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西北歌王王洛宾”的鼓与呼

(2011-11-16 21:44:12)
标签:

魏风

王洛宾

平反前后

文化

分类: 回忆

为“西北歌王王洛宾”的鼓与呼   

                                                 文  魏小风

  
1980年,我的父亲魏风在总政文化部担任文艺处处长,那年6月,他前往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审查歌剧《带血的项链》,据说这部七场歌剧的旋律全部都是王洛宾创作的。

在一次会餐上,父亲第一次见到了王洛宾。此前,父亲就听过总政歌舞团著名演员克里木演唱的《萨拉姆,毛主席》和《新疆亚克西》这两首歌曲,父亲对王洛宾的才华十分敬佩欣赏。并且还了解到,他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判了15年徒刑,刚刚刑满释放。这次是兰州军区政委肖华特意把他从新疆请来,为歌舞团排演的歌剧《带血的项链》谱曲。令人遗憾的是,王洛宾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该剧在北京演出获奖,王洛宾却又默默地回到新疆。
    一次,王洛宾来我家做客,父亲问到他的生活和工作情况,他说:“自己属于刑满释放人员”,并打趣地说:“我是‘无业游民’啊。”我父亲听了他的情况,心里非常难过。但王洛宾却十分乐观,他还把自己刚写好的一首歌颂彭德怀元帅的歌曲唱给我父亲听,父亲被他的豁达乐观精神和对音乐的执著深深打动了。
    1981年,父亲去新疆军区审查新疆军区歌舞团排演的大型话剧《天山深处的‘大兵’》。刚到新疆的第二天,他就提出要去看看王洛宾,在有关部门的陪同下,几番打听终于在一家电影院三楼的一间小屋里找到了王洛宾,这间小屋旁边就是电影放映室,当时正在放映电影,噪音非常大。   

大家看到,王洛宾的耳朵里塞着棉花,他正埋头创作,桌子上放着半块面饼(新疆人叫馕)和一大缸子茶水,这是他的午餐。

那天我父亲就这间小屋里和王洛宾交谈了一个多小时,王洛宾谈的都是他的音乐创作,而对当时的生活困境一句也没有提。
    从王洛宾的小屋回来之后,我父亲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深深为王洛宾的冤情鸣不平。他立即找到新疆军区歌舞团和军区政治部领导,反映王洛宾的近况,希望组织上能为王洛宾的冤案平反并恢复军籍。父亲从新疆回到北京不久,就收到了王洛宾的来信,在信中,他高兴地告诉我父亲,他的工作终于解决了,平反之后又回到新疆军区歌舞团任艺术指导。
    1986年,我的父亲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任副院长,分管教学,他专门请来王洛宾给音乐系做报告,讲他的创作体会。王洛宾讲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半个月亮爬上来》等歌曲的创作、改编过程。他说:“我热爱民歌着了迷。民歌从人民口中唱出来,就像从大山中流出的甘泉一样清新甜美。”“民歌来自人民,人民是我们的‘根’。这个根扎得越深越好,根深才能叶茂嘛。”那天王老在课堂上边谈边唱,讲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中午,学院为他准备了便餐,他没有吃,就连给他的一点微薄的酬劳也没要。下课之后,他骑上自行车就走了,当时的王老已经73岁高龄。
    1996年2月,父亲给王老写信,希望他来京时一定来家坐坐。却一直没有回信。4月5日,突然接到讣告,这才得知王老于3月14日不幸病逝了……4月26日,父亲接到王老幼子王海成的来信。信中说:“魏伯伯,我代表我的两位兄长王海燕、王海星向您问好,感谢您多年来对先父的关心和爱护。可以说, 1981年如果没有您的关注,先父难以得到‘第二次平反’……先父生前,直至病中、最后,还是常谈到魏伯伯,他非常敬佩您的为人。在此,我们三兄弟再次感谢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