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阔别三十载 今日回新湖

(2011-11-04 00:01:05)
标签:

王海成

知青

生活

新湖农场

杂谈

分类: 回忆

阔别三十载 今日回新湖

 

                                                   作者王海成

 

    今年夏天我终于有机会要到阔别三十三年的新湖农场去看看,早晨和朋友们一起坐车从乌鲁木齐出发,沿着呼克高速公路西行两个多小时,就进入了新湖农场的地界,一路上我不停地向车窗外张望,想寻找一些当年知情生活的印记,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如今这里的变化太大了。

    记得我在新湖农场插队时,从总场到分场的道路都是黄土路,出行时拖拉机是最好的交通工具,每次乘坐在拖拉机,都会经历一次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洗礼。大家住的全都是干打垒的土房子和地窝子,农场最高的建筑就是总场粮食加工厂那座红砖二层小楼了。

    而今的新湖总场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小城市,这里到处高楼林立,街道纵横,饭馆商铺比比皆是。我站在总场办公大楼前巡视四周,却一点也找不到这里原来的模样。

    新湖总场的王场长和甘政委在百忙之中亲自接待了我们,大家听说我是王洛宾先生的儿子,又是新湖农场下乡插队的老知青,话题一下子都转向了我,有人开玩笑说,王海成这次是回娘家来了。我回答说:没错,我还真有回娘家的感觉,我下乡那年,父亲还在监狱里服刑,因为无家可归,我只好住在学校里,到后来我们学校的食堂也停火关门了,搞得我彻底没有地方吃饭,可以说,我是饿着肚子跑到新湖农场来找饭吃的,我曾经把自己也比作是一个社会上的盲流。(指上世纪六十年代,从内地自流来新疆生活的人)因为在我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是新湖农场接纳了我,是新湖农场的包谷面窝窝头和咸韭菜养活了我。

后来,就因为我是反革命的儿子,没有机会被推荐回城当工人,去上工农兵大学。只好留在农场扛锄头一干就是九年。吃了九年粗粮,晒了九年太阳,磨练了九年的身体。一位哲人曾经常说过:“苦难也是一笔财富。”过了花甲之年真正才体会到了这句哲言的真谛。

如今再细细品味自己人生六十年走过的道路,尤其是在新湖农场劳动的九年时间,我还真是要感谢新湖农场,感谢他们在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感谢农场的劳动磨练了我健康的体魄,感谢农场的艰苦生活培养了我在克服切困难的意志。

中午,农场特意安排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新湖拉条子拌面,还为我们炒了八个拌面的热菜,据说这些菜都是新湖自产的绿色食品。当然,这里面我最爱吃的还是咸韭菜和酸白菜拌面,吃起来香喷喷的味道,又勾起我三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当年在农场里劳动,有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吃的都是粗粮,只有等到夏天割完麦子之后,才能吃上白面拉条子,要是吃拌面没有菜的时候,我就会厚着脸皮,拿一个饭盆挨家挨户跑到老职工家里去捞人家咸菜缸里的酸白菜和鲜韭菜。日子久了,那些老职工只要看见我们知青手里拿着饭盆,他们就会头疼。

实在是没有办法,在那个出不饱肚子的年代,在农场里咸韭菜也算是稀罕之物。

想当年,我蹲在地上,背靠着土墙,端着一大盆白皮面,拌上讨来的咸韭菜,再调上一点醋和辣面子,大口吞咽起来,那个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我边回忆往事,边品尝着眼前这顿美味的咸韭菜拌拉条子。坐在一旁的总场甘政委看着我美滋滋的吃手,微笑着对我说:王老师,你要是想吃我们新湖的拉条子,可以随时过来做客。下次来时,我还要亲自陪你去当年你插队的二场五连看看那里的老人。

 

 阔别三十载 <wbr>今日回新湖
2011年7月,王海成在新湖总场(摄影吴小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