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耕耘者
耕耘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0,415
  • 关注人气:6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事

(2020-12-13 12:51:25)
标签:

杂谈

酒事

山东人的酒桌上,大家普遍不喜欢不喝酒的人,为啥?

大家都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了,唯你独醒,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你记住了不该记住的……

你独醒,你有罪。

也不是说你不可以不喝酒,可以,在大部分场合都可以,但是遇到合作伙伴、高能量朋友,都要主动喝点,这样可以使彼此的心走的更近,彼此是自己人。

同是朋友,喝过酒和没喝过酒的,完全不一样。

山东酒文化,那绝对是可以的,酒文化的核心就一句话:一定要让客人喝好,喝好的意思就是喝的足够多,兄弟情深怎么不要大醉一场。

怎么才能让你喝的足够多?

软磨硬泡,群体催眠!

在那个氛围下,很少有人能做到坚持自我。

酒事

这些年,我见过醉酒百态,男的,女的,打滚的、骂街的、打架的……

这些,其实都还算正常的。

我遇到过的最尴尬的一次醉酒经历,是驴友聚会,女多男少,女人真喝起酒来,比男人兴奋,劝酒也会劝,何况也都不是小姑娘了,全是阿姨级的,也能放的开,黄段子一个接一个,酒一杯接一杯,那天我也喝了不少,我是开车去的,走时临时叫的代驾,顺路送了一位在精神病院工作的大姐,待她下车时,我发现她尿了,裤子后面全是湿的,车座上也是湿的,她自己当时没觉察到,回家应该就知道了。

我送她到小区门口后,让她打电话给家人。

家人下来接的,交接完了,我才走的。

我很注重这个细节,因为我旁听过一场庭审,被告送人只是送到了大门口,结果被送的那家伙进了大门接着开车出门了,撞死了,庭辩的核心就是有没有送到家人手里,既然没有送到,说明你没有尽责,应该承担事故的连带责任……

这位大姐的尿,真骚,当晚我就用洗洁精把车座洗了,次日一开车门,还是一股很刺鼻的尿味,后来我去洗车店花300块钱做了一个座椅深度清洗,依然有味,因为座椅是带孔透气的,尿都渗透进去了。

后来,大姐给我打过电话,问有没有吐我车里?

我说,没有。

她说,回家抱着马桶吐了半晚上。

酒事

我和这位大姐平时交集也不深,只是同一个俱乐部的,户外活动时碰到过几次,后来我怎么确定她知道尿在我车上了呢?

是她单独约过我吃饭,说是很不好意思,也没多讲,我们彼此就都明白了,我说不要紧的。

吃过饭,大姐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她办公室坐坐?

我说,不去,太恐怖了。

她说,一点都不恐怖。

我说,有年,我去找人,是我们村的一个,因为什么事被送进去了,我把车停在院子里,窗户上趴了不少人,朝下看,就跟看猴似的,每个窗户都有钢筋,楼上有个人就跟猴子似的,嗷嗷的在那嚎叫,使劲的摇晃着钢筋。

她说,你说的是过去,现在诊区跟住院区分开了。

带我去办公室坐了坐,一切还是比较和谐的,她是偏向于心理疏导方面的,跟我讲我们普通人理解的“神经病”跟专业人士理解的误差,她认为应该先区分病因再去治疗,现在治疗方向太多了,有心理疏导,有药物干预,有手术治疗,不能一概而论,就是病理性的神经问题,你给心理疏导是没用的,但是现在的心理咨询师呢?总想大包大揽,甚至癫痫也敢给人家治!

我问,你的心理疏导有用不?

她说,遇到事了,想不开,钻了牛角尖,这个是可以的,至于说抑郁了或抽搐了,这些我们都是建议做脑电波诊断,确诊以后对症治疗,抑郁症出事的为什么那么多?就是该吃药的没有吃药,要么被家人送去心理治疗,做心理疏通,能缓解,但是作用不大,生理性的病灶还是需要药物干预,要么就是想硬扛,其实是扛不过去的。

我问,你接诊的,有没有被爱伤透心的?

她说,非常多,但是多是小年轻,20来岁的,我逛街都经常能遇到我的病号,每个月都来拿药,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位精神类疾病患者,该说说,该笑笑,打扮的也很时髦,但是一年到头都需要服用药物控制,也不能轻易生气,一生气就发作。

我问,跟癫痫差不多?

她说,是的。

我问,精神类疾病患者,大约有多少?

她说,13年国内做过数据调查,超过1亿人,现在肯定更多了,反正就一个原则,你感觉一个人不对头,立刻远离,错不了,这些人容易极端。

后来,跟这个大姐也联系的比较少了,可能她觉得自己太尴尬了,我也觉得很尴尬,那次吃饭后,就基本没怎么联系了。

酒事

昨天酒后,我突然想起了大姐醉酒这事,我想了一圈,我发现,仔细想想,我们见过、交往过的疑似患者,还真不少。

本地有个搞美术培训班的老师,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把闺女送到美国读书去了,突然接到通知,就是孩子在那边晕厥了,而且总做出一些很怪的行为,例如突然跑到讲台上,被学校劝退了,要求接回国,怎么形容呢?

就是这个孩子一直都是美术老师的骄傲,突然这么回来了,很接受不了。

回国治疗了很久,反正原先很苗条的女孩,治疗后胖成大妈了,也邋遢了。

她后妈偶尔找我聊天,她后妈说,谁在家也不能惹她生气,一生气就讲欧洲哲学史,拿着黑板能讲一天。

这个后妈也很郁闷,原想嫁个老头能过平静的二人世界,没想到自己成了爷俩的保姆,也是一肚子怨言,甚至试着提议过把姑娘送康复医院,遭到了老头的强烈反对!

还有一个是我的同事,孩子都读初中了,老师突然给她打电话,说孩子口吐白沫,晕倒了,然后给送到医院抢救了,诊断结果是癫痫,她觉得不可思议,孩子咋可能是癫痫呢?没有家族病史。

她这个还是比较好的,就发病了那一次,再也没有发作,她一直都认为是误诊,带着孩子去郑州做过全面检查,说是存在一定的过度放电,但是不严重,不需要特别干预,重点监护就好……

后来我经常想,这世上没有谁活得比谁容易,别让“鸡零狗碎”的破事耗尽所有向往。

来日经年,心中常乐,历遍世事,人间值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细品
后一篇:深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细品
    后一篇 >深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