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89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去花林

(2010-11-06 10:28:3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当年我的副班长现在的市纪委‘小’书记王汉东上周来说,成奎说今年77岁(男士的年龄尽管需要保密,我大概不用保密了吧),咱们是不是该问问老师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咱们快帮他完成啊。他们就来了。我一听,这是学生感到紧迫了,便顺口说了一句,也没什么大要求,就想上花林看看老朋友去。

    汉东说,成奎有车。可是天气渐冷,花林没有什么景色可看了。也不适宜避暑了,成奎说看朋友又不是看风景,冷热没关系。于是我就等消息。其间想,我大概是快了;不然学生们咋着急呢。快慢反正咱说了不算。爱多咱多咱吧又去花林。这事儿好商量。

    成奎,淄川人,市证券办头头。正年富力强,思路清晰,开车那是一等一。刷,就源泉了。一路好风光。山们都冻的抽搐着。一言不发。树们则删繁就简枝条扶疏。繁花似锦固然是景,不着点墨又何尝不是景?有即无无即有也。心中有,何患心外无?

    老栾两遍电话催,到哪了?

    还有三分钟。

    谁知公路边老招牌增加、修改了好多,令人无法找着下路处。成奎车又快,噌!隧道到了!过去便是沂源。问行人,说您走冒了。回去回去。于是回去。计共问了五人,才问到。车便下道;路比以前好走多了。再不用磕头虫似的一会抬头一会低头了。这得谢谢政府的村村通政策。

   车刚进花林,就见老栾兄弟提着一袋子什么快步跑过来,我们就纷纷下车。来了?来了?这不,村上刚刚杀了只羊,我弄了二斤。寒暄过后他说我告诉花文义了你要来。他在庄里打牌哩。马上到。

    车开到村委院里,学生们就忙着从后备箱里卸东西:两筒‘龙大’十盒钙奶饼干,两瓶‘杜康’一箱‘扳倒井’.我想这得多少钱啊。一看他那小屋,显然坐不开。

    上饭店吧。刚坐下,村副主任捧瓶酒来了。他,我熟,平常收桔梗卖。发了点小财于是当选副主任。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匣子打开,老栾没大变样,花文义头发更白了。眼皮也有些耷拉了。都老了啊!才几年啊.也就是七年。头年我来时一年级小学生才那么一点点儿,现在,呵,差不多都高中了。那年庄上考出去个女大学生,家长喜得杀羊沽酒大请客呀。家家户户去喝喜酒。一个老妈妈边走边从贴身布包里掏出刮药(桔梗皮)挣来的20块钱,我问大嫂干啥去?喝喜酒啊俺庄上出大学生啦!满院子男的女老少啊。别人家孩子考上大学他们打心眼儿里高兴、喜欢。纯朴如湛湛蓝天,清净如淙淙泉水。一尘不染。哪像某些城里人,反过来掉过去地包装。把原生态剥得干干净净。悲乎哉……

    时值10月,万木萧疏,老栾老花说什么也要叫我再回庄去,干啥?我说;给你拿点栗子。

栗子,我知道,今年失收,市场上卖7块多一斤。被我坚决谢绝。他们一脸的遗憾。对不起了朋友们。下回吧。反正老邢三天两天地死不了。学生们还要给我做八十大寿呢,我死了给谁做去?

    “走了走了!”学生们看事儿,催。留下油、酒,依依惜别后上路。老花还抹了抹老眼。擦眵呀还是擦泪。我那鼻子也酸酸的。再见不知何年何月,也许是来生?反正老天爷爷说了算。管那么多干啥!离开花林时忘了拿那两条中南海烟,两天后成奎送来了。从酒店出来老栾悄悄地问我,俺蝈蝈,咱弟俩说个悄悄话“你是不是资助过俺庄一个学生?我说是啊。谁呢?那年不是考出去个大学生吗?我听说还有一个呢。我说对,那个叫花扬扬的,老考第一,我喜欢,她爷爷贪杯,把家喝穷了。花扬扬上学困难,我每月寄她100块钱,我学生汉东知道。

    100块钱在我不算什么,而在她可能就解决点问题。花扬扬现在在哪?

    淄博一中了。还是考第一。

    那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成大才。正说着话老板娘过来了:“邢老师,花扬扬就是俺闺女。”说着递过来一叠钱“今晌午饭钱免了。”那天过得好愉快。应该感谢谁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出头露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出头露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