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部土猫
西部土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302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休假记一

(2010-12-27 18:15:45)
标签:

智慧人生

我要上春晚

中国达人秀

非诚勿扰

贺岁片

让子弹飞

杂谈

分类: 草根心情日记

候车室
候车室里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大包小包,人声鼎沸。
几个民工席地而坐玩着扑克,其中一人嘴里叼着烟卷,缕缕蓝烟在阳光下飘渺变幻,有人在椅子上打盹、看报、聊天、吃东西,东张西望,有的在与行李托运部周旋价格。
空气一片凝重。
一拨人走了一拨又来,时间非常紧凑,流动人群十分密集。
还没到春运的高峰,就足以让人感到震撼了。可是谁能避免呢。
说家里冷,我穿得像只笨熊,左右拎着包,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注重仪表,管那么多呢。我知道我能轻飘飘地从家回来但此刻绝不能轻飘飘地回去。
貌似下错了出口方向,从车厢的尾巴一直走到车头,很长的一段路,感到血压升高。平日里静惯了的人必要经过这样的体能训练才知道亚健康到了什么地步。

 

K886火车
和以往坐的火车不同,这是一辆外表崭新内部貌似整改过的旧火车,内部设施十分简陋,最显著的特点是窄。
放好行李,从上铺下来时我看见自己右脚的大脚指头亮在袜子外面,稍微有点jiong,呵呵。因为他们都坐停当看我在活动。
火车缓缓启动,下午4点的阳光愉快地从车窗温暖地照射进来。
有人躺在铺位玩手机,有人在窗前座位上深思,有人开始消灭饮料果品,车厢里渐渐少了来回行走的人,只有乘务员推着小货车不厌其烦地在走廊间隙叫卖。
路途是漫长的,只要不去想就变短了。我看了本新书,轻轻松松打发了好几个小时。
天完全黑下来,只有远处的灯光和近处的群山、隧道从眼前疾弛交错而过。
我不知道到了哪里,火车向哪个方向走,一到晚上,我就进入方向盲区。

 

冬至
冬至这一天,阳光不耀眼,因有一层轻云覆盖。
一早,雪花伴随一股冷风一片一片飘着,若不细看,那根本不像雪。
近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从一个区域到达另一个区域,看到的是不同的雪,这里雪中夹杂着大量的霜,晶莹剔透般在空中翻飞落下。
没有风,正合意。
太阳的光芒渐明渐暗。
在家乡,冬至是一定要上坟的。
从父母的墓地回来,嫂子已经做好饭。
无论一个人再怎么试图改变,也改变不了曾给我的记忆。三年多过去了,我没必要重新认识她也不想重新审视自己,一切自然过渡。
饭后简单的叙旧,又花了近半个小时到了另外一个区域。好在家乡的主路成了柏油路,路上省了不少时间。
一进门,姐姐说:“这就是你的家,你想怎样都可以,你和我们不一样。”我内心飘过怎样的感慨。我更加变得缄默不语。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才能形容彼此复杂的心情。
冬至的夜漫长到极点,家乡的夜静到极点,我几次撩起窗帘看外面,雪静静地下着,院子里,围墙上,对面的屋顶上全变成了雪色。

家猫

流浪猫普遍泛滥。无论在城市的公园、还是密集的生活社区,总有猫的队伍若隐若现。在家乡,家猫经常四处游荡,但无管它们玩多远玩多野,最终都能回到自己主人的家。

二姐家有一只大黑男猫,惟独两只铜色的眼睛从它黑色的身躯分离出来,眯上眼,它就一团黑。这支猫有8岁多了,臃懒到极点,饿了围着主人叫,吃饱了就找到温暖的地方倒头睡,丝毫没有外界活动。

这支黑猫从没有给它们吃过特定的猫粮或妙鲜包,都是随着主人吃。胃口比我还好。长得十分阳光矫健,走起路来全身散发着沉稳的魅力,如黑模一般迷人。

二姐待它非常好。动物与人有时非常相通。你若宠它,它从不腻烦,它不但总追随你,还会用温柔的目光看你。

大姐说“:你不能对人一样对它,它毕竟不是人。我绝对不允许它和我们睡在一起。”

正在打着呼噜酣睡的黑模被二姐抱着放在天寒地冻的门外。

天堂与地狱就在这一瞬间产生。

休假记一
在大姐家,大姐说:你看吧,不过半小时,那只猫肯定又回来。我愕然。大姐说:“你三姐搬家时留下这只猫,抱来让我养,我从来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也不完全是因为我属鼠。所以这只猫很怕我。惟独有客人在时,它才敢回来,非常聪明,知道我不会当着客人的面不好好待它。”
一杯茶后,那只猫果然蹲在外面的窗台上。这是一支麻雀色的小狸猫,是已经有过儿女的小女猫,样子十分好。它正在窗台上瑟瑟发抖,不时替换着前面的爪子。

人有人的际遇,猫也有猫的际遇。

“快放她进来吧。”我从里屋走到外屋的门前,它已经就守侯在那了,一开门闪电般溜进来,顺着墙溜到厨房煤炉的暗处,貌似路况很熟。半路收养的东西真是不行,它自己见了新主人总都诚恐诚惶的。姐姐大声对着它说话都吓得要命。

一介女猫,柔弱胆小,偏又主人不爱,活着真是怪可怜的。

大姐说“:秋天它生了两只小猫,有时候给喂点吃的,它自己不吃全部叼走喂养小猫仔。”“那如今呢?小猫仔去哪里了?”不知道,秋收,人都忙得顾不上吃喝还管它,或许被人收养了吧。”
我给它喂了很多吃的,的确也非常能吃,白面条白馒头它也都能吃得下。

我在的这几天,它晚上出去,白天就呆坐在那个特定的小区域吃饱了打盹儿。
不平等待遇谁都难免遭遇。

 

生活 
生活中,有些东西必须得学着放弃,不论你曾如何热爱并幻想它的美好。不然,你就永远地停在那里,像一个垂死挣扎的没有丝毫实质体验的思想家在自相矛盾中纠结老去。徒劳无益。

谁都有倔强的时期,不只是我。那些混沌不明朗的想法知道不会带来好的结果,但还是不自觉的坚持。生活在思想中搅拌变得愈加迷茫。

当你真实面对时全是虚的,而当你虚假面对的时候,却有很多真实的东西。

生活与爱就像两条不断放射的平行线,但那交点十分艰难也才最终只会有一个。
这让我不自觉地想到一个印象十分坚硬的几何老师在1988的元旦晚会上念过的一首诗和一句简洁的旁白:“我教惯了数理化,没有文学细胞。但我破例给大家朗诵一首诗。”我们屏息等待。“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一片哗然,疯传校园数月。

这么废话的诗他却朗诵的慷慨激昂。若干年后我却仍无意想起它。
生活无非也就是这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总结2010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总结2010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