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部土猫
西部土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237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是一种感觉(一)

(2016-06-19 21:00:53)
标签:

情感

父亲

父爱如山

温馨家庭

母亲节

分类: 草根心情日记
学生时代,只要写人的作文,我除了写父亲母亲就是写老师,只可惜过去的记录丢的毫无踪影。什么叫感情,我认为走得近通过相处才有资格谈感情。校园走出来一晃二十来年,父母音容笑貌渐渐模糊,由最初的痛惜到满心的思念到梦中的期待,到现在,我只是偶尔想想,像温暖的绵絮像一缕清风,淡淡的不伤也不会再有痕迹。
爱是一种感觉(一)


因为我也有了孩子,我的生活已经被新的元素补充的满满,时间的缝隙里,想到家乡的故土,躺着永久沉睡的父母亲,只好祈祷他们灵魂安息。我独自一人漂到离至亲这么远的地方这么久,我孤寂地带着孩子过着,我只能想更多关于我们的未来。过去的母亲节以及今日的父亲节,我有多久没有回头认真顾念我的曾经。我整日里就那么忙累到连想念都没有时间吗,事实上不都是。回忆需要一种情境,也需要一种不被干扰的心情,回忆也并不都是甜蜜的,夹杂着苦涩和泪水,遗憾和眷恋,所以有时不敢轻易再回首。

影响我的人是父亲其次是母亲。父亲节,我特别想说说父亲。我完全不记得父亲的样子了,我八岁时,他因病魔永远地离开了我,他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最爱我的人,有人没人我嚎啕大哭地次数已不计其数,受到委屈时,特别想念时,泪水总是伴随着我。过去的年月,穷的叮当,父亲连个照片都没有给我留下,只听姐姐说,父亲瘦瘦的,很精干,很慈善,有才艺,有爱心,并爱着家里的每个孩子。他留给我印象其实也是这样。

普通人有普通的情怀也有普通人认为的伟大。在那个旧年月,父亲总是乐呵呵地经营着我们一大家子,七个孩子,各个都要张口吃饭穿衣,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肩头的担子相当的重。好在我出生时,大哥已经结婚,所以,我和几个哥哥们的感情几乎没有,他围着他的小家小生活全心全意,我和父母一起。年龄的差距与生不逢时的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们丝毫的关注与关心。别人说,哥哥为妹妹如何如何,我只是沉默不语。

父亲待我比母亲细心,我一直是这个感觉。母亲是老实巴交的种地人,大字不识,最可悲的是连钱都不认识。母亲生活相当粗糙,洗衣做饭从来都是大刀阔斧,几乎没有美观和细节之说。后来我才真正体会,理解和感受到,母亲生了我们这么多孩子,要吃要喝辛苦至极,精力已经为我们全部耗尽,哪有功夫哪有心思去讲究卫生讲究美与表达。很多时候,我是和父亲晚睡在一起,因为母亲总是带着满身农田地的泥土疲惫地合衣睡去,有时候,袜子都不脱,袜子上全是泥,我也就感受不到母亲温暖的肌肤满满的爱。

记得一个夏天的正午,我不记得我几岁时,父亲骑着家里一辆旧式的28永久牌自行车,我坐在前面的大梁上,父亲光着臂膀,汗水从额头流下来有些掉在我肩上,骄阳炙烤着大地,炙烤着我们一路,一路干土扬尘,父亲骑车十几里地带我到他的剧团,尽管自行车车梁很割屁股,而我兴奋了一路,一个新奇的世界从我眼前展现。

剧场是公社林场的工地,堆满了废弃的旧木头,蜜蜂从我们头顶嘤嘤嗡嗡穿过。一排破旧的土房孤立在旷野处,房间里堆着杂七乱八的舞台道具。剧团正在为演出排练节目,父亲带着我试着敲敲鼓,打打锣,又不时在一个叫做洋琴的地方坐下来,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流行音乐,都是从民间流传的故事编写的二人转剧目,什么方四姐,一年到头忙,一月忙针线,二月忙衣裳……一个叫丁秀秀的姐姐穿着戏服一遍遍唱着,父亲敲着洋琴,发出脆脆的悦耳的声音。那时的剧目,反映的都是当时的农村社会,嫁出去的女人就等于泼出去的水,一年四季许愿回娘家一年四季不得闲回不了,那时,没有女人当家作主,真是为牛为马为奴,悲悲切切凄凄苦苦,我还跟着哭,看见丁姐姐眼泪哭花了脸,心里十分难过。后来,又有人说,那是眼睛涂了一种药水,眼泪就流下来了。

快过年了,我和我哥哥姐姐各有各的玩伴,家里总是满满的人,父亲也是四兄弟,母亲也是姊妹仨儿,各有各的亲朋好友。大家聚在一起,没别的乐趣,就是把玩父亲从剧团带回来的乐器,有吹口琴的,有拉二胡的,有吹笛子的,有敲锣打鼓的,年龄大资历老的霸占着好的乐器,孩子们四处追逐嬉戏,女人们缝缝补补,纳鞋底搓麻绳编筐子剪窗花,大家都是来我家聚集在一起,笑声多多。

我最喜欢戏剧里花旦头上的头饰,磨磨叨叨让父亲做,父亲不厌其烦地找来了细软的铁丝和不用的铝合电线,退掉电线上那层黑皮,用不同颜色的毛线缠裹起来做成帽架,用不同颜色毛线做成绒线球,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绑在帽架上,过去,做些头饰非常难,没有什么好材质,大都是粗糙的彩色纸和线缠成的,更买不起头上的花戴。孩子们更喜欢演戏,三好两臭,从早到晚,不学无术,只顾着各种疯玩。

夏天,煤油灯把昏暗的屋子熏得鼻孔黑黑的,外面马厩里蚊子密密麻麻扑面而来,父亲用晒干的艾草编成粗粗长长的辫子,挂在门梁上熏蚊子,我和我三姐相差四岁,我们两很多时候为父亲洗脚修脚,记忆中父亲的脚又大又脏,脚底总是囤积着厚厚一层硬茧,姐姐打来水,我负责洗,等脚泡到水凉了,硬茧泡软了,父亲命令我们拿小刀和剪子来,剪掉厚硬的指甲并刮掉脚底那层黄色的厚茧,我们玩弄着父亲的脚,像清理一台机器十分认真,盆子里的水完全变了颜色,修下的茧散落在盆子里。之后,我负责给父亲踩背,我总是怕踩疼父亲不敢上去,父亲便一遍遍催促着,我扶着墙慢慢踩。

冬天,天冷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父亲给我做了皮影,我们借着昏黄的煤油灯光,端着灯来回地移动找着最佳的光度,在墙上映衬着清晰的皮影,那是古装戏里人物的造型,记忆中,父亲的皮影是用一种厚塑料剪成的人型,下面弄着线和支架,很好奇像放电影一样,那是一种温暖的记忆,过去家的幸福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人贫苦着,但欢笑声很多。父亲,总是心灵手巧,为了我们不停地转换着手艺,剧团解散后,父亲又给公社职工食堂做饭,做饭的口碑非常好,村里好多办红白喜事总有人请他去打理饭堂。

有一年秋季,公社举行物资交流大会,就像如今的赶集,父亲组织家里人在大会场开了个饭馆,专卖凉粉,那凉粉是地道的土豆粉和绿豆粉,均匀搅和成汤状,加适当白帆,大的开水锅锅里用大的盘子很快一张张滑溜溜地凉皮被丢在冰拔凉的水桶里,每天回去,总有一些剩余,父亲就叫我们没去的吃,有时还叫邻居来吃。父亲是个热心肠人,记忆中,他近似于完美的男人,我从来就只记得他的好,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心情日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情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