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部土猫
西部土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237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身边经过的女人

(2019-06-27 11:51:42)

从身边经过的女人

傍晚时分,西山的余晖映红了周围的云,一天的热气渐渐散去,人们开始出门活动了。

一个被阴得很白的女人从身边经过,那种白跟与生俱来的白不一样,也跟白血病人的白不同,是一种常年得不到阳光照射的白,打从你身边经过就感觉冒出一股阴风凉意。她穿着一件不带袖的大花裙子,刚过膝盖。裙子上的花像玉兰花又不太像,密密麻麻毫无规则地洒满裙子的边边角角。色彩以红褐色为主,映衬着她的皮肤更白了,两条成年人的肥硕的大胳膊咋咋呼呼地突出在身体的两侧,像两条假肢机械地一前一后来回摆动。

从身边经过的女人

她幽幽地向公园走去,头发刚烫过不久,还染了酒红色,可能嫌弃大波浪卷在炎炎夏日显得过于毛躁,又松松地在脑后扎了个丸子头,奇怪的是旁边还插了个孔雀蓝亮闪闪的簪子,真实令我大开眼界。我曾以为簪子是晚清宫廷的遗风残留或是戏剧舞台的表演需要,至少也配个旗袍或长袍马褂之类的。人的喜好千奇百怪,有时你根本想不到。

盘古论今,她的装束不古不今,像穿越时空一半被卡住的人。她穿着一双黑色运动鞋,走起路来轻轻的有节奏的。右手手腕上还挽着一个蓝色手机包,里面唱着邓丽君的《甜蜜蜜》。我听着北大经济学家薛兆丰的《经济学课》,都听了三遍了,我熟悉的男人的语音都是从电子产品里获得的。其实此刻,我胡乱地想着心事,思想早就像野草一样疯长。打她从我身边经过,我就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我看不到她的面容,只看到她裸露的胳膊腿白得毫无血色。

从身边经过的女人

现在的人,不知道怎回事儿,把白看得那么重要,阴白,面膜美白或是水光针注入的白,把个皮肤整得特无力,铺上厚厚的粉像刷了一层涂料,还抹上血色的唇膏,一股故作高冷的美,仿佛是从墓地出来的倩女幽魂,又像日本艺伎的脸。美就美吧,还美的那么离奇古怪。

“贝贝,来妈妈抱”,一个妇女洪亮的一嗓子,我回头看,一条棕色的小犬摇头摆尾地跳扑到妇女怀里。

夏日的风,刮起来好不尽兴,远山淡墨般笼罩在暮色中。身边经过好多人,他们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从身边经过的女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心情日记
后一篇:你好,七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情日记
    后一篇 >你好,七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