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部土猫
西部土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30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是一种感觉(二)

(2016-06-19 23:26:24)
标签:

情感

回忆录

父亲母亲

温馨家庭

爱的感觉

分类: 草根心情日记
过去,家里孩子多,房子多,院子大,房子是土胚房,院墙也是用土方夯实起来的。我家的院墙又高又大,几乎年年因雨水会裂缝和垮塌一截院墙,村子里人非常好,都是热心相互帮助,他们几个人抬着一个大石汞子,走着小步,抬起又放下,把地基压的结结实实,一层一层夯实,还泼上水渗透,还时不时喊着口号唱着夯歌,一二一,嘿呦嘿…,母亲给他们端来白皮大饼和开水,父亲则忙着给他们卷旱烟。他们挖过土的深坑,我们几个小孩子就跳进去,用手挖芦苇草的茎根,白白的细细的嫩嫩的,放在渠水里洗一下就嚼着吃,实话说,现在看来那是连驴都不吃的草,我们却抢着挖抢着吃。穷日子,人们虽然快乐,却也使劲寻找更新鲜玩样。外来的人是我们感到最稀奇的。
爱是一种感觉(二)


小时候的记忆中,我家曾收留过好多外来人,无论是短途借宿的,还是长期借房子暂住的,有单身的,有牵家带口的,有夫妻,有知青,有作家,还有专业缝制风雪衣的皮匠工,木工,瓦工等,父亲热爱交际,什么人都有求必应,什么人好像都能和他成为朋友,过去,人们热衷结拜弟兄,还热衷认干爹干妈,认同姓,感情朴实真挚,内心里流淌的热情总是轻易洋溢出来。大家生活都在一个水平线上,无非就是孩子多与少的区别。家里,只要父亲在,总是人不断,聊天,卷抽旱烟喝老茶,聊着不过是今年的种植与多收三五斗的事。

记得有一个叫李侉子的文化人断断续续住我家好几年时间,为何叫李侉子,是因为他姓李,说话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口音,叽里呱啦说的非常快,听不懂,我们还说他是从北京天安门来的,住在我家,我真是感到荣耀,他既会画画,也会油画,过去人家,墙上,柜子上,穿衣镜,炕沿上,顶棚上,都会用油漆画出各种图案和花纹,什么龙凤呈祥,什么百鸟争鸣,什么满园春色,富贵牡丹等,都是用油漆描画出来的,惟妙惟肖,楚楚动人。他每次外出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彩色糖纸包的硬糖块,甜的直穿心肺,回味无穷。糖吃完了,把精美的糖纸捋平整,压在毡边下,第二天就可以折叠花戴在头上,再没有那么俗气的打扮了。可那时候就是宝贝,稀奇得恨。

我记得那年夏天的傍晚,我光着身子腆着肚子站在灶火旁看母亲煮鸡蛋,待母亲把一大篮子熟鸡蛋从锅里捞进凉水盆,我张望着,突然一双大手辖住了我的腰,嘴里重复着学不上来的话,反正是逗我玩,我羞涩害怕极了,但也再次看见他感到高兴,她塞给我一大把糖块,我悉心数着,生怕旁人偷走我的糖。这个李侉子,每天清晨都刷牙,我见都没见过,他刷完牙就走进我们的零碎地里摘生茄子吃,简直让我惊呆了,他居然从鸡窝里收上鸡蛋,用筷子捅个眼儿,对着嘴就喝下去。这种吃法我们从来都闻所未闻。

大人们喝过的透明的白色玻璃酒瓶子,我们洗净让他画花,画金鱼,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画的,反正几天晾干后,装上水摆在柜子上当摆设,从水里看,那画变大,有时候因为光照不同,还感到变化莫测似的。他和父亲很谈得来,我认为他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后来他还写书出版了书,村里人相互传看,具体什么书我都失去印象。

我家住过皮匠,我印象似乎还有。她家两个姑娘,和我年纪相仿四五六岁,大的叫大芳小的叫小芳,那个小芳姑娘一生气就用嘴咬人,给我留下极深印象,她们一家吃住在我家,还欺负我,可见我小时候胆小成什么样了。他们缝制的一手好大衣,过去一段时间,很流行风雪衣,蓝色或灰色迪卡布,里面用羊皮或牛皮缝制,穿上既挡风又保暖,出门有那么一件风雪衣穿,感到底气十足。当然这等好事自然不会轮到我,我记得家里缝制了两件,一件二哥穿,一件三哥穿。

我家的院子里,父亲栽种了苹果树,桑葚树,梨树,海棠树,杏树。那时候,父亲不知从哪学来的嫁接技术,把家里的一颗小苹果树苗上嫁接了梨,我亲眼看着父亲,将剪下来的梨树枝找了一个苹果树枝对接起来,用塑料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密不透风,再用细线扎紧,为了好区分,还系上一个红布条。一个春夏季,嫁接成功,第二年就挂果了,传说中的大鸭梨,一颗约有一斤重,我们把吃不完的梨用牛皮纸包好放在大水泥瓮里,能放到来年春天,一进屋,总是香喷喷的。后来,这个技术传授了我三哥。我感觉嫁接是相当神奇的一件事,从自然的生命力中感受到科学种植的可贵。

我家院墙说不清有多少丈长,宽宽的墙头上,总是有我或者猫的身影,小时候,我胆子非常小,大抵是不太受人关爱的孩子,总是怯生生的,连陌生人都害怕见。父亲为了让我胆子变大,居然每天让我走墙头,从东到西从西到东,走走我便习惯了,父亲不在我也走,家猫也没事跟着我瞎溜达。路没少走,胆子总不见大,所以我现在认为那是种歪理邪说,毫无依据。

夏天的时候,院子外,父亲栽了许多杨柳树,形成一片小树林。父亲说,十年树木,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那时并不明白什么道理,每年春天,我也跟着父亲种树培土浇水,大树放倒用来盖房子用,也用来做些家具。林地上又种了许多苜蓿,专门喂羊喂马,这种草,动物一般不能吃过量,但是每天少量补充草剂没什么问题。这种草吃多了会涨破胃而死,所以喂食时特别要注意。这种草是有续根的,越繁殖越多,每年春天早早发了绿叶,我们趁着新绿,采回一盆子,洗净,做焖面吃,似乎很容易把人的胃撑得饱饱的,不容易感到饥饿。院子里,父亲种了西瓜,小甜瓜,院子里的土地是自留地,谁家都精耕细作,父亲也不例外,每年种些茄子柿子蔬菜,那时候几乎不存在买着吃这一说,反正家里地有的是,河里水有的是,勤劳就能致富,勤劳总能把日子过好。父亲,在大面积的田地耕种上体力与母亲相较,根本不是个儿。但父亲是个有心人,总是竭尽所能用别的方面来弥补。

家里孩子多,麻烦事自然也少不了。三哥小时候得了个癫痫病,俗话说羊角风病,走着走着就倒地口吐白沫抽搐着十分吓人,父亲为了给他治病四处寻医问秘方,因为他有病,父亲偏爱他一些,他那么大了,还尿炕,父亲为了让他改掉这个习惯,整夜守在身边叫他,后来就彻底改了,关于三哥的病,父亲不知道走了多少路,那时候出门骑驴步行是常事。好多年的病,姐姐说,父亲应是守护着,偏方秘方尝试,后来,据说只花了几块钱,就治好了,并且除了根,实在是父爱如山,太伟大,太有韧性。过去,孩子多,有些父母常因为孩子生病就不管了,任其自然发展,而父亲绝不轻易放弃治疗,哪怕历经千辛万苦。我不知道,三哥是否还记得他小时侯父亲这么为他操心,从没听他提起过。(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