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永善文学
永善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736
  • 关注人气: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丁卡传奇【话剧】   保忠良

(2015-12-03 14:54:05)
标签:

文化

话剧

丁卡传奇

保忠良

            丁卡传奇【话剧】

                   作者:保中良

 

引 

    130多年前,被当作“猪仔”卖到美国的华工丁龙,被大亨卡苯雇为家仆,由于美好的德行和优良的服务赢得主人的尊重,成了豪宅的管家。晚年时,他拒绝了主人向他提出的善意资助,要求主人把他一生的积蓄1.2万美元捐给一所美国大学创办汉学系,传授中国文化,增进两国人民的了解。他的崇高思想使主人卡苯蒂埃深受感动,也尽其所能拿出10万美元,一起捐给哥伦比亚大学,创办了美国第一个汉学系,以后又多次追加赠款,累计达27.5万美元(美国当时黄金368公斤的官价),由于对丁龙的特殊感情,他多次到中国经商,将所得用于教育赞助和慈善事业,孙中山年轻时读过书的广东博济医学堂曾受赠2.5万美元。

    丁龙与卡苯的交往和义举,谱写了一段中美两国人民文化交流的传奇故事,显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永恒价值,是人类文化发展的宝贵财富。

 

第一场

 

地点:美国西部奥克兰市海边铁路建设工地

时间:十九世纪后期某年秋日午时

人物:丁龙(华工、20多岁)、水生(华工、20岁)

老马(华工领头、40多岁)、男女华工若干人。

卡苯蒂埃(简称卡苯)、奥克兰市市长、工商巨头

杰克(卡苯的保镖)

 ——幕啟 ——

(海天一色,鸥鸟翻飞,海轮笛声时响时停,一群华工举鎬挥铲,推车填土,挥汗劳作。他们衣着破旧,式样中西混杂,几个妇女在工地一角烧灶做饭,大家专心致意,工作井然有序。

卡苯手握手杖,边走边解衣散热,环视周围,杰克后随)。

卡苯:这片工程做得不错,看,这些人干活就这么认真!

杰克:就像是给自己盖住房一样。

      (水生急上)

水生:(对老马)大叔,不好了,桂莲在工棚临产,生不下来,痛得死去活来,想送医院,又怕医院不收,又没有钱,真急死人,不知道该咋办。

老马:(停下手中的铁铲,把垂下的长辫挽向身后,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咋办?想办法嘛,医院不收华工,真是没良心。丁龙,你多懂点他们的话,去求求情,我就不信他们就不是娘养的。

     (众华工停住手里的工具,走向老马和丁龙)

丁龙:救人要紧,没有别的办法(掏出袋里的铜币,放在面前石台上,其他人也各自掏出铜币放在台上)

卡苯:(走向华工)怎么?什么事让你们这样着急?

丁龙:先生,请原谅,我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一个女工生孩子难产,大家筹钱送她去医院抢救,医院规定不收华工,真急死人!

卡苯:(用手杖搅了下石台上的铜币)怎么,就这么些零钱,你们做工的收入都哪里去了?

丁龙:先生,上月的钱被扣了百分之二十,老板说不发了,华工和其他人不能同工同酬……

先生(用手指灶上的铁锅),我们喝的稀饭是料玉米熬的,菜是在野地上采的,老板对我们克扣侮辱,我们忍气吞声,尽量把工程做好,但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呀!

(转向一青年华工)你去那两处工地上说一声,大家筹点钱,救人要紧!

青工:我就去(在地上捡起布褂,披在身上速下)

卡苯:你们吃苦耐劳,做活认真,团结互助,很是难得,这里克扣,你们可以到我那里做工,我按市价付酬……你们去不去?

老马:按市价付酬,怎么不去,但要等这里的工程做完,不能丢下就走,我们华工远离家乡要在这里安生立命,再怎么难都不能不讲信用。

丁龙:先生:求您行个好,想办法让医院抢救下我们的病人,母子两条命呀!我们会报答你的恩德的。

卡苯:好吧!我写张字条给医院,他们会帮助你们的(从衣袋中掏出本子和钢笔,写成一页手信,向杰克招手,杰克上前)

你和他们走一趟,把这交给院长(杰克接过纸条),

事后到律师事务所来,我在那里休息。

杰克:(面对丁龙)你们不要着急,有了卡苯市长的这张字条,医院还会不收你们的病人吗?

水生:我和你去(抓起石台上的铜币装到衣袋里与杰克同下)

老马:水生,路上注意安全(卡笨环视工地,下)。哎呀!真是上天有眼,遇上活菩萨了,桂莲母子有救了……看来这些财主里还是有好人呀!

丁龙:卡苯,奥克兰市的市长,早就听说,今天才见到,按人们所说,这个人性格暴躁,蛮不讲理,圈地霸产,从这里水面过往的船只都要给他交过路费……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还不像是个坏人!

——落幕——

 

第二场

 

时间:前场事后数年某日上午

地点:卡苯别墅花园

人物:卡苯、丁龙(卡苯家仆)、水生、茉莉(水生的女儿)

              ——幕啟 ——

(大厅正面石阶门亭、园内柳绿花红、彩蝶纷飞。台后传出女孩声音:爸爸,我捉到大蝴蝶了)

卡苯:(走出门亭台阶,向左右张望)

      丁龙,丁龙!

丁龙:(内应:来了,上场)

      先生,有何吩咐?

卡苯:哪家小女孩跑进我花园来了?

丁龙:先生,马棚里电灯路线不通,华工水生来帮助检修,他女儿也跟他来了……很快就会修好,不会打搅你的。

卡苯:“水生”!这名字好像听说过!

丁龙:先生,就是那年,他妻子难产,你写字条交医院帮助接生的那个年轻人。这个小姑娘正是那天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呀!

卡苯:太好了,太好了!我要见见他们!

丁龙:(向台后)水生,把小茉莉带来,卡苯先生要见你们!

水生:来了(左手提个电工箱,右手牵着茉莉上场,茉莉用手指头夹着一支蝴蝶)

     (向卡苯)先生,早安!

     (茉莉看了看卡苯,又看了看丁龙)

丁龙:(对茉莉)向先生请安。

茉莉:先生,早安!

卡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把茉莉拉到身边,并躬身问话)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茉莉:我叫茉莉,快七岁了!

卡苯:茉莉,多美的名字。人也长得向朵茉莉花,白净、清秀。欢迎,欢迎!欢迎你来我花园里看蜜蜂、数蚂蚁、捉蝴蝶!

茉莉:这里花好多呀!红的、黄的、还有白的……

卡苯:不但花多,水果也不少,樱桃、苹果、还有葡萄……

      你都看到没有?(茉莉侧面向后看园内果树)

      太好了,谁会想到,我从死神那里救回来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呀!

水生:(对茉莉)听到没有,这是你的大恩呀!快跪下给恩人叩头!

茉莉:(把手中的蝴蝶递给水生)恩人,您好!茉莉给你叩头了

水生:再代你妈妈叩三个!

茉莉:恩人,我代我妈妈给你叩头了!

卡苯:太好了,美丽的小天使,太会说话了!我当时看你们那么着急,写了那张字条,一件小事,谁料到会有这么大的结果。

丁龙:中国老百姓是“知恩必报”,“滴水之恩”也要“涌泉相报”,您对她母女的救命之恩,她们是终身难忘呀!

卡苯:我记起来了,当时你们的铜币都掏出来了。费用是怎么解决的?

水生:到医院后,其他华人工地又送来两包铜币,付了费用剩下的买了一包奶粉。

卡苯:我的上帝!你们华工互相关心,患难之中亲如一家,还会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

真该死,我当时就没有想到给你们带点钱去……

(把茉莉拉到身边,抚摸她的头、脸)

拖一条小辫子,穿棉布鞋,衣服这么紧小,受得了吗?

(面对丁龙)丁龙,你代我到商店买条连衣裙,买双小皮鞋,把这位小公主打扮一下。

丁龙:先生,我这就去!(下场)

茉莉:我不要连衣裙,不穿小皮鞋。

卡苯:连衣裙宽松漂亮。怎么不要?

茉莉:妈妈说了,不为别人做事,就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卡苯:小孩子能做什么事?

水生:先生,她大事做不了,但可以提水,找野菜,

给工地送饭,大人忙不过来,还可以抱柴、烧火,细算下来,抵得上半个大人。

卡苯:半个大人!!......太不可思议了。小孩子就知道怎么做人……

这就是中国老百姓的规矩……这就是中国文化……

中国人的好传统呀!

           ——落幕——

           

第三场

 

时间:前场事后几年,秋日下午

地点:卡苯家宅大厅

人物:卡苯、丁龙(卡苯的管家)、水生

            ——幕啟——

(卡苯斜卧在一具双人沙发上,衣着不整,昏迷不醒。丁龙急上,看见桌上的枪支子弹,地上的破碎杯盘,走近卡苯,用手触摸他的额头和口鼻,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卡苯慢慢坐起,看见丁龙)

卡苯:丁龙,你去哪里去了?

丁龙:我去买牡蛎,商店脱销了!

卡苯:怎么会脱销呢!我正想喝牡蛎汤呀!

丁龙:风暴把路桥吹折了,水产品进不了城!

卡苯:怎么?我限市政局在三天内恢复周围交通,都几天了,他们是怎么搞的!

丁龙:我看到市民聚集在局长家门口,局长在家里晾晒衣物和家具,大家质问他为什么不到现场去督促修桥,他说明天再去。这种官员真是不负责任呀!

卡苯:(手扶桌子站起身来)怎么?官员不负责!你也和杰克一样教训起我来了!我这个市长就该去抬木头修桥吗?

丁龙:我说的是市政局长,市长不一定要到现场,但你知道了也好督促一下呀!

卡苯: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督促他们?…….

对了,你和杰克串通一气来教训我,我已经把他赶走了,你也走吧,从现在起,这里没有你做的事了!给我滚!滚出去!

(一阵呕吐后倒在沙发上)

(丁龙走进卡苯,扶卡苯翻身、仰面、睡平,用一块垫巾盖在身上,再到洗手间取出扫帚、拖把,清扫污物)

(水生提一竹篮上)

水生:丁龙哥,前天我们在工地下方海边帮助几户渔民排水抢救物资,还救出了一个被压在木头下的小女孩,今早上她爷爷给我们提来一篮水产,我把里面的牡蛎给你提来了,这是卡苯先生最爱吃的东西呀!

丁龙:刚受了灾,渔民也很困难,怎么能要人家的东西?

水生:我们也是这么想,但那位黑人汤姆大叔一定要送给我们。他说,他孙女死里得生,右脚脱臼也被老马治好了,一定要把这篮水产送给我们,我们实在没法也就收下了。

丁龙:受了灾的人,必定困难很多,我们中国人帮助了别人,不图回报,今后一定要注意。……

     水生,你来得正好!(把扫帚递给水生)把这些东西扫掉,拖一下地,我去沏茶,给他解解酒。

     (水生接过工具,清扫地面,丁龙端茶盘上)

水生:其他的人到哪里去了。

丁龙:被他打跑了,他老毛病又犯了,发酒疯!

水生:真够麻烦!丁龙哥,你的工作也不好做呀!

丁龙:酒醒了他就后悔了……我这里没事,你快回去,离工地还远呢!

水生:我还要到市场去买一张渔网。

丁龙: 买渔网做什么?

水生:有户渔民的船被海浪冲走了,我们帮他在海滩上找回来,但网不见了,老马叫我买一张网送给他家。

丁龙:做得好,就应该这样。

水生:那我走了(下场)。

(丁龙走向卡苯,用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卡苯醒来侧身坐起)

丁龙:先生,喝杯茶吧!我给您沏了一杯“龙井”。

      喝了茶!把觉睡好,明天早上就没事了。

      (把茶杯递给卡苯,卡苯接过来一口喝完)

卡苯:给我上满。

      (丁龙端茶壶上满一杯,又被他一口喝完,喝后自己睡在沙发上。丁龙用一张毯子给他盖好后,自己坐在对面沙发上。)

                     ——落幕——

 

第四场

 

时间:前场次日清早

地点:同前场

人物:卡苯、丁龙

——幕啟——

(卡苯睡醒,由沙发上起来,走近壁橱,取出一食盒,里面没有东西,又放了进去,转身坐回沙发,伏在桌上,丁龙端木盘到桌前,把早餐、食具逐件放好。)

(卡苯听到响声,抬起头来)

卡苯:丁龙,你还在呀,杰克他们呢?

丁龙:先生,他们走了!

卡苯:哎呀!我真失悔!……他们说了些什么?

丁龙: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杰克,他说他是第三次被打了,您给他枪支、子弹,他可以打强盗、刺客,但打不了您的坏脾气,与其在这里受气,不如到别处找生活。他还说您与人合伙做工程,您垫了钱,正是因为醉酒,丢了款项收据,人家不认账,决算时损失了五千多美元,您不吸取教训,反而又喝酒发疯。

卡苯:我该死……我又错了。

丁龙:先生,知错改了就好,先洗脸吧!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卡苯:我一定要改掉坏脾气……(走进洗脸间,一会儿转出来坐到桌前进食,先喝一口牡蛎汤,又吃了些番茄、鸡蛋)

     丁龙,我的好管家,幸好你还在,否则今天早上我就要饿肚子了(继续进食)。

      昨天不是说牡蛎脱销吗?怎么又有了?

丁龙:这是水生从海边送来的。

卡苯:太感谢他了!

丁龙:你是他家的救命恩人,他是刻骨铭心的呀!

卡苯:丁龙,我昨天骂你们,赶你们走,杰克走了,怎么你没有走呀?

丁龙:我知道您会改掉坏脾气的,您是个好人,我是您的管家,“受人之托,要忠人之事”这是中国古代的圣人孔子教导的,忠恕待人,对别人的缺点和错误要有容忍之心,帮助克服和改正 ,再说,您为我们华工做过好事,我怎么能因为一时被骂就忘情负义走掉呢!

卡苯:(放下手中餐具,沉默无语。站起来,用毛巾擦过两手,走近丁龙坐下,四只手紧紧握到一起。)

丁龙,这些年来,你忠诚为我服务,我信任你,依靠你,我做对了。你对我讲了许多中国人为人处世的道理,你是我的老师呀!我从你们华工身上看到许多好东西。这样吧,以后每一个月,你给我讲一次你们中国人为人处世的道理,好不好?

丁龙: 我们华工和美国老百姓交往,也学到了许多好东西,我们要相互理解,你的意见很好,我就照办好了。

卡苯: 太好了!太好了!那就从下个月第一个星期日开始吧!

      (两人握手)

——幕落——

                  

第五场

 

时间:前场事后数年

地点:卡苯家正厅

人物:丁龙、卡苯

——幕啟——

(两人对坐在一张矮桌两边的沙发上)

卡苯:我们讨论中国传统文化有40多次了吧!

丁龙:先生!你没有记错,是第46 次了。

卡苯:前次讲的《论语》中孔子说的那句话:“富贵于我如浮云”怎么讲,难道有财富就不好吗?

丁龙:前面还有字,是“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是说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的财富和地位,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漂浮不定,很快就会消失,并不是说财富不好,中国古代就有陶朱公以德聚财,散财济民的故事,说的是越国的功臣范蠡,历尽艰辛,扶佐国君,恢复被吴国灭掉的祖国,功成后,去到民间帮助老百姓种地养畜,办工商业,聚集了很多资财,再把这些资财散发出去,扶助民生。散了又聚,聚了又散,成了一段历史佳话。中国古文《大学礼运篇》对理想社会的描述当中,也有如何对待财富的话。

卡苯:理想社会,这还是新鲜题目,你继续讲!

丁龙:那篇文章说:在大同世界里,天下为公,人们平等和谐相处,有了财富不能只用于个人私利,要为公众谋福利,中国还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古训,要求人们要学习、立志、提高德行、增长能力、为国为民,使普天下的人得到幸福。

卡苯:普天下的人,是指地球上所有的人吗?

丁龙:有这个意思,全世界的人。

卡苯:哎呀!中国传统文化内容丰富,道理深刻,我早一点知道就好了。

      丁龙,你话语不多,知识不少,谈论事情很有哲学道理,我要问你,你在中国读的什么学校?学的什么专业?是怎么样从地球的那一半来到我们这一半的?

丁龙:先生,你怎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卡苯:你的经历肯定是个有趣的故事,一定要讲给我听呀!

丁龙:几十年了,说起来会很乱的。

      五十多年前,英国人贩卖鸦片,侵略我们中国,两国打仗,满清朝廷腐败,道光皇帝把为国为民,抗击侵略的林则徐大人革职冲军,中国土地横遭践踏,广东省受害最重。我父亲在乡里办了所学校,教孩子们读儒学经书、学孔孟之道。我17岁那年,父亲害肺痨死了,我把自己卖到财主家,换取银子把父亲埋了,财主看我会写字,叫我在织布作坊里管账,因为教他女儿写字,犯了他的家法,把我关到地下黑房里,他的女儿被关在楼房里上吊自杀了,这就成了我的罪过,他把我交给了人贩子,卖到美国来了。那时我刚好十八岁……我并没有进过什么学校,只是跟在父亲身边学到一些东西……

卡苯:我没有讲错吧!很有趣的故事,不听就可惜了。

丁龙:先生,有位商店老板告诉我,您也是别处来的!能不能把你的经历也说给我听听?

卡苯:怎么,你也想知道我的故事,好,我也讲给你听吧!一对一,相互交换,我不讲就不公平了…….

      1824年,我生在纽约,大学是在哥伦比亚读的,有个暑假,我和一个女同学由海滨转回城里,到她家喝水,她那个混蛋父亲约翰•托马斯,不尊重我这个皮匠的儿子,我骂了他一顿走了,下决心毕业后闯出个模样来,超过这个老殖民者,这家伙也活该倒霉,不久他带着家人渡海东归,海轮触礁,其他乘客获救,他带的金银财宝太多,救生艇超重沉没了,全家都在大西洋喂鲨鱼了。

       1850年,我大学毕业,正是西部发现金矿,人流蜂涌,我也就闯荡过来了,当过律师,开过银行,修过铁路,还办过电报局,这个奥克兰市就是我一手建起来的,我当市长,得的选票比全市总人口还多……多荒唐,但却是事实!现在的情况不说你也知道了。拼搏了大半生,都成老头子了!……

丁龙:您的故事才真有趣!正如您说的,不听实在可惜。

卡苯:现在,我对赚钱的事没有兴趣了……,年老了,今后的故事又该怎么讲呢?

丁龙:以后的故事怎么讲?总得要比过去的更有趣吧!

卡苯:不是有趣,应该是有价值,要使普天下的人得到幸福……

五十年前,我骂那个老约翰“赚钱不择手段。”可我自己这几十年又干了些什么?……

看来,我是应该回到母亲生我的地方,静下心来,好好回顾一下自己的过去了。

丁龙,你和我都是单身一人,和我一起到纽约去吧!没有你在身边,我的生活会是个什么样?我还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可讲呢!

丁龙:先生!我愿意随你到纽约去,我还要为你服务,我们一起把今后的“故事”讲好吧! 

——幕落——

 

第六场

 

时间:1890年夏日

地点:纽约市高尔威卡苯避暑地草坪

人物:卡苯、丁龙、路得(避暑地管理人,50多岁)

——幕啟——

   (蓝天白云、树丛花圃、草坪上有一桌两椅,路得手托木盘将饮料及杯盘送到桌上后下场。卡苯走出厅堂,手握烟斗,信步草坪,丁龙由厅堂出来,把几只水果放到桌上)

卡苯:丁龙,你要把制作牡蛎汤的办法教给路得,免得每次都要自己动手。

丁龙:先生,这件事好办,只要按秩序下料,放够份量,用足时间就行。明天下午你就可以喝到路得烧的牡蛎汤了。

卡苯:昨天你收的信是不是奥克兰来的?我很想知道那里华工的情况。

丁龙:是水生他们来的,他们的工程队已到旧金山去了,还把杰克也请了去搞管理和对外联络,工作技能提高了,工程质量好,又讲信用,这里刚做完,那里就接上了。

卡苯:那个小天使多大了?读什么学校?

丁龙:长成个大姑娘了!因为没有居住权,学校不收华工子女,还在工地上干活。

卡苯:华工在美国西部开发中出了那么多力,还没有居住权,真太不合道理。

丁龙:先生,对华工待遇不合理的事还多着呢!没有办法,就看以后怎么样了。

卡苯:丁龙,几十年来你为我服务,尽职尽责,克勤克俭,办事稳重,与人为善,由我的仆人变成管家,又成了朋友和老师,我非常敬佩和感谢你。你们中国被那些皇帝、王公和将军们弄得贫弱不堪,但你们的人民是好的,你们有优良的文化传统,你们的国家一定会走向富强,你们的民族总会振兴起来。正如拿破仑所说:中国是头睡狮,一旦醒来将震憾世界。

我现在不经营公司,但还是几家铁路公司的大股东,钱还是有的,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尽我所能满足你的要求。

丁龙:先生,在您这里生活得很好,我能有什么要求呢?

卡苯:我给你在银行存上一笔养老金,怎么样?

丁龙:我有自己的积蓄,足够度过晚年了.

卡苯:我为你建一个商店,你自己经营,轻松度日,好吗?

丁龙:商店办不好,也对不住市民呀!算了!

卡苯: 我想起来了,送你转回中国,置办一些产业,安度晚年,这符合你们中国人“叶落归根”的理念,行了吧?

丁龙:先生,我在那里早已没有亲人,孤身一人,更难过日子,谢谢您的好心了!

卡苯:几十年你为我服务,教我懂得很多道理,也算对我有恩有德,你们讲的“知恩不报是小人”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回报我的恩人,让我做一个不讲道德的“小人”吗?

丁龙:先生,您讲得太过份了!

      这些年,您好学上进,勇于克服缺点,改正错误,越来越有绅士风度了。您有资产,有地位,明事理,主持公道,做了不少声援华工的事,现在我向您提个请求,但不是金钱的需要。

卡苯:好!好!((将座椅向丁龙靠近)你说吧!

丁龙:先生,在您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我们相处之间文化交流的结果,美国人的进取和实干精神,我很佩服,您努力学习中国文化,这最令我钦佩,现在,您给我的工作报酬还积存有一万多美元,请您帮我把1万2千元捐给一所美国大学,建一个汉学系,向学生讲授中国的传统文化,促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这是我的心愿,我相信你一定会满足我的要求。

卡苯:(一时语塞……突然站起身来)

      太好了!太好了!真没有想到,一位普通华工会有这么样的崇高思想,真像你说的“身无分文,心忧天下”。太好了!我的好朋友……但1万2千美元,创办个汉学系,起个头还可以,要办成就差得远了……

      这样,我俩结成事业伙伴一起来办吧!我把我现在可以用的资金取出10万元加上去,以后不够再加,就办在我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请世界上最好的汉学教授以“丁龙”的名义开办讲座。你说好不好?

丁龙:(表情兴奋)好、好,我做梦都在想这件事啊!这样我的希望就能实现了,美国人民了解了中国文化就会尊重我的祖国。但是,您出那么多钱,怎么能用我的名字开讲座呢!应该用您的才对!

卡苯:丁龙,你错了,我们这不是合伙经商,钱多的算老大,我的钱多一点,无非是多一些教育赞助,而你一个穷工人,有这样的义举,思想崇高,事业神圣,有多么大的感召力呀,一定要用你的名字,我还要请学校在汉学系的楼房上镶写“丁龙楼”三个大字,这事由我去办,我能办好,我一定要办好!

      我太兴奋了,我太幸福了,我也变得崇高了,有道德了!

丁龙:先生:还记不记得我俩在奥克兰说过要继续编写自己的故事吗?

卡苯:说过,……对了,办汉学系,促进中美文化交流,让文化交流之花开得更好,果实结得更多,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丁龙:先生,不错,这正是一则好故事,比过去有趣、精彩,更是一项崇高的事业呀!

 ——落幕——     

<全剧终>

 

后 

我在《精神文明导刊》2012年第五期上看到王海龙先生(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教授)写的“丁龙——一个中国仆人的美国传奇”,深受故事主人公事迹的感动,把这一段世间罕有的历史事实,写成这篇戏剧作品,(以两位主人公姓名的首字定名)目的是扩大宣传,宏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可供读者阅读,也可作为演艺剧目加工使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