实实,就像机器一样听话。

作为一个坐了15年牢的老“反革命分子”,父亲哪里还有什么勇气,再敢去为自己喊冤呢!

那天晚上,我和父亲之间的谈话进行得非常困难,最后甚至发生了争吵。

父亲情绪激动地对我说:“以后,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乎是喊出了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就是因为你的问题,我背着反革命儿子的‘罪名’,在乡下熬了整整八年,至今都不能回城!现在连“右派分子”都在上访,要求平反,难道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不为你的儿子着想吗?!”

那天一直谈到半夜,我还是没能说服他。

第二天,我已经不想再和父亲争论什么,无论如何,我不能让这次上访计划落空。我决定自己带着上访材料,去军区和政府的信访办公室碰碰运气。

那天上午,我赌气骑着自行车跑完了新疆军区和自治区设立的上访办公室,果然,负责接待的人一看是王洛宾的上访材料,就无一例外地连连摇头。

他们给我的答复,几乎都是同样一句话:“王洛宾的历史太复杂,他的问题既不属于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的,也不属于“文革”中造成的。所以,我们无法解决。”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些天来自己好容易积攒的一点信心,突然没有了踪影。我庆幸父亲今天没有跟我一起来,要是让他听到这样的答复,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看着我一脸悲愤,一位也是来上访的老人同情地对我说:“有一个专门给‘右派分子’落实政策的办公室,就设在自治区党委的大院里。”老人劝我可以去那里看看,也许会碰到好运气。可我一想,觉得父亲并不是什么“右派分子”,如果贸然去找他们,肯定也会碰一鼻子灰的。

但是,我已经走投无路,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坐落于自治区党委大院里的那座黄色三层小楼前。

经过门卫一番盘问,我才在一楼的“右派分子甄别办公室”里见到了凌志贤处长。他50来岁,身着蓝色中山装,中等个头,为人非常和蔼。

我迫不及待地向林处长说明了来意,并拿出上访材料请他过目。他仔细听我介绍了父亲目前的生活困境,以及老人渴望重新工作的想法之后,便对我说:“我认识你的父亲王洛宾,也了解一点他的情况。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自己没有来?”

我告诉凌处长:“父亲住在西郊我二哥家里,我劝他一起来,可是他至今还戴着‘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心里有许多顾虑。他不相信政府会给他落实政策。所以,我就替他先来打听一下。”

凌处长沉思片刻,就对我说:“这样吧,你回去告诉你父亲,让他明天到我这里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总算有了一点希望,我匆匆谢别凌处长,骑上自行车兴冲冲跑回西山二哥家,将见到凌处长的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失望。

第二天,我便陪着父亲去见凌处长,他们俩一见面就开始交谈。我就在门外等着,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父亲才走出来。

我忙上前去问:“爸,怎么样?”

父亲面带笑容地说:“凌处长是个好人,真是个好人!看起来我的问题还有点希望,他答应把我的申诉材料由统战部转交军区,并要军区给予答复。”

那一刻,我和父亲都开心极了,真有一种马上就能重见天日的感觉。

那天晚上,父亲才和我谈了他的许多想法,还有曾经做过的种种努力。其实他也一直想去找有关部门申诉冤情。他说自己也给好多人写过信,有的没有回复,有的人干脆把信直接退了回来。刚出狱时,他甚至还给当时的文化部部长于会泳也写过信,父亲认识他。于会泳的回信说:“老王,你已经风烛残年,政府现在对你们这样的人是不会再用了。你在家里抱孙子,这是天伦之乐呀!想开一点吧,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我帮不了什么忙,至于你还想搞什么创作,我劝你不要再想了……”

父亲还说,他被判刑坐牢,就是有人打击报复。当年把他送进监狱的人现在还在做着高官,上访申诉根本不会有好结果。

凌处长和父亲的那次谈话,又给了他一线希望。老人终于鼓起勇气,自己动手写申诉材料,开始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1979年冬天,父亲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新疆军区落实政策办公室作出决定:对王洛宾同志的冤假错案给予平反,鉴于其已经过了退休年龄,因此不再安排工作,按军队内部职工享受退休待遇。工资定为1961年被捕前的标准,关押期间的工资不予补发。

两年之后,父亲的命运又发生了重大的变化。1981年,新疆军区政治部为父亲召开平反大会,重新作出决定:彻底推翻1961年军事法庭对王洛宾同志历史反革命罪的判决。恢复王洛宾同志军籍,担任新疆军区歌舞团艺术顾问。

父亲蒙受了15年的不白之冤,终于得到了彻底平反昭雪!在那个善恶不分、是非颠倒的不正常年代里,不知有多少像父亲这样受到冤屈的人,没有盼到平反昭雪,就永远离开了人世。

父亲的晚年无疑是幸福和辉煌的。他经常对我说,自己已经很知足了。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凌志贤处长,没有新华社新疆分社的记者赵全章、社长柴怀吉,没有总政治部文艺处处长魏风,以及许许多多好人的关心和帮助,父亲的晚年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只有天知道。

    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寻找凌志贤,要将我写的两本书《我的父亲王洛宾》和《往事如歌》作为特别的礼物,亲手送给他,在新疆找了好几年也没有结果。后来又听说凌处长早已离开新疆定居深圳,苦于没有电话也无法联系。去年秋天我终于在乌鲁木齐见了到凌夫人,得知当年的凌处长早已已过了耄耋之年,凌夫人还给我讲了许多他们家和王洛宾的故事。那天,我特意带了《我的父亲王洛宾》和《往事如歌》这两本书,请凌夫人交给远在深圳的凌志贤老人,以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心愿,我祝愿凌志贤老人晚年生活幸福,祝愿这位好人一生平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